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8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3)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34

二十三

 

晚上,秦明到家的时候已快半夜了。他推开院门,见母亲的房间还亮着灯光。他把院门关好,走进堂屋,直接来到母亲的房间。

“妈,您还没睡啊?”

母亲栾菊英这时正坐在炕上,缝补着衣裳。秦岚坐在地下的书桌旁,在看着什么书。

见秦明进来,栾菊英和秦岚几乎同时把脸转向他。栾菊英停下手里的活计,轻声问道:“你怎么才回来呀?”

“警署有事,耽搁了。”秦明坐到栾菊英身边的炕沿上。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热饭去。”栾菊英说着转过身子,要下地去灶间。

“妈,我自己来吧!”秦明阻止着母亲。

“让他自己来吧,妈!”秦岚放下手里的书,发话了。

“还是我去吧,你哥笨手笨脚的。”栾菊英心疼地磨叨着,到炕沿边上准备哈腰穿鞋。

“回来这么晚,还让妈伺候着!”秦岚撅起嘴,站起身,“得了,还是我热饭吧。”说着她走过来,劝着母亲。

秦明看着秦岚,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俺妹妹啦!”

秦岚扭头白了秦明一眼,没吱声,出门进了灶间。

栾菊英又坐回炕里,拿起炕上的针线活儿,“秦明,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有个家啊?”

“妈,这着什么急呀?你儿子还能打光棍咋的?”

“唉!问题是你不好找对象啊!”栾菊英晃着头。

“这有什么不好找的?不缺胳膊不少腿的。”

“秦明啊,前些日子,后院你刘婶说她有个表姐住在老龙口附近,家里有个姑娘,过了年十七了,人好看,还贤惠。你刘婶打算给你保个媒,可是今个儿那女方捎信来了,说不同意。我问你刘婶,那女方怎么不干了?你刘婶说女方家嫌弃你是警察。”栾菊英抬起胳膊用袖头擦一下湿润的眼睛,叹了口气。

“妈,她不干就不干,天底下也不就她家一个姑娘。”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你一天娶不上媳妇,我的心就一天不落地儿啊!”栾菊英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妈——你怎么哭了?这婚姻的事是急不得的,要讲究缘分。”秦明劝说着母亲。

栾菊英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秦明,“妈是过来人,你说的妈懂!婚姻是讲究个缘分,可你不脱掉这身警服,就很难有什么缘分啊!”

秦明低下头,他心里清楚,这满洲国的老百姓恨死了日本人和汉奸警察,谁家愿意把好姑娘嫁给他们?我虽然不是满洲国真正的警察,可人家并不知道啊!

“今天傍晚,淑丽姑娘又来了。”

“淑丽?”秦明不由得问了一句。

“是啊!这些日子淑丽来我们家找秦岚,有几回了。她们是从小的好伙伴儿麻!”栾菊英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抬头看了秦明一眼,“当初要不是她爸嫌弃你是警察,我现在都能抱孙子了!淑丽这姑娘,该多好啊!”栾菊英惋惜着。

“妈,您老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把你未过门的儿媳妇领回家来,到时候您准保满意!”秦明笑呵呵说道。

“得啦,别哄你妈啦!我知道你是担心妈着急!”

“这才是我的亲妈呦!知道儿子咋想的!”秦明高兴地搂了母亲一下,“您就静候佳音吧!”

栾菊英用手里的针尖挑了挑头发,会心地笑了。

这个时候,屋门开了,秦岚把热好的饭菜端上来放到书桌上,“吃吧,我的亲哥哥,你工作有功!”

秦明听得出,这是妹妹在挖苦他。自打他穿上这身警察服,秦岚就不象以前那样每天哥长哥短的了。他明白,他当这个“警察”,妹妹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地下党组织工作的需要啊!她不能跟妹妹详细解释这些;可不解释,妹妹就不理解,每天都跟他别别愣愣的。他看在眼里,心痛啊!

秦明坐到秦岚刚才看书的椅子上,拿起筷子,“好香啊!”他笑着,回头瞅瞅坐在炕沿上的妹妹。秦岚见哥哥在看他,忙把脸扭向一边,鼻孔里“哼”了一声。

秦明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撩了一眼秦岚刚刚看过的正扣在书桌上的那本书《商业原理》。商业原理?秦明的脑子里画了一个问号。

“小妹,你在看商业方面的书?”

“怎么?不可以吗?”秦岚反问道。

“这书皮——”秦明正想放下筷子,伸手拿起那本书看看。哪想到,秦岚倏然间从炕沿边站起身,急忙冲过来,抢先拿起了那本书握在手里。

“你急什么?”秦明已猜到八九分,这是一本“禁书”。

“我的书,我想让谁看就让谁看!”秦岚仰着头,娇嗔地说道。

“是淑丽借给你的那几本书吧?”母亲接过这兄妹俩的话头,问道。

“妈——”秦岚拉长声音,“我怎么跟您讲的?这事不许告诉别人。”

秦明心里暗笑着,这别人,分明指的就是他。“好了,我不问了,吃饭!”说着动起了碗筷。

“这丫头!哪来的这么多秘密?”母亲嘟哝一句,不吭声了。

 

秦明吃过饭,跟母亲和妹妹道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没有开灯;他坐在桌前的椅子上,闭上双眼,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曾经的往事。

淑丽,就是北市场益寿堂掌柜的张振武的闺女张淑丽,她比秦明小几岁,和秦岚班对班同岁,当年两家是要好的邻居。小的时候,淑丽和秦岚一起上学,放学了经常在胡同口一起跳皮筋、踢口袋。如果附近哪个半大小子欺负她们小姐俩了,都是秦明出面找那些人“算账”,久而九之,再没人敢欺负这小姐俩了。秦明从小去白云寺跟老方丈学童子功,后来又进了东北讲武堂,在邻居们的眼里,秦明将来指定错不了,各家有闺女的父母都合计着将来要是自己的闺女能嫁给秦明这样的孩子该有多好!淑丽的父母也同样喜欢秦明。后来胡同里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到了知道男女之事的年龄。淑丽和秦明自觉或不自觉的都有了“那个意思”,只是两人心照不宣。双方的父母看在眼里,乐在心上;邻居们茶余饭后闲唠时都说,这可是天生的一对啊!

可是,日本人占领奉天乃至东三省后,秦明却当上了满洲国的警察,这让张淑丽的父亲张振武大为恼火,他从最开始的乐道这门亲事,到后来的坚决反对这门亲事,甚至为了让这门亲事一刀两断,他竟卖了堂子街的老宅,举家搬到了北市场。邻居们对秦明当警察也是多有微词,只是不好当面讲罢了。

就秦明当警察的事,母亲栾菊英也是大伤脑筋,说这个儿子白养了,他忘记了他爸爸秦文华是怎么死的;栾菊英哭着让秦明退了这份工作,可秦明死活不同意。后来栾菊英大病一场,由此妹妹秦岚对哥哥秦明也产生了极度的反感。在这个家里,母子俩、兄妹俩的话明显减少了。邻居们见到秦明,也没有以前那么亲热了。

可他们哪里知道,秦明这个“警察”,和抗日联军的千千万万个战士一样,是为了让老百姓摆脱亡国奴的苦难命运而坚持抗争的战士!他在忍辱负重中艰难地执行着党组织交给的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秘密任务。

他们哪里知道,虽然淑丽也曾规劝秦明脱掉这身警察服,但在这位青春姑娘萌动的心里,她始终坚信秦明不是“软骨头”;他穿着这身警察服,但他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她爱秦明,爱得至深;但她从未向秦明透露过自己是奉天地下党组织成员,这是党组织纪律所不允许的,她要严格遵守党组织的纪律。秦明呢,他同样深爱淑丽。淑丽家搬北市场去了,在外人看来,这两个年青人的亲事终结了。可他们又哪里知道,这对年青人依然相爱如初。只是每次见面,都少不了淑丽的嘟哝:你什么时候不当这个警察啊?而每当这时,秦明都会向心爱的人耐心地保证着:快了,快了。可秦明清楚,这只是一句应付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警察”还能当多久。只要党组织需要,他就会继续当下去。他不会把自己的秘密身份告诉淑丽,因为这是党组织的纪律。

秦明清楚地记得,他和淑丽两个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去新京特训前的那个周日上午。那天,他去奉天火车站送走一位去关内的“客人”,然后他开车来到浪速街的那家古籍书店对过的马路边上。坐在书店里的淑丽透过窗户看见了他,于是她向书店经理山本请了假,下楼上了秦明的车。两个人驱车向北驶去,他们要一同游览城北的清昭陵。那天,他们玩得好开心!他们参观陵园,他们手挽手,走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在广袤参天的松林下,他们说笑着,追跑着……他们似乎变成了一对比翼双飞的小鸟,顶着狂风,向前飞啊飞,他们好像飞出了这个昏暗的世界。

“铃——”一阵电话声打断了秦明的思绪。

秦明拿起桌上的电话,“喂!您找哪位?”

“报告股长,谢虎到现在还没回家,是否继续蹲守?”电话里有人在请示。

秦明顺手拽了一下墙边的灯绳,屋里的灯亮了。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指向1,“继续监视,直到抓捕为止。”

“是!”对方回答一声,电话挂了。

谢虎干什么去了呢?秦明合计着。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上木村案件,本来就与什么谢虎、刘一江没有干系!但为了潜伏下去,他只能这么做,除掉谢虎,这个双手沾满抗日联军战士鲜血的刽子手!

【编者按】在残酷的敌伪斗争中,一份纯洁的真情更显珍贵。【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5)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2)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759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