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别了,军营(六)去军校
日期:2019-0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81

为连队建设的需要,经支部研究决定,并报请上级批准。我由七班长提升为三排长,也就是说,我从一名普通的士兵,转变成献身于国防事业的职业军人。从身穿两个兜的士兵服,转换成身穿四个兜的军官服,我提干了。当提干的命令一传达,我内心是无比的激动,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我无愧于家乡父老,无愧于部队多年的培养……七班长暂由副班长成友军代理。
部队战备施工也已进入关健时刻。
早点名时,连长郑重声明,愈是将近收尾接段,愈要保持施工的质量,尤其要重视安全,不容有一丝一毫的麻痹思想。"编筐编篓,全在收口”,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
早饭后,部队向施工现场出发。连长特意拉着我,与队伍保持一段距离。笑着说,“怎么还没干够?"
我回敬道:"哪里,我是要看到胜利。"一句恢诘的话语掩饰了我对他的感谢,同时,也对他未来的去向担扰。
昨天,连长转告团里的通知,为提高部队的整体战斗力,转换部队长期缺少实战经验和军事素质的被动局面,这批提干的军官,要送到刚刚恢复的军校学习。因时间紧迫,连长就不让我今天出工,好好收拾一下行装,后天出发。剩下一天时间,我无事可做,便决定再出一天力,另一方面,军校一走,至少得两年,两年中不知有多少熟悉的面孔,各奔东西。"铁打的门,流水的兵"。几经磨炼,成熟的兵员补充到地方,地方又将没有修饰过的"原料”输送到部队。在革命的大熔炉里,千锤百炼,精雕细刻。我好想与同志们再热闹一番。当连长知晓了我的意思后,没有再阻拦。由他看来,也好,可以与我多唠唠。
刘厚民,我至尊的兄长。是那一年风雪过后的一个早晨,是他推开了我的家门。劝说我的父亲,让我去当兵,并向父亲保证让他的儿子长出息。是他的诚恳,是他的耐心,才使因家庭残缺的我有了走出山村,到外面看看的欲望。父亲在他三十多岁起,母亲病逝后,便又当爹又当妈拉扯我们兄妹。可以说受尽了苦难,却没有换取家庭的温饱。当接兵的到村里后,好多后生勇跃报名参军。是连长了解了我家的情况后,反复做父亲的工作,才使我穿上了军装。同时,也为穷困的家庭减轻了一些经济负担。
回想起这发生的一切,我好不痛心。当他将我培养成才,能够独挡一面,能够为部队贡献出一些自身的力量时,他却要离开他喜爱的,将要必生为之奋斗的部队,是多么的令人伤感。背对他,我悄悄地抹掉眼角的泪水……

【编者按】入情入理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别了,军营(七)事故
下一篇:调包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423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