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李轻松】组诗《萨满萨满》
日期:2015-07-2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1357

 冥想之物

 

关上灯的雨一直在下……

我的背面是阴影,阴影的背面就是我。

那沉默的手按住了嘴唇,

那散落的昏鸦按住黄昏,

一点点污渍布满责难。

我要经过一粒米的淘洗

才能成为饱满的大地和种子

侥幸到达我的唇边

我要一朵花的清晨

一场了断从途中开始

我已到达终点,而爱却还在半路

那些荆棘都有了刺伤,

那些群山都有了颠覆,

世界亮如薄刃——

而死者总是高于生者

高于那一寸的尘世、万仞的天堂…

一个小女孩披着黑斗篷,

迎风疾走。她的脑袋被风吹裂,

裂口里不停地飘出利箭,

而我抬头是云朵,低头是流水……

                     2014-12-24

 

       这世界的幕布

 

一块幕布张开,一张血盆大口

她不停地从幕布中爬出来,再被裹进去

从海浪中、魔爪里、窗棂间探出头

这被踩踏的人,被冤死的鬼

一条白绸垂下来就是命运

她伸出手是空的,永远不被握住

与世界这一段永恒的距离

仿佛艺术的真谛。

那条冷漠的绳索,那些持刀者

一再地把浮萍按下头去。一再地

收割那些麦穗的血。

一条铁轨伸直就是远方

竖起来成为阶梯,倒下去状如绞索

很抱歉,她不认识自己的倒影。

以及倒影里的飞鸟!

不认同角色的转换,不传承

那长亭与短句。幕后的人

在灯暗处转了一圈

没有人看见她已走过人间……

             2014-12-25

 

         桃花中的凉……

 

一个抱着瓦罐的妇人,在桃花中变凉

潮夕落了,脸色未免苍白

不要紧,还有春水自会流着

当然还有那场旧闻还在相传

脱掉那层桃色不难

难的是换了副骨头。

那身后的古典与身前的现代

她的幽暗是惊艳的反语。她的间离术

都比柳丝更垂,比屋檐更低

那一腔善恶是用来崩溃的

被倾听的人却已没了踪迹

在林梢上行走,在江湖上玩命

更多的时候桃林是静的

风贴着枝头。她把眉毛描得更黑一些

嘴唇需更腥红

这巨大的嚣张里面

深埋着巨大的寂静。

                   2014-12-30

 

        竹林里的人

 

没有比这儿更纵情的了

在竹林间喝酒,必得先打打铁

打到酣畅处,那自然就醉了

一些笋尖便疯了般地冒出来

写诗的人突然打马奔了前世

死到哪就埋到哪儿吧——

他说。最好是放弃驾鹤吧

马也不必再骑了

更不用描述那林下之风

明月的衬托也是多余的

只要那任性的一闪

就没了人烟,没了水袖

背着的那罪,那灰,那弯腰的事物

都抬头望去:沾染了这仙气的人间

那刚出土的新芽儿,

婴孩一般,比昨天又窜高了一截……

           2014-12-31

 

           后花园

 

什么时候,顺着园子就开始怀春了

不必等到把药熬到三遍

更不必等到啼血

春草就漫过了后花园

在梦里幽会,是无需躲闪的

把云鬓轻挽,有些散漫的样子

也许更加迷人。你无心打理窗前的花枝

要剪掉一点乱是那么难

不被允许的爱,不被亲吻的嘴唇

在牡丹亭畔、芍药阑边,

一番云雨打湿了尘间

被冥判的前世

要喝的孟婆汤就是一场煎熬

在明月桥前断了肠。你蜕去了假面

却是不得开口

你暗自垂了泪:叫声我来也——

可以生时却死,而死时却已生。

且慢,春色如许,却是不知,不知

“是花都放了,那牡丹还早!”

                 2015-1-2

【编者按】
上一篇:【宋晓杰】以沉静 以叹息(散文诗22章)
下一篇:【马秋芬】蚂蚁上树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