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2)
日期:2018-11-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72

十二

冬日的下午,阳光暖暖的。可强劲而来的寒风,依然凛冽人。小河沿的冰场上,一群孩子在嬉闹着,或滑冰车,或在打出溜滑。河北岸上的一片平房沉浸在寒冬里,显得万般的寂寞和清冷。

秦明穿过平房中间的一条小胡同,走进盛京施医院。他是来给伤口换药的。

秦明走上二楼,来到护士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一下门,“护士在吗?”

“请进!”里边传来一句清亮的回答。

秦明推开门,见屋里几个护士或在写病历,或在看S光片,都在忙碌着。他向里走了几步,“我是来换药的!”

一个正坐在门边办公桌前写字的护士抬起头,“啊!跟我来吧。”

秦明跟着这位护士走出屋,来到隔壁的处置室。秦明坐到桌边的椅子上,护士站在桌前准备着换药物品。

这时,门开了,“陈梅!”秦明心里叫着。

陈梅走近那位护士,“你去准备211床的病历,一会儿要会诊。这边交给我吧。”那护士听了,放下手里的医疗器具,“好的,”转身出去了。陈梅跟过去关好门,再次回到桌前。

“你来的正好。”陈梅靠近秦明,“伤口怎么样?”

“还好,不怎么疼了。”

“程玉芝怎么样?”陈梅问道。

“她很坚强,在里面受尽了折磨,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也不向敌人屈服。”

陈梅点着头,“多么好的同志啊!”

“姜天余正打算把她送到奉天第一监狱关押。”

“哦!你侦查一下,找机会想法把她营救出来!”

“明白!”秦明答道。

“现在,组织上要求你尽快调查清楚一个人。”陈梅小声说道。

“什么人?”秦明机警地看着陈梅。

陈梅看一眼关着的屋门,小声说道:“这个人叫王怀周,是程玉芝的丈夫。他原来是奉天我地下党组织一个分支部的负责人,一年前调往吉林榆树地区做地下工作。半年前他失踪了,随后当地的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同志被敌人逮捕或杀害。后来查明,王怀周已经投敌变节。由于当地的地下党组织破坏严重,这方面的情报迟迟没有传回奉天。前天才获得密报,王怀周已秘密潜回奉天,曾回家一趟,可当时程玉芝并不知道王怀周已经叛变。如果昨天不是你及时把敌人抓捕的情报传递出来,我奉天地下党组织将遭受重大损失。”

“我的任务是什么?”秦明问道。

“追踪王怀周的蛛丝马迹,找到他,干掉!”陈梅严肃地说道。

“有他的照片吗?”

“有。”陈梅说着掀开白大褂,从里边的一个小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秦明。

秦明接过照片一看,“啊?”

“你认识?”陈梅忙问道。

“这个人现在叫胡福平,是东城警察署行政股副股长,就是昨晚遇袭案**的那个人。”

“啊?太狡猾了。”陈梅不由得一阵惊讶,“昨晚那人满脸是血,我没认出来。**后不久,就被一辆不明身份的小轿车拉走了。”陈梅接过秦明递过来的王怀周照片,又重新收起来。

“我们内部传说他死了。可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秦明进一步解释着。

“你要尽快查找到这个胡福平的下落,如果没死,想办法解决掉。绝不能让他再帮着敌人破坏我们的组织,杀害我们的同志。”

“明白了!”秦明点着头。陈梅拿出绷带和药品,给他擦洗伤口,换药。

临走,陈梅又找医生给秦明开了一些口服消炎药。这些药都是满洲国严控的药品,秦明如果不是执行公务受的伤,要开这些药还是很麻烦的,有很多的手续要办。

秦明把药装到皮包里,走下楼梯,来到一楼。

“秦股长!”秦明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转过身来一看,“钱亮啊!你怎么来医院啦?不舒服?”

“秦股长,我没什么。是我母亲最近身体不好,夜里总咳嗽。我哥从乡下捎信来,让我给弄点药寄回去。”钱亮走过来,说着。

“开好药了吗?”

“没有!我想开点消炎药,人家说这是严控药,需要办手续。咳!真难!”钱亮一脸苦涩。

秦明拍了一下钱亮的肩膀,“得了,不用开了,我这包里有消炎药,给你母亲寄回去用吧。”说着他掂了掂手里的皮包。

“那哪好意思!秦股长,你的伤还没好。”钱亮有点难为情。

“咱兄弟俩还说这个吗?”秦明拽了一下钱亮的胳膊,“走吧!”两个人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

“秦股长,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来咱警署时间不长,平时你对我够照顾的。”钱亮说着感激的话。

“我得谢谢你啊,你有时候为我开车!”秦明笑着。

“这算啥!秦股长,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我觉得吧,跟你在一起感到特别舒坦,不紧张,还很温暖。”

“是吗?”秦明呵呵笑着,“你是我老弟嘛!”

“秦股长,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钱亮看着秦明,一脸的诚意。

“不啦,有时间还是我请你吧!”

“秦股长,这你就客气啦。就这么定了,哪天我请你!”

两个人出了小胡同,走向大东门附近的警察署。

 

从医院回来,秦明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他点着一支烟,吸着。一缕缕淡淡的青烟,在房间轻轻缭绕着。

姜天余,果然是一条狡猾的恶狼!胡福平很有可能没死,被姜天余给藏起来了。

胡福平这个叛徒,隐藏的好深啊!几个月的接触,竟没露出一丝破绽。

胡福平能藏到哪呢?警署一定有人知道线索。

秦明走到窗前,向外望着。

忽然,身后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秦明走过去拿起电话听筒,“喂!我是秦明。”

“哦!秦股长啊,我是奉天警察厅特高科。”对方在电话里说。

“哦!听出来了。你好,顾副科长!”秦明忙笑着说道,“顾副科长,不好意思啊!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说你出差了。”

秦明称呼顾副科长的这个人叫顾春山,虽然他只是副科长,实际上他干的就是科长的活儿。因为特高科的科长,是由警察厅副厅长三谷清兼任的。平日里,三谷清忙着宪兵队特务机关事务,所以警察厅特高科的工作绝大部分交由顾春山来办。

“是的,前些日子去外地办一个要案,走了十多天。听说你负伤啦?好多了吧!”电话筒里传来顾春山的声音。

“好多了!谢谢顾副科长的关心!”

“别客气啦,老弟!”

“顾副科长,我从新京特训回来,警校练习所的王所长让我给你带些东西回来,你看我什么时间给你送过去?”秦明问道。

“不必麻烦老弟了,有时间我去取吧。”

“别别,这一半天老弟还是给你送过去吧。”秦明坚持着。

“也好!你来之前给我个电话,咱们哥俩好好叙叙旧。”

“好的,顾副科长!”秦明答应着。

“一言为定,再见!”“再见!”

秦明撂下电话,坐到椅子上。

“铃——”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喂!我是秦明。”秦明拿起电话说道。

电话里传来姜天余的声音,“秦明,市警察厅已同意我们将程玉芝移交给奉天第一监狱,你马上派人办理手续,把程玉芝押送过去,连同档案和审讯记录。”

“是!署长!马上执行!”秦明一个立正。

秦明挂断电话,马上又拿起电话,“审讯室吗?给我找谢虎。”

“报告秦股长,我是谢虎。”谢虎在接电话。

“你马上带人把程玉芝押送奉天第一监狱,包括她的档案和审讯记录。办好移交手续,确保万无一失。”

“是,股长!”谢虎高声喊道。

秦明坐下,拿起一根烟点上。他在想,如果程玉芝移交到奉天第一监狱,那么营救成功的可能性就不好说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有机会借助日伪内部的权力和势力,救出程玉芝兴许会更容易些,因为人只要进了奉天第一监狱,姜天余的话就说得不算了。而如何借助日伪内部的权势呢?

秦明又拿起电话,摇了摇话机,“喂!我是东城警察署秦明,我找顾副科长。”

“秦明啊,我就是。”接电话的正是奉天市警察厅特高科副科长顾春山。

“顾副科长,明天我上午我过你那去,你有时间吧!”

“好的,有时间,我在办公室等你!”

“好的,明天见!”“明天见!”

秦明放下电话,抽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摁在烟灰缸里熄灭。

忽然,外边有人敲门,“报告!”

“进来!”

门开了,钱亮走了进来。

“秦股长!”钱亮说着来到秦明的办公桌前,“这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个字。”

“拿过来吧!”秦明说着拿起桌上的钢笔,仔细看了看钱亮放在眼前的文件,然后在上面签上了秦明二字。

“秦股长,今晚我想请您喝酒,不知您能否赏光?”钱亮站在桌前,看着秦明说道。

“坐吧!”秦明指了指桌前的那把椅子,“有什么高兴事?”秦明点着头,笑着。

“我就觉得应该请请你!”钱亮显得很诚恳。

“好吧!有礼不往非礼也!晚上喝酒!”秦明站起来,慷慨激昂地答道。

“太好了!那就晚上六点,城里明湖春酒店,我去定雅座。”钱亮高兴地站起来。

“一言为定!”

钱亮转身出去了。

【编者按】本章节语言对丰富人物形象,推动故事层层深入起到关键作用。【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3)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1)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3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