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5)
日期:2018-1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7

十五

 

一个雪花飘洒的早晨,秦明从家里走出来,来到堂子街上。

“师傅!”秦明喊着不远处一位坐在马路牙子上等客的人力车夫。

那车夫见有人叫车,忙拉着车跑了过来。

“去奉天市警察厅。”

“好了!”车夫答应着,待秦明上车坐好,他拉起车向大东门方向跑去。

雪落到地上,薄薄的一层,印着杂乱的脚印和车辙印。街上的人不多,偶尔传来吆喝早点或者卖烤地瓜的叫卖声。

秦明把礼帽檐往下拽一拽,挡挡迎面吹来的寒风。忽然,从大十字街的路口传来一阵叫骂声。他扭过头去一看,见两个警察正用皮靴踢踹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

“过去看看!”秦明告诉车夫。

车子跑到跟前,“怎么回事?”秦明走下车,整了整礼帽。

那俩警察抬头一看秦明,忙解释道,“报告秦股长,这小子刚才偷着拿了前边包子铺的一个包子,塞嘴里吃啦。人家管他要钱,他说没钱,正好我们赶上。”

“哦——那你们让这小子帮人家洗半天碗吧,算是吃两个包子钱。”

“那好,我们跟包子铺老板商量商量。”那俩警察嬉笑着点着头。

秦明转身坐上车走了。

来到城里奉天市警察厅,秦明直奔三楼的特高科。

“当、当、当!”秦明来到特高科副科长办公室门前,敲了几下门。

“进来!”

秦明闻声推开门。

“哦!秦股长,你可好准时啊!”副科长顾春山见秦明在门口站着,忙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迎向秦明。

“你好,顾副科长!”秦明礼貌地打着招呼,走进办公室。

“快请坐!快请坐!”顾春山把秦明让到沙发坐下,随手递给秦明一支烟并给他点上,又回身去拿热水瓶,给秦明倒了杯开水端过来,这才在秦明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客气了,顾副科长!”秦明答谢着。

“哪里哪里,兄弟总也不过来,稀客啊!”顾春山笑着。

“哦!顾副科长,东西在我这皮包里!”秦明说着,从随手拎来的皮包里拿出两个纸包,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这是上等的西湖龙井茶,王所长让我带给你!”

“哎呀!兄弟留着泡茶不就得了,还麻烦送过来!”顾春山哈哈大笑着。

“这是王所长对顾副科长的一片心意啊!”秦明随着哈哈笑着。

顾春山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把门推了推,确认门已关好,就又回来坐到椅子上。

“秦股长,我这有一件事情,还想麻烦你帮帮忙!”顾春山看着秦明,十分认真地说道。

秦明往茶几上的烟灰缸磕磕烟灰,笑着答道:“顾副科长,有什么事直说嘛,何必客气?”

“啊!我想管你要个人!”顾春山看着秦明,又抬头看看关着的门,神秘地低声说道。

“什么人啊?”秦明也压低了说话声。

“王英贵!”

“王英贵?”秦明一愣。

“对!就是你从新京回来那天晚上,你们警署搜查抓到的那个王英贵。”顾春山详细解释着。

“哦!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前天从警备队转到我们保安股的。”秦明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清楚,这个王英贵是他妹妹秦岚的同学。那天晚上,王英贵和秦岚一起被警署那个警备队班长连毛胡子刘一江带走的。现在,顾春山管他要王英贵干什么?

“不瞒你说,兄弟,这个王英贵,是我的人!”顾春山凑近秦明,小声道。

“你的人?”

“是啊!老弟,开个价吧,我们做笔买卖!”顾春山显得很老练的样子,把半截烟卷按在烟灰缸里掐灭。

“哈哈哈!”秦明大笑着,“这么说顾副科长要和我做买卖喽!”

“我说的是真的!”顾春山忽然严肃起来。

“顾副科长,你怎么知道我会跟你做这笔买卖呢?”秦明把烟卷杵在烟灰缸里掐灭,抬头说道。

“啊——咱哥们这些年了,这点小事还能有个不成?”顾春山满脸的狐疑。

“是这样,顾副科长,哥哥您安排我的事哪还有个不成啊!我是想——”秦明看着顾春山的眼睛,“顾副科长,您看这样行不行?这笔买卖咱哥俩这样做!”秦明嘴上说着,但心里在推测着眼前的这个顾副科长,他很有可能是潜伏在奉天市警察厅的国民党特工人员。

“怎么个做法?”

“我也有一个人,她是我的远房亲戚,我应该叫她表姐,恳请顾副科长和我做一个交换。就是换人,你给我我想要的人,我给你你想要的人。”

“你要的是什么人?”顾春山瞪大眼睛,满脸的疑惑。

“顾副科长,别着急嘛,听我说,她是我的表姐程玉芝,前几天被误抓了。”秦明点着一支烟,故意放慢语速,观察着顾春山的表情。

“我想请顾副科长帮我把程玉芝弄出来。”秦明盯着顾春山,把火柴杆扔进烟灰缸,慢慢说道。

“啊?”顾春山不禁一个惊诧,靠在椅背上,“你是什么人?那程玉芝不是你抓进来的吗?警察厅还给你记了功!”

“哈哈!顾副科长,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你想想,姜署长领人包围了我表姐家,他让我抓人,我哪敢不服从啊!程玉芝她是我的亲戚;你呢,说远点儿,从炎黄子孙那论,我们也是亲戚,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不希望中国人抓中国人!”秦明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顾春山,并给他点上。

顾春山狠狠吸了口烟,迟疑了一下,“她是你的——”

“这个女的不是你们警察署送到第一监狱的吗?”顾春山问道。

“是啊!正因为她已不在我的管辖之内,才请哥哥您帮忙啊!”秦明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这个人现在关在奉天第一监狱里,正好在你的权力之下嘛!”

“你要她做什么?”

“顾副科长,她是我的亲戚啊,你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啦!我亲戚的事,你说我能不管吗?等她出来我再跟她掰扯掰扯,吃饱撑的,闲着没事惹什么麻烦!”秦明显得懊恼的样子。

“都这时候了,你就别说这个啦,让我想想——”顾春山吸了口烟,皱着眉头。

“顾副科长,就凭你跟三谷清副厅长的关系,这就是小事一桩嘛!”秦明提到的这个三谷清,是日本关东军特高课在奉天警察厅的最高指挥官。

“啊,这样吧,我回头想想具体办法,估计没啥太大问题。有可能需要你配合。”

“配合倒没问题,关键我要的是人。”秦明明确道。

“好吧,就这么办,换人!”顾春山咬咬牙,表示同意,“你回去听我的消息。”

“好的。”秦明站起来。

顾春山忙问道:“我的人什么时候能放?”

“明天!”秦明又端起水喝了一口。

“谢谢老弟!你的人,不!你的亲戚我全力以赴帮忙。”顾春山拍着胸脯。

“好的,成交!”秦明和顾春山握过手,走向门口。

忽然,秦明又转过身来站住了,“顾副科长,以后能不能不吓唬我,我这伤还没好呢!”

“啊?你指的?”顾春山好像没明白秦明的意思。

“顾副科长,难道还得让兄弟问你这次遇袭是不是你干的吗?”秦明皱着眉头,显得很委屈。

“啊?”顾春山莫名其妙地咧咧嘴,“可能不是针对你的吧!”

“那针对谁的?”秦明装作没听懂。

“我怎么知道?”顾春山走近秦明,用手捂着嘴冲他的耳根小声说道:“很可能是针对胡福平的。他在吉林榆树地区破获了国共多个秘密联络站,逮捕和杀死人家不少人,人家能放过他?”

“他不是被你们的人打死了吗?”秦明佯装不解地问。

“他没死,正在奉天第一监狱养伤!不过你个要保密啊,这是日本人的绝密。”

“哦!放心吧!”秦明点着头。

“多多包涵,不好意思啊!”顾春山放下嘴边的手,对秦明说道。

“好了,不多说了,后会有期!”秦明和顾春山打过招呼,走出办公室。

外边的雪下了厚厚的一层,满目银光素裹。秦明没有招呼人力车或者出租车,他想走一走,他要捋捋思路。刚才顾春山说的,更加证实了钱亮的话是真的,而且这个王八蛋就躲在奉天第一监狱里养伤。姜天余可真会给他找地方,那里既安全,又清静,适合养伤。

还有这个顾春山,毫无疑问,他已经暴露了他的国民党特工的身份。我的身份他也是十有八九知道了,够狡猾的,厉害啊!不过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不管怎样,明面也好,暗地也罢,大家都在一致抗日,没有办法,营救程玉芝只能求救于他顾春山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明又一次感觉到他所处的环境,是何等的危险!每时每刻,都容不得他有半点闪失。就目前的情况看,姜天余并不信任他,甚至有可能姜天余已在秘密跟踪或者调查他。

秦明不由得向周围看了看,见过往的行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路面滑到。汽车或者人力车也放慢了速度,蜗牛一般磨蹭着。

秦明叫过来一辆出租车,开门坐了上去。他在认真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编者按】机智勇敢的主人公,在作者笔下熠熠生辉。【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心有所属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4)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6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