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3月22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别了,军营(八)连长病逝
日期:2019-0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63

事故调查组很快便进入连队,逐步走访了解当时所发生的情况。连队一派死气沉沉,虽然进入修整整顿接段,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无任何表情,都在为连长的命运担忧。虽然那部分的收尾工作,由兄弟连队代为施工完成,但每个人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愤,我们虽然有战友不幸负伤,但我们还能够挺起胸膛,为祖国尽份力!请求上级由我们自己来完成剩余的施工任务,为我们的兄长加连长承担些责任和义务。领导没有批准。
连长的病危通知书已下发多时,团里委派一负责同志经请示,拍电报,让其亲属迅速来医院。可是连长在有气无力的语气中,嘴里叨咕的,只是六婶及六婶的姑娘小花,那小花实际上是他的妻子。小花身怀六甲,与六婶坐了两夜的火车,从千里之外的小村落,不辞劳累,听到连长病危的消息后,连夜出发,急急忙忙赶往奔走在驻地省城的军区总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外,小花哭成了泪人,连长那惟一还没有出世的孩子,陪着母亲伤心不绝。六婶靠在成友军的肩上一直唉声叹气,嘴里不时叨咕着,孩子,命苦呵,孩子,命苦呵,是婶没有看护好你,你一旦有什么意外,我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和娘?!
当连长一时清醒时,叫过六婶,指着成友军说,"娘,我还给你一个完整的儿子。"便又晕死过去,当晚便因抢救无效,病故,年仅三十二岁。成友军不顾在众人面前,长跪在连长刘厚民的床前,痛声疾呼,哥呀,哥,你是为了我呀,我的命是你给的,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姐呀!任谁拉拽他就是长跪不起。至此,我才清楚,成友军不仅是连长的老乡,还是六婶的儿子,是连长的小舅子。由此说来,连长并没有因为成友军与自己有亲属关糸,而给予特殊的照顾和待遇。为一的私心,是将以分配到其他兄弟部队的弟弟,拽到自己的连队,来报达六婶的养育之恩,便于照顾与管理。可是成友军在连队获得什么照顾呢,那仅是更加严格的要求和鞭策。
连长病逝的消息传回连队,连队是哭声一片。各自回忆起与连长相处时的分分秒秒,日日月月,春夏秋冬,那同甘共苦,那快乐时光,满是幸福。如今音容犹在,人却要长眠这块土地,永久地守位在祖国的边陲。他是职业军人,他不应脱下那身草绿色的军装,他不应随手丢下那把凝聚着他多少次操练时用过的,流下多少汗水的手枪,他做到了甘为天下流血汗,势将雄胆壮国魂;他是人民的儿子,他是边防线上一尊永垂不朽的雕像……

【编者按】令人叹惋的战友牺牲情节,描写十分到位。【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别了,军营(九)申述
下一篇:别了,军营(七)事故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6790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