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0)
日期:2018-11-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64

秦岚和母亲栾菊英刚走出李有田家的屋门,院子的门就被撞开了。一个黑影在门前晃了晃,有气无力地靠在门框上。

秦岚正想走过去仔细看看,就见那人向前走了几步,“扑通”摔倒在地上。秦岚忙跑过去蹲下一看,“啊?李叔!”

栾菊英转身忙向屋里喊:“素环,你当家的回来啦!”

素环昏昏沉沉中忽然听见有人喊她当家的回来了,从炕上一轱辘爬起来,匆匆来到院子里。看李有田被打成这样,素环呜呜哭起来。三个人忙着把李有田抬进屋里,放到炕上。

李有田的衣服被打破了,神志不清,闭着眼,满脸血垢。素环流着泪、哭泣着端来水盆,为李有田擦着身上的血迹。

栾菊英让秦岚回自己的家里,去取暖水瓶,想给李有田喂点儿热乎开水暖暖身子。她自己则帮着素环洗毛巾,倒污水,再往盆里换些清水。跟着素环忙碌着。

不一会儿,秦岚拎着热水壶回来了,不过,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秦明。

秦明也是刚刚回到家里,正好碰上回家取热水壶的秦岚。秦岚气愤地把李有田爷俩的事说了一通,秦明听了,默默跟着过来了。

来到李有田家,秦岚把水壶里的水倒到一个小碗里,然后端着水碗,跪在李有田身旁,用小勺蒯着温水一勺一勺地喂着他。

见秦明来了,栾菊英和素环都没吭声,她们把脸就过去,依旧在忙着。

秦明站在地当央,正想找点活计帮个忙,发现李有田渐渐苏醒过来了。李有田睁开眼,环视着身旁忙碌着的素环、栾菊英、秦岚,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站在地下正看着他的秦明身上。

“秦明!你就听你李叔一句话,别当那个‘警察’了,那‘警察’不是保护俺老百姓的,是坑俺害俺的啊——”李有田好像费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李叔!”秦明扑过去,紧紧握住李有田的手。

“你赶紧回家吧,你李叔看见你生气!”母亲栾菊英抬起头,呵斥着秦明。

“李叔,您好好养伤,有时间我来看您!”秦明尴尬地慢慢松开李有田的手,“妈,李婶!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再叫我!”秦明站起身,灰溜溜地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此刻,秦明的心啊,已经痛苦到了极点。看着李叔一家的磨难,自己却无能为力;母亲和妹妹不理解,自己又不能过多的解释。他回到家里,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忽然感到特别的孤独,特别的难受。伤口在忍忍作痛,心在撕裂般的剧痛。

过了一会儿,待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秦明的思绪又恢复了理智。在他心里,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当初的选择。

“九一八”以后,日本关东军很快占领了奉天,占领了东北,三千万同胞沦为亡国奴,父亲死了,弟弟失散了,母亲和妹妹整天以泪洗面。国破家亡,哀鸿遍野。秦明没有跟随东北军撤进关内,而是留了下来,他想要一边照顾家里,一边寻机报仇。他觉得自己练就的一身好武艺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了。直到有一天,秦明在迷茫中看到了希望。

一九三三年春天的一个中午,秦明正在家院子里劈劈柴,一个年轻人推门进来,秦明抬头一看,不禁惊喜,“陈林,你怎么来啦?”

“怎么?意外吗?”陈林笑着。陈林是秦明在东北讲武堂学习时的同学,那时候两个人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当年东北军撤往关内的时候,陈林说他要照顾病重的父亲,就没有随部队入关。

“进屋吧!”秦明放下斧头,和陈林一起来到屋里。母亲和秦岚上街去了,家里只有秦明一个人。

陈林进屋回身把门关好,转过脸来对秦明说:“你不是整天闷闷不乐、愤不欲生吗?我这有份报纸,不妨你看看!”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摞折叠整齐的报纸递给秦明。

秦明接过来展开看了看,“啊!《青年义勇军报》!太好了!”他兴奋地叫了起来。

“嘘——”陈林把食指放在嘴前,示意秦明小点儿声。

“哪来的?”秦明低声问道。

“暂时保密!”陈林神秘的样子,让秦明一时摸不着头脑。

“怎么?你有啥想法?言语一声,我跟你干!”秦明语气坚定地说道。

“你先看看这报纸,看完之后一定烧掉。另外不许告诉任何人,明白吗?”陈林严肃地告诉秦明。

“明白!一定保密,看后烧掉!”秦明笑着,把那报纸揣进怀里。

“好了,我走了。过几天我再来。”

“再坐一会儿吧,我去街口买冰果给你吃!”秦明抬腿要往外走。

“不了,我还有事。”陈林拽住秦明。

“好吧!我等你来!”秦明轻轻拍了一下陈琳的肩头。

秦明送走陈林,赶紧把院门和屋门关好,回到堂屋往大灶锅里添了两瓢水,抓一把柴火凑到大灶坑里,点着洋火开始烧水。他坐在灶口的小凳上,打开《青年义勇军报》,认真看起来。

以后的日子,陈林经常给秦明送《青年义勇军报》,有时候陈林耽搁几天没来,秦明心急火燎似的。

有时候,陈林来了会坐下来,和秦明边看《青年义勇军报》,边探讨抗日救国的道理。渐渐的,两个人的心完全系在了一起——参加抗日的组织,打跑日本关东军!

这年秋天的一个上午,陈林领着秦明离开奉天城,来到东郊的余瑶寨,就是在这里,经陈林介绍,秦明见到了中共奉天市委地下党组织联络员李新康,化名:宋九牧。这时,秦明才知道,陈林早在东北讲武堂学习时就已是奉天地下党组织党员。这次来到余瑶寨,经陈林做入党介绍,秦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由于秦明从小在白云寺习武,后来又进东北讲武堂学习,考虑到秦明自身的优越条件,组织上决定派他再返回奉天,秘密打进奉天日伪警察内部,深入虎穴,侦探情报,开展对敌斗争。

当天下午,秦明告别宋九牧,重返奉天。在地下党组织的周密安排下,通过线人,几经周折,这年初冬,秦明成功打进奉天东城警署。

可是,没过多久,不幸发生了。一天早上,陈林以余瑶寨村公所工作人员的身份去奉天北市场益寿堂药房为抗联战士筹集药品,由于叛徒出卖,他当场被日本特务逮捕。

一九三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农历腊八。这天下午,阴云密布,寒风刺骨,北风卷着雪花呼啸着,大街上行人稀少。东城警署接到奉天日本宪兵队队长武田博的命令,去小河沿刑场协助执行一批死刑犯。秦明跟随警备队来到刑场,警戒刑场周围的环境。风雪中,二十几个犯人被日本宪兵从囚车上押下,他们衣衫褴褛,遍体鳞伤,个个身上挎着二十几斤重的锁镣。

忽然,秦明惊呆了。那个穿着单薄、满身血迹、走在犯人队伍最前面的那个男人怎么这么眼熟?啊?陈林!秦明的热血一下子涌了上来!他深沉地看着陈林……

陈林好像也看见了他,可当他们的眼神相碰的一瞬,陈林又把目光转向了前方。

“同胞们,日本鬼子终将灭亡的!团结起来,把这些凶残的禽兽赶出中国去!”陈林突然站住,向围观的老百姓大声呐喊。两个日本宪兵急忙冲过来,推搡着他,用枪托恨恨地砸着他瘦弱的身体。

陈林,好样的!战友们,好样的!秦明默默赞叹着,他的心在流血,他的牙咬得咯咯响。秦明在心里不住地轻声说着:放心吧,陈林,我的革命引路人!我决不辜负党组织的重托,一定坚持战斗到底,直到把日本鬼子统统消灭掉!

这时,陈林领着走进刑场的战友们唱起了流传于抗联队伍中的《红旗歌》:

群众的旗帜,

血红的旗帜,

收殓战士的尸首,

尸首未僵硬。

鲜血染透了旗帜,

高高树起啊!

血红的旗帜,

誓不战胜决不放手。

畏缩者,

你去就去你的,

我们决死以守此。

“机枪准备!”日本宪兵队队长武田博挥舞着战刀叫喊着,“执行!”

“突、突、突,”一阵机枪声,陈林倒下了,战友们倒下了!

茫茫雪花,在天空旋转着,悄悄落下来,覆盖在烈士们殷红的身躯上。苍天在哭泣,民族在悲唱。秦明强忍着内心的悲伤与愤懑,站在那里,默默地、默默地向着自己的同志和战友作最后的告别。

陈林是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献出生命的。他走了,他什么都没留下,他没有家庭,没有爱人,没有子女,没有任何遗物,甚至连遗骨都没留下,可他作为共产党员,作为抵御倭寇的民族英雄,他为革命、为国家、为民族牺牲的崇高精神将永存人间!

一个革命者,面对子弹和屠刀,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孤独、还担心别人不理解吗?我们现在做的是世界上最崇高、最光荣的伟业,有什么困难能阻挡得了我们必胜的信念呢?

秦明从椅子上站起来,望向窗外。虽然现在还是黑夜,但只要跟着共产党,把劳苦大众团结起来,拿起枪杆子,就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一定会从中国滚出去!

母亲和小妹从李叔家回来了,可她们没有过来和他拉话,径直回自己的屋里睡了。看着母亲屋里的灯光熄灭了,秦明有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但是,他理解她们,甚至从内心深处十分佩服她们!

明天即将到来,明天还将继续战斗!

【编者按】在作者笔下,一群铮铮铁骨的抗日义士巍然屹立!为您的精彩分享点赞!!【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期待(一)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9)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9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