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3月25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其木格和她的诗集
日期:2019-03-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荆枫
点击:263

其木格的文学写作或者说她的诗歌创作是从读大学时开始。很早就显露一种诗意的天分。应该说,我和很多本土的文友一样见证了她在文学路上的成长的历程。

那么近几年来,其木格的诗歌可谓是花遇时节,盎然绽放,万紫千红。陡然进入了一个新高的层次,就是现在,每天都可能数首。可谓才思泉涌。

(一)

我对诗歌有一个观点, “诗是心灵的语言。是理性的 深沉而含蓄的暗示。它的灵性和震撼来自真情感悟或者社会生活体验的绝处逢生。”这不是炫耀我的观点。因为,这本《对折的光阴》着实是一种验证,着实是这样的人生历程的写照。

和其木格相识已经20年,我们是文学上的挚友。我所了解的其木格的生活历程,的的确确一再的“对折”。她出生于朴朴实实的农民家庭,读书学中文,毕业当乡村教师,到现在成为我县第四中学的中文教师,并晋升为省市县级的优秀教师队伍,这样的过程应该是一种经历的“对折”。

她现在生活在城区,居住楼房,几乎每周都要回到乡村老家看望父母,她没有兄弟,只有姊妹两个,她是那个家庭的顶梁柱子,是长子的角色。因为我们是文友,或是是工作上方便,我去过他老家几次,那是比较偏僻的山村。她必须回家也是因为父母的年龄逐年老了,需要家务或者处理乡村的一些事物,她是必须要回家的。

其木格就在都市与乡村,职业女性与“乡村长子”的角色变换中,挨着她对折的光阴。挨着她特有的生存与生活状态。

其木格的每一段历程都有她值得回忆、值得怀念、值得品味的人生体验。一个女人,一个具有诗性秉性的女诗人,这些经历充满着无奈、挑战、奔波、奋斗的炼狱。这样的“光阴的对折”,既是难得的生活体验,更是无奈的艰辛的考验。应该有很多人经不起煎熬,走向颓废甚至是绝境。而我们的其木格是强者,不仅能够奋发出与生活拼搏的动力,还能找到诗意的源泉。

其木格是合格的人民教师,是非常优秀的人民教师,就现在每周担任12节课,这是满负荷的工作量。还担任班主任,多少年如此。班主任工作量在我们教育上计算相当于满负荷的一半计入,这样算来她的课时相当于其他教师的一倍还多。除此之外,她还义务承担很多学会诗社网站的编辑整理文稿的任务。那么,在这样大量的工作之余还能有诗意的思考,并创作出这样具有相当水平的诗作,如果不是把时间对折起来使用,如果不是有一种文学的执着,那就不可能有她今天的诗歌成就。

如此,其木格的光阴的确是对折的。

(二)

这本《对折的光阴》共收录了其木格384首诗歌。分为六部分,很多整编成组诗,保持诗意的完整或连贯性。

1我们爱着人间,2陪你细数的流年,3捡拾素淡的时光,4岁月等待的归人,5诗里行走的山水,6珍惜对折的光阴。

我想其木格在编辑上也是“暗示”一种生活经历的总结,并划分出纵横方向上的归纳。

第一辑的第一首组诗《穿过夜色的灯火》是今年5月27日早晨的作品,这是她难得休息日。对其木格来说是忙忙碌碌的生活中,终于可以慵懒一下的,而是可以享受一下有限的慵懒的时光。她哪天记录了生活,其中一首:

“被日子撕扯太久的人

看前方的灯光

穿夜色弥漫,跋涉几千里山河

那些碎片,也不会疼

 

这一年的深陷,让人拼命逃离

努力奔跑成生活的样子

推开家门,总有一盏暖色

领取旅途的风尘

 

举着摇摇晃晃的夜

绽放匍匐的尘世”

那么组诗里所表达的“归人”“烟火”“旅途”,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每个人的感悟不同,或者说诗人也许更能够深刻一些,更能够珍贵一些,更能够摄取的高贵一些,并能够使其上升为一种生活写实的层次,到领悟的层次,到蕴意引申的层次,所以才能有“举着摇摇晃晃的夜/绽放匍匐的尘世”,她的夜何以摇晃?她的尘世何以是匍匐的?此时何以绽放?我想这就是其木格反复对折起来的生活的纵深的诗意所在。

看第二辑的第一首(组诗)是《我们爱不够的人间》。我乍一看感觉应该编辑在第一部分。是吧,因为第一辑是“我们爱着的人间”,对吧。但是看了内容,浏览了小题目是“这个日子”“杏花微雨”“梨花似梦”“第五瓣紫**”(2017.6.20写的)“细碎的时光”“最好的样子”“归途”“我在你身边”“厮守”“ 一直”,等组成的九首的题目,倒是有恍然的领悟的。这应是即时的东西的,也有回味的往事。串起来,就是一天的一场浪漫的徜徉。那么,徜徉也是寻常的事物啊,无非邀约朋友遛弯散步郊游,不过是更怡情罢了。但其米格说的这应是 “人间”,起码是她追求的 她渴望的 她爱不够的人间,因为她的这个“人间”,有梦、有雨、有厮守、有难得的五瓣**、有最好的样子。平凡中、细微中寻觅到大爱、找到深爱。正如她的题记:

“我们爱人间一切微小的事物,像细致的想念,把每一份,都镶嵌进我们的余生(生命)”(她用“余生”写实一点,我想应该是生命更具有引申意义,更符合诗人的本真的生命之旅。)不再列举。(因为我们工作的联系、交流、以及熟悉的缘故,大体都能够寻觅到他的诗意的缘由以及升华的意义)就是说,这部《对折的光阴》是记录了她生活的诗意,更是她诗意的生命之歌。

(三)

在我们本土看来,其木格的成名之作,应该是一首散文诗《今夜,做一回宋词里女子》,(创作于2011年)。我们在编辑县域的诗词教育杂志《杏坛诗苑》时刊发于在2012年第1期的卷首语上。

“喜欢宋词,喜欢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唯美的,诗意的,淡雅的,动情的,温婉的,细致的。。。。。。

喜欢宋词里的女子,美丽的,可人的,惹怜的,风情的,温润的,典雅的,离情的,相思的。。。。。。

今夜,做一回宋词里的女子,让思绪随着千年缓缓流过。”

那么,看看她的宋词,是一首2015年9月29日的《长相思》

“思悠悠,念悠悠,爱到浓时人更愁,月明情满楼。

梦从头,恋从头,切切相思永不休,问心何处留?”

怎么样啊,这个着实有点李清照的味道 吧。

李清照的诗词具有两重性,有清丽、明快的,还有充满了凄婉、惆怅之音,都是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她的生活和思想感情。我想说的是,其木格的诗风,就是她真情感悟的写照,来源于生活,不是无病呻吟,是高于生活本真的真情感,真性情。即便是随意之作,也不乏感人的灵动。

再看看,散文诗的这一段:

“人比黄花,暗香盈袖,从此又添新愁;

久远的情怀,淡淡的哀愁,离人的心伤,都在这寂寞的夜里酝酿,升华。

如梦的韶华,点点滴滴,从指间流走的时光,延续了一个女子的千年一梦。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的淡淡情怀婉转在宋词的古韵里,

月上柳梢,人非依旧,我的袅袅心事融化在宋词的缠绵里。

今夜,就这样流连,流连在唯美的宋词里,做着里面的女子,做着飘渺的梦。”

梦想,本身是真实与虚幻的对折。我们相信其木格一定会在梦幻对折的光阴中,无论在宋词里,还是在现代诗中,旋舞自如,梦想成真。

【编者按】作者对其木格的诗词及散文诗做了简明分析,到位入情,文中引用诗句以及对其的人生用心进行阐述,感谢赐稿。【沈水编辑:无盐慕容】
上一篇:一件事情的想法
下一篇:不想成为你,并不妨碍我爱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69755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