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奶奶
日期:2019-03-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诗缘
点击:420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首先是奶奶慈祥的笑容,由模糊而渐渐清晰,像童年的辘辘下,老井里传来的水声。

奶奶的怀抱暖暖的,弯弯的脊背也是,像摇篮。人前一句“大孙子……”总是透着骄傲的味道。哄我睡觉的时候,一边有节奏地轻拍我稚嫩的肩膀,一边哼着:“猫来了,虎来了,小猫背着鼓来了。”——多么神奇的催眠术!

过去乡下人都很穷,祖孙三代同堂司空见惯。不到过年,是没钱买肉和副食的。为了我和妹妹不缺营养,奶奶自有妙招。家里的捕鼠器经常逮着老鼠,奶奶裹上一层厚厚的泥,放到柴灶里烧熟了,剥出细腻的肉肉,用手撕成小块,蘸点酱油喂我吃,那味道至今让我垂涎欲滴。麻雀也是如此。到了秋天,长卵的油蚂蚱和螳螂,经过她的加工,一定是我必不可少的美食。

那时夏天多雨,每次大雨之后,路边沟、河边玉米地里,有很多随洪水漫上来的各种鱼虾,连捉再捡,或者用家里的米筛子,放几把杂草,摆个龙门阵,不用多久就盆满钵溢。拿回家,奶奶滚了玉米面油煎,堪比山珍海味。

奶奶没上过学。她说从小母亲就不顾她疼痛的眼泪,给她裹脚,从那时起一直每天坚持。她十六岁嫁给了本村大她一倍的爷爷。爷爷是给地主做短工的,勤劳厚道,据说奶奶家正是看中了这些。后院的香椿和香白杏树,是奶奶从娘家带来的树苗,是她亲手栽的,或许是嫁妆之一吧。每到春天,香椿摇枝,杏花绽放,暖风一吹,就像当年的爷爷和奶奶互相招手致意,连柳叶鸟都醉了。

顽皮的我,有时和玩伴打架吃了亏,会委屈地哭着回家,跟她告状。奶奶火冒三丈,不顾妈妈劝阻,飞速扭着小脚,去人家门口破口大骂,能骂出各种花样;如果我惹了祸,爸爸要揍我,她会挡在我身前:“打我,打我”,弄得爸爸无可奈何。

奶奶气管不好,天冷了,经常咳嗽。一穷二白的年代,庄户人家只能三天两头,推石碾子破碎粮食,否则就没有饭吃。奶奶的气管炎就是那时劳累,染了风寒。当时的医疗保健状况可想而知。我上初一的时候,爷爷过世。爸爸让我住奶奶房间照顾老人家。咳嗽厉害了,总要从被窝里跪着,我到跟前给她捶背。“氨茶碱、甘草片”,是常备药。

上高中了,我在学校寄宿。食堂的肉包子很好吃,周末买了一饭盒带给奶奶,她尝了一个,笑逐颜开:“好孙子,知道惦记奶奶啦!”

“做人要老实本分,有良心”,“别拿人家东西”,是奶奶常说的,是我牢记于心的,更是父辈们谨遵的格言警语。爸爸和大伯做了为人称道的手艺人,叔叔在那个清廉的环境,在部队成长为光荣的解放军干部,都与此不无关联。

奶奶临终前,我傻傻地问:“奶奶怕死吗?她说:“日子好过了,奶奶还想活着。”我瞬间泪流。

奶奶仙逝后,那棵杏树很快被蛀出了虫洞,流出的树脂仿佛是她最后的泪滴。杏子结得越来越少,也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奶奶一定进了天堂,再不会咳血,也不用裹脚……

【编者按】通过对奶奶的怀念,作者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变迁,从烤老鼠肉到现在的生活富足,从奶奶的教诲中,读懂了什么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感恩是我们永恒的主题【沈水编辑:绿宝石】
上一篇:清风有信,秋美无边
下一篇:【古莲同题24】春天在路上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2057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