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赛】现代农业(四章)
日期:2015-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刘喜良
点击:862

没有牛的土地

 

清晨,我站在故乡的肩头眺望曙光。

从城市的肺呼出的雾霾,涂鸦了最美的乡村风景。那页耕地,曾经呵护我童年少年的母土,我看见了你忧郁的眼神。方格的田丘,被嘀嗒的时光格式化了,记忆里那些弯曲如歌的田埂,被收割机巨大的引擎拉直。那是刀削的直,我的歌赋的胚芽被锋利划伤,至美的颂词在疼痛的声响中尽失芳华……

这些都不是乡村致命的沧桑。

在辽阔的田畴,春天,夏天或者秋天,孕育前的土地,像快乐的母亲翻转起裙摆。但是,几乎所有水墨色的耕牛,都被隆隆的机声拭擦掉。没有牛的土地,那些寂寞了的水稻,孤单了的蔬菜,还有在农业里形单影只的大伯,没有与牛共舞的日子,这是乡村多么致命的缺失!

这是现代版本的农业。如果要欣赏夕阳西下时牛的剪影,你必须翻回昨天,在褪色的影像中,牛的哞叫声能够洞穿厚厚时光。

没有牛的土地,庄稼的生长少了娇媚,乡村成群的日子,只是被复印了的单调。

 

金黄的菜花

 

这真是一个奇迹!

在现代农业的操控下,在春天,金黄的油菜花还可以疯狂地开放。在花朵的序列中,没有哪一种花像油菜花一样,灿烂,张扬,恣意。当春天的阳光大把大把倾洒下来的时候,当娇柔在温室的名贵花朵含羞半露的时候,油菜花像突然迸发的爆米花,满垄满坡地怒放了。

小时候,穿行在油菜地沟里放风筝,看晶亮晶亮的一束束阳光倾泻下来,觉得满眼的金色菜花是从天上落下的太阳雨。

菜花金黄了,嗡嗡的蜜蜂总是将春天的梦想,纺的像我手中牵系风筝的线,悠长悠长。

菜花金黄了,在草籽花田里剁青的母亲们,银铃般的笑声让满垄的油菜花金铃铃荡漾开去。

现在,开疯了的油菜花,开成了城里人摆酷的背景,开成了网络上到处拷贝与链接的最美丽图片。油菜花不仅仅是结籽榨油了,油菜花让我们久居闹市的视野突然金光闪亮,油菜花让一畦风景身价看长,油菜花让偏远的乡村游人簇拥。

其实,油菜花的花期是短暂的。三两天的金黄后,胀实的菜籽将被收获,菜籽油的芬芳,将使我们忘却地沟油的烦恼和恐惧。

这真是一个奇迹。在现代农业的选项中,金黄的油菜花,乡里人为你施肥,除草,以财富的期盼侍奉你,你却恣意,疯狂,以娇媚的姿态诱惑城里人。

 

春天不长草籽花

 

记忆深处,草籽花,紫云英,红花草,这种植物的名字色彩斑斓,诗意盎然。

总是深刻地记得当年的闹春图景:队里的稻田长满了草籽花,在高挑菜花的点缀下,忙春耕的送肥队伍穿行在草籽花深处;捉蝴蝶的孩子们被翩跹的紫燕追逐;水牛角奋力挑起美丽田畴的边角;哗啦啦的清流,将倒映的天空濯洗得瓦蓝瓦蓝……

但是,现在我眼里的故乡,辽阔的田野不长草籽花了,收割后的禾蔸瘦黄瘦黄,让我的乡村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这是多么褪色的春天!

老队长眯缝着眼,也总是看不透这个世道的无奈,没有草籽花的绿肥滋润,板结的土地怎么丰腴迷人?

在我的视野之中,没有了铺天盖地的草籽花开,没有了孩子们的嬉戏追赶,闹春的燕子尾巴用什么为乡村裁剪新装?没有了草籽花簇的弥天清香,母亲们的发梢将被春光冷落。

春天不长草籽花了,泥土还在酣睡,打理农事的乡亲,成群结队赶往城市的方向。将耕地交给公司,将风险交给逃避,只有老人和农舍,像沉默的石头,坚强地守卫农业。

草籽花去城市打工了,公园里,它仅仅成了另一种衬托高楼的小小背景。

草籽花在农村绝版了,我读不到最新鲜的春天。

 

怀念记忆中的水稻

 

水稻是我的乡土上最普遍的植物。

我和水稻的情结与生俱来。家后辽阔的水田直抵堤脚,出门就会跟水稻打个照面。见惯了在风中起伏的稻浪,看着在秋光中涌动的金色稻穗,我想海浪的壮观不过如此。这是一个水乡少年曾经通过水稻对海的理解。

与水稻的亲密接触,是从秧苗开始的。

从小,从父辈的教导中,我就知道了秧苗与稗草的区别。

在成垄的秧厢里,除稗是很技术的劳动。你必须扫视每一根苗,那些混迹于秧苗中的稗草,它们拦腰间都系着很容易让人忽视的白圈。每清除出一根稗,我都有消灭一个顽敌的快感。

我知道,在准备插秧的日子里,开秧门是乡亲们眼里很重要的仪式。春天,在有些冷的秧田中,父亲告诉我扯秧成捆的全过程。将成捆秧苗散布到平整的水田,我曾经是非常快捷的插秧手。在艰辛的重复的机械劳作中,我不是一个快乐的预言家,我不会想象一个季节之后,我劳作过的田野将是怎样的丰收美景。我只是正视劳累,感叹曲背弯腰的辛苦。我只是不停地分秧,插秧,见证秧苗在瞬间变成禾苗。

记忆中的水稻,草籽花,湖草,农家肥,草皮,还有我从路渠边捡拾来的家畜粪,都是水稻的生长的营养。但是今天,工业终于娇惯了水稻。雪白的化肥,被各种名字包装的复合肥,甚至拔苗助长的生长素,化学农药,今天的水稻很营养,很富态了。被工业化操纵了的水稻,在它们虚胖的身子里,我搜寻那不到那份自然的纯朴和清香。

春天了,被流转后的辽阔田野,水稻依然在生长。但是,现在没有了插秧手的身影,散播,抛秧,还有公式化了的机插秧,现代农业的铿锵声,将记忆里队列的禾苗全部解散。

今天,对视面目全非的水稻,我的心灵深处,生长了几分欣喜,几分惆怅。

【编者按】
上一篇:【赛】捡红薯
下一篇:沈阳:一城豪气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831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