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0)
日期:2018-11-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64

二十

 

明天就是一九三九年的新年了。奉天古城颤栗在凛冽的寒风里,阴云在天空中悬浮着,偶有几片雪花飘落,瞬间就不知被刺骨的北风吹到哪里去了。

早上起来,程玉芝刚刚收拾妥当监舍,铁门“咣当”一声就被打开了。一个狱警走进来,把端着的一碗炖酸菜和两个馒头放到桌子上,“趁热吃吧!吃完了好上路。”说着转身走出监舍,“咣当”一声,铁门又锁上了。

上路?难道敌人采取行动了?程玉芝站起身来,用双手捋了捋松散的头发,然后又扽了扽衣襟。她清楚,敌人在她身上什么也没得到,但绝不会放过她。她已经有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不是今天,而是被捕那天,而是加入地下党组织那天。她来到监舍的铁门前,见大鼻子正领着两个狱警向这边走来。敌人,举起屠刀了!

一阵开门声,大鼻子和狱警走进监舍。程玉芝看了他们一眼,把脸扭向一边。

“哎呦——这么香的酸菜炖白肉,怎么一口没吃啊?”大鼻子咧着嘴,阴阳怪气地走过来,上下打量着程玉芝,然后他在监舍里拉磨似地转了一圈,开口道:“不吃,也得上路啊!”大鼻子扭脸给那两个狱警递了个眼色,那两个狱警上来“起了咔嚓”给程玉芝戴上了手铐和脚镣。

“带走!”大鼻子一晃脑袋,那两个狱警推搡着程玉芝,把她带出了监舍。

走出十字监的大门,见门前的小广场上已并排站着三个衣衫褴褛的戴着手铐脚镣的犯人,周围是端枪实弹的狱警,程玉芝来到这两个犯人的身边站下。这时,从监狱西边宪兵队把守的监牢方向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太君,放了我吧,我是真心为日本大帝国卖命的啊!”听声音,程玉芝猜测到,这人是胡福平,就是和她结婚时名为王怀周的那个男人。

果然,不大工夫,两个日本宪兵拖着伤痕累累的胡福平过来了。这胡福平,两条腿不停地颤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那两个日本宪兵像扔麻袋似地把他往地上一堆,然后立在了他的身后。

胡福平慢慢抬起他那张血泪污兮兮的脸,眼珠惊恐地转动着,他在撒摸着周围的情况,他那充满血丝的眼眶里释放着求生的目光,这目光就像一条丧家犬眼里的乞怜眼神一般不自觉地落在了站在旁边的程玉芝身上。忽然,胡福平好像饿极了的恶狗一样疯狂扑向了程玉芝。

“玉芝,你这是害我呀!我——”胡福平双膝跪住着地爬过来,正要拽住程玉芝的手。这时,两个日本宪兵跑过来拽住胡福平,一脚把他踢回了原来的位置。胡福平瘫在那里,绝望地呻吟着。

大鼻子站在犯人的队伍前,手里拿着本名单开始点名。“李四平,王有奎,田丰太……”点到名字的人向前迈一步,站在那里。

“向右转,带走!”点完名,大鼻子发号着命令。包括程玉芝、胡福平在内的五个人由狱警和宪兵看押着,走向监狱里的行刑室。走在最后边的胡福平不时哀嚎着,叫喊着,祈求着。

狱警和宪兵押着他们来到行刑室的门外停下。宪兵小队长佐藤带领着执行宪兵已等候在这里。

大鼻子走到佐藤面前一个立正,“报告佐藤小队长,犯人已经押到,这是名单!”

佐藤接过大鼻子双手呈上的名单夹,低头看了看,把手一挥:“带进去!”程玉芝等五个人被从行刑室的小门押了进去。佐藤把签完字的名单夹扔给大鼻子,领人跟进行刑室。

行刑室能有二百多平米,正对门的北墙前立着五个木制的“十字架”。一排日本宪兵列队站在“十字架”十米开外的正对面,每人手里握着一杆上着明晃晃刺刀的长枪。这些宪兵,都是从日本本土征来的新兵,有的还是一张娃娃脸。为了培养他们的狼性和血性,发扬“武士道”精神,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命令,所有到满洲国参战的帝国士兵,都要经过“刺杀活体”的训练。而这些“活体”,就是中国人,包括中国的老百姓、军人以及满洲国认定的所谓的“犯人” 、“叛徒” 和“异己分子”等。

被押入行刑室,程玉芝等五人立即被分别绑到了“十字架”上。他们每个人的对面,站着两个持枪的日本宪兵,那枪上的刺刀,寒光凛凛。每个宪兵的脸,都是一张狰狞的面孔;那凶残的眼神里,透露着野兽般的杀气。

“预备!”佐藤站在一旁,从腰间的刀鞘里抽出指挥刀,举过头顶。那十个行刺的日本宪兵立马端起手里的长枪,做好了刺杀的准备。

“报告!”就在这节骨眼儿,一声“报告”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名日本宪兵跑步来到佐藤跟前,把手里的一张纸双手呈给佐藤。

佐藤忙放下胳膊,把指挥刀送回刀鞘,接过那张纸看着。

“程玉芝,松绑!带出去!”佐藤看完手里文件,命令道。

程玉芝面前的那两个宪兵忙跑过来,给她解开绳索,押着她走向行刑室的小门。

“预备!”身后又传来佐藤豺狼般的吼叫。“佐藤太君,饶了我吧!”这是胡福平绝望的哀求声。

程玉芝刚走到门口,一声鬼叫阴深深地从耳后传来,“刺杀!”,随后一阵日本宪兵的“嗷嗷”叫声,紧接着是一片悲凉的惨叫声、哭嚎声。

程玉芝走出行刑室的小门,回头望过去,一股股殷红的血水顺着门缝下的地沟流出来,淌进门前的下水井里,散发着刺鼻的腥气味。

程玉芝被两个日本宪兵押到行刑室门外,这里站着的几个警察。一个别短枪的警察走过来仔细端详着程玉芝。这人正是奉天市警察厅特高科副科长顾春山。

这时,宪兵小队长佐藤走出行刑室的小门,来到顾春山面前。

“佐藤君,谢谢!”顾春山敬了一个军礼。

“不必客气,我们都是为了日本大帝国东北亚共荣圈!”

“佐藤君,那我把人带走啦!”

“有喜,执行三谷清副厅长的命令吧!”

“是!”顾春山一挥手,他身后的两个警察上前把程玉芝押过来,向监狱大门口走去。

来到监狱大门前,顾春山命令那两个警察打开程玉芝的手铐和脚镣,然后递过一个文件夹,让程玉芝在上面签字。

程玉芝一看,是一张《无罪释放通知单》。他接过文夹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自由了,可以走了!”顾春山接过程玉芝签好字的文夹。

程玉芝看了顾春山一眼,转身走向监狱的大门。程玉芝走出大门,后面传来“咣当”一声,身后的监狱大门又关上了。

站在南顺城路上,望着过往的行人,程玉芝陷入了沉思。家里的房子烧了,往哪去呢?多年的地下工作经验告诉她,刚从监狱出来,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的。亲戚朋友家不能去,邻里乡亲家不能去,否则极易给他们带来灾难。

程玉芝沿着路边的小道慢慢向前走着,她不知道自己将走向哪里。天气嘎嘎的冷,冻得她浑身打颤。沿路的店铺陆续开业了,早餐店、粥铺里冒出热腾腾的蒸汽。她摸了摸兜,没有一分钱。她刚要横穿过一条小胡同,见里边一个姑娘晃晃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冲了出来,她刚想躲闪,可那姑娘惊慌失措,径直骑车奔她而来,随着姑娘“哎呦”一声,那姑娘连车带人撞到了她的身上。她和那姑娘还有那台自行车一起倒在了地上。

程玉芝从地上坐起来刚想起身扶一把那个倒地的姑娘,不想那姑娘紧紧抓住她的胳膊凑近她低声说道,“有人在跟踪你,快去小南天主教堂靠墙的那间忏悔室,凳子底下有纸条。”

“看你,走路也不看着点儿!”那姑娘大声埋怨着。程玉芝慌乱当中看了那姑娘一眼,然后站起来扑打扑打身上的尘土,帮那姑娘扶起自行车,点头表示着歉意。她清楚,党组织在营救她。

程玉芝假装无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三十几米开外,几双贼溜溜的眼睛从不同的方向向这边窥视过来。那姑娘骑上自行车走了,她右拐穿过一条小马路,来到南乐郊路上,向小南天主教堂走去。

小南天主教堂是奉天城最高建筑,始建于1878年,是法国传教士方若望所建。1900年被焚毁, 1912年由南满教区法国苏悲理斯主教利用《辛丑条约》中的庚子赔款在原址上重建的。

程玉芝来到教堂门前抬头看了看,走进教堂。由于弥撒时间还没开始,所以教堂里的人并不多。凭经验,程玉芝已经感觉到后面跟踪的特务也尾随着来到了教堂。

她来到忏悔室前面停下脚步,站了一会儿,然后若无其事地靠近墙边的那间忏悔室。这时,忏悔室门开了,里边出来一个男人,她随即走进去,关上门。

程玉芝坐在凳子上,稍微平静了一些,侧耳听听外面的动静,然后把手顺着凳子边摸下去,在凳子座板下摸到一张贴着的纸条。她把纸条取下拿上来展开,快速看了一遍,然后戳成团儿塞进嘴里。

几个特务在忏悔室的外边闲逛着,不时冷眼观察一下程玉芝进去的那间忏悔室。不大工夫,程玉芝出来了,那几个特务忙无所事事地来回走动着。

程玉芝走出教堂门左拐,向教堂的后边走去。她来到女厕所门口,向后看了一眼,忽然,她猛地跑进旁边的一扇小门,回身把门划上,并快步向教堂院墙的便门跑去。这时,隔着那扇小门传来一阵吼叫,“抓住她,千万别让她跑啦!”

程玉芝跑出便门,直奔几米开外在道旁正启动着的一辆轿车。她打开车门迅速跳了上去。

那司机看一眼后视镜,见程玉芝已安全上车,随即一脚油门,轿车“呜”地一声冲了出去。车后,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枪声和叫喊声。

轿车开足马力,左拐右拐,不一会儿就驶过了南塔,向东疾速而去。

“程玉芝同志,我是交通员老郑,组织上派我营救你,你受苦了!后车座上有衣服,换上吧!”老郑看了一眼后视镜,说道。

程玉芝看了一眼身旁座位上的衣服,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点着头,对老郑表示着感激。

“哦!衣服旁边还有给你准备的吃的,你吃些东西吧!”

程玉芝坐在后车座上,脱下破旧的衣裳,换上了组织上为她准备的衣服。

轿车穿过方家栏村,直奔奉天城东北方向。在越过一段沟沟梁梁后,轿车在一个岔道口停了下来。

老郑下车打开后车门,“程玉芝同志,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下车后简直往北走,尽量走小路。大概走出去六十多里路,就是王家沟村。天擦黑的时候,你进村去前街,找到从东数第二户人家,轻轻敲三下门,我在那里接应你。”

程玉芝轻轻点点头,走下车。她伸出右手,和老郑伸过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注意安全!”老郑提醒着,随手把车里的吃的拎给程玉芝。

程玉芝眼含热泪接过老郑递过来的东西,百感交集。

“好了,晚上见!”

程玉芝点点头,拎起包裹,奔向道边的树丛。

老郑转身回到车上,见程玉芝的身影已消失在树林里,他这才开着车返回奉天城。

【编者按】在生死考验面前该何去何从?看作者如何解读生死真谛,为您点赞。【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山里山外(六十一)住进医院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9)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6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