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1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诗人评诗]军旅作家东来诗歌赏析
日期:2018-12-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谭希诗
点击:566

 

作为主讲人,我今晚的心情很是复杂,因为以前写评论或者叫做赏评,都是给一些熟悉的文友写的,这次不一样,这次的评析对象是刚刚认识的人,且是全国著名的军旅诗人东来,这让我兴奋之余总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好在是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只要是我的一孔之见,能让文友们有所启示或收获,我便足以得到慰籍。提起东来,我们大家可能早已熟悉,他的许多作品在网上都可以查到。为了更详细的了解这位军旅诗人,我在这里还是有必要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东来,原名杨卫东,1961年出生于沈阳,1980年入伍,2016年退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沈阳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鲁迅文学院第十八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解放军艺术学院在读艺术硕士研究生,传记被中国诗歌协会收入《中国诗人大辞典》。他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诗选刊》、《鸭绿江》、《芒种》、《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人》、《海燕》等刊物。现已出版《梦在深秋》、《蓝桥月光》、《红雨巷》、《秋月红谷》《**山谷》、《浴血山河》、《血之刃》、《北纬40度》、《再生之门》和《东风烈》10部诗集,其中《浴血山河》、《北纬40度》、《再生之门》、《东风烈》属于他的代表作。《浴血山河》2014年获北京第二届“国风文学奖”、本溪市政府“天女木兰奖”,《**山谷》获第十二届全军文艺优秀作品奖。诗歌“飘逝的黄手帕(外一首)”获2015年北京中华散文网“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二月里最后的棉絮》2015年获《星星》诗刊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全国征文第一名,并获第四届长征文艺奖。2014年被国家广电总局评为首届“全国书香之家”。今年9月8日,他曾在沈阳市作家协会微信群里进行了一次讲座,讲座的题目是:《新英雄主义文学创作与作家的社会责任》受到听课人员的一致好评。

 

从上述的业绩中,我们可以看出东来(杨卫东)先生确实是一位高质量的多产作家。

在我看来,东来的诗歌创作可谓独树一帜。在创作特点上做到了立意独特,结构精致,语言新颖,能引领时代潮流;在创作风格上可谓别具一格,他的诗风刚毅冷峻,热情奔放,大气浑厚,哲思深邃,足见其对生命的体验和创作的感悟已达澄明之境;在创作技巧上,无论是语言的运用还是意境的营造,抑或是韵律节奏的把握,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总能给读者带来意外的惊喜和震撼的魅力。在创作思想上,东来老师始终坚持歌颂真善美、揭露假恶丑的创作方向,坚守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理念,诗中的字里行间透着清新之风、昂扬之气和向上之力,充满了纯净高原的情怀和对真理正义的挚爱。为了能够使东来的诗歌走进读者的心灵,让读者更深层次的理解诗歌所赋予生命的内涵,我想结合诗人的代表作品来谈谈我对东来诗歌的理解:

 

一、气贯长虹的军人视角

 

黑格尔曾用“生气灌注”来形容艺术之美,存在于普遍思想与具体心境和情感、理性内容与感性现象的同一体中。黑格尔所说的生气灌注,不是外在的形式,而是表现内容所含有美的生命意蕴。能够发现这种美的是一种特别审美的感官能力,这种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只有在文学修养达到一定的境界以及对社会生活的长期观察和体悟中才能获得。

曹丕的《典论•论文》中也强调: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他的观点告诉我们,文章是以“气”为主导的,气又有清气和浊气两种,不是可以出力气就能获得的。他这里所说的“气”,就是指作者在创作文章时所表现出来的个性,由于个性不同,创作的风格也会千差万别,在这一观点的启发下,我认为“气”是作者的一种独创,是作者自身固有的、潜在的一种气势。这种气势会在某种感人的场景或某种奇特的事件发生引发了作者的创作欲望时就能迅速的体现出来,而作者此时所要做的,便是不失时机的将这种气势变成有力的文字闪耀在读者的面前。

东来作为军旅诗人,他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军旅情怀,火热的军营生活,不仅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军人的魂魄,而且在军旅生活的体验中蓄就了他诗人的梦想,使他用饱蘸着军人视角的笔触苍朗明快的书写着军人那种爱党爱国的热血情感。他在《八月之上》这首诗里写道:

 

革命,哪有一帆风顺、四平八稳样悠闲

南方主火,南昌注定要燃起通天大火

干柴聚集在南昌城下,不点不行

注定改变历史的英雄们举起了易帜的枪

只一声枪响,子弹的弧线便在夜空上

切割了一条划分新旧时代的红线

这条线被七月的火点燃

八月抢先到来

尽管还没有准备妥当

它到来的时刻是离线的、超速的

不可理喻和不可阻挡的

枪声足够响亮

瞬间就震塌了那段城墙

连那晚的月亮都从此不敢比它明亮

历史最后感叹:八月从此登场

航行者从此一步艰难、两步摇晃。

 

读着这首诗,你会发现,这种军人的视角里永远藏着军人的凌然正气,永远藏着军人的责任和使命,永远藏着军人特殊情感下的韵味,永远藏着军旅诗人笔下所倾泻的“诗瀑”。诗里有军旗猎猎,军号嘹亮那样的亢奋;有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那样的凝重;也有惊破乌云,力挽狂澜那样的悲壮。在诗人的视角里,歌颂祖国、赞美军队、关心人民等始终是第一位的。

东来虽然是和平发展时期的军人,但他的内心却始终充满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他居安思危,写出了很多以战争为题材的长诗和组诗,如《九一八,上起你的刺刀来》,这首诗,真实地记录了“九一八”事变前夕,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实现占领东北的狼子野心,用卑劣的手段,制造柳条湖事件,故意挑起事端,向沈阳北大营守军发动突然袭击,在不抵抗命令的桎梏下,东北军几乎是一枪不放的将沈阳拱手让给了日本侵略者。这是一段难忘的历史,更是一段东北军人乃至中国人的耻辱史。诗人以敢于担当的责任感,用惊鸿的灌注生气,写下了自己的感怀,也写出了人们的心声:

 

设计了太阳旗的扶桑之国

总在黑夜制造更黑的黑暗

却用光明来做图腾

借着夜幕的掩护

把毒蛇般的铁轨送进夜里

我的鲜血已被叮咬的瞬间凝固

……

当刺刀穿过一堵堵肉墙

扎在骨头上的钝响

让秋夜无法在悲鸣中沉降

高粱红的时候

手捧的却是沉甸甸的血浆

刺刀,锁在仓库里叹气、销蚀。

 

诗人以军人的视角,雄浑的笔触,紧紧把握铁轨,刺刀,鼓楼这样的意象脉络主题,用带泪的音符,用啼血的语气,警醒人们牢记历史,防止这样的悲剧在中国重演,并发出“谁该对沉默的刺刀负责”这样深沉带有思考性的质问。

诗人的军人视角,使他创作出的每首诗歌无不生气灌注,英姿豪迈,波澜壮阔,生机盎然,展现的是一种所向披靡的生命力度,大到宇宙星辰,小到一朵浪花,作者都会用宽广的胸怀、厚重的情感赋予自己的诗歌以巨大的张力。可见军人的视角,军人的气度,让他的诗歌有了广泛的阅读空间,并让他的诗歌有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二、自然流泻的真情实感

 

“真情实感”这是对诗歌创作者的基本要求,写诗歌靠冥思苦想不行,照抄照搬更不成,诗歌的上乘之作,不尽是它传达了时代的思潮,跳动着时代的脉搏,更重要的是它必须反映作者的独特感受,是作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泻。我们现在有好多诗歌,看起来很美,披着华丽的外衣,其实内容空洞乏味,没有任何欣赏价值。“说真心话”,“把心交给读者”这是著名作家巴金一生创作的总结,他倡导在创作上说真话,用真情,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诗歌不可无情,离开“情”的诗歌,永远不会进入读者的心灵,更不会走的太远。唐朝大诗人白居易也曾说过:“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是诗歌的生命所在,是诗歌立世之本,只有作者的情灌注于诗歌的全部,才能让读者感觉到诗的份量所在。作者只有把情写到自己先打动自己,自己先感动自己的时候,才能而后去打动读者,才能而后去感染读者。我们常写诗歌的作者都会有这样的体验:在你创作诗歌的过程中,当写到情感饱和度达到沸点时,自己都会自觉不自觉的心潮彭拜,热泪盈眶。试想,这样用情写诗,情满于诗的作品怎能不让读者动容,想不动容恐怕都不行。

东来的诗应该说就是以情感人的典范,请看他与自己的母亲是怎么说的,《母亲,我有话对你说》:

 

给远方的母亲打电话

妈你在干嘛?我问:“我在看电视呢!”

她每次都是这样回答

母亲每天都在看电视,让我两滴泪水不觉滴在胸前

母亲的电视是我买的

她唯一的娱乐工具

老爸已经没有机会再看

电视里没有值得母亲看的东西

不是广告,就是抗日神剧

还有像农夫山泉一样纯净的新闻

她仍静静地看着

她看电视广告买了几回药

上了几次当,生了几次气

可是她仍然相信电视,她认为

那是政府,是她赖以生存的寄托

此后,我不再问她这样的话

一个儿子所要做的

是买一个电视让老人看吗

当年给她买电视是儿子的孝顺

今天她整天看电视是我的耻辱。

 

诗中描写的是儿子与母亲的对话,从诗中的内容可以看出,儿子因工作关系离母亲很远,为了尽孝心给一个人在家的母亲买了台电视,母亲每天用看电视来打发时间,诗的开头是通过为母亲买电视的描写,表现出作者的孝顺之情,而结尾又通过对让母亲整天看电视这是儿子的耻辱的描写,表现出对母亲的愧疚之情,这首诗写出了作者的独特感受,写出了常年在外工作不能陪伴在自己母亲的身旁的那份惦念之情,写出了军人为了大家而舍弃小家的那种大义之情,也写出了自己内心中的几多无奈和对母亲的愧疚之情,同时也写出了大多数人的共同的感受。是啊,我们常年在外工作的人何尝不是都在经历着这样感情的煎熬。这方面我与东来诗人有着同样的认同感,我在中石油工作了近40年,常年在外,和父母见面的机会很少,为了表达我对已故父母的歉疚之情,我曾写过《风筝请》和《别让感恩留遗憾》这样的散文(其中《别让感恩留遗憾》获全国网络执手杯征文二等奖),在这篇散文里我是这样写的:

“母亲的付出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而我们的回报与母亲的奉献相比无疑是沧海一粟,什么样的感恩语言在母亲的大爱面前,都会显得如此苍白无力,而对母亲最好的回馈,不是什么金钱,也不是什么礼物,而是活着时的静静陪伴,而这样的陪伴,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法实现,这样的期望也将成为我心中永久的遗憾”。

真情实感,必须是作者内心深处的体验,只有从作者血管里喷出来的大爱真情才会感人至深,才有可能成为名篇佳作。我们再来看东来的一些至情至爱的诗篇《如何托起这磨盘般沉重的月亮》、《沙场中秋月》、《不忍回顾的中秋》,这些诗虽然创作的时间不同,选取的题材和角度各异,但都是围绕一个情字展开。有的写别离之情,有的写伤感之情,有的写眷恋之情,有的写思念之情,这种情代表了作者的一种情思,是作者心灵的反应,是人格情感的诗化表现。当诗人心理出现了某种不平衡,出现了情感上的需求,就急需找到一种发泄的喷射口,这种喷口就是诗人的激奋度和情绪度,也就是创作的最佳切入节点,找到这样的喷口,你就会将你所要表达的情,源源不断地随心所欲地倾泻出来。请看东来《如何托起这磨盘般沉重的月亮》里的诗句:

 

中秋月啊,像一个高悬头顶的磨盘

沉沉压在游子的心上,

每到中秋我都要向千里之外的家乡眺望

老榆树下,老母亲年年用它

研磨悠悠岁月难以咽下的悲凉

365个转动的日子,研磨出

母亲多少坚忍的眼泪,磨盘在推送中

磨平了多少凹凸不平的月光。

 

这是典型的呼出情,渲染情、表现情的用情手法,这种对母亲的情,是真情,是深情,是别人无发替代的情,从诗中的用情程度,就足以看出东来是一位情感丰富的诗人,只有这样的诗人,才能写出感情饱满,动人心扉的诗来。再如他在《沙场中秋月》里带着激情的呼唤:

 

月亮升起了

升起了一半

一半落在家乡的荷塘里

一半挂在守国土的疆场上

在中秋月圆之夜

士兵可知道

要用赤子之心

擦亮眼睛

擦亮钢枪

擦亮这宁静的山岗

要用这明亮的月光

把祖国山河照得一片金黄。

 

这是一首借景抒情的诗,作者在中秋这个晚上,借助月亮之景,来抒发自己的真实情感,借助月亮来抒发自己的思乡之情,用明亮的月光,来表达军人保家卫国的赤子之心,用真情来呼唤我们的士兵,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但依然要擦亮眼睛,擦亮钢枪,随时承担起镇守边关的使命,“要用明亮的月光,把祖国山河照得一片金黄”这是一种拟人的创作手法,这里的“月光”已经不是单纯的月光了,照亮祖国山河的不仅仅是月光,还有我们士兵的眼睛,还有我们士兵的钢枪,这种暗喻的写法足可看出作者用情的良苦用心。诗歌里表现的情,是有血有泪不带半点矫揉造作的情,这种情不仅冲透着诗歌的身体,更冲透着读者的心灵,正因为有这种真情的存在,才能够让诗歌变得可亲、可爱、可敬。

 

 

三、想象升华的创新思想

 

诗不是学术论文和纪实文学,不能照抄照搬自然面貌,复制历史过程。诗是想像的艺术,想象则是诗歌灵魂的眼睛,是诗歌腾飞的翅膀。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必须具备超强的想像力,让无穷的想象游弋在有限的诗行里,让每一句诗行都闪烁着想像的光环,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诗歌对语言美的追求、对意境化的把握。有想象才有千差万别,同样是写月亮,而月亮也只有一个,可在诗人的眼里,月亮的景色却各异,一千人有一千人的独特发现,有的人把月亮想象成钩;有的人把月亮想象成饼,有的人把月亮想象成弓,更有的人把月亮想象成船。正所谓“明月一轮诗百样”,想象力的语言,可以让诗歌增添无穷的魅力。

在这方面诗人东来已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示范,在他创作的每一首诗里,都能看到想象的翅膀在展翅翱翔。他的一首《思乡》的诗这样写道:

 

秋风踩着了思乡的弦

疼,总在佳节来临的时候

叶落扑面入怀

让我怀念家乡的温度

小桥榕树下

落叶打黄了外婆的脸

岁月般苍老的木盆

盛着儿时的月影

水中有许多落叶

承载不能割舍的乡愁

想游回故乡啊

只是没到落叶归根的时候。

 

不难看出诗人写这首诗的时间应是落叶的时节,也是中秋佳节即将来临的时候,在这个容易动情的敏感时节,诗人浮想联翩,思绪飘飞,浓浓的乡愁涌上心头,对家乡的牵挂演变成呼唤的诗行。诗人运用想像的手法:让秋风踩着思念的弦,让落叶入怀,岁月沧桑,光阴流转,儿时的月影仿佛还在眼前闪现,多想游回故乡啊,只是还没有到落叶归根的时候。通过想象,诗人把回忆的轨迹延伸到儿时的岁月,用奇思妙想,把失落的往事用记忆线条一点一点的串起来,让过往的美好记忆像珍珠一样隽刻在诗行里。在这里诗人充分运用想象的思维,让思念的情感在宣泄涌动中得到净化、归于平静。

想象产生于深层次的意念和连贯性的思考,不仅局限在概括、夸张、比兴等,而大量的则是时空跨越式的联想,颇有“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灵性。如:

 

当我想你的时候

独驾小舟

扬不尽梦中的浪花

彼岸总无尽头

天为我传书

累白了云头

风为我动情

吹黄了万里沙洲

试问这些你可知道

当我想你的时候。

 

溢满时空的想象,让这首“想你”的诗歌唯美清秀,意境悠扬。想象让诗人生出许多妙笔:“天为我传书,累白了云头。风为我动情,吹黄了万里沙洲。”,这是多么大胆的想象,我为你写的这封思念的信,是天下达的命令,是云为我传递的,因为送信的路程太远,云都累白了头,我的爱感动了风,让风都无法平静,这样的爱谁不动容。用这样的想象,把内心思念的情感推向了高潮。东来创作中的这种想象让诗歌充满的活力,浸透着时代感和创新意识,这种想象让他的诗歌跳出平庸乏味的圈子,在诗的建筑格局里独领风骚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创作思想悄无声息的播撒在每个读者的心上。

这几天我一直在品读东来的诗,让我感到他的诗的确是意境优美,韵味自然,总有一种清风扑面,明月照心的感觉,读之喜之,不忍释卷;思之悟之,不肯离去,感动之余,便自觉不自觉的留下一点赏评后的语言痕迹。谨此,献给今天听课的文友们!

(本文为盛京文学网万泉河文学讲座21讲教材)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一位优秀的、热心公益的作家,在诗歌方面造诣颇深,本文观点鲜明,高屋建瓴,全面评价了著名军旅诗人东来的诗。诗人东来已经出版《浴血山河》、《东风烈》等10本诗集,。每本诗集总能给读者带来意外的惊喜、震撼的魅力和巍峨气象,透着清新之风、昂扬之气和向上之力。诗人东来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军旅情怀,火热的军营生活,成就了他军旅诗人的梦想。本文作者将东来诗歌的特色归结为:一、气贯长虹的军人视角;二、自然流泻的真情实感;三、想象升华的创新思想。其中,从理论上论述了诗歌创作中“气”的作用:黑格尔曾用“生气灌注”来形容艺术之美;曹丕的《典论•论文》中也强调:“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在这一观点的启发下,结合作者自身的创作经验,总结出“气”具有超然的特质,是成熟诗歌创作者自身潜在的一种气势。这是一篇专业具体,观点鲜明的评论文章。感激作者精彩奉献。【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女子王牌论
下一篇:康乐县举办散文写作点评讲座暨诗文集《划过指尖的流年》出版发行仪式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6413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