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3)
日期:2018-1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0

十三

张淑丽一家昨晚一宿都没睡好觉。早上醒来,张淑丽和母亲顾不得做早饭,赶忙出去张罗父亲保释的保证金去了。还好,东挪西凑,上午十点多钟两个人总算把保证金凑齐了。

娘俩来到北市场派出所。那刘搂财见张振武家人来送钱来了,乐得直咧嘴。他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阴阳怪气地说道:“保证金凑够啦?放这吧!”说着指了指眼前的桌子。

母亲把装钱的口袋放到桌子上,“凑够了。谢谢你刘警官!”

“这就不必客气啦!都在北市场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不是我在日本人面前说些好话,你当家的昨晚就被逮到宪兵队去了。”刘捞财仰着脸,趾高气扬的样子。

“多谢了!”母亲点着头。

“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可得注意。”

“好的!那我们回去了!”母亲说着,和张淑丽一起退出屋来,走出派出所。

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去药房上班了;弟弟也不在家,一定又是拉他那人力车挣钱去了。张淑丽安顿好母亲,走出家门,她要去浪速通(路)的书店上班。

每天上班,张淑丽都要乘坐有轨电车一线,从北市场邮电大楼对面的车站上车,到奉天火车站北侧的和平宾馆门前下车,然后她顺着浪速通(路)向东走到书店。

这会儿,张淑丽走到千代田(街)与浪速通(路)的交叉路口,她习惯似地向路口的东北角望了望。因为只要有任务,上级就会派交通员老郑坐在那个角落摆地摊修鞋。她平时坐在书店里,就能看到这个位置,以便及时联系接头。

时近中午,阳光下依然寒冷。老郑正坐在地摊前,给一个男人修鞋。他戴着围裙,手里挥舞着小锤,在钉鞋掌。

张淑丽清楚,上级又有新的任务了。她避开千代田(街)上南北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走到地摊前,坐在修鞋用的小木凳上。

“修鞋吗?”老郑头也没抬,随便问了一句。

“打个鞋掌。”张淑丽回答着。

“等等,马上就好!”老郑最后一锤子下去,从丁拐子上取下鞋,递给那个男的,“修好了!”

那男的接过修好的鞋看了看,然后穿上,交过钱起身走了。

张淑丽脱下一只脚上的鞋递给老郑,小声问:“有什么事情?”

老郑接过鞋,扣到丁拐子上,瞅瞅四周,小声道:“前些天在东部山区抗联第一路军一支队伍与日本关东军讨伐队遭遇,伤亡严重。今天凌晨传来消息,那边急需一些药品。老宋命令想尽办法,要搞到一些药品和医疗器械,尽快送进山里。”老郑往丁拐子上的鞋钉了两个鞋钉,然后摘下来递给张淑丽。

“明白!”张淑丽又脱下另一只鞋递给老郑。

“这次我配合你的行动。”老郑又抡起小锤,“叮咣”钉着。

“好的,我准备好就通知你,以窗花为号。”张淑丽说的这个“窗花”,是她与老郑联系的信号。平时只要张淑丽有事情要找组织,就会在书店自己办公桌前的窗户玻璃上贴一个窗花,老郑在外边的路上就可以看见,就会知道她有事情,老郑便会及时接应。

“修好了!”老郑一手把鞋递给张淑丽,另一只手接过张淑丽递过来的修鞋钱。

张淑丽穿好鞋,起身走了。老郑站起来直了直腰,左右看了看,又哈腰坐下。

张淑丽走进浪速古籍书店,“你好,山本先生!”见到坐在门口椅子上、身穿日本和服的光头男人,她打招呼道。

“你好,张小姐!”山本回应着。

张淑丽走上楼梯,来到二楼自己的办公室。二楼有三个房间,一间是书店经理室,就是正在一楼坐着的山本熊二的办公室。一间是张淑丽的办公室,再有一间是图书仓库。张淑丽就负责仓库里的图书管理。楼下是图书零售店,有两个女服务员负责卖书。

不过,楼上仓库里的有些书是满洲国禁售的,这些书仅供满洲国特许的日本人阅读或借阅。所以,张淑丽在这里就有了接触这些禁书的机会。

这会儿,张淑丽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她需要平静平静。

她起身把门关好,回到座位,掏出衣兜里的钥匙,打开保险柜,从里边取出一本厚厚的书。这本书是昨天她从仓库里拿出来的禁书——马克思著的《资本论》。奉天市政公署经济科有个叫村野的日本人要借阅这本书,她偷偷拿出来两本,另一本她想拿给秦岚看。

她锁好保险柜,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木纹纸,开始给这本书包书皮。

忽然,“当、当、当”几下敲门声,山本推门进来了。

“张小姐!”山本走过来,坐在张淑丽对面,“快年末了,这阵忙完,把库里的书做个盘点。”

“好的,山本先生!”张淑丽站起来答应一声,又坐下包书皮。

“这是——?”山本指着张淑丽手里的书。

“哦!是这样的。”张淑丽不慌不忙地说道,“奉天市政公署经济科村野先生昨天打电话告诉我,说要借这本书,我怕把书弄脏了,包好书皮再借给他。”

“哦——你的,好样的!”山本笑呵呵地说着,出去了。

很快,张淑丽把书皮包好了。随后,她把包好书皮的书放进保险柜里。接着伸手又拿过来一张木纹纸,开始给另一本《资本论》包书皮。不大工夫,书皮包好了,她拿出一管钢笔,在书皮上写下了四个字:商业管理。然后她把书装进自己的手拎兜里。她计划着要把这本书皮写着“商业管理”的书——《资本论》拿给秦岚看。

外边的天阴沉下来了,张淑丽透过窗户,看见老郑还坐在那里修鞋。

去哪里弄药去呢?张淑丽拿起账本,边思考着,边打开仓库的门,她要按照山本的要求,对仓库里的书籍进行盘点。其实,仓库里的库存情况,她的心里是有数的,只不过是应付山本的眼睛而已。

张淑丽躲在仓库里,明着在盘点,实际上她的思考一刻也没停止,她在考虑从哪里、如何弄到药品。

现在,已经冰天雪地了,如果伤员们得不到及时治疗,伤口受冻,极易溃烂感染。所以,搞到药品,刻不容缓,必须马上出手!

可是,从哪里下手呢?到药房去抢肯定有困难,一是人手不足,枪弹不足;二是敌人监控严密,胜算很小。所以,只能采取智取。

张淑丽把她所认识的人,通通想了一遍,谁有可能掌握药品的信息?谁有可能靠近药品?谁有可能拿到药品?最后,她把重点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是谁呀?就是她的父亲——北市场益寿堂掌柜的张振武!

怎么跟父亲说呢?张淑丽又陷入苦苦的沉思。父亲张振武跟随药房东家已经二十几年了,那时她还没出生呢。这么些年,父亲和东家之间已经是情如手足!如果得不到父亲的支持,那还谈什么药品?

不过,张淑丽揣测,父亲一定会帮这个忙的。因为父亲张振武对日本关东军及其走狗深恶痛绝。那帮畜生,“九一八”攻入沈阳后,到处烧杀掠夺,害得老百姓民不聊生。

就说眼巴前吧,昨晚父亲被无缘无故地带了去,被那帮狗仗人势的伪警察讹去了一千元伪满洲国币。细想想,帮助抗联队伍弄药品,就是支持抗联队伍打击日本关东军及其爪牙啊!

晚上回家找父亲唠唠,他会支持我的!张淑丽心里这么想着。

转眼,墙上的时钟指向17点,该下班了。张淑丽从保险柜里拿出自己的拎兜,刚想锁门下楼,山本从办公室出来了。

“那本书你放在哪里了?”山本走近张淑丽,盯着她的拎兜问道。

张淑丽不由得一怔,但马上镇静下来,平和地说道:“放到保险柜里了。”

“你拿出来给我吧,市政公署的村野先生刚才来电话,说他晚一会儿来取书。”

“好吧。”张淑丽又打开屋门,回到办公室里,当着山本的面打开保险柜,把那本包着书皮的《资本论》拿出来交给山本。

“张小姐,你可以下班啦!”

“好的,山本先生!”张淑丽锁好保险柜和房门,走出书店。

【编者按】故事峰回路转,再起波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4)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2)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4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