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21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别了,军营(十六) 乡情
日期:2019-01-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22

虽然路途崎岖坎坷,但还算顺利,天刚刚抹黑,我们到了村里。既要见到亲人,我是很兴奋的,但又见其村落贪穷落后的现实,又有些心酸。一些人的思想还是那么僵化,改革的步伐突飞猛进。而有人却等和靠,不思进取,至使群众享受不到改革带来的实惠。
  我们父子见面,虽然五年多未曾亲热过,但并没有什么激动不已的场景,父亲只是紧紧盯了我有好几分钟,从头到脚,生怕丢下什么。妹妹在炕沿边奶孩子。那孩子虽然未曾见过我的面,却显得很热情,小嘴不停地呵呵,小手张开有让我抱的意思,我瞧着他,很可爱,但我感觉身子很弱,皮肤也缺少光滑。我知道这是缺少必要的营养所造成的。妹妹让我抱过孩子,便冲后院喊道,"大卫,大卫,哥回来了。"只听一声,"唉!"始终无人影出现。妹妹不厌其烦的又喊了几声,才见一瘦瘦的不高,也就将就能到一米七左右的男人,急冲冲跑进了屋,满脸的羞色,不住的搓着手,那手上的老茧,足可以证明他是个淳朴的农家汉子。此时刚刚从自家菜园里劳耕回来。对陌生人还有些腼腆。我瞧着他,确实长得不那么打人,一般,人稍微长得老一些,但的确是个实诚人。当然了,必竟与妹妹相差十多岁呢。
 我叫过他,握过手,道了一声:"辛苦了。"
 " 哥,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
不急,我从旅行兜掏出刚刚在镇里购买的一条猪肉,"拿去炖了,我们改善一下伙食。他犹豫着,妹妹抢过肉与他一起忙活去了。我坐在炕边与父亲唠嗑,关心道,"腰好些了吗?”
"你怎么知道,谁嘴那么欠”父亲有些生气。
怎么,有毛病还不让说,当儿子的不应知道?"我知道父亲有一怪脾气,那就是有事不大求人,遇着什么沟呀坎呀的,总是咬着牙关自己挺着。我认真地说,"谁说的,沒什么关系,人家也是关心你吗。”我的话说完,父亲沒再说什么。当吃饭的时候,他走下地时,仍让人感觉有些吃力,但总得来说,恢复的还可以。我扶着他走到饭桌前,又从军包里掏出一瓶酒,对父亲说,"来两盅?"并叫过妹夫,全家人和谐地吃了顿饭。
饭后,不大功夫,屋里便挤满了乡邻。这有德叔的传播能力超过了生产队的大喇叭。一屋子的人,说说笑笑,暂时忘却了一时的日子的艰辛。尤其吴二大爷,眼下是村里年龄最高,辈份最大,德高望重的人,虽然食不饱腹,声音却仍如宏钟。不时让我给大伙讲讲外面的事情。
借此,我将这多年外面所发生的变化,农民不仅吃饱了肚子,还不受生产队的限制,土地的事情由自己做主。只要交够国家的储备粮,其余任由自己留存和买卖,你们说,那农民手里有了余粮,通过交易和买卖,不但有了余粮,还有了余钱。那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什么生产责任制,什么土地分家和大办农业等等新名词,一一到来,弄得在场的人大咽口水,羡慕不已。

【编者按】返乡探亲的见闻,让我对农村的发展状况所感染。【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别了,军营(十七) 二愣
下一篇:圆梦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37989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