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7)
日期:2018-11-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62

十七

 

“报告小岛一郎太君,这是我查获的程玉芝在监狱里私藏的情报。”在奉天第一监狱宪兵分队分队长小岛一郎的办公室里,那个女人站在小岛一郎的办公桌前,哈着腰,正用双手把程玉芝写的密信呈给小岛一郎。

“哈哈!吴萍小姐,你的,有喜!”小岛一郎接过密信,打开,看了一眼,“小队长!”

“哈衣!”旁边站着的日本宪兵小队长佐藤上前一步,打了个立正。

“把这份情报复制一份,马上报送奉天市警察厅三谷清次长!”小岛一郎站起身,把密信交给佐藤。

“哈衣!”佐藤转身出去了。

小岛一郎把脸转向那个女密探吴萍,“你的,女中豪杰!功劳大大的!”

“谢谢小岛太君夸奖!”吴萍笑着,鞠着躬。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回头我要奖赏你!”

“是!”吴萍出去了。

小岛一郎拿起桌上的电话,“马上把胡福平带到我这里来!”他放下电话,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

不一会儿,门口有人喊“报告!”佐藤手里拿着那封密信带着胡福平进来了。

胡福平的伤还没有痊愈,走道还有点罗腰。佐藤走过来把密信放到小岛一郎的办公桌上。

“胡桑,伤治疗的怎么样了?”小岛一郎坐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抬头看着胡福平,问道。

胡福平上前一步,立在小岛一郎办公桌前,“感谢小岛一郎太君的关心,伤好多了。”

“哦!很好!”小岛一郎转动着眼珠,随口道:“胡桑,你的老婆程玉芝写了一份密信,你的看看,什么内容?”

“是!”胡福平答道。佐藤从桌子上拿起那份密信,递给胡福平。

胡福平接过密信,低头看着。小岛一郎和佐藤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的脸颊渐渐沁出了汗珠。他挠着脑袋,晃着头。

过了好一会儿,胡福平还是低头看着,没说话。

小岛一郎好像等得不耐烦了,喊道:“胡桑,密信什么内容?”

“太君,这——我没看懂!”胡福平擦着汗,惊慌失措地回答道。

“啊?”小岛一郎怒了,“胡桑,你的没说实话。”

“太君,我说的的确是实话呀!”胡福平哭丧着脸,“共匪太狡猾,有时候我根本摸不到他们的敏感神经。”

“哦——”小岛一郎点着头,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来到胡福平跟前。他拍了拍胡福平的肩膀,“别紧张,你的好好想想。”

“是,是,太君!”胡福平哈着腰,汗珠不住地从额头滚落下来。

“小队长!”小岛一郎忽然转过身,冲佐藤喊道。

“哈衣!”佐藤一个立正。

“你带胡桑去劝劝他的老婆,顺便让他清醒清醒。”小岛一郎瞪着眼睛,拉着长音恶狠狠地说道。

“哈衣!”佐藤一个立正,转身往外走,胡福平跟在后面,忽然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那封密信,就又转身回来,急忙把那封密信放到桌上,追赶着佐藤跑出去了。

小岛一郎坐到办公椅上,闭上眼睛。他在想,为什么夫妻两人,却有着如此大的差别。一个面对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刑具,叩头求饶;另一个面对酷刑拷打,甚至死亡,却视死如归,浩气凛然。这到底是为什么?共产党的信仰,确实太可怕了!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报告!”门外的一句报告声,把迷迷糊糊中正苦苦冥思的小岛一郎吓了一跳,他不禁一激灵,站起身来。

“进来!”门开了,佐藤和胡福平走了进来。

“报告小岛队长,我跟我老婆说了半天,她一声都不吭,也不瞅我!”胡福平点着头,哈着腰。

“是的,小岛队长!他老婆一点也没有悔改的表现!”佐藤说道。

“啊——?”小岛一郎从跨兜里掏出手帕擦着额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报告!”

“进来!”

一个手里拿着文件夹的宪兵走进来,来到小岛一郎面前,“报告队长,奉天市警察厅特高科已将密信破译。”他说着打开文件夹,取出密信破译稿递到小岛一郎伸过来的手里。

小岛一郎拿过密信破译稿一看,不禁一愣。破译稿写道:福平,上木村浑河北岸大石头下有一份情报,抓紧取出送走。芝。

“啊?原来是这样——”小岛一郎淫笑着,“来人!把胡桑给我捆起来!”两个宪兵听见喊声迅速冲进来,把枪口和刺刀对准胡福平。

胡福平吓得一下跪在地上,“小岛太君,我是真心为打日本帝国卖命的,这里有诈啊!”

“带下去,关起来!”小岛一郎一声怒吼,那两个宪兵拖着胡福平出去了。

“冤枉啊!太君!冤枉啊!”胡福平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小队长,你马上带人押着胡福平,按照上面的地址把情报取回来。”小岛一郎说着把密信破译稿递给佐藤。

“哈衣!”佐藤转身出去了。

 

这会儿,十字监的监舍里,程玉芝坐在床沿上,正分析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可以肯定,那一去不复返的“女犯”,就是敌人的密探,她把“密信”已经交给她的“主子”了,敌人正按着她程玉芝设计的圈套往里钻。

胡福平这个卑躬屈膝的软骨头,他是死心塌地地投靠敌人了。

至于那份假密信里提到的地点和情报,程玉芝心里是有安全底数的。她早年是奉天满洲省委的地下交通员,后来随省委到哈尔滨从事秘密工作,其间曾越境到苏联参加过特工培训。“七七事变”后,奉天市委遭到严重破坏,根据上级指示,她被从北满省委秘密派回到奉天,协助奉天地下党临时执委从事地下工作。她不但会使用发报机发送情报,还会编译密码电文,具有较为丰富的特工经验。现在她这么做,是有她的道理的。

原来,地下党组织有规定,如果情报藏送地点一个月内不使用或送取情报人员被捕,那么这个藏送地点就立即停止使用,藏在那里的情报自然作废,再也没有人来取了。

程玉芝被捕前的那天早上,她把一份密码情报秘密藏在了上木村浑河北岸的大石头下。按约定,那份情报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才有人来取。可是,当晚她就被捕了。组织上一定很快知道她被捕的消息,因此,她坚信,那份情报还应该藏在那个大石头下。情报的内容,她全部采用汉英密码编写的,敌人是不可能破译的,因为密码是送取情报人员秘定的,不是密码本上的规范密码。而且,由于她的被捕,这份情报已经作废。所以,程玉芝借此大胆设计了反间计和将计就计的办法,引诱敌人上钩,乘机借助敌人的手干掉叛徒王怀周——胡福平。

 

“报告!”小岛一郎刚刚放下奉天市警察厅副厅长三谷清的电话,门外就有人报告。

“进来!”

佐藤走进来,“报告小岛队长,上木村浑河北岸大石头下的情报已经取到,不过全都是用密码写的。”

“马上送奉天市警察厅特高科破译!”

“哈衣!”佐藤转身刚要走,小岛一郎又把他喊住了。“小队长,立即派人审讯胡福平。实在不讲,上刑!”

“哈衣!”

 

审讯室里,胡福平被吊在铁架子上,浑身血迹斑斑。两个日本宪兵穿着白衬衣,挥舞着手里的皮鞭抽打着他。随着皮鞭子落在胡福平的脸上、身上,屋内就会响起一阵阵撕心裂肺般地惨叫着。

“说!情报的内容!”佐藤瞪着眼睛,审问着。

“我真的看不懂啊,情报全都是用密码写的,我不知道密码破译规则啊。”胡福平哭喊着。

“再加把劲儿,我看你说不说!”佐藤咬着牙。

“啊——啊——别打啦!”胡福平一声一声狼嚎似地惨叫。

“拿铁钳子夹手指!”佐藤伤心病狂地吼叫着。

一个日本宪兵从通红的焦火里拽出一把铁钳子,夹住胡福平的大手指一用力,随着一股青烟和一股难闻的味道,那只被夹的手指断了,散发着烧焦难闻的气味。

“啊——”胡福平脑袋一耷拉,昏死过去了。

佐藤走过来扒拉扒拉胡福平的脑袋,“装死的不要,用电刑,把他击醒!”佐藤饿狼般地嚎叫着,他好像疯了!

【编者按】本章节故事情节十分曲折,引人入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8)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6)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143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