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6)
日期:2018-11-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8

听到电话铃响,母亲栾菊英连忙下地,穿过堂屋,奔向秦明住的西屋。

可栾菊英跑到电话旁,刚要拿起听筒,电话不响了。她站了一会儿,见电话没动静,正要转身出屋,忽然,电话铃又响了。

“喂!”栾菊英赶紧拿起话筒,问道。

电话里没人应答。

“喂!喂!”栾菊英接连问着。

话筒里仍然没人回话,忽然里面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对方把电话挂了。

怎么回事?栾菊英感到很蹊跷。她揣摩着,慢慢走向屋门,不时回头瞅着那部电话。

“嫂子!”院门开了,邻居李有田走了进来。

“是他李叔啊,快进屋。”栾菊英来到堂屋门口,笑着把李有田迎进东屋。

“听说秦明昨晚受伤啦?怎么样啊?”李有田走进里屋,屁股刚着炕沿边儿,就开口问道。

“没啥大事,又去警察署啦!”栾菊英把烟笸箩递到李有田跟前,回答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有田低头卷着旱烟,点着头。

“这也是一个犟种!”栾菊英坐到李有田对面,不无生气地说:“当这个差干啥?让人家背后指着脊梁骨!”

“我说嫂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秦明是当了那玩意儿,可他在咱派出所当警察那会儿,可从来没祸害过咱们老百姓啊!你问问街坊邻居,他不但没祸害过咱,哪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他都出手帮忙。”李有田把卷好的旱烟叼到嘴上,拿出一根洋火划着点上。

“那倒是。”栾菊英点着头。

“咱这条街上,谁家丢东西了,谁家孩子惹事被派出所带走了,哪回不是秦明出面摆平的?”李有田吐了一口烟,数唠道。

“也是!”栾菊英的脸上有了笑容,“要是他爸还健在,绝不会让他去干这人见人骂的差事。”

“嫂子,说一千道一万,这不也是生活所迫嘛!要怨就怨那——”李有田扭头往窗外瞅瞅,“行了,不说了。”

栾菊英接过话:“假如当年秦明要是从那讲武堂毕业,该多好!那也是咱自己的军人啊!”

“嫂子,可别——”李有田站起身,垫着脚往外看着,“可别乱说啊,小心墙外有耳啊!”

栾菊英也意识到自己走嘴了,忙收住口,“不提这事了。”她直了直腰,“他叔,你今个儿咋没出车?”

“唉!”李有田皱着眉头,把抽剩的旱烟头在翘起的鞋底上戳灭,扔到身后角落里的戳子里。

李秦两家是几十年的邻居了,从他们的上一辈算起,两家就挨着住,有个大事小情的,两家人都相互照应着。李有田家的生活一直过得挺寒酸的。他结婚晚,三十好几了才娶上媳妇。媳妇娘家是抚顺清源山里的,婚后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儿,今年老大十二,老二才九岁。

见栾菊英问话,李有田苦着脸开口道:“我那大儿子李琼昨天下午在学校惹点事儿,放学回家来说学校让找家长今天过去。我合计着想找秦岚帮忙说说话。”

“秦岚给她爸上坟去了,你抽袋烟,等一会儿,估摸着她也快回来了。”栾菊英扭头看了看箱盖上的座钟。

李有田又卷起一根烟,顺嘴提起了儿子李琼惹的事儿,“这孩子!昨天下午上图画课,那个日本老师文田一介让学生们画画,画的是日本的一个什么山,挺有名的。哦——想起来了,叫富士山。你猜我那儿子问老师什么?”

“问什么?”栾菊英插一句。

“他问文田一介,富士山在满洲国的什么地方?你说气人不气人?这下可好,文田一介让我们家长去解释,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有田哭丧着脸,狠狠抽了一口烟。

屋当央靠墙的箱盖上,那张座钟“嘎达、嘎达”地走着,时针已指向了“12”。

“你别着急,一会儿秦岚就能回来,让她帮你去说说。一个小孩子,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栾菊英劝着李有田。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还是不见秦岚回来,两个人真的有点儿着急了。

“嫂子,我先不等了,回家看看。”李有田说着站起身来。

栾菊英也没挽留,“那也好,秦岚回来,我让她过去找你。”说着站起来往外送着李有田。

“回去吧!嫂子。”李有田出了院门,右拐过去,刚要往家走,就见两个警察从他家的院里走出来。

其中一个警察见迎面走来的李有田,开口问道:“你是李有田吗?”

“是啊,有事吗?老总。”李有田答应着走过去。

“有人举报你涉嫌‘思想犯罪’,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那俩警察不由分说,上来就扭住了李有田的两只胳膊往大街上扯。

“为什么抓我?我没罪!”李有田大喊着,挣脱着。两个警察死死按着他,不容他反抗。

李有田的媳妇素环和大儿子李琼听见喊声,忙从家院里跑出来,见此情景,一阵哭喊,往前奔着,试图拽回李有田。可警察抬起皮靴,将他们狠狠踢倒在地。

栾菊英听见外面的哭喊声急忙转身拉开院门,正看见那俩警察扭着李有田往大街上走。

听见哭喊声,人群似潮水般霎时溢满了胡同。人们观望着,默默无语。

警察们押着李有田走出胡同,走向堂子街路边停着的一辆警车。一警察打开后车门,把李有田推了上去。随后,警车开走了。

素环坐在地上闭着泪眼,手脚胡乱蹬扯着,哭叫着;李琼流着眼泪搂着他妈,两个人哭成了一团。邻居们围拢过来,苦口劝着,可无济于事。

栾菊英走过去,费了好大一番口舌,才把这娘俩劝起来,送回家。她安顿好素环,回到自家的院子,关好门,回到屋里,坐在炕边两眼直发愣,她后悔没再挽留一会儿李有田;她搞不明白,为什么小孩子的一句问话会惹来这么大的灾祸?她的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那两个警察把她的心一同抓走了一样。

坐在炕上,栾菊英愈发不理解她的大儿子秦明,她在心里暗暗痛骂着,骂她为什么养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人活着就要有志气,就是死,也不当日本人的走狗!

“妈!我回来了。”院门推开,秦岚走了进来。

看见闺女,栾菊英的眼里不禁涌出了泪水。她望着窗外,待秦岚走进屋来,开口道:“你怎么才回来?你李叔等你半天了!”

“我在爸爸坟头多呆了一会儿。妈!李叔呢?”秦岚摘下围脖挂到衣架上,擦着两只冻红的手。“妈,你哭啦?”秦岚走过来坐到栾菊英的身边,给她擦着眼泪。

“李琼在学校说了句错话,你李叔过来想找你帮忙去学校说说情。结果可能是那个叫什么文田一介的日本人向派出所举报了,你李叔被派出所的警察抓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秦岚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

“就刚才。”栾菊英无奈地答道。

“哦——是这样!”秦岚倒吸了一口气,忽然她又转身摘下衣架上的围脖,“妈,您别着急,我知道了。你去劝劝李婶,我去学校看看。”

秦岚说着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你可注意点儿!”栾菊英下了地,在后面叮嘱着。

“放心吧!”秦岚出了胡同,走上堂子街,穿进对面那条小巷里。

昨天放学的时候,校长找到她,已经谈到了这件事,毕竟李琼是她班上的学生。

文田一介是去年毕业的日本大学生,今年春天才从日本广岛来到满洲国奉天,后被分配到东城国民学校教学。自去年秋天以来,满洲国实施教育“新学制”,推行“建国精神”、“民族协和”、“忠君报国”以及“唯神之道”教育,日本本土的教师和大学毕业生蜂拥般涌向满洲国,渗透到大中小各类学校从事教学,以强化满蒙地区尽忠“天皇陛下”的教育。文田一介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份子。

文田一介来的时候,还带着他的女朋友小泉美子。不过小泉美子大学还没毕业,是陪他来的,打算住上一段时间就回日本。文田一介在学校主要教日语、历史和图画。当时正值奉天春暖花开,文田一介和小泉美子两个人经常到郊外的昭陵、村野游玩,他们相互爱慕着,爱得发红,爱得发紫。可是不久,小泉美子患病了,虽然送入关东军陆军医院救治,但病情还是每况愈下。文田一介打算送小泉美子回日本治病,可奉天文教督学次长中良康夫不同意,认为满洲国进行的“大东亚共荣圈”教育正如火如荼,天皇“一德一心”思想已深入人心。这个时候,作为天皇子民的文田一介离开满洲显然不合时宜。小泉美子见文田一介不能回国送她,她又舍不得离开文田一介,只好住在关东军陆军医院里继续治疗,最后终因不治而死在文田一介的怀里。

小泉美子死后,文田一介悲痛欲绝,一度心灰意冷,甚至神志恍惚。为了发泄内心的极度愤懑,他已有好长时间没来上课了。昨天是他回校教课的第一天,结果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

秦岚走出小巷,往右一拐,眼前就是学校门口了。

【编者按】这一章节语言精当,情节层层深入,很有代入感。【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7)
下一篇:【村网通杯2】家在青山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7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