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8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别了,军营(十九) 说服
日期:2019-01-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98

从山上下来,吃过晚饭,我便破不急待地来说服吴二大爷等老顽固派们。我对他们说,我们是啥,是农民。是农民首先要管好地,产出粮,在管好地,产出粮的同时首先要吃饱肚子。而做为农民都吃不饱肚子,还叫什么农民?
你们不敢迈步子,是因为有固虑,怕又有什么运动。那是前几年的事儿了,现在决不会再发生,因为我们有了决心改变中国现有落后面貌的新领导者、决策人。他们力争在短时间内实现"四个现代化",使我国的国民经济来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但有些事情,面对如此的社会大变革,缺少实践经验,他们也在摸石头过河,看你老百姓是如何发家致富,以便推广。不过,有时你们也可以到外边走一走,看一看,看一看人家都在干什么?是为党分忧,还是给党添乱。有着那么好的耕地,却吃着国家的反销粮,有何脸面面对苍天大地!
我的话不时敲打着他们那颗僵化的心,使他们能够静下来,想一想。
我又接着说,二楞子并非异想天开,胡思乱想。这么多年他走南闯北,看得多,知道的也多,他带来的先进经验,先进理念,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时下虽然没有获得什么中央是否允许分地或大包干的红头文件,但我们决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许多省、市都已经实践了,而且效果相当惊人。很多农民不仅吃饱了肚子,手上还有了零花钱。这么多年,当我再次踏足这生我养我的村落,看到的仍是令人寒心的景象,我痛心呵!你们难道,愿意过这样缺吃少穿的日子?那生下的小孩都缺少营养,本来很惹人喜爱的孩子,都是腊黄饥瘦的样子,你们看了难到不心疼?我们活着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他们。可他们身体弱弱的,又怎么能给我们养老送终!
 大概,我提到了孩子,触动了他们的神经,各个有些坐不住了,將脸纷纷转向了吴二大爷。吴二大爷嘴里含着烟袋,低着头,旋入了沉思……
这时,二楞子闯了进来,大概他扒窗已听了不少,觉得时机到了,便闯进了屋里。"我都缺了一条臂膀的人,出生入死的人都不怕,你们又有什么可怕的。再说,有事情是领头的承担,你们又怕什么。"这话说完,的确有震憾力。在场的人,也不顾吴二大爷的脸面了,纷纷举手赞同二楞子的举动,要分地,要吃饱饭,要幸福。
顽固派们的思想沟通了,别人的工作就好做多了。在我的建议下,村民大会很快就召开了。虽然有偷偷的成份在里边,但大伙的热情不减,家家都派出代表,听完二楞子的规化方案和未来前景的报告后,毫不犹豫的在二楞子的"军令状"中签字画押。从此勾勒出了一个村落的裂变的过程,有了光明大道前行的动力。
会后,二楞子很神秘地对我说,"你看,这风险我接下了,不过,人活着就是与风险时时周旋,我不怕。可是有一事儿,我不得不说,大伙让我带头可以,可是这支书,我还难以受任。”
"为什么?"我有些不解。
"我还不是党员。"

【编者按】改革是对顽固思想的改变和斗争,也是超越自我的过程。【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别了,军营(二十)赵有亮
下一篇:别了,军营(十八) 改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757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