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9)
日期:2018-11-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57

张淑丽和秦岚分手后,绕道去了奉天城里。她来到四平街上,走进吉顺丝房百货店。她从一楼逛到四楼,又走下来。这时候,四平街上已是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她走在大街上,来到光陆电影院门前看看影讯,然后走进了西侧的一条小胡同。小胡同很幽静,偶尔有人走过。

张淑丽向前走了不远,在一家店铺前停了下来。她抬头看了看牌匾:源生粮店。她左右看,没什么人,便推门走了进去。

店内没有顾客,只有店伙计在柜台里正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他在结算当天的账目。

见张淑丽进来,那伙计忙直起腰打着招呼,“您好,张小姐!”

“最近生意怎么样啊?”张淑丽走到柜台前。

“不怎么样!”

“上次的粮款还没结,宋掌柜的在吗?”

“在,在!”伙计忙向里屋吆喝着,“掌柜的,张小姐来了!”

张淑丽走过去,一挑里屋的门帘,进了账房。

“啊!张小姐,请!”见张淑丽走进来,一个四十岁左右、戴着瓜皮帽、穿着褐色棉袍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搭着话。他真名叫李新康,化名:宋九牧。他的公开身份是奉天城里源生粮店掌柜的,真实身份是奉天地下党临时执委负责人。

他靠近张淑丽,小声说道,“跟我来!”随即走过去推开后门,引着张淑丽来到了后院。

后院不大,但很规整。几间厢房顺西院墙排成一排;靠南墙是马厩,一匹老马在吃着草料;北墙根下是一些家禽窝棚。

厢房最北边一间屋正亮着灯。宋九牧领着张淑丽走过去,拉开门走进屋里。

“你可来了!”宋九牧忙给张淑丽让着座。

“让你久等了,老宋同志。”

“淑丽,一切顺利吗?”待两个人都落坐在炕沿上,老宋开口问道。

“还行,秦岚非常愿意。”张淑丽回答着。

“太好了!像她这样有进步倾向的青年,我们一定要积极争取过来,壮大我们民族的抵抗力量。当前的抗日形势特别严峻,日本人在伪满洲国极力推行奴化教育,妄图把我东北大好河山从中华民族的版图上分割出去,奉天的各类学校都在进行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教育,这是我们中华儿女所不能容忍的。”老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下午接到内线通知,敌人今晚要有大的抓捕行动,具体内容还不掌握,所以你们今晚八点在南市场的秘密聚会立即停止,奉天矿工技术学院那边的罢课活动也暂时取消。”

“那其他人都知道吗?”张淑丽急切地问道。

老宋起身给书里倒了一杯水端过来,“其他人我已经安排分别通知了。今晚你就不要去南市场了。”

“嗯!”张淑丽接过老宋递过来的水,点点头。

“关于秦岚,你可以凭借你们多年邻居和发小的关系,继续跟她接触。但——”老宋又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没有百分百把握之前,绝对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明白!”张淑丽严肃地回答道。

“时间紧迫,我就不留你多坐了!”老宋站起身。

“好!”张淑丽站起来,放下水杯,握了握老宋伸过来的手,走出屋门。

张淑丽现在的公开身份是奉天附属地浪速通(路)上一家日本人开设的“浪速古籍书店”图书管理员,她的真实身份是奉天地下党临时执委的N组成员。

张淑丽走出胡同,来到四平街上,向小东门方向走去。她要坐从大东门至奉天火车站的一号线有轨电车回到北市场的家里。

当初把秦岚作为组织发展对象,是她向上级提出的。她十分清楚,日本人侵占东三省,使秦岚一家遭受了悲惨命运。她的爸爸被日本人打死了,二哥失踪了。那时候她和秦岚在一起,听到最多的就是秦岚咬牙切齿的恨!她恨日本关东军,她恨像她大哥秦明一样的为日本人当差的“软骨头”。甚至有一天她悄悄跟张淑丽说,等有机会,不管什么人,只要打日本鬼子,她就愿意入伙跟着干。

现在,组织上把培养秦岚的任务交给她张淑丽,她的内心兴奋不已。她十分愿意和她的发小、也是好朋友秦岚共同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而抗争,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会儿,张淑丽坐在有轨电车上,看着身边不时驶过的日本关东军宪兵巡逻车、满洲国警察巡逻车,她的内心不禁涌起一股股屈辱感、一股不可名状的郁闷,这让她更加增定了坚持抗日的信心。

北市场快到了。过了奉天市政公署大楼,就是北市场的黄牌楼了。

忽然,前边传来“啪、啪、啪”几声枪响。张淑丽扭过身向车窗外张望,见一个人在前边不远处的横马路上趔趄着跑了几步,摔倒在路边。几个穿黄大衣的日本宪兵嘶喊着追过来,围住了倒地者。

有轨电车从日本宪兵的身边驶过,在北市邮电大楼对过的车站停下。张淑丽走下电车,沿十八经街走进北市场。她家在大观茶园斜对过的居民区里。

张淑丽穿过胡同,回到家时,这时父亲还没回来。家里只有母亲和弟弟在家。

“今天回来这么晚?吃饭了吗?”母亲走过来,关切地问。

“妈,今晚加班,我吃过了。”

不多一会儿,父亲回来了。父亲进屋往炕上一坐,气呼呼的。

“谁惹你了?”母亲站在地当央,着急地问父亲。

“真是亡国奴啊!”父亲颤巍巍地憋屈地说。

“爸,你小点声!”张淑丽站在一旁提醒着父亲。

“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母亲晃着脑袋,十分着急的样子。

“咳!”父亲叹了口气,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半个时辰前,一个男人拎着一个小布袋走进益寿堂药房,跟我搭话说,他家是辽中六间房的,母亲最近身体不好,他进城里抓些药给母亲带回去。

他买完药刚要出门,几个日本宪兵进来了。那男的见日本宪兵拿着长枪,刺刀明晃晃的,吓了一跳,手里拎着的小布袋“吧嗒”掉地上了。这下可好,洒了一地大米。他低头一看,心里当时就没了主意,拔腿就往外跑。日本兵一看“这家伙”这么紧张,可能把他当成了关内潜伏的探子,急忙呼喊着追了出去。

我回来的时候,听说日本宪兵开枪打伤了他,把他抓住了。这下,他可有“好果子”吃了。

“你说,这是什么世道?还让咱老百姓活不?”父亲气得喘着粗气。

“是的,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日本兵把他打伤抓住了!”张淑丽接着说道。

“世道难活呀!”母亲哀叹着。

忽然,有人敲门,“张振武掌柜的在家吗?”

“来了!”张淑丽忙过去把门打开。

两个挎枪的警察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父亲忙从炕上站起来,一看,来人认识,是北市派出所的警察刘立财,外号叫“刘搂财”。

“啊!刘警官啊,快请坐!”父亲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不用了。我说张掌柜的,刚才日本宪兵队来电话,需要你去核实一个案子,请吧!”刘搂财晃着脑袋,阴阳怪气的。

“什么案子?我怎么知道?”

“走吧!到了地方你就知道啦!”刘搂财和那警察过来拽着张振武。

“好吧!跟你们去一趟!”张振武气呼呼地甩开了袖子。

“她爸!你——”,“爸爸!”母亲和张淑丽姐弟两个过来想拦住他们,可刘搂财两个人强行把张振武架了出去,“别害怕,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张淑丽看着父亲背影,心里充满了愤恨。她出去关好院门,走回屋里,见母亲和弟弟都在流着眼泪……

娘仨默默地坐着,内心的悲愤汹涌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开了。“爸爸!”弟弟眼快,叫着走进屋来的爸爸。

张振武走进屋里,坐到炕上,一声也不言语。

“怎么样啊?”母亲凑近父亲,关切地问。

“他们要一千元国币,作为保证金。告诉明天上午送过去,否则抓人!”父亲低下头,闷闷地说。

“这简直就是欺诈!”张淑丽“呼”地站起身来,气愤地说道。弟弟也气得站了起来,“就仗着他们手里有权有枪!”

“可有什么办法呀?要不你找找东家?”母亲和父亲商量着说。

“没用,东家拿他们也没办法。”父亲低着头,心里没了底气。

“唉!明个儿那就送钱去吧,破财免灾!”母亲一句话,说得屋里静悄悄的。是啊,他们不就是为了欺压百姓,讹钱来了吗?

一家人在默默的愤懑之中睡下了。

夜,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编者按】这一章节情节一波三折,令人不由得担心主人公的命运如何。【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10)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8)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3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