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2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黍杆灯笼
日期:2019-02-2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707

年根底,老伴催着换两盏新灯笼,刚好老北市场的庙会剪彩开张,便前去看能否淘到。

从上午到傍晚,老伴三番五次微信催:灯笼买哪去了?不会是去做灯笼了吧。

这话还真让老伴说着了。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霓虹开始装扮城市夜景的时候,我拎着两盏用黍杆扎制的六角宫灯骨架,摇摇晃晃地回到家中。

“你这个老不死的,在哪儿弄这两个破玩艺糊弄我。现在各式各样的彩灯要什么样有什么样,闪的、转的、五彩的,镶金的,金是金麟是麟的。你拎回两个黍杆档,瞧瞧,一碰就要散架子,是不是不想过这个年呀。”

“老伴你先别说这不吉利的话,也别小看这黍杆灯笼,你听我慢慢给你讲。”

提起黍杆灯笼,这是一个怀旧的话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生人都能清晰的钩沉积淀在心底的童年记忆,每个人差不多都有黍杆灯笼的情节与各不相同的故事。

那个时候过年,家里能有一两个可以拎出去照亮的灯笼,算是奢侈,会让左邻右舍羡慕不已。如果你能打着灯笼出去放鞭,你的身后定会跟上一帮孩子,他们时不时喊你过去,亲切的不得了。照一照地上燃过的鞭屑里,会不会找到没有炸响的小鞭。有些人家扎不起灯笼,除了里面点的蜡烛很难买到(有很长一段时期腊烛是凭票特供商品),晚上还用它做室内照明,哪里舍得让你放在灯笼里;再有就是扎制灯笼,准备材料再加上糊制,不是家家都能做得到的。 做骨架的细木条、铁钉,围在外面的纱绢或是彩纸,外加上下扇悬绑的彩色穗坠,这在当年物资短缺百姓匮乏的年代,想都不敢想的。于是有人就地取材,利用植物秸杆,取其光滑直挺部分扎制灯笼,仿制“宫灯”。

宫灯,顾名思义,就是宫廷里的灯。为帝王之家的照明工具,以其雍容华贵、充满宫廷气派而闻名于世。

“宫灯”最早见于宋朝。1279年,江门新会崖门发生了一场改朝换代的宋元大海战,战后宫廷里的艺人、御师逃难流落到江门沿海一带。汉人常于元宵、中秋等节日张挂花灯,这些艺人、御师扎制的灯笼便被称作“宫灯”。自此,江门“宫灯”文化色彩及其风俗,传至全国,波及海外。

还有一说法,清代藁城老汉,有一套做灯笼的手艺,每到年节,他都要做几对鲜艳夺目的灯笼挂在自家的门前,为新春佳节增添了祥和、喜庆的气氛,吸引街坊邻居围观欣赏。有一年老汉做了几对灯笼到藁城集上来卖,恰巧被县太爷看见了,便把所有灯笼都挂在府邸。灯笼做工别致,富丽堂皇,县太爷视为珍品,爱不释手。这年又到向皇上进贡日期,县太爷苦思冥想不知送什么物品来取悦皇上,有人指点,送几对灯笼试试。县太爷虽有点舍不得,但为讨好皇上只得忍痛割爱。果然,皇上一眼看中,龙颜大悦,重赏藁城知县,并把灯笼定为贡品,取名贡灯,成为皇宫专用品。后来人们把“贡”字换作“宫”字,就成了我们常说的“宫灯”。

有人把清朝末期,参加马拿马博览会上参展并获得金奖的北京灯市口的灯称为“宫灯”。

还有,相传东汉光武帝刘秀建都洛阳统一天下后,为了庆贺这一功业,在宫廷里张灯结彩,大摆宴席。盏盏宫灯,各呈艳姿。“宫灯”之名,由此而生。

隋炀帝大业元年正月十五,在洛阳陈设百戏,遍布宫灯,饮宴畅游,全城张灯结彩半月不息。隋唐之后,每逢元宵节,家家宝灯高挂,处处明灯璀璨,人人提灯漫游,盏盏争奇斗艳。

在清代,宫灯由于珍贵一度成为皇帝奖赏王公大臣的赐物。《清朝野史大观》有载:“定制岁暮时,诸王公大臣,皆有赐予。御前大臣皆赐岁岁平安荷包一,灯盏数对。”过年过节悬挂于堂内或门前,以求风调雨顺,大吉大利。

关于灯笼,哪一个是纯粹的“宫灯”如今已不重要,历史学家定会有一个结论。而灯笼的扎制,在中国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已经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她来自民间,转为御用,制作工艺、结构、造型凝聚了中国手工业制作的特殊工艺水平,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由此我们领会人们扎制宫灯,彰显自己祖先的富贵和奢华,同时也是为了表达对皇上的尊崇,以此期盼皇上恩典。

传统的宫灯多燃蜡照明,为防风,用水胶刷过的纱布当罩。罩上绘制各式各样图案,各含不同寓意。龙凤呈祥、福寿延年、吉祥如意等表现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期盼与祝愿。

宫灯种类很多,有一团和气灯、哈哈二仙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五子夺魁灯、六国凤祥灯、七才子路灯、八仙过海灯、九子登科灯、十面埋伏灯等。人们通过这些不同内容的灯笼,寄托心中的愿望。如家庭和睦多挂“一团和气灯”,家人出门在外,就挂一盏“四季平安灯”,家里有学生的可以挂“九子登科灯”等等。节日的灯笼,成为人们企求幸福祥和的符号与图腾。

正统的宫灯造型为八方、六方、四方。人们赋予其八方生财、六六大顺、四季平安的美好喻意。民间百姓扎制,多以六方型为主,缘于扎制八方灯,材料多且扎制繁琐,四方灯又显得过于简单而失去节日多彩与奢华的追求。

“六方宫灯”,是北京宫灯的主要形式,通常是用紫檀、红木、花梨等贵重木材做骨架,再镶上玻璃或纱绢的画屏而制成,有6个对称的面,另外分为上扇、下扇两层。上扇宽,六角有6根短立柱,上边雕有6个龙头或凤头,六角悬有彩色穗坠,短立柱之间还镶着6块小画屏;下扇窄,有6根长立柱,立柱外侧都有镂空花牙,内侧镶着6块长方形画屏。这样的宫灯就其用材来说,一般人家是做不起的。因此在民间就有了使用其它材料仿制宫灯。用黍杆扎制宫灯,就是其中一种。

黍杆,其实就是高粱杆,只是它在成熟后脱粒磨出的米是糯米(红糯米),所以又称作糯高粱杆。糯米高粱不同于普通的高粱,它长的高挑,其杆径笔直,粗细匀称,经济价值明显。整个生长期抗旱及抗倒伏优于其它品种。成熟的穗飘散的样子有点象芦花,风中摇曳,飘逸妩媚。逆着阳光看上去,婉若空中洒落下来的珍珠雨。

从穗尖至下一个径节,径杆最长的可达七十公分。它通体光滑,粗细匀称,表皮坚硬,内瓤密实雪白,人们用它扎制扫地的笤帚、刷锅的炊帚、锅排、锅盖(东北称为盖簾),用黍杆篾子编席子、蚰子笼,用整条的黍杆做“纸扎”龙骨,(纸扎在北方亦称为“扎纸”、“糊纸”、“扎活”)用没有节头的黍杆扎官灯。

糯高粱成熟的时候,收获的人们总是事先把随风摆动的高粱穗割下来,然后再整棵齐根放倒,尽可能保留其顶端的径杆尺寸最长。当然,如果事先只想留它做笤帚,那就保留其顶部的高粱穗,除去黍籽,扎制帚类用品。

糯米高粱杆,还有一个让人喜爱的就是被称作北方的“甘蔗”,北方人更多的叫它“甜杆”。甜黍杆剥皮后吃起来比甘蔗要甜而且嫩,唯一不足的是它的皮较锋利,很容易割破手。

北方也有的地方称黍杆为“箭杆”,这大概源于锡伯族人的“骑射”历史。过去锡伯族人家添新丁(生男孩)都会在大门门槛上挂一张自制的小弓箭。这个小弓箭制作的很精致,用一根六寸长的黍杆,两头各留一指宽,中间割去三分之二的皮,除去黍杆瓤,然后用白线绑住黍杆两头做弓弦,再用最细的黍杆尖做一个六寸长箭杆,跟小弓箭绑在一起,挂在大门门楣上。在孩子百日后,举办正式挂箭,把门楣上的弓与箭系在祖宗绳上(喜利妈妈)。随着孩子的成长,玩具中都少不了用黍杆做成的弓箭,只是做弓的材料换成了竹子,而箭杆仍然用黍杆。所以有好多人称黍杆为“箭杆”。

选用黍杆扎制灯笼,特别是用它来仿制宫灯,是前面提到的“纸扎”的拓展升级版。避开整条黍杆上的杆节,挑选粗细匀称,杆体笔直的用来扎制宫灯龙骨,可将宫灯的所有形状仿制的维妙维俏。上下扇也用黍杆制成,其形状采用腊烛热烤再折成需要的造型,非常精致又有气势。在扎好的骨架上,家境好一点的用彩绸,一般都是用红纸糊在外面。考究一点的在灯的六面上,写吉祥语或是画喜庆图案,最普通的就是光秃秃的红纸。

扎好的灯笼通通要挂在家门前,晚上才肯拿下来,里面插上腊烛点着。遇有风天大人们禁止孩子拎着灯笼出去,更不给腊烛点。孩子们不知深浅,管它风大风小,到了晚上嚷着要打灯笼,结果,腊烛被风吹灭是小事,要是被风吹倒,整个灯笼便付之一炬。

记得第一次学着扎灯笼是上小学三年级,署假跟着哥哥姐姐去外婆家。此前听妈妈说外公扎灯笼在十里八村是有名的,于是按照外公的布署,整个夏天吃冰棍留下的竹签攒在一起,准备拿给外公用来扎灯笼。散落的竹签用扎头发的皮筋扎在一起,在通往外婆家的公共汽车上,一会拿出来数一遍,末了交给外公的时候,仍不敢确信那梱竹签一共有多少根。只听得外公说,哇,你们吃了多少冰棍呀,这梱竹签能扎几百个灯笼。当时不知道几百个灯笼是什么样的阵式。潜下心来学做灯笼,从选黍杆开始,跟着外公一步步学会了扎灯笼。学会后,惊喜的样子无以言表。今天扎一个,明天接着又扎,把外公准备穿盖簾的黍杆全部做了灯笼。一个星期下来,西屋北炕上的灯笼已经摆不下了,数了数有四十几个。

哥哥说:无节制,瞎祸祸东西。

我辩解:一个比一个好看,怎么是瞎祸祸。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如人家的好就妒嫉。

上中学后,外公外婆相继去世,再没有机会找到黍杆扎灯笼。直到小舅考进城里的技工学校,每年秋天,千叮咛万嘱咐,让小舅带些黍杆来。有了黍杆,我扎灯笼的手艺日臻成熟,而且花样不断变化。小舅毕业那年,忙着应试答辩,没有回家。过了秋天,临近上冻,小舅来城里相亲,我问黍杆呢?小舅说,割****尾巴,谁家都不敢种糯高粱了。我想象着,那一簇簇飘逸洒脱象芦花般的高粱穗,就是****尾巴?

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

春节,老北市场恢复了好多年的庙会,一改过去只在正月十五前后几天举行,今年从腊月二十八就张灯结彩,热热闹闹地喜迎八方来客。

庙会上各路民间艺人大显身手,捏面人、吹糖人、剪纸花、雕桃核的吆喝声吸引着大人孩子们驻足观望。刚刚捏成的面人不怎么招人待见,可经过匠人着色上装,一个个便姿态各异,栩栩如生。有的肢体夸张,表情丰富;有的憨态可掬,让人忍俊不止。吹糖人的摊前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人们尽可能让孩子们近观以求看个究竟。孩子们举着手里的孙悟空、猪八戒造型的糖人,回头望着家长,没得说,扫码或是付钱。

远远望见一个摊位上,挂着一捆捆梆扎整齐的黍杆,我即刻走了上去。一个戴着老花镜的长者,埋头坐在那里手工穿制盖簾。几个年长的妇人走过去又转回身问:“盖簾多钱一个?”

老者头也不抬:“十元一个。”

“这个小的呢?”

“大小都十元。”

老者的头仍埋在手里的尼龙绳上。

冬天,尼龙绳卷曲着,一个金钩倔犟地咬着冻硬的尼龙线,就是不肯穿过黍杆。老者举起穿了一半的盖簾,把打结的尼龙线放在嘴边哈着热气。见此情景,我掏出怀里的暖手宝递了过去。

“老师傅,你挂在上面这些小房子、小磨盘、小纺车、还有这辆小坦克卖不卖呀。”

老者接过暖手宝,把花镜挂拽向鼻尖,从镜框的上面放出目光捉到我的眼神。

“你要喜欢也是十块钱。”

“这些可都算工艺品,十块钱你不亏呀。”

“自家产的黍杆(老者把杆字说成了“该”音),扎这么几个玩艺,举手之劳,什么亏不亏的。“

我听到老者把黍杆说成黍“该”,那是多么熟悉的乡音呀。这乡音,让我记起我的外公。

暖手宝帮着老者解开了冻硬打结的尼龙绳,还我时自然与我攀谈起来。

这些挂在摊位上用黍杆做成的小工艺品,还真的是出自老者之手,年前教给膝下孙子做的样品。孙子的爸爸在城里开一家古玩店,收藏一些民间工艺品,同时还招几个学生跟着学画国画。开始的时候,先是跟着老者在屯子周围几个城市走街串巷,编筐编篓编席子,可称得上纯正的蔑匠。十年前儿子再也不想跟着爹东游西逛,便在城晨租了间小房子,摆起了农副产品自营店铺。没几年工夫生意做的红火,赚了钱盘下那间小房。第二年赶上临街改造,又沾着故宫的福气,有了一处临街大房子。原本做的是草本编织生意,现在可好,扔了,玩起古懂了。唉,传统的,都弄没了。

“那您会用黍杆扎灯笼吗?”我见老者在荷包里拧着一只磨得铮明瓦亮的烟锅,便抽出一支细杆烟递了上去。

“抽不惯,还是我这个好。”老者拽出烟锅,用干裂厚茧的大拇指压了压烟锅里的烟叶。

“当然会。”老者点着了烟,又用拇指压了压。“怎么?对这个感兴趣?现在都什么年月了,谁还用黍杆(该)扎那玩艺。铁丝、塑料管要什么有什么,你是威呀焊呀比黍杆(该)扎的不知强几百倍。”

“老师傅,恕我冒昧。您有空为我扎制一个好吗?我给钱。”

“给不给钱无所谓。看你借我暖手宝的份上,我现在就给你扎。”

“我可以用你的黍杆跟你学着扎,我给双份钱。”

老者的目光中有一种鄙夷,从眼镜框的上面射穿了我的虔诚,我有点无地自容。看到射过来的目光突然又变成一种威严,我的心在加速地跳。等到老者一把黍杆递到我手上,才让我感到老者的眼神其实不那么人。

我比老者年轻,手把快许多。当老者不经意抬头看我专注的样子,摘下老花镜站了起来。

“我说小伙子,你这是董卓进京—来者不善呀。”

此时,摊位旁边围观的人多了起来。老者不愧是一个生意人,他见来了生机,马上把标有十元一个的盖簾改成十元两。把两块钱一把的笤帚,不论长把短把的,一律叫卖一元一个。有一种看上去象放大了号码的“毛笔头”,北方人通常叫它为刷锅刷子,也就是“炊帚”,纸板上写的价码,直接改为一元钱两个。两元钱五个。

我把黍杆扎制好的“宫灯”骨架挂在空中,不一会儿就有人抓着我的肩,要十元买下来。

老者忙着生意,手里的活自然快不过我。当他接着扎完,有人喊:再比一次,再扎一个。

乱轰轰的场面,在我看来甚是热闹喜庆。老者终是不紧不慢,他见摊上的货物被人抢购一空,索性跟我叫起劲来。宫灯骨架扎好一个卖一个,不知不觉一捆捆的黍杆都变成了灯笼。我与老者最后扎制的灯笼说好了不卖,我想留给自己用。

冬日的太阳,在天空中逗留的时间很短。大概她也喜欢早早地回到温暖的家。

我拎着灯笼欲与老者告辞,老者非拽着我一起喝一杯。

沈城中街,两旁都是仿古建筑。一家不是很大的抻面馆,两个素不相识的老男人因为黍杆捏盅对饮起来。简单的拌花菜,盐爆花生米,话题仍没离开黍杆。

“老弟,看到对面那个古玩店了吗?那是我儿子开的。你这对灯笼交给我,一上午就给你糊好,到时候你来取,不眈误你用。”

“大哥,扎灯笼,我认输。糊灯笼,我不把谁放在眼里。”

“好样的,我就佩服不服输的人。”

第二天,我早早拎着两盏宫灯骨架来到昨天傍晚喝酒的抻面馆,等着对面的古玩店开门。

年轻人听了我的来意,即刻拔叫电话。没多大工夫,昨天一起喝酒的老者出现在古玩店。“你瞧,我中午的车票,为了陪你,我只好改晚车。”

我有些沮丧,沮丧中又隐含着侥幸。“昨天晚上被老婆骂了一顿我才清醒。明个就年三十了,这时候上哪去买糊灯笼的纸哟。所以……算我欠你一顿酒。”

两个人各把玩一盏宫灯,一个多小时,我承认,糊灯笼,我仍没赢过老者。

【编者按】问候作者。写事寄情,是作者较擅长的。这篇带有一代人记忆的散文,虽然用了较大篇幅写“宫灯”,讲历史,但人们仍会从作者亲身经历,学扎灯笼的过程,体会到作者的人生感悟与对历史的眷念。文章很有层次,开头结尾呼应有度。语言丰满,人物对话场景让人身临其境。有些描述,看是简洁,却有很深的文化底蕴藏在其中。虽不是唯美的散文,但读起来仍感清新,享受。美文,推荐阅读。期盼佳作。祝笔耕愉快。【万泉河编辑:思荣】
上一篇:人生路上随时收获经验
下一篇:六十年代我的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9/3/14 9:32:27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2019/3/14 21:42:12
谢谢鼓劢!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4781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