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7)
日期:2018-11-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85

秦明从上衣兜里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快中午12点了,可姜天余还没宣布今晚的具体行动计划。

秦明拉开办公室的门,来到走廊里,他想去楼下食堂吃午饭。他刚带上门,就见姜天余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走出来。

“署长,吃饭啊!”秦明站住打着招呼。

“吃饭去,人是铁饭是钢嘛!”姜天余走过来,和秦明一起走向楼梯口。

这时,警察署门卫领着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医务人员正走上楼梯,迎面而来。

姜天余眼尖,一眼就认出了走过来的女护士是盛京施医院的护士长陈梅,“陈护士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陈梅背着药箱走过来站下,“署长,您还问那!真拿你们没办法。”陈梅瞥了一眼秦明,“秦警官出院连个招呼也没打,外敷的药也没换,吃的药也忘带了,这伤还能好吗?”

姜天余转脸瞅瞅秦明,瞪大眼珠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我说秦明啊,再忙也得把药换了呀,把药吃了啊。”

“我——”秦明咧着嘴,“早上太着急了!”

“得了,你先换药吧!”姜天余把脸又转向陈梅,“那就劳驾你跑这一趟。吃饭没?要不一起先吃饭吧!”

“我吃过了。”

“那你们换药,我先去吃饭啦!”姜天余说着下楼走了。

秦明和陈梅、还有那个门卫回到他的办公室。警察署有规定,一般情况下,外人到警察署办事,门卫必须全程护送进入办公区。

“秦警官,耽误你吃午饭啦!”陈梅把药箱放到茶几上,打开药箱,往外取着药棉、纱布和各类外敷消炎药。

“哪里!我得谢谢你,麻烦你多走一趟。”秦明笑着感谢着。

那门卫给陈梅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

“快数九了,别忘了添加衣物!”陈梅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明。他正坐在沙发上脱衣准备换药。

秦明听着陈梅的嘱咐,不禁心里一怔,这不是老宋交代的接头暗号吗?于是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视了一眼陈梅,他决定回复暗号,“忘不了,没有好的身体,怎么照顾母亲?”

“这就对了,省得母亲操心。”陈梅做好了换药准备,抬起头来看着秦明。

秦明一听暗号对上了,心头一阵兴奋。他瞅了一眼那个门卫,见他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俩。

忽然,秦明脱衣服的胳膊一甩,不经意间刮倒了茶几上的那个装水的玻璃杯,“啪!”连杯带水一起掉到了地上,水和玻璃碎片散了一地。

“对不起陈护士,没烫着吧?”秦明急忙问道。

“没有,没关系。”陈梅瞅了一眼地上的玻璃碎片。

那门卫赶紧跑过来,“你们换药,我收拾!”说着他跑出房间取家什去了。

秦明趁势凑近陈梅的耳根,“今晚奉天警察厅有重大搜捕行动,我们所有的活动要立即暂停。”

“好的,知道了。”陈梅小声说道。

门开了,那门卫拿着笤帚和戳子走进来,打扫屋地。陈梅在小心翼翼地拆着秦明伤口上的纱布,“口服药可别忘了吃,一天三次。”

“记住了!”秦明答应着,“伤口怎么样?”

“还好!得按时换药!”

那门卫拎着家什出去了。陈梅扫了一眼门口,低声道:“换药到医院找我!”

“好的!”秦明点点头。

那门卫又拿回墩布开始拖地。“一会我来吧!”秦明对那门卫客气着。

“秦股长,还是我来吧,这就收拾完事了。”那门卫哈腰边拖着地边回应着。

不大的工夫,药换完了。那门卫送陈梅下楼了。

秦明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刚才的一切是否有漏洞。当他感觉包括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严丝合缝、没有纰漏后,才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吃午饭。

“报告!”门外有人喊话。

“进来!”

门开了,钱亮端着两盒饭菜走进来,“秦股长,署长让我给你把饭菜打上来了。”

“谢谢!我正要下去呢!”秦明又坐回沙发里。钱亮把饭和菜放到茶几上,坐到一边。

“你吃过了?”秦明打开盒盖,拿起筷子。

“吃过了。”钱亮回复着。

“菜的味道不错!”秦明嘴里嚼着,夸奖道。

“这是新换的厨师做的,味是不错!”

秦明夹一口饭放到嘴里,“你是哪里人?”

“我家是开原王茂屯的。今年刚从奉天地方警察学校毕业。”钱亮看着秦明回答着。

“到我们警署感觉还适应吧?”秦明边吃边和钱亮拉着话。

“还行吧!反正就是一心一意为国家做事呗!”

秦明抬头看了钱亮一眼,“敢杀人吗?”

“我没杀过人。”钱亮的表情怯生生的。

“该杀的就杀,不该杀的就不能杀。这是纪律。”秦明一语双关地解释着。

“是的。秦股长。”

“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秦明站起来,走过去拿起话筒,“喂——是我——是!我马上过去!”秦明撂下电话,示意钱亮把茶几上的饭菜收拾了。

钱亮端着剩下的饭菜出去了。

秦明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一口水,拽拽衣襟,走出办公室。

刚才的电话是姜天余打来的,让他过去一趟。

“报告!”秦明走到姜天余办公室门口,一声报告。

“进来!”秦明推门走进房间。

姜天余正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秦明走过去,他摆手叫秦明坐在他桌前的椅子上。

“刚刚得到准确消息,今晚共产党的一个大人物将出现在东郊上木村。这家伙还是挺狡猾的,听说上秋的时候,他就从关内过来了,一直在李石寨一带隐藏着,看天气渐渐冷了,没什么动静,这才活动过来。今晚五点他们要在上木村里一户人家秘密开会。我们行动的目标就是抓获这条‘大鱼’。”姜天余瞪着眼睛,咬着嘴唇。

“那我们的布控任务是——”秦明刚想问。

姜天余打断了他,“今晚沈河署也去,他们负责外围警戒,我们负责抓捕。市警察厅赵厅长负责统一指挥。”

“明白!”秦明站起身,一个立正。

姜天余看了一下手表,“现在谢虎他们正在那里秘密监控目标。我们两点出发,五点一刻实施合围。”

“是!”

秦明从姜天余办公室出来,向保安股警员传达了密令。

下午两点半多钟,姜天余和秦明领着人秘密潜伏进上木村。他们隐藏在一户农家院里,按照谢虎的指点,他们透过窗户隔着几间农村的土坯房,用望远镜不时窥视着目标。

他们关注的是独门独院的三间茅草房。现在,这家院子里静悄悄的,几只溜达鸡无聊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着,啄着地上的杂物。透过草屋的窗户,偶尔能看见有人影在屋里走动,但看不清长相。

“谢虎,通知各小组,注意隐蔽,听从命令,不许擅自行动。”姜天余命令着。

“是!”谢虎出去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目标没有任何异常。

秦明端起望远镜,见那屋里的人不时在堂屋里忙乎着。难道他们还没接到撤退的情报?

“听着,今晚我们抓住这条‘大鱼’,我就请大家去浪速通吃西餐!”姜天余坐在椅子上,满脸奸笑着。屋里的几个人没人吭声,神情都很严肃。

秦明放下望远镜,“那好啊!到时候我就点一盘黑椒烤牛排。”

“好啊!”姜天余嘿嘿笑着。

“注意!有人推车在目标门前吆喝卖豆腐!”观察哨报告。

姜天余忙举起望远镜,望了一会儿,“继续观察!”

这时,茅草屋里出来个女人,手里拿着木盆,走出院门。“她在捡豆腐,仔细观察!”姜天余叮嘱着。

那女人交完钱,端着豆腐回屋了。卖豆腐的吆喝着推车走了。

不一会儿,那女人又推开屋门来到院子,从柴火堆里往堂屋抱着柴火。一趟、一趟......她不停地忙活着。

“吆喝——看来今晚来的人可不少哇,捡了满满一盆豆腐,还抱了那么多柴火,一定是一顿‘美餐’啊。”姜天余放下望远镜,傲慢地感慨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太阳快落下了。姜天余看看手表,差五分钟四点。

“不好,目标房屋起火啦!”观察哨慌慌张张地报告。

姜天余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望远镜,“啊!?”他那血口一般的大嘴往下恨恨地咧了一下。

但见那户人家的窗户往外呼呼冒着浓烟,火势借着寒风,堂屋的门窗被烈火映得通红。刚才捡豆腐的那女人从屋里跑出来,大声喊着,“救火啦!救火啦!”顺势跑出院门。

姜天余扔掉望远镜,大喊:“快抓住那女的!”随即跑出了屋门。

秦明跟着姜天余跑到那户人家的院门前。大火借着大风噼里啪啦地咆哮着,火光映红了天空。站在院外,就能感受到一股股冲过来的灼人的热浪。

姜天余气得脸色发紫,站在原地来回转磨磨,“村里村外赶紧布控,不能放走任何可疑的人!”

“是!”秦明带着人搜索去了。他刚走到村口,就见迎面来了一伙人。

“报告股长,那女的被我们抓到啦。”一个便衣上来报告。

秦明走近打开手电筒一看,正是刚才买豆腐的那个女人。她大概有三十几岁,头发蓬乱,嘴角有一条鲜红的血印,显然刚刚被人打过。她穿着灰色的盘扣布衣,打补丁的裤子;她站在那里,仰着冷峻的脸;可能刚才跑丢了一只鞋,她一只脚光着,站在那里。

秦明命令手下把那个女人押回到姜天余面前。

“报告署长,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各路人马纷纷回来报告。

姜天余两手插到衣兜里,仔细瞅瞅眼前的这个女人,狠呆呆地挤出两个字:“带走!”

【编者按】人物形象饱满,故事情节曲折,颇耐品读。【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8)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6)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160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