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奉天城韵·沈阳故事】曙光,在前头
日期:2018-12-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微澜
点击:780

当我手指落在电脑键盘,想要写我家乡的一个小村庄的时候,我的心就想随着指尖跳舞,踩着乡村黝黑的土地,揽着稻菽千重浪波,穿过熟悉而亲切的草木气息,撒着欢跳个不停。探究原因,是这个不足二百户的小村庄,正如她的名字—曙光,带给我关于最美乡村建设的一片新希望以及把美好变成现实的林林总总。

一说起美丽乡村,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历史悠久、古韵绵长的村落。我的脑海里马上检索出的信息也是江南某处古镇村落,白墙黛瓦青舍隐隐在烟雨迷蒙之中,青石板小路的尽头,有一个撑着油伞的 丁  香姑娘缓缓走来。就连电视纪录片拍摄的最美乡村系列、舌尖系列大抵也都是江南村落或是中原古镇。回望北方特别是东北乡村,人们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萧红和萧军笔下的《呼兰河传》、《八月的乡村》里的相关描述,想要在这里寻找到有三五百年以上历史人文底蕴的村庄是很不容易的。这也许是是由于历史上,北方民族多游牧或渔猎的生活方式而造成的。

如今,有人慨叹故乡正在沦陷、村镇正在消亡,无处寄乡愁。不难感觉到人们对乡村的一种眷恋和渴望之情。在城乡一体化的大背景下,要想在东北大平原上寻到一处最美乡村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我的家乡沈阳市沈北新区真就有这样一个小村庄,在不足半个世纪的时光里,冲破贫穷、落后和保守的阴霾,用智慧和勤劳追赶着时代的脚步,迎来一个又一个新“曙光”。

出沈阳母城,沿101国道一路向北,行驶至兴隆台锡伯族牌楼处,向右转入乡路尹石线,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便来到曙光村。刚一看这小村庄,与东北平原其他的村庄并没有什么差异,砖瓦房、小院落、悠闲自在的老人和闲散的鸭狗。可是,在我绕着小村庄走了一圈,又穿过几条街巷,仔细打量这个村庄的细节后,我不得不认真去感受她带给我关于这个村庄的真实的美好。今天,当我把这种感受化作文字,落在纸笺上的时候,我必须得以严谨负责的态度来书写她的真实变化。

据沈北新区志记载,曙光村这个朝鲜族行政村,形成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隶属于当时被称作“西北三社”之一的尹家公社。那时候,沈北新区(原新城子区)作为沈阳市的北郊区,无论是地区发展速度还是富裕程度都无法与南部的苏家屯区、西部的于洪区相提并论,而地处新城子区西北部低洼地带的石佛寺、兴隆台和尹家三个街道办事处(时称公社),更是新城子区的贫困地区。由于所处特殊地理位置,在当时以种植玉米、高粱和大豆为主要作物的旱田区,往往十年九涝,百姓生活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温饱成为首要解决的大问题,一颗颗心在生活的泥淖里沉陷挣扎,有人外迁寻找新生路,也有人眺望远处的辽河,似乎只能在这条母亲河中找到支撑生命的力量。正是“穷则思变”的思维与气度,沈北新区区委(时称新城子区革委会)决定因势利导,将西北三社的旱田逐步改为水田。当时,近邻于洪区已有种植水田传统和经验,但耕地少人口多,而沈北新区的西北三社不仅耕地多,还亟需引进会耕种水稻的劳动力,就这样,于洪区的64户朝鲜族村民在水田附近搭建了简陋的房屋,搬迁落户到尹家公社。后来又有吉林延边地区的朝鲜族居民投亲靠友迁徙到现在这个地方,种植水稻,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一个小村落。春播秋收,短短几个寒暑过后,随着稻田耕种面积在西北三社不断推广扩大,这里的居民生活水平有了显改善,人们在新生活里看到了新希望,一个名叫“曙光”的小村落就在这样的新形势下诞生了。

寻找曙光村不足半个世纪的历史,没有值得称道的人文典故和历史遗迹,距离这个村落不足十几公里的七星山辽代双州古城遗址,静默在她的北方,似乎并没有把什么基因密码传递到这里,但曙光人的骨子却蛰伏着不屈服不甘心的基因,时刻等待着裂变的那一天,如滔滔辽河水涌动出不屈的信念和意志,漫过委顿和消极,在他们亲手开辟出的稻田里化作大地的诗行,让热切的目光一遍遍诵读。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摆脱贫困实现裂变的催化剂。几度春秋,小村庄稻田种植优势成就了村民的富裕之梦。但是,小富即安、只管自家门前三尺雪的小农意识,没有给曙光村带来质的飞跃,“生态环境”建设,“可持续发展”对于当地质朴的农民来说远不如怎样叫自家稻田增产,自家的收入增多来得实惠。当“新农村建设”、“创新社会治理”、“生态文明”、“乡愁”这些热词开始在中国每一片热土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时候,这些热词的种子也落在这个村庄一个人一班人一群人的心田,蓬勃成曙光村的新气象,小村庄的当家人率先垂范,订规划找出路:生态种植、劳动力输出、清淤治乱、柴粪无害化处理,改善村民居住环境;义工志愿者队伍共同参与治理等等举措,再次激活了当年开垦水田人以及他们后代的血性与豪情,曙光人背倚七星山,枕水辽河南岸,不知从哪一天起,他们发现自己已经与这山这水的魂魄相融,生长出不息的力量,不足三个十年的光阴,这个小村庄便与贫穷落后挥手作别。

几年前的一个盛夏,我曾到过这个村庄。我与市区妇联领导和同仁们,来这里开展关爱留守儿童调查活动。村庄里新翻盖的瓦舍,整齐的街巷,柏油的道路,庭院花草葳蕤,满目生机,文化休闲设施配套齐全,还有那条名叫翻身河的小河流水淙淙,河畔两岸的绿植参差错落摇曳多姿,洋溢成村民脸上无需再用言语注释的幸福感和自豪感。记得当时村子的当家人,向我们介绍了成立家长学校和留守儿童关爱之家的情况,以及留守儿童义务教育阶段百分百升学率和高考成才事例,得到市区妇联的充分肯定。随行人员中有一位从事社会学研究的大学教授,欣然地说她又找到一组关爱儿童成长课题调研的新数据和新资料。回顾那一年,已是这个小村庄获得国家住建部“人居环境范例奖”的第四个年头,而这个奖项在当时是我国人居环境建设领域的最高荣誉。曙光村是全国唯一一个摘取此项桂冠的行政村。近几年,曙光人又紧紧把握宜居乡村建设契机,采取“规划引领、政府主导、农民主体、企业参与、多方协作”模式,依托朝鲜族乡村的民族优势,发展以特色农家乐餐饮为核心的乡村旅游经济。在逐梦的道路上,不仅鼓足了村民的腰包,更鼓足了村民的干劲,拓展了村民的思维和眼界。今天,当逆城市化初露端倪的时候,乡村成为休闲、度假的新方向,绿色食品、清新空气,成为人们的新宠。曙光人在保留与传承,创新与发展中,让人称道的不仅是他们生活的富裕,而是他们在此基础上对生态环境、对精神涵养的求索,续写着农村文明与农业文明的新篇章,为子孙后代持守着一方寄托乡情的家园。

前些日子,想要写一篇关于家乡的散文时,我正在找素材的时候,恰好从新闻媒体上得知,2016年10月份,曙光村在“中国最美休闲乡村”推介活动中,以辽宁省唯一入围乡村,斩获“特色民居村”殊荣。我不由得想起几年前在曙光村文化休闲广场上见到的一幕:身着传统服饰阿爸基、阿妈妮,与满身时尚韩范儿的年轻人一起载歌载舞的情形。好了,这个十几年来先后获得国家、省市区三十多项殊荣,村民人均纯收入位居辽宁省前列的曙光村就是绝好的素材。近十几年来的光阴印痕里,铭刻着曙光村大踏步迈向小康村的第一方阵的足迹。

当我再次来到曙光村,站在翻身河畔。举目四望,大地辽阔,天高云淡,就在这天地间,曙光村远离城市的喧嚣与浮躁,与一片沃野相守。曙光人在安然宁静中孕育属于自己的新希望、新梦想,不仅深耕土地而且深耕思想,用不停歇的脚步追逐着前方的曙光,与中国梦同行,照耀未来。

临风遥想,我一样满怀信心与憧憬!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一篇纪念改革40年赞美沈阳乡村变化的好文章。作者用生动的笔墨记述了沈北新区曙光村这四十来年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了最美乡村。其中最关键的是带头人转变观念,生态种植、劳动力输出、清淤治乱、柴粪无害化处理,改善村民居住环境;义工志愿者队伍共同参与治理等等举措,这是一次根本性的变革,终于使这个朝鲜族村走上了富裕之路。这个小村庄获得国家住建部“人居环境范例奖”,而这个奖项在当时是我国人居环境建设领域的最高荣誉。曙光村是全国唯一一个摘取此项桂冠的行政村。近几年,曙光人又紧紧把握宜居乡村建设契机,采取“规划引领、政府主导、农民主体、企业参与、多方协作”模式,依托朝鲜族乡村的民族优势,发展以特色农家乐餐饮为核心的乡村旅游经济。朝鲜族载歌载舞和勤奋和谐的形象跃然纸上。本文结构清晰,内容详实,充满正能量。赞!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行走尘世间,感恩小棉袄
下一篇:冬至大如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640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