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
日期:2018-11-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341

奉天盛京施医院坐落在奉天古城大东门外的万泉河北岸,就是奉天人俗称的小河沿边上。清宣统三年,奉天省铁岭人赵尔巽任东三省总督时,他的公馆就安在小河沿的莲花塘边。这里春夏微风拂煦,柳树成荫,河湾里的莲花婀娜多姿,竞放馨香。到了冬天,白雪飘舞,素装银裹,鱼儿在厚厚的冰河下游耍;孩子们挥舞钢钎滑着冰车,或甩着鞭子使劲儿抽打着旋转的冰嘎儿,一个个小脸和小手都冻得红红的,可听不到大人们的喊声,他们没一个会主动张罗回家吃饭的。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苏格兰医生司督阁,受苏格兰基督教会的派遣,来到中国关东的海城牛庄,从事施医布道工作。第二年他乘坐牛车,经过八天的旅途来到奉天,在小河沿北岸的土坡上租了几间破旧的民房,开办了诊所,应用西医、西药诊治疾病。由于诊所地处原盛京并免收全部费用,所以起名叫“盛京施医院”。

满洲国成立后,这家医院成了日本人监控的重点,原因不言而喻,它是由英国人开的医院,往往是满洲国控制的薄弱地方。平日里,老百姓都愿意到这里来就医,不想忍受其他医院日本人的出没跋扈。

现在,夜静下来了。医院门前的红十字挂在塔楼的屋檐下,显得幽幽昏暗。医院走廊里灯光四射,几个医护人员或患者偶尔在走动。大部分病房熄灯了。

天空渐渐晴朗,星星露出了亮色。雪停了,地上和屋脊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雪。护士长陈梅刚刚在二楼查完病房,刚好走到楼梯口,正要下楼去门诊查看工作记录。忽然,一阵吵杂声从一楼走廊里传来,紧接着听见有人在喊:“大夫在哪?快出来,有重伤员要抢救!”

陈梅快步走下楼梯,见一群警察正慌里慌张地抬着两副担架在一楼的走廊里打磨磨。

“快跟我来!”陈梅跑过去,领着“两副担架”迅速进了急诊室。几个医护人员从不同的方向小跑般地跟了进来。

不大工夫,一个伤员躺在担架车上被推出了急诊室。“快闪开!伤员需要做**。”有医生在前面喊着,围观的一群警察赶紧闪开了一条通道,伤员被几个警察推着奔向二楼的**室去了。

“情况怎么样?”这时,一个矮胖子模样的警察从医院的门口方向急速走来,他披着一件警服棉大衣,后面跟着的几个警察一路小跑。看样子,这是个当官的。

“报告署长!秦股长还在急诊室里处置伤口,胡副股长伤势严重,送二楼**室**去了!”一个警察冲着走近的矮胖子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道。

这个矮胖子,姓姜,叫姜天余,是东城警察署的署长。他,四十多岁,矮胖的个子,一对小眼睛铮明瓦亮,时常来回滚动着,透露着精明和狡黠。

这会儿,他听了下属的报告,马上命令道:“**室和病房外立即设岗,二十四小时安全警护!”

“是!”那警察安排部署去了。

姜天余推开急诊室的门,看几个医务人员在处理伤员的伤口,他凑过去。站在门旁的一个警察忙搬来一把椅子,姜天余坐到椅子上,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中的伤者秦股长。

“没什么大碍,他中了两枪!一枪是左臂,还有一枪打在了右甲骨上,失血过多。伤口我们已经处理好了,需要输血。”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医生扭过头,向姜天余介绍着伤势。

“哦!那就赶紧输血吧!”姜天余站起身,“他苏醒过来马上报告!”

“好的!”医生答应着。

姜天余从急诊室走出来,看了看站在急诊室门口警护的两个警察,然后直奔二楼楼梯,他要去**室看看那个负重伤的胡副股长。

秦股长叫秦明,是东城警察署的保安股股长,一周前去新京中央警察学校警察官练习所参加“满洲国骨干警察特训班”,这是他姜天余亲自安排的。昨天,哦不!应该是前天了,姜天余抬起左胳膊看了一下腕子上的手表,时针已指过了零点。前天下午秦明从新京打来电话,说培训班结束了,已买好了火车票,就要回奉天。他回来的车次和时间难道还有别人知道吗?为什么有人堵着家门口要干掉他?姜天余的脑子里在急速地过着“电影”。

胡副股长开车去奉天火车站接秦明,那是我昨天下午安排的,不应该有什么漏洞吧!姜天余边走边猜想着。

胡副股长叫胡福平,是东城警察署行政股副股长,负责一些档案资料管理,平时还有一些迎来送往的杂事由他张罗。据听说胡福平原来在吉林警察厅下边的一个警察署,后来被调到奉天警察厅,安排到了东城警察署。姜天余对胡福平很器重,一般署里的一些重要事情,都安排他亲自去办。

昨天下午四点多钟,姜天余把胡福平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告诉他秦明今晚回到奉天,让他开车去接,并告诉他保密,不要对其他人讲。

“卢沟桥事件”以来,满洲国的治安形势很严峻,日本兵和警察遭袭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姜天余告诉胡福平一定加小心,注意安全。可是,事情还是发生了!

姜天余快步走上楼梯,来到二楼**室门口,两个警察正站在**室门口警戒着。

“报告署长,**还在进行中。”一个警察报告道。

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医务白帽和白口罩的人推着医疗器械车从走廊深处走过来。

“站住!”待推车人走近,负责警戒的一个警察走上前挡住了来人的去路。

“**需要血浆,我要进去送血浆。”来人的脸被口罩遮挡着,只露出两只眼睛。他眼神的后面好想隐藏着什么。

“你是这里的医生吗?”姜天余走过来,警觉地问道。

陈梅这时正从一楼的急诊室跑上来,她要安排**伤员的病房。

“他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姜天余见陈梅过来,开口问道。

陈梅走过来,正想仔细看看推车人。忽然,那推车的男子从医疗机械车的下面迅速摸出一支手枪,说时迟那时快,姜天余已把手枪握在手里,“啪”的一枪击中了那男子的右胸口。那男子左手捂着右胸,倒在地上,仰脸顺势向后滑动,同时举枪扣动了扳机,姜天余一个躲闪,子弹打到了走廊的墙壁上。那男子正要开第二枪,门口一个警察的长枪响了,刚好打在男子的左胸上。那男子向上挺了挺身子,举枪的右胳膊瞬间栽了下去,手里握着的短枪顺着地面甩出去好远,滑到墙边;嘴里“咕嘟”呕出一口血,仰着的脑壳重重砸到地上,晃了晃,不动了。

姜天余端着枪飞步冲上去,用皮靴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那男子,然后抬起头,一脸的怒气,对冲过来的那个开枪警察吼道:“谁让你打死的?”

“我——我看你有危险!”那警察胆怯地解释着。

“完了!线索断了!”姜天余泄气地说着。

陈梅蹲在角落里,从惊恐中慢慢缓过神来。她悄悄走到那男子的身边,低头看了看那男子的脸,“他不是我们医院的。”

这时楼下的警察蜂拥般跑了上来。“收尸!”姜天余喊着,把枪放进腰间的枪套里。

那男子被拖走了,走廊里留下一条斑驳的血迹。医院的几个护士在用墩布擦洗着。

“严加搜查,包括医院周围,他指定有同伙!加强警戒!决不允许再出现大的麻烦!”姜天余命令道。

警察开始呼啦啦地搜索病房、诊室。周围的街巷、民宅不时传出喊叫声……

【编者按】情节波澜起伏,扣人心弦,读来十分投入。【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小小说 南街有家杂货店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3)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169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