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9)
日期:2018-11-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35

十九

 

这天早上,秦明刚刚走进办公室坐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喂!是我!好,马上到!”秦明放下电话,来到署长姜天余的办公室。

秦明和姜天余两人隔着茶几坐在沙发上,每人点上一根烟,寒暄几句后,姜天余开口了,“秦明啊,刚才奉天市警察厅赵厅长来个电话,把我狠狠捞了一顿。唉!”

“为什么呀?”秦明看着姜天余,显得很疑惑。

“为什么?这不明摆着吗?你遇袭的案子到现在没破,上木村的行动走漏了风声,还有——”姜天余眼珠一转,看了秦明一眼,“秦明啊,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一直是信任你的,只是当时赵厅长有令,要求保密,我才没告诉你,当然啦,署里的人除了几个必需的,我都是按照保密条例执行的。”

“署长,你说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是这样,你遇袭的那天晚上,胡福平受了重伤,但他并没有死!”姜天余看着秦明,解释道。

“啊?他没死!”秦明一脸的惊讶。

“是的,他没死,他在当晚**后被秘密转移到了关东军奉天陆军医院治疗,后来转到奉天第一监狱养伤,考虑到那里安全些。”姜天余叹了口气,“胡福平当初是从共匪组织弃暗投明过来的,在榆树地区也立了不少功,抓了不少国共特工分子,所以日本人对他很器重,从那边把他调回奉天,安插到我们东城警署,给他个副股长干,就是希望他发挥更大的作用。你们遇袭,从现场环境看,敌人主要是针对他的。我们谎称他死了,也是为了保护他,给他好好治治伤。哪成想啊!他是个双料间谍!”姜天余吸了口烟,晃着脑袋。

“胡副股长是双料间谍?”

“这还有什么疑问?胡福平和程玉芝是两口子,他们在奉天第一监狱里传递情报,被宪兵分队长小岛一郎抓获并且坐实了。”

“哦!原来是这样!”秦明恍然大悟的样子。其实,胡福平在奉天第一监狱被小岛一郎秘密逮捕拷打,秦明从顾春山那已有耳闻,只是装在肚子里,等着看姜天余如何来揭开这个谜底。

“署长,既然胡福平是双料间谍,那可不可以这样推断,上木村围剿行动失败,很有可能就是胡福平有关。”

“我也这么想过,可是又一想,在行动之前的头天晚上,他就负重伤住院啦!”姜天余不住地摇着头。

“他是不是头天经过其他途径就知道我们掌握了上木村共匪开会的情报呢?”

“很有可能,但他绝对不是从我们警署知道的,因为当天上午赵厅长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这次行动计划。咱警署还能有人比我先知道这份情报?”

“那不可能,那不可能!”秦明附和着。

“所以,还是那句话,如果不是在奉天市警察厅走漏了风声,就是我们内部存在内鬼,而且隐藏的很深。假如有内鬼,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署长,那天行动你提前派过去的那几个人都靠得住吧?”秦明试探着问道。

“对呀!能不能是他们几个中间有人走漏了风声?极有可能!极有可能!”姜天余猛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署长分析的有道理,问题很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对!秦明,这几个人就由你秘密调查,尽快破案。”姜天余立马来了兴致。

“是!署长放心,尽快破案!”秦明掐灭烟蒂,站起身来庄重地回答道。

“哈哈哈!”姜天余笑着忙摆着手,“坐下,坐下!”秦明随即又坐回沙发里。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报告!”

“进来!”

秘书股钱亮拿着文件夹推门走进来,“报告署长,奉天市警察厅密电!”

他说着把文件夹递给姜天余。

姜天余拿着文件夹回到办公桌后面,坐到椅子上打开文件夹,看了一会儿,拿起笔在上面写着什么,然后把文件夹还给钱亮。钱亮拿着文件夹出去了。

姜天余又回到秦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秦明,下午一点奉天市警察厅有个会,是关于近期保安工作安排内容的,我还有事,你去参加吧!”

“是!”秦明站起来回答着,“署长,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你回去准备准备,下午开会去吧!”

“好,那我回去了!”

秦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他在猜测,那份密电绝不仅仅是开会的通知,一定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内容。姜天余让他调查那几个人,实际上这是他惯用的手法,就是挑起警察署内部互相监督、人人自危的氛围,只有这样,才没有人敢在背后捅他的刀子,他才能够安稳地坐在署长的这把交椅上发号施令,为日本人卖命。好吧!那我就给你来个将计就计,干掉你的心腹。秦明这样想着。

下午一点,秦明准时来到奉天市警察厅三楼会议室,参加赵厅长主持召开的保安工作会议。两个多小时的会议,赵厅长坐在主席位置上,大放厥词,讲述着满洲国的大好形势,扯了半天,才回到奉天保安工作的正题上来。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秦明从三楼会议室走出来,顺着楼梯刚到二楼,就见顾春山从办公室出来,和他走了个正对面。

“秦股长,来开会啦!”顾春山见到秦明,首先打着招呼。

“您好,顾副科长!”秦明走上前去,握住顾春山伸过来的手。

“到我办公室坐坐!”顾春山拉着秦明,又返回他的办公室,“兄弟,快请坐!”进了办公室,顾春山忙着给秦明倒水。

“顾副科长,别忙活了,唠几句我就走,还有事!”

“哎呀,什么事啊这么急?坐会儿,耽搁不了!”顾春山把倒好的水放到秦明跟前的茶几上。这时秦明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烟递给顾春山一支,自己叼在嘴上一支,然后又把两个人嘴上的烟分别点上。

顾春山坐到秦明旁边的沙发里,吸了口烟,“兄弟,真爽快!谢谢啊!”顾春山两手抱在一起,冲秦明做着致谢的姿势。

“客气啦!”秦明弹了一下烟灰,“顾副科长安排的事,得马上办啊!”说着哈哈笑起来。

“兄弟,不好意思啊!”顾春山凑近秦明,小声说道:“这几天三谷清副厅长去新京开会去了,这一半天就回来。他一回来,你的事我马上办!”

秦明抽口烟,点着头,“顾副科长办事,兄弟不担心!”

“那是,我顾某答应的事,头拱地也要办成!”

“顾副科长有这句话,兄弟我就放心了!”秦明说着把手里的半截烟卷掐灭,站起身来,“顾副科长,兄弟还有事情,改日拜谢!”

“那好!”顾春山站起来,“兄弟,静候我的佳音吧!”

“好!”秦明握了握顾春山伸过来的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夜幕降临了,奉天古城的路灯下,穿梭着来往的行人。街路两旁的店铺亮起了灯光,继续做着各自的生意。马路牙子上,摆地摊的小贩们吆喝着,抢占着一天里最后的买卖时光。大街上,汽车,黄包车,还有穿街过巷的人流交织在一起,整个街路乱糟糟的。

秦明开车来到四平街上,在内金生鞋店前停了下来。他刚下车,一个小伙计忙从鞋店里跑出来,微笑着迎上去,“老总,您看看哪款的鞋啊?”秦明拍拍手,“谢谢!不用陪同介绍,我自己随便看看。”说着他走进鞋店来到柜台前。他在一楼转悠了一圈,转身从鞋店里走出来。站在鞋店的台阶上。秦明看了看表,径直朝对面的胡同走去。

秦明走进胡同,来到“源生粮店”门前,他抬头看看门牌号:浑四胡同17号。他又前后看看,在确认没人跟踪之后,上前推开了粮店的门。

“老总,您请!”粮店柜台后面,小伙计笑呵呵地冲秦明打着招呼。

“我要的开原小米到货了吗?”

“到货了!掌柜的正在里面给您过秤呢!”

“我进去看看!”说着,秦明穿过柜台,推门来到里屋。

老宋见秦明走进来,忙起身摆摆手,两个人悄悄来到后院的屋里。

“情况怎么样?”不等秦明坐下,老宋急切地问道。

“三谷清去新京开会去了,释放程玉芝只能他批准,看样子还得等一半天。”

“啊?那要是敌人突然行动,程玉芝可就危险了。”老宋皱着眉头。

“那有什么办法,只能等三谷清回奉天。”秦明显得很无奈的样子,“另外,王怀周,也就是胡福平,在奉天第一监狱里被捕了,据说是程玉芝给他传递情报,被宪兵队的奸细发现了。现在日本人正在拷打审问他。”

“好啊!程玉芝确实不简单!王怀周这个叛徒,就是敌人不处死他,我们也要找机会干掉他。他害死了我们多少同志啊!”

“是啊,现已查明,上次我从新京回到奉天,在堂子街遇袭是国民党的追杀队干的,他们针对的主要是胡福平,因为他在吉林榆树也抓捕杀害了不少国民党的特工人员,所以这个叛徒必须尽快除掉!”秦明接着说道,“现在可以确定,奉天市警察厅特高科的那个顾春明,是国民党打入日伪内部的特工人员。营救程玉芝的事,他在帮忙。”

“这个情况,我明天就向上级汇报。”老宋插话道。

“我担心程玉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狱。从明天开始,你派人在奉天第一监狱正门外负责秘密监视,随时准备营救程玉芝。”

“好的,出狱后具体营救的事我负责安排。”老宋点着头。

“上级最近有什么指示?”

“暂时没有新的指示,当前就是要求我们尽快救出程玉芝。”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车还停在四平街上呢,时间长了别有问题。”

“好吧!”

俩人一起又回到前院的账房。老宋来到店里,见没有客人,咳嗽一声,秦明忙出来穿过店堂,推门走了出去。

【编者按】平淡中暗藏玄机,故事递进中。【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0)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8)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9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