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今生容颜改(第二节 习武)
日期:2019-01-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筱无略
点击:297

曼夕的精神在一瞬间崩溃,“母亲……”。她丢掉枕头,扑在养母怀里大哭起来,养母抱着她依然发抖的身体,安慰着她,“没事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但是夕,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更不可能永远保护着你……”

“母亲,您可以教我武功吗?”曼夕依然大哭着。

养母良久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只是抱着曼夕,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直到她哭的累了,昏昏睡去。那时曼夕感受到的是养母温柔的怀抱,无比温暖,无比安详,这种温暖和安详似乎她已等待了几个世纪,然而事实是一场厮杀结束还不过一个时辰。

第二天曼夕便跟随养母开始习武,在这一段时间里不知道是养母觉得她长大了,还是觉得她已经是一名海盗,开始和她讲一些有关海盗的事情。海盗的规矩,海盗的黑暗,海盗的杀戮,还有海盗的感情。

曼夕满心迷惑,“海盗还要感情的吗?”海盗是海上的掠夺者,让人闻风丧胆,望而生畏,是所有人口中十恶不赦的坏人,这样的人也是有感情的吗?

“有,当然有!任何人都是有感情的。”养母这样回答。只是她没有说的是,海盗的感情太过沉重,太过隐晦,海盗的感情是染上血色的感情。剑尖有,心间也有。

曼夕依然迷茫,但还是点了点头,现在不懂,以后也许会懂。海盗的感情是像利刃一样冰冷刺骨,还是像血液一样热情澎湃。

曼夕在这样的熏陶与疑惑下度过了四年,这一年她八岁,现在的她不只是习武,还有实战。但因为人小力薄,无法和船上的大汉们较量,所以养母总会带“战利品”回来给她,打败她的人就可以生存,然而她若败了,就只有死。所以她不能败,死的只能是那些“战利品”,无一例外。

“母亲,我是不是可以出海了?”在杀死面前这个人之后,曼夕面无表情的问道。此时,消失在她面前的这个生命,已被人海葬,她已没有任何印象。

四年来,养母对她说的海盗的事情,她只记住了海盗的规矩,感受到了海盗的黑暗与杀戮,至于海盗的感情,在这生与死的较量之中她已不愿去探索和体会。活着,哪怕沐浴在鲜血之中也不能放弃生命,这不仅是因为她选择了这样的生存方式,也不仅是因为她是海盗,而是因为她总能听见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徘徊,告诉她不能退缩,不能倒下。她总是能感觉到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指引着她到达某个终点。

养母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手,又有五个人被带了上来,“这是对你最后的考验,他们比刚刚的任何一个都厉害,杀了他们你就可以出海了,但是杀不了他们,死的就是你!”

“好吧……”曼夕冷冷一笑,抬起手中正在滴血的小剑,纵身跃向五人,娇小的身影在五个男人中穿梭,此时的她已经受伤数处。她仿佛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流血,无论是砍人还是被砍都是那样的畅快淋漓。当她的手掏出最后一个人心脏的时候,已是遍体鳞伤。养母温柔的抱住了她,然而现在的她更渴望的是血腥杀戮,不再是这样温柔的怀抱。看着眼前倒下的尸体和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曼夕微笑着睡去。

【编者按】充满血腥地”培训“和耳目濡染的灌输,一个冷血海盗已初具雏形!在这个血淋淋的章节,却提出了一个较温暖的话题:”海盗也有感情吗?“嗯,耐人寻味!期待!谢谢赐稿若玉!【若玉天下编辑:张广新】
上一篇:今生容颜改(第三节 出海)
下一篇:今生容颜改(第一节 幸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420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