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8)
日期:2018-11-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6

十八

 

傍晚的时候,雪花在不知不觉中飘了下来,漫天飞舞,不大的工夫,浸染了北市场。

益寿堂药房里一个顾客也没有,掌柜的张振武正和小伙计核算着一天的账目。

这时,药房的门帘一挑,进来一个人。这人,个头不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头上戴着高高的皮棉帽子,身上穿着段子面的棉袍,肩上搭着一副布褡裢。

“东家,您回来了!”张振武一抬头,见是东家王占兴,忙放下手里的账本,走出柜台,一手接过东家拿下来的褡裢,一手给东家扑打着身上的雪。

“回来了,这雪下得可不小啊!”王占兴站在药房地当央,摘下头顶的皮棉帽子,低头掸着上面的雪,“今天卖的怎么样?”

还没等张振武回答,柜台里的小伙计说话了,“不怎么样,才卖了不到900块钱!”

“唉!这买卖可咋整?”王占兴叹了口气,又把棉帽子戴到头上,穿过柜台,推开里间门,进了里屋。张振武拎着褡裢,跟着走了进去。

王占兴把帽子摘下来挂到衣帽架上,回身走过来坐到炕桌边,拿起桌上烟笸箩里的烟袋锅蓄着烟草,“掌柜的,你坐下!”

张振武把褡裢放到靠墙的箱盖上,过来坐到了炕桌的另一边。“东家,这次去的可有日子啊!”

“可不是嘛!整整七天!”王占兴把烟草蓄了满满一烟袋锅,用洋火点着,又吧嗒吧嗒抽了几口,说道。

张振武又起身给王占兴倒了一杯开水,重新坐回炕桌边,“东家,这趟可够您辛苦的了!”

“辛苦一点倒无所谓,问题是这趟没进来多少药,尤其是盘尼西林、磺胺嘧啶这样抗菌消炎类药。”王占兴喝了一口开水,把腿扭上来,盘腿冲着炕桌坐在炕上,“这类药现在卡得越来越严,这次就进来两箱。根本不够卖的!”

“是啊!好多的老主顾来问这类药,我都告诉人家卖没了!”张振武接过话茬,唠着。

王占兴扭头瞅了一眼外间的门,又回过头来看着张振武小声说道:“这段时间日本人抓得越来越紧,抗菌消炎药已经是禁药了。”

“啊?那我们这药房还怎么开?”张振武瞪大眼睛,瞅着王占兴的脸。

“日本人才不管咱们中国人的死活呢!”王占兴磕了嗑烟袋锅子,又把它扔到桌上。

“东家,您还没吃饭吧?”

“哎呦!你这一提醒,我还真有点饿了。”

“那好,您先坐会儿,我去后院告诉陈妈给您下碗面条,再卧上两个鸡蛋!”

“好唻!”王占兴答应着,朝炕里挪挪屁股,喝了一口水。

张振武推开屋子的后门,去后院了。

益寿堂老板王占兴,四十多岁,是奉天城东北王家沟村人。虽然他在城里开了药房,可老婆还住在乡下的老家。早年,他的爷爷是学医的,后来他的父亲得到祖传,也开始学医;等王占兴长成人了,就从父亲手里接过医道,经营着药房生意。

这会儿,王占兴正坐在炕上寻思着心事,张振武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进来了。

“东家,趁热吃吧!”张振武把面和筷子放到王占兴面前的炕桌上。

不知是热汤面香喷喷的气味儿勾起了食欲,还是王占兴打外边回来确实饿极了,他拿起筷子,翻挑着面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张振武坐在王占兴的对面,看着他香香地吃着汤面,心里却在合计着另外一件事。

自打他的闺女张淑丽跟他提起买消炎抗菌药的事,他就在一直琢磨,淑丽买那么多的药干什么呢?淑丽当时说是一位朋友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抗菌消炎药。可他觉得闺女说的不是实话。这年头,如果没有日本人的许可,私自倒弄药那是要掉脑袋的啊!张振武想想,后脊梁都冒着凉风。他天生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要不然那天晚上也不会被那个贼眉鼠眼的赵捞财讹去一千块钱。也是,现在的满洲国,哪个生活在这里的平民百姓不是战战兢兢?生怕惹是生非,引来横祸。

不过,淑丽坚持让他做父亲的帮女儿一把,大有不答应誓不罢休的劲儿,张振武看出来了,闺女提到的这个朋友,肯定不是一般的朋友。闺女不愿意说,他也就没再好多问。

张振武了解她的这个闺女,打在堂子街和老秦家做邻居那会儿,他就看出来了,这是个不大爱吱声、但心里却是个有数的好姑娘。那会儿,淑丽到了懂得男女之间事情的年纪,经常和秦明在吃过晚饭后在胡同里的槐树下坐着唠嗑说笑。张振武看在眼里,一下就明白了年青人的心事。要不是他张振武讨厌秦明是个给日本人当差的警察,这门亲事两家就做定了。后来,为了不让自己的亲闺女跳进“火坑”,阻止这门亲事,他才搬家到北市场。当时闺女淑丽也没说什么,两个年青人渐渐断了联系。这真是一个既懂事又听话的好姑娘。

可这回淑丽让自己帮着买药,那神态,那不容反驳的底气,他看得出来,他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改变闺女的注意。

为什么呢?难道闺女……张振武不敢往下想了。他心里清楚,虽然日本人扶持溥仪建立了满洲帝国,到处清剿东北抗日联军的队伍和异己分子,但那些刚毅血性的中国人并没有被吓到,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反抗。他经常听说在奉天的东部山区本溪、抚顺一带,出没着抗联的队伍,他们不时袭扰或伏击日伪的讨伐队或据点。杨靖宇率领抗联打击日伪围剿部队的事他也听说过,那真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是中国人的骨气!

如果淑丽真的是为他们弄药的话,那危险可就大了。不过,虽然危险很大,但那也是在帮咱中国人啊!别看这闺女平时柔柔弱弱的,啃劲儿的时候,还真有一股子犟脾气。不管怎么样,我这闺女错不了,这个忙虽然有风险,但我帮定了!

张振武坐在桌边,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跟东家说呢?此时,他心里有一点是完全有把握的,那就是即使东家王占兴不同意卖给抗联药品,他也不至于去宪兵队或警察署告密。因为他太了解王占兴了,他给这个东家当伙计、当掌柜的二十多年。平日里,王占兴的为人他是清楚的,虽然王占兴手里有几个钱,还有着不菲的家业,但他从不跋扈相邻,也从不强肉弱食。有时,邻里或熟人谁有个头疼脑热的,他都给送过去些小药,而且很少有收钱的时候。逢年过节,他回到老家王家沟,经常在堂屋里摆上酒席,宴请邻里乡亲,给村里的小孩子买些糖果或者什么小玩应。村里的大人小孩十分愿意待见他和他的家人,他从来没什么“架子”。

淑丽和她弟弟还小那会儿,没少穿王占兴送的衣裳,没少吃王占兴买的零食什么的。

所以,王占兴出去进药好几天,这把他急的;现在药进来了,东家就坐在他跟前,他决定跟王占兴“摊牌”。

“好香啊!”王占兴一仰脖,把碗里的最后一点面汤送进嘴里,筷子往桌上一放,抿了一把嘴,美美地说道。

“东家这是吃高兴啦!”张振武笑着。

“可不是嘛!这些天出去,没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竟上火啦!”王占兴拿起烟袋锅,又在往里蓄烟草。

“东家,这几天您没回来,有个事我一直搁在心里琢磨着——”张振武探过头,小声说道。

“什么事?”王占兴停下正要擦洋火的手,抬头问道。

“前几天药房来位先生,要买盘尼西林和磺胺嘧啶。我说卖没了,东家去进药了。他说过几天再来。”张振武看着东家,把有人要买抗菌消炎药的事说了,不过他没说是他闺女托付着买药,而是编了一套谎话。他要试探一下王占兴。

“他再来,就告诉他没有这种药,这是政府规定的禁药!”王占兴点着烟袋锅,吸了一口,说道。

“东家,这恐怕不行!”张振武盯着王占兴的脸,压低声音回答着。

“怎么?难道非卖不可?”王占兴瞪大眼睛,提高了嗓门。

“东家,您先别动气。我感觉这来买药的人不是寻常的老百姓!”

“你怎么看出来的?”王占兴瞅了一眼关着的门,悄声问道。

“他说这药有多少要多少!”张振武凑近王占兴的耳边,嘀咕着。

“啊!”王占兴楞了一下。

“我看,这人八成是——”张振武没往下说,在桌子上拥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划着一个“八”。

王占兴一看,麻溜用手掌把张振武的手势给挡回去了,“我明白了!”他低声拉着长音,连连点着头。

忽然,王占兴磕了一下烟袋锅里烟灰,急忙问道:“你说怎么办?”他的表情显露出内心的慌张。

张振武很清楚,在王占兴的心里,他是十分痛恨这个“满洲国”的。王占兴有一儿一女,儿子中专毕业那年去了外地,后来回到奉天,非要去南满铁道奉天会所上班,王占兴不让儿子去,说那里都是日本人,咱中国人不要参合他们的事,弄不好会引火烧身。那儿子不听,结果王占兴气得和儿子断绝了父子关系。他女儿小凤呢,那年眼见日本关东军进村烧杀淫掠,吓疯了。后来王占兴领着小凤到奉天、去北平,看了好多名医也没治好,至今落得疯疯癫癫的,这把王占兴两口子愁的,整日愁眉苦脸的。要不是张振武给他经营着药房,他早没心思做这买卖了。

现在,从王占兴投过来的眼神里,张振武看得明白,他没了主意,在向他讨办法。

“东家,这抗联可是俺们中国人的队伍啊!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如果不帮帮他们,俺们岂不是成了——汉——奸?”张振武小声说道。

“那——”王占兴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

“东家,就前几天,你不在家,我可听说了,在咱北市场保安电影院门前,一个警察署的便衣被‘这个’给刺杀了。”张振武边说边用手指比划着“八”字。

王占兴用手掌拍打着脑袋,“这可咋整?”

“东家,如果不帮他们,咱们就要背上汉奸的骂名;如果咱们帮他们,就是抗日救国!帮与不帮,反正都有生命危险,我看不如帮他们,落一个好名声。”

“这能行吗?可别走漏风声啊!”王占兴回头看看门,胆怯地说。

“东家,您就放心吧。您同意,我就把您这回进的两箱药卖给他们,人家还给咱钱呢。”

“都这时候了,还什么钱不钱的!”王占兴沮丧着脸。

“放心吧,东家!这事我操办!”

“好吧!你可要小心啊”

“东家,一切听我的好了。到时候我给您拿钱回来!”张振武笑了笑。

“一定加小心啊!”王占兴嘱咐着。

“好了,东家!就这么办了。前边还有事,我先出去了。”张振武站起身来。

“去吧!”王占兴看着张振武走向门口,去药房算账去了。

【编者按】故事到这一章节再起波澜,不知不觉中期待着下文。【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9)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7)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3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