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我的苦乐年华
日期:2018-12-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太虚客
点击:1011

我的少年时代充满苦与乐。所谓苦,是我们国家那时刚刚起步,百废待兴。前进的道路上充满了各种困难,人民的生活还处于艰难困苦的时代。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更是雪上加霜。那么乐呢,可就太多了。生活虽然苦一点,但却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其乐融融。充满了好奇与冒险,做了些想起来后怕的玄乎事,也有突发异彩的辉煌时段。更有令人心酸的难忘记忆。

 

艰难求学路,困苦炼自强

 

上初中时十四虚岁,离家十五六里地,住校吃食堂。所谓吃食堂,是把干粮用标有特殊记号的干粮袋放到食堂的蒸笼上馏一馏。(干粮:方言,即食物。)干粮袋有的用麻线系成网兜,有的用绒布缝成小布袋。五花八门,样子稀奇古怪,这都是为了便于寻找。干粮差别就大了。有的是焦黄的玉米饼子,有的是把地瓜干放到瓷缸子里放上水馏熟,有的是鲜地瓜。我的干粮是糠面掺半加干菜整成的“饼子”,实际就是菜团子。黑黢黢的,很难看。干菜是秋后把扔了不要的老菜叶晒干了存起来。吃的时候用水泡软剁碎,掺进干粮里充体积。个别比较优越的在家里卖了粮食到学校换成饭票,到食堂里买馒头。白白的,暄暄的,很馋人。吃饭的时候要在众多笼屉间寻找到自己标有特殊记号的干粮袋才行。喝的是放在池子里的开水,就着咸菜,吃的津津有味。那时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靠步行。天热的时候,得一个星期两次回家拿干粮。因为一次只能拿三天的,时间长了干粮馊了就没法吃了。就是这样,到第三天的时候,所剩不多的饼子也发起来了,胖的像小猪。掰开后丝连着丝,能拉一扎长。就像母亲织布机上的经线一样,很好看的。但就是味太难闻了,放到现在,连猪狗都不吃!但是,那个时候,粮食太稀缺了!没别的可吃。一到吃饭的时候,就像赛跑一样跑到食堂,从热腾腾的蒸笼上找到自己的干粮袋,拿起来狼吞虎咽。因为干粮是按顿数拿来的,一顿饭两个,多一个也没有。只能吃半饱,每次离吃饭还有一节课的时候,肚子就饿得咕咕叫,火烧不辣的难受极了。

那个时候没有电,几乎家家都有石磨。吃的粮食需要自己推磨,磨细了才能蒸干粮。每逢星期天,都要和母亲推磨。我那时还小,力气弱,主要还是靠母亲。每次推磨,抱着磨辊,费力的往前推。一遭一遭的觉得太漫长了。眼巴巴的看着磨顶上的粮食一点点的往磨眼里淌,再瞅着磨缝里磨碎的粮食一点点的落到磨盘周围,越看越觉得慢。粮食掺上糠漏起来不顺畅,漏着漏着就棚住了。母亲要不断的用小棍往下戳才能继续漏。磨完一遍,母亲用箩把细的箩下去,粗的再继续磨。我能趁着母亲箩面的时候休息一下,但是母亲呢?却要前前后后的忙个不停。这个时候母亲是最累的,既要操劳,还要到生产队里干活。在家推磨也得向生产队请假,得到允许才行。

家中艰难的生活,老人吃力的劳作,让我幼小的心灵倍受煎熬。特别是父母每每投来期待的眼神时,我便情不自禁的心头一颤,激起一股暗流在心中涌动。暗下决心:努力学习,让自己成长为一个有用的人,绝不能辜负父母的殷切期望。

 

母亲辛酸泪,回思欲断肠

 

最令我难忘的一幕,每次想起来就心酸落泪。那是春末夏初、青黄不接的时候。星期三下午回家拿干粮。这次回家较晚。以前是每逢星期三下午,就照顾我们这些需要回家拿干粮的同学,不再上课外活动。可是这一次老师却开了个班后会,耽误了老长时间。散会后太阳已经离地面不远了。等到急匆匆的跑十几里路赶回家,天已经暗了下来。一进门,兴冲冲的叫了一声“妈”!听妈的回答声很勉强,定睛一看,妈正坐在香台子前面削地瓜。心里一阵惊喜,有地瓜吃了,太美了!急忙走近前,蹲下身子看母亲削地瓜。这时才发现母亲正一边削地瓜一边抹眼泪。眼泪扑簌簌的落在地瓜上和母亲满是老茧的手上。我诧异的定睛一看,傻眼了!这哪是地瓜呀?原来是地瓜母子!是人们育完地瓜秧子后扔了的地瓜母子!表面看还可以,里面却布满了黑筋。煮熟了半半棱棱的又苦又涩,像炸不烂的藕。妈一边流着泪一边慢慢地告诉我,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知道我今天回家拿干粮,想尽了办法也没有弄到吃的。跑到姥姥家,姥姥家也没有。姥爷发现一家扒育地瓜秧炕的,就跑去和人家帮忙,顺便挑了一些将就着还能吃的地瓜母子,装了一小布袋,扛到我们家。我陪着母亲一边抹泪一边削。等削完了够我拿的还有余,母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点着煤油灯,苦笑着对我说:“今天晚上咱喝地瓜黏粥”。我也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帮母亲做饭。所谓的地瓜黏粥其实就是把地瓜母子切成小块,放到锅里煮的烂一点。其实根本煮不烂,盛到碗里清汤寡水的,但这也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了。我敞开肚子喝了好几大碗。实实在在的吃了一顿饱饭,爬到床上呼呼大睡。很晚了,父亲才回家。我朦朦胧胧的听他喝了碗黏粥,看我睡得正香,也睡下了。他是生产大队长,正逢四清运动,工作非常忙。家里的事无暇顾及,我们也不便多问。

鸡叫头遍,母亲把我从梦中叫醒,我匆匆的穿好衣服。母亲已经给我温好了黏粥,我喝饱了肚子,背起装满地瓜母子的背包,趁母亲不注意,偷偷的给家里抽出几块,放在一边。因为家里已经所剩无几,他们怎么办呢?看父亲睡得正香,没忍心惊动他。约上同伴,匆匆的赶往学校。耽误了上早自习课是不行的。

看着现在的孩子们,对着雪白的馒头,像见了仇敌。满桌好吃的,都不称心。十几岁了,还踢踢蹬蹬,让大人哄着吃。喂小狗都要菜汤泡馒头,否则不吃!落差之大,令人瞠目。

 

温情滋心智,博读益文章

 

那时的校园生活,除了吃的差一点以外,气氛却是暖意融融的。师生之间情同父子,同学之间如同手足。真的是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朴实无华。纯真无邪的心态,情真意切的互助,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把学习看成是生活的一部分。渴求知识的趣味越浓厚,越觉得没有压力。那时候提倡劳动光荣,能升上学就继续深造,升不上学就回家参加劳动。都是革命工作,只是分工不同。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现在听起来是口号,那时却是真心。课外活动时间,老师和班干部都要约上相对落后的同学在校园中散步,一对一促膝谈心,交流感情,以求共同进步。晚自习时间老师认真的在教室中走来走去,耐心的给同学们做指导。睡觉后老师也经常到学生宿舍中给这个搢搢,给那个盖盖。温馨的气氛,舒畅的心情,让人留恋。

风气良好,友谊纯真。好人好事层出不穷,读书学习蔚然成风。课余时间,学校图书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我本来好看书,学校有图书馆更是如鱼得水。由于我借书还书比较频繁,图书馆的管理员老师成了熟人。他年纪较大,头发花白,面容慈祥。一次,我想借红楼梦看。老师见了借书证上“红楼梦”三个字,微笑着看了看我:“小家伙还想看红楼梦?”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行!”老师善意的微笑着,“等长长再说!”(长长:即再长大一点。)我那时长得比较瘦小,他拿我当小孩看待。说也凑巧,隔了不长时间,图书馆内因为书受潮了,需要找人帮忙晒书。刚巧从我们班里找了几位同学,有幸我也在列。抓住机会,想法把书偷出来,饱了眼福。等我讪笑着还书的时候,他微笑着在我额头上轻轻点了一指头,我也会心的微笑着摸了摸头皮。

多看多读颇觉受益。一旦得到好小说就看起来废寝忘食,如痴如醉,恨不能一气看完。家在农村,同学都是农村的。每逢麦收、秋收的农忙季节,学校都要放一周的假。记得这一年秋假后的第一堂作文课,题目是:记参加劳动中的一件人和事。不拘形式,自由发挥。这时,我正看着一部长篇小说“连心锁”,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骑兵大队的故事。精彩生动,吸引力很强。那时的课桌,只有抽屉底,没有抽屉。听老师讲着作文题目与要求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把小说摊在抽屉底上,偷偷的边看边听。谁知看着看着就入了迷。忽然,书被拿走了!我惊愕的抬起头,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老师正站在我的身边,手里拿着我的书!我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懵了!老师冷笑着慢条斯理的说“按时完成作业”!把书放在桌子上,扬长而去。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已经下课了,同学们都出去了。只剩下我一动不动的坐着看书,能不被老师发现么?我这才慌了,同学们第一节课都打完了草稿,第二节课抄在作文本上就行了。可我这里八字还没有一撇!赶紧上完厕所回来,看着作文题目,坐在座位上冥思苦想。渐渐地,一个人物形象映入我的眼帘,他就是我放秋假期间在生产队的秋场里参加劳动时的老场长。他的音容笑貌,行动举止,活生生的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已经没有打草稿的时间了,拿起笔来,把我脑海中的形象“抄”在了作文本上,按时完成了作业。

忐忑不安的等到下一节作文课。老师先发作文本,到了最后没给我!我预感到经受“暴风骤雨”的时刻到了,反而冷静了许多。默默地看着老师,静静的等待着劈头盖脸的批评与指责。老师发完了本子,拿起剩下的那一本,慢慢的说“请同学们听听这篇作文。”然后把文学委员叫上讲台,让他念给同学们听。文学委员有声有色的念起来。我心里一愣,这不是我的作文吗?怎么……?等念完了,老师微笑着说:“这篇作文语言流畅,声情并茂,真实感人。是一篇很优秀的作文”。然后又说:“大诗人杜甫曾经说过: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位同学平时看的书多,有了一定的知识积累。上一次作文课偷着看书我没有批评他,就是想做一下验证”。然后又严肃的说:“上课时间偷着看书是违反学习纪律的,这种坏习气今后决不能重犯。必须引以为戒!”我怔怔的听着,转不过神来。直到老师让我登上讲台领回作文本,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后,我才明白过来,恢复了常态。

随后,这篇作文作为范文在各班轮流宣读,一时传为佳话。我也像中了状元似的,头上增添了一道亮丽的光环。

老师的关爱,激发了我的学习热情。仔细回味老师的讲话,更有了新的发现。老师爱诗词!他表扬我的时候引用了杜甫的诗就是例证。我那时对唐诗宋词类的韵律文字很喜好,但当时教学上却并不太提倡。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流。虽然不懂写诗的奥妙,但照着葫芦画瓢,编两句还是能做到的。于是就留心寻找机会编上一首,让老师做一下评判。

不久后的一个星期天,回家正赶上大集,赶完集后到河滩上游玩。弯弯的河道,清清的流水,嬉戏的游鱼,让我沉醉。回到学校写周记,我就试着编了四句:

繁华集日自空闲,少时无事游河滩。

看鱼清晰似浮空,河如虬龙盘云间。

老师写了这样的批语:很有诗意,只是太清闲了些。用红笔批了个大大的甲子。因为周记不评分数,只用甲乙丙丁代表优劣。我很得意,用二十八个字顶了一篇作业,省了不少笔墨,很是划算。

隔了一段时间,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越运动。于是我在写周记的的时候,又来了一首:

怒发冲冠剑眉立,双目喷火杀仇敌。

男女老少齐努力,血债要用血来洗!

这一次老师不但批了个大大的甲字,还加了两个感叹号。

从此,老师见了我眼神好像和从前都不一样了,我的学习热情也比以前高张了许多。

 

贫寒陷窘境,强笑暗心伤

 

学校举行春季运动会,我当时虽然个子较矮,但短跑挺好。经过筛选,就让我参加六十米短跑比赛。天气比较暖和了,我还穿着薄棉衣。因为我没有多余的衣服,需要等到星期天回家后,让母亲把棉套子掏出来做成夹衣裳才行。可是,还没来得及回家换装呢,运动会就开始了。别人都是把外衣脱了,穿着短衣,最起码穿着单衣上阵。我是刷着筒子穿棉衣,没法脱。只好硬着头皮穿着棉袄棉裤上阵了。我怕跑起来热,就解开了扣子,敞开怀。号令枪一响,我往前一冲。棉袄迎风一荡,飘了起来。我就像张着翅膀的小鸟一样往前飞去。全场顿时沸腾起来,笑声一片。跑到终点,得了个倒数第二名。我回头看了看,“还有比我慢的!”心中略感宽慰。微笑着跑回了自己的班列,装作若无其事的看起了比赛。但内心深处却在隐隐作痛,眼睛时不时的潮湿一阵。俗话说:无心插柳柳成荫,这话用在我身上倒挺合适。这次虽然榜上无名,但我却在全校师生面前混了个脸熟,大家对我这个穿棉衣的运动员印象深刻。见了面就微笑着打个招呼,我也用微笑回敬,以示友好。

 

清潭寻嬉戏,一笑免祸殃

 

这年夏天,雨水涟涟,到处沟满河平。离学校不远处是县砖瓦厂。落土的洼地里绿汪汪的存满了水,像一个清澈的小湖泊。一人多深,很是喜人。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经过周密策划,找了一个晴天,趁着睡午觉的时候,偷偷地溜出学校,跑到那片绿水里尽情玩耍了起来。正在好处,忽然看见教政治的王老师来了,他是校党委委员,非常严肃。大家吓得慌忙躲到土堆后面。谁知老师却有绝招,抱起地上的衣服就走。慌的我们赶快跑了出来,乞求老师把衣服还给我们。

王老师沉着脸,让我们穿好衣服,排队站好。站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训起话来。不一会,一个同学忽然呲牙咧嘴的骚动起来,脸都变了形。老师问他怎么了,他说咬得慌。让他脱下裤子来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他的裤子里爬满了黄蚂蚁!身上咬的竟是红疙瘩。大家哈哈大笑,王老师笑的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等大家强忍住笑声,王老师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给我们讲了有关安全的常识。告诫我们千万不能冒险,免生意外。然后放们回了教室。愉快的笑声竟能让我们免受处罚,真是谢天谢地。时隔多年,每次想起这一幕来还要偷偷的乐一阵。

 

鲁莽闯险境,无知酿惊慌

 

在学校的东南方向,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名叫鱼山子。因为从南北方向看,就像一条鱼,头超西尾朝东,静静的趴在那里,小山因此而得名;山上有一座白云洞,却挺有来历。相传早年间,每逢下雨前夕,就从洞中冒出一朵朵的白云。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不冒了。听当地老人说,原来山上有好多寺庙和大柏树。每逢庙会,人山人海的,非常热闹。其中一座最大的寺叫白云寺,就在离洞不远的地方。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为了阻挡解放军前进,到处砍树做栅栏,把山上的树都砍光了。后来因为打仗,寺庙也都被炮火轰平了;但云彩还冒了好长时间。据说这白云洞一直通到东海,每逢要下雨的时候,东海龙王就派条龙过来喷云吐雾。这座鱼山子是东海里的一条大鱼变的,也不知犯了什么错,被龙王扔到这里变成了一座山。把它的肚子变成了一条来往的通道,嘴变成洞口,罚他在这里活受罪。山上的坩子土(耐火土)就是从东海带到这里来的;别的是真是假不知道,这坩子土可是真的。五八年大跃进的时候,土法上马大炼钢铁,炼铁水的坩埚就是用鱼山子上的坩子土做的。九十年代初,国家在山根处建了座镁碳砖厂。是全国仅有的几家耐火材料厂之一,正是开发的坩子土资源。

美丽的传说,动人的故事,勾引的我们心里痒痒的、骚动不安,总想一探究竟;时时刻刻窥探着时机的到来。等到秋草又黄又干的时候,从班主任口中得知,下一节劳动课上山拔铺草。那时我们睡的是大连炕,在宿舍的地面上垒上四五十公分高的土墙,里面用草填满;上面铺上草席就成了床了。铺草每年都要换一次。那时候下雨多,地面非常潮湿。一过夏天,铺草从地面开始腐烂,散发着一股霉烂味。有时候用手扒开看的时候,最底层的都已经变成了黑黑的烂泥。近处没有荒草,每年都要到离学校三、四里地的鱼山上去拔。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放过?我们几个提前窥探好了地形,做好了准备。号令一出,我们抢先出手,草拔的够用了,就直奔白云洞而去。

鱼山是由白色的砂石构成。白云洞坐落在山头西北角的最高处,洞口在一个大坑里,不足一人高。洞旁边的大砂石上刻着白云洞三个大字。一看到日思夜想的白云洞,兴致被激起老高。当时啥也没想,我一哈腰就钻了进去,他们几个紧跟后面。刚开始还有光线,越往里走越暗,冷嗖嗖的。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走了没多远,洞越来越低,脚底下也似乎有东西在动,更显得阴森可怕。我心头一惊,赶紧喊了声:“危险!撤!”仗着身手敏捷,迅速从洞里撤了出来。

隔了好长时间,一想到这件事就后怕的不得了。太悬了!对自己这种不顾后果的鲁莽行为懊恼不已。从这时起,才真正体会到了遇事要“前思后想”的重要性,自己也好像成熟了许多。

 

归来觅真境,心清日月长

 

一转眼的功夫,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赋闲在家,细细的咀嚼这些往事,更是回味无穷。每当静静的在一旁看着那些活蹦乱跳、不知疲倦的孩子们,欣赏着他们那种不怕天、不怕地的莽撞劲,就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几十年来,学习、劳动、奋斗、前进。这期间的每一步,都要付出无数的艰辛与劳作。等走到了工作生涯的终点,这一切的一切,全都画上了句号的时候,又复转为空白一片。

闲来无事,独自游荡于田间、阡陌,丛林、溪旁。静静的看着那些春生秋杀的万物,在生长中轮回。就莫名其妙的悲从中来,顿然产生出无尽的感慨。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这百年,不就是这春生秋杀的一瞬间吗?在广袤无垠的时空中,百年的时间,连弹指一挥间的资格都够不上。“气化春风肉做泥”,这就是每个人的归宿。“冷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这也是指的有名气的人,人死名还在。一般的芸芸众生,却都是“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了。

但再细细品味这些思绪,仿佛又是多余的。春生秋杀,有生就有死。这本来就是天地间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无事生悲的思绪纯粹是自寻烦恼,又觉着可笑。于是便在这种自问自慰,矛盾交错的心境中摸索着前进。偶尔翻开诗佛王维的“老来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似有所悟,同感颇深。于是便仿效前贤,案旁观书、田园赋诗、赏月弹琴、烹茶聊天。正是:

案畔诗书作伴,阡陌斜阳照影。

望空云卷云舒,归来翰墨琴声。

远离喧嚣闹市,摒弃利欲纷争。

彻悟胸阔似海,悠悠溪林闲翁。

一首打油诗,以作尾声:

偶入清梦忆华年,又惊光阴去不还。

对镜笑拢鬓边雪,望空聊赏月缺圆。

苦乐成双调品味,喜愁结伴度余年。

人生舞台匆匆过,都做飞花任评玩。

【编者按】回忆少年时代苦乐生活,自强不息地求学,母亲深挚的爱的温暖,种种生活经历,娓娓道来,如叙家常,感谢投稿烟雨,期待更多佳作。【烟雨编辑:蔡炯】
上一篇:美在心灵
下一篇:我心亦坚亦欢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6402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