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21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别了,军营(九)申述
日期:2019-0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34

军校没有成行,不是我耽误了行程。是军委下发了补充文件,一切让路于前线归来的战友。因此,已经批准进军校学习的所有其他未参战部队的学员暂缓入校学习。
为满足连长生前的意愿,小花嫂子手捧连长的骨灰,第一次踏进她曾梦想的军营,因为家庭贫困以及路途遥远,她与连长结婚数年,从没走进爱人所在的部队一步。今天,万没想到,这第一次竟是以这种方式走进部队,她内心不知是痛悔还是焦虑,望着竖立在营区两旁肃穆的士兵,她两眼满含泪水,但她又以顽强的精神力量来抹平士兵伤痛的心,迎取丈夫的回归。她是女人,但她有一颗无人可以比拟的强壮的心,那颗心可以容纳百川,可以溶化一切心中杂念。她本可以让自己亲爱的人守护在自己身边,但当丈夫在病危时提出要将自己的身躯溶入到北部边防这块土地时,她没有犹豫,义无返顾的牺牲个人的利益,将丈夫共献给了战友们。
事故报告出来了,得出的结论是:连队缺乏有效的安全管理手段。指导员与连长都是有责任的,而连长因公牺牲,不在追究行事责任,指导员行政受纪过处分。而对于申报刘厚民为革命烈士的报告,没有被批准。这一消息传到连队,战友们气愤不已,纷纷指责上级对此事处理的不公。虽然事故发生了,但连长是出于救人才丢掉了性命,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经连支部集体研究,委派我写一份申诉材料。连长的一言一行,连长的光荣事迹,在我眼前那是一朝朝,一暮暮,如同电影一一闪现。我的字里行间凝聚着对连长深深的情爱……
连长的骨灰埋在大山深处,埋在他曾经施工过的地方。封土这一天,天空乌云密佈,雨雪交加,难有的寒冷。小花嫂子身披连长生前穿过的军大衣,那大衣裹着她娇小的身体,似乎那衣物很有灵性,如同连长身体的热能传送给小花嫂子。小花嫂子跪在坟前,按着老家的习惯,摆上贡品,倒上一杯酒,为丈夫磕了几个响头。默黙嘀咕着什么,沒有眼泪,只是时时摸摸自己的肚子,仿佛告诉没出生的孩子,要记住这一刻,记住自己父亲的音容笑貌;与此同时,也告诉躺在地下的丈夫,如你有知,请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将我们的孩子培养成才,做一个你这样的人,大公无私,舍己为人。
申诉报告递上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小花嫂子,沒有等来对丈夫的公正平价,仅在连队呆了两天,收拾了连长的遗物,仅带走一小部份私有物品,其余的都交给了连队,在成有军的陪同下,遗憾地离开了部队,临走时,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只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抚慰金,至于战友捐献的钱,她悄悄放在指导员的书桌上。在战友们熟睡时,瞧了一眼连部,看到了那盏通明的灯火,转回身,悄悄地上路了。

【编者按】没想到事故会定位为缺乏有效安全管理,这令人不能不申述。突出了我对连长的爱和敬仰。【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别了,军营(十)风波
下一篇:别了,军营(八)连长病逝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38002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