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女人节快乐】陪陪妈妈
日期:2019-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少先
点击:312

(一)
 
星期天。
 
郑大发急着呼啦地扒拉了几口早饭,就碗筷一堆,火燎腚似的跑下楼去,三步并作两步刚走到前楼麻将社,上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谁呀?妈,这么早打电话有啥事儿吗?”

“大发,妈病了你能来一趟不?”

“啥病啊,这么急?”

“唉,就是心口疼,疼的邪乎。”

“抽屉里不有药吗?快点吃药哇。”

“吃了,不管事,还是疼……”

“好了,好了,我这就过去。”

郑大发揣起手机转身刚要离开麻将社,就听麻友二毛楞在屋里喊:“大发,干啥呢磨磨唧唧地,快进来呀,‘三缺一’,就等你了。”郑大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唉,巧了,老妈平时挺好的,啥事也没有,偏偏今个‘三缺一’她来毛病了,非得让我去一趟。”二毛楞说:“有病就上医院呗,你又不是大夫,去不去管啥用?来,先打几圈,来电话再说。”郑大发说:“找个人先替我玩着,我看看就回来,你们别散局等着我。”二毛楞又说:“快去快回,咱们中午有局,饭店都订好了,哥几个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郑妈妈叫柳淑花,今年六十八岁,住在沈北新区柳条湖村,在她46岁那年,丈夫郑光明因为一场车祸不幸走了,抛下她和三个孩子。当时她还年轻,长的杨柳细腰,齐耳的短发,显得特别干练利整,尤其是她那两只又黑又大的眼睛,乎闪乎闪就像会说话似的,村里人都说她是个标致漂亮的俏媳妇。好心人都劝她,趁年轻往前再走一步,找个好男人帮她共同支撑这个家。可郑妈却不这么想,她总认为与她年龄相仿的男人大都成了家,就是单身也是二婚,身边肯定也有一男半女的孩子,两家孩子真到了一起,前一窝后一块肯定矛盾重重日子不能消停。为了不让三个孩子受委屈,自己咬牙谢绝了一切提媒,含辛茹苦努力奋斗,每天家里地下、风来雨去、减衣宿食、省吃俭用、即当妈又当爹,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三个孩子在他精心呵护下,也真长大了,都像小鸟一样飞出了窝。最后,家里老屋就剩下她孤身一人。三个儿女也多次成提出,把老屋卖了,让她到新城子街儿女家去生活,但说出大天来,她就是不同意。说城市生活不习惯,农村空气好,每天能看见树木花草,能吃自己种的蔬菜,他反复说自己身体还行,还没老糊涂。其实她真正的心思就是一句话: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增负担。

郑大发开着轿车,脑袋里想着妈妈这些往事,心里着急,不断加大油门,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妈妈家。他刚下车,就见弟弟郑二发也开着轿车进了院子。哥哥问弟弟:“你咋也来了呢?”二发说:“刚才接到老太太电话,说病的不轻,我只好放下手头工作,赶来看看。”二人急忙进屋,只见妹妹郑小华也在屋内,正在往衣架上挂外衣,看样子也是脚前脚后刚到。郑妈妈见两个儿子都到了,高兴地说:“你们都来了,快坐下。小华,给俩哥哥拿水果吃。”郑大发哥俩见妈妈脸色红润,精神很好,虽然年近七十,但仍然是腰不弯背不驼,说话底气十足,更不像个大病缠身的人,便心里疑惑,不约而同地问:“妈,你不是有病了吗?心口疼好了吗?”郑妈妈说:“孩子,妈妈没病,啥病也没有。”大发不解地问:“没病你说有病,骗俺们干啥?”二发也说:“是呀,妈,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哇!”郑妈妈说:“哪一出也不是,就是妈想你们了,想看看你们。”郑小华说:“妈,你真是没事作妖,你想俺们就说想俺们呗,干啥非要说有病啊,把俺们吓得够呛!”郑妈妈说:“我不说有病你们能来吗?”郑大发显得有些不高兴,说话带点怨气:“这事闹的,人家‘三缺一’,我还跑这来了,硬是没玩上,你说,多耽误事。”二发也嘟嘟:“俺们社区今个创城,明个扫黑除恶,一天到晚老鼻子事了,整的我一天到晚直闹心,我哪有闲工夫哇!”哥俩说完话,戴上帽子拿起车钥匙转身就要走,只听郑妈妈大声说:“站住,今个谁也不许走。”大发说:“你啥病也没有,俺们在这干啥呀?”二发也随声附和:“是呀,你没病没灾,硬硬实实挺好的,俺们在这有啥用?”郑妈妈笑了笑了说:“你们就不能陪妈坐一会,跟妈唠唠嗑吗?”大发不以为然的说:“各家的日子过得都挺好的,国泰民安丰衣足食,有啥唠的?”郑大妈说:“孩子们,我问问你们,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大发说:“今个是九月几号了?都忙懵了。”小华说:“今个是九月十六号,星期天,咋了,有什么说道吗?”二发说:“不年不节的,没听说有啥特殊的。”郑妈妈叹了口气说:“唉,孩子们,你们都过糊涂了,今个是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号,阴历是八月十七,这是妈妈的生日。”说完便默默地坐在炕沿上,眼睛里瞬间溢满了泪水。

 

(二)

大发兄妹三人听说今天是妈妈生日,心里都机灵一下愣住了,各个睁大眼睛不约而同地看着妈妈。大发用手拍拍脑袋,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忙糊涂了,糊涂了。”他走到妈妈跟前说:“吗,你别难过,都怨俺们一天太忙了,起早贪黑,没有一点闲工夫,真是把你的生日忘了,你别生气。”郑妈妈说:“忙,忙,一个比一个忙。我就不信了,难道你们比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还忙?人家习主席夫妇俩比你们忙不,还抽空陪着老父亲老母亲遛弯呢!”大发吃惊地问:“谁说的?”郑妈妈说:“手机里。”大发有些不信,问:“手机里还有这个?”不等妈妈搭话,小华说:“大哥,妈说的对,我在手机视频里看见过。”二发说:“妈,俺们确实太忙了,不忙哪能不来呢!”郑妈妈说:“大发,你是工程队的老板,冬天工程队停工,你一天啥事没有,整天吃吃喝喝打麻将。二发,你虽然在街道社区工作,不也有星期礼拜天吗?一天也不休息吗?小华,你在学校当保洁员,那也是有时有晌啊。怎么,你们就连看妈的功夫都没有吗?再者说了,你们白天忙,晚上也忙吗?就不能利用早晚时间过来看妈吗?”小华说:“早晨送孩子上学,晚间接孩子放学。晚饭后还得陪孩子写作业,一陪就是大半夜。”郑妈妈说:“就算你们早晚也没时间,那打个电话来也行啊,怎么,你们连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没有吗?你们把这个妈放在这,就不管不问了吗?难道说这个妈妈你们不想要了吗?”郑妈妈说完话背过身去,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大颗一大颗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郑妈妈这几句话带着一些气愤,口气自然有些严厉,像一连串炸雷响在大发兄妹心头,灵魂瞬间受到了震撼。各个面带羞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尴尬地底下了头,屋里顿时陷入了沉寂。还是小华打破沉默,她走到妈妈面前掏出手绢边给妈擦眼泪,诚恳地说:“妈,你批评的对,都是俺们不好,百善孝为先,是俺们一时糊涂,忽略了你老人家,让你伤心了。”这时,只见大发二发兄弟俩来到妈妈身边,扑通一声双双跪在地上,大发眼含热泪地说:“吗,我们错了,你老人家打我们,骂我们吧!这些年,总以为你的身体挺好,没病没灾的,吃喝不愁就行了呗,看不看能咋地,所以来的太少了,更谈不上关心了。”二发也淌着眼泪说:“妈,有时也想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一想,每次打电话你都那么几句,挺好挺好,不用挂念。所以,时间长了,也就不把打电话当回事了。”郑妈妈擦擦眼泪说:“提起打电话,我倒想起个事儿来。”她走到炕柜前从下面的抽屉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她翻开两页说:“这一年来,你们兄妹三人打来的电话,都在这上面记着呢,你们自己看看吧!”

 

(三)

小本本上郑妈妈用钢笔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着:

郑大发:2018年1月15日晚6:40分至6:42分

               5月13日上午10:32分至10:35分

郑二发:       1月8日上午10:42分至10:4分

               4月3日晚5:40分至5:42分

……  

…… 

郑小华:       1月3日上午8:05分至8:08分

……  

……  

从小本本的记载来看,郑妈妈十分珍惜儿女们打来的电话,把孩子们的电话看成是她生活中重要组成部分,是沟通母子思想感情的纽带方式,这里寄托着母亲对儿女们的无限思念和牵挂。她日思夜想,多么希望孩子们每月多打来几次电话,跟她多唠唠工作、学习、家庭、孩子。她也向孩子们说说自己每天所见所闻,说说老屋、说说院子、说说菜地、说说左邻右舍乡亲们。有时她盼啊盼,望眼欲穿,仍不见桌上的电话铃响,她气的真想给三个孩子挨个挂个电话,痛痛快快地骂他们一通。但当妈的心总是慈祥善良的,胸怀像波澜壮阔的大海宽广深邃,包容一切,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儿女。她手拿电话思量再三,最后还是放下电话,习惯地叹口气,说:“这几个狼崽子。”然后默默地掉眼泪。

大发跪在地上说:“不用看我也知道,我一年除了过来两趟之外,就打过两回电话,平均半年一次,唉,太少了。”二发说:“我每季度打一回,唉,真也不多。”郑妈妈说:“要说电话,还真数你们妹妹小华,每月能打一次。”小华忙说:“妈,你别说了,当女儿的,每月给妈打一次也太少了,每天打一次都不算多。妈,你放心,以后我肯定天天给你打电话,有空就带孩子过来陪陪你。”大发抹了把眼泪,说:“妈,兄妹三个我是老大,我没当好这个带头人,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爸爸。你老放心吧,从今往后,俺们兄妹三人个一定常回来看你,陪你说话,陪你唠嗑,不让你老人家孤独寂寞。”二发也说:“实在没时间,就让你儿媳妇和你孙子来看你。”小华说:“放心吧,妈,以后俺们常来,你还有烦俺们那天呢!”孩子们的话让妈妈心情平和很多,她把大发、二发扶了起来说:“你们都是我生我养的,稀罕还稀罕不过来呢,哪能烦你们呢?”大发见妈妈不生气了,自然是高兴,他拉着妈妈说:“吗,今天是给你老人家过生日,走,上我的轿车,咱们一起到附近找个大饭店,给你老人家过生日。”二发也高兴地说:“要点好饭菜,好好庆贺一下。”郑妈妈说:“不去了,妈妈不是非要过这个生日,你们只要有这个心思妈妈就高兴了。”大发说:“妈,你就给我们兄妹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尽尽孝心,借这个机会,俺们大家伙在一起热闹热闹。”郑妈妈说:“要热闹我赞成,但不一定非到大饭店,在家热闹多好哇!”大发说:“没啥准备呀!”二发也说:“没啥饭菜呀!”郑妈妈说:“我早准备好了,咱家冰箱里鸡鸭鱼肉啥也不缺,园子里现成的黄瓜、柿子、青椒、豆角,大发还当过厨师,做十个八个菜那还费劲吗?”大发说:“太好了,妈,今天你歇着,做饭菜这个活交给我。小华你去园子摘菜;二发,你开车回趟新城子,把你媳妇你嫂子和孩子都接来。等你们回来了,俺们饭菜也做好了,咱们今天在家来个大团圆,好好陪陪妈,让妈高兴高兴。”正说着话,他的手机响了,大发操起手机就喊:“二毛楞,告诉哥们,今天是阴历八月十七,是我老妈六十八岁生日,什么饭局……不吃了,不吃了,就是茅台我也不喝了……对,谁也不好使,今个就陪老妈过生日,再不陪陪老妈,以后我会后悔的,再不陪陪老妈,我大发还是人吗……”

【编者按】给人启迪的亲情故事,读来倍感亲切。作者笔下的人物形象丰满,语言贴近生活,令人印象深刻。【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沈北作协杯】彭德怀元帅廉洁奉公的三个故事
下一篇:小刚的就业梦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6406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