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4)
日期:2018-1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2

十四

 

新年快到了,奉天城里的四平街热闹非凡。街两侧的商家店铺灯火辉煌,老板和伙计们都在卯足了劲儿,想趁着这个节骨眼儿多卖点儿货。摆地摊卖毛嗑花生的,扛着冰糖葫芦叫卖的,推车卖油炸糕大果子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日本宪兵或者警察们,三人一伍,两人一对,不时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貌似在维持治安,殊不知那个倒霉的不注意,刮碰他们一下,那可是引火烧身,不是挨一顿胖揍,就是被罚款,严重的可能会被带走关起来。唉!这年月!

明湖春酒店是奉天城的老字号。这会儿,有头有脸的贤贵达人聚集在这里,直吃得脑满肠肥,醉熏不堪。跑堂的叫声,喝酒吃饭的唠嗑嗡嗡声,把这家酒楼的生意红火得了上了天。二楼靠窗户的一个雅间里,秦明和钱亮对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几个菜和一瓶白酒。两人的酒樽里都斟满了酒。

“来喽!”跑堂的端着一盘糖醋鲤鱼走进来,放到餐桌中间,“

先生,菜齐啦!请慢用!”

“好的!把门关好!”钱亮回头说了一句。那跑堂的关好门,出去了。

“来!兄弟,趁热吃口糖醋鲤鱼,这可是明湖春的招牌菜啊!”秦明说着拿起筷子,招呼钱亮一起吃鱼。

两人夹了一口鱼,“不错!不错!”不约赞叹着。

“钱亮,来!干一个!”两个人的酒杯轻轻一碰,酒下了肚。

秦明夹一口菜,嚼着,“钱亮,我这伤还没痊愈,就和你喝酒,也是觉得俺兄弟实在!”

“秦股长,你慢点喝!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敬意,我自己走一个!”说着,钱亮端起酒,一仰脖下了肚,接着又给自己满上一杯。

“你也慢点喝!”秦明挥着手,示意钱亮不要喝的太快。

“不瞒您说,秦股长,我早就想请您!”钱亮放下手里的酒瓶子,“我来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谁对我好。”

“钱亮,你客气了。我们在一起共事,这就是缘分。你比我小,当哥哥的平时多照顾照顾兄弟也是应该的嘛!”秦明拿起筷子比划着,让钱亮夹菜吃。

“秦股长,我敬您一杯!”两只酒杯一碰,钱亮又拿下一杯酒。

秦明看着钱亮渐渐泛红的脸,预感到他可能要喝多,忙劝着,“慢喝,随意!千万别喝多了。”

“秦股长,咱们警署里的事情,我也是看清楚了,都围着姜署长转。”钱亮瞪大眼睛,又一杯酒下了肚。秦明要给他再满上,钱亮接过酒瓶,给秦明的酒杯满上一点儿,然后自己又满上了。

“大家都死心塌地地为姜署长卖力,可他对大家伙儿却有厚有薄。”钱亮喝的脸通红,看来有点多了。

“兄弟,不许背后议论长官!”秦明提醒着钱亮。

“秦股长,我不是议论,我说的是事实。你看,你对姜署长一心一意,每次有行动你都出谋划策,冲锋在前,可咋样啊!好事还是没有那几个人得的多!他还是信任他们!”钱亮拿起酒杯,又一个仰脖,杯见底了。自己又满上。

“钱亮,你有点儿喝多了!”

“我没喝多!秦股长,就说这次吧,胡副股长受伤了——不——他死了,可这事咱们警察署有几个知道细情的,包括秦股长您!”

秦明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其实他在认真分析着钱亮说的话。现在,他可以断定,最初的判断是对的,胡福平确实没死,钱亮的话已经说漏了。秦明转念又想,那么这个胡福平藏在哪了呢?看来不能追问,否则会露出破绽。

“钱亮,对吃菜!”秦明招呼着。

“秦股长,我要不是家里的生活所迫,我才不当这个警察呢!”钱亮喝醉了。

“钱亮,喝点汤!”秦明拿起汤勺,给钱亮蒯了一碗素烩汤,放到他的跟前。

钱亮端起碗喝了一口汤,“秦股长,这回我妈有病,要不是你给我药,我还不知道怎么能把药弄到手呢!我可不想像他们似的,平时竟想着歪门邪道,坑人害人,祸害老百姓。”

“钱亮,这就对了。做人啊,要讲究良心。”

“秦股长,你说得对!我家吧——”钱亮通红的眼睛里,忽然闪着泪花,“我家原来是五口人,爸妈,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是啊,我经常听你提起你的妈妈和哥哥。”秦明接着话。

“现在家里就剩下我妈、我哥和我了。”钱亮的泪珠滚了下来,他抽泣着。

“一九三二年冬天的一个早上,我哥领着我去村外的大地搂毛茂草。我们俩刚走出村,来到村北头的一条大沟里,就见不远处的路上走过来一队人马,我和我哥猫在沟沿下,等他们走近了一看,原来是日本关东军和皇协军,他们匆匆朝我们村子里走去。没过多久,村子里传了来一片枪声和哭喊声。我和哥哥赶紧往家跑,推开院门,见我爸和我姐躺在血泊里,妈妈正跪在地上哭喊。”钱亮擦了一把泪,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钱亮,小声点儿!”秦明看看四周,提醒着钱亮。

钱亮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听我妈讲,关东军和皇协军包围了俺们村子,抢东西,祸害女人。几个关东军撞开咱家的院门,见猪圈里有一口猪,那是准备给我哥娶媳妇的。那关东军打开猪圈门就往外赶猪,我爸从屋里跑出来阻拦着,结果关东军一刺刀捅进了我爸的肚子,鲜血顺着我爸的裤子淌了一地。我姐姐藏在柴火垛里哭出声来,被关东军发现了,他们把她拽出来祸害完了,又囊了几刀,我姐死了。”钱亮低头哭出声来。

“钱亮,别太伤心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多想想今后的路怎么走!”秦明安慰着。

“秦股长,心痛啊!”钱亮把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我哥的对象被祸害后投河自尽了,我哥至今还没结婚。我妈身体每况愈下。我本指望着考上奉天矿工技术学院,将来多挣点钱养活家,可录取时告诉我,满洲国警察需要人,要求我转报警察学校,否则按叛国罪处理。我哪敢抵制,乖乖上了警察学校。后来一打听警校同学,和我一样的有一大批。”钱亮涨红着脸,无奈而悲伤的表情。

“行啦!兄弟,既然走到这条路了,就好好走吧。别总抱怨!”

“秦股长,我之所以跟您说这些,我是拿您没当外人。今后您有什么事,您言语一声,我钱亮愿肝脑涂地!”钱亮把秦明酒杯里的酒满上,自己又把自己的酒杯满上。

“好的,先谢谢兄弟!来!干了!”两人轻轻碰了一下酒杯,一同饮尽。

“怎么样?喝好了吧?”秦明放下酒杯,问道。

“秦股长,我听您的!”钱亮的舌头有点硬了。

“那就这样,别喝太多了,免得遭罪。哪天找时间再喝。今天就到这里。”

“行!”钱亮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你能行吗?我送你回去吧!”秦明站起来走过去,搀扶着钱亮。

“不用,秦股长。这点酒,不算啥。”钱亮谢过秦明,自己个往外晃荡着。

 

送走了钱亮,秦明没有回家,而是直奔盛京施医院。他来到二楼的护士室,陈梅不在。他正想打听一下,忽然后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正是陈梅。

“陈护士长,我换药!”

“终于想起来换药啦!”陈梅走过来,“到处置室等我。”说着她走进护士室。

秦明走进处置室,坐在椅子上,等着陈梅。

一会儿的工夫,陈梅推门进来了。她关好门,把换药车推到秦明跟前,“情况怎么样?”

“胡福平没死!叫姜天余藏起来了。”

“要尽快找到,解决掉。多留一天,就多一天祸害。”陈梅边准备药物,边说道。

“好!”

“另外,想办法尽快救出程玉芝。”

“明白!”

“还有一件事,根据上级指示,我这几天就要撤离奉天。以后你的联系人还是老宋,接头地点不变,城里浑四胡同17号源生粮店。”

“知道了。”

陈梅给秦明换好药,缠好绷带。秦明把衣服穿好。陈梅把手伸过来,“再见!”

“再见!”秦明和陈梅握握手,走出处置室。

【编者按】本章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十分耐读。【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5)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3)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9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