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3)
日期:2018-11-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308

那人在秦岚的背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拉起她的胳膊,把秦岚拽进了旁边的一户小院。

秦岚跟着进了院子,站住凝神一看,“啊!你——”

话还没等秦岚出口,对方急忙将一只食指竖在嘴边,“嘘——”那人示意秦岚不要说话,然后领着秦岚进了屋。

这个小院,秦岚很熟悉,她每天去学校和回家,都要从这小院门前路过。可她从来没进来过。

来到屋里,那人摘下棉帽子,一屁股坐到靠墙的一把椅子上。秦岚顾不得坐下,上来就是一句,“王英贵,怎么是你?”

那人笑着,“怎么,突兀吗?”

“你还笑?刚才外边的枪声爆炸声多吓人!”秦岚有点惊恐。

“哈哈!女孩子不是!”王英贵嬉笑着,接着说道:“这是我姑妈家。姑父早年去世了,她就一个儿子,前几天她去通化儿子家去了,让我来照看房子。”

“哦!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秦岚坐到炕沿边儿上。

“以前你也没问过我呀!”王英贵歪着脑袋,一副诡秘的神态。

王英贵是秦岚读师范时的同学。在秦岚的印象中,王英贵上学时很老实,并不像有的同学那样十分活跃。秦岚和王英贵上学时也没什么交往,只是相互知道对方是同学,甚至念书的那几年他们几乎没说过话。毕业两年多了,他们一直没什么联系。

“你在哪工作啊?”秦岚问着,心里却在想着孤身一人在家的母亲。

“哦,我毕业后并没教书,先到外地做做生意,今年初回到奉天,在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奉天公所上班。”王英贵回答着。

“你还在奉天市立那所小学教书吗?”王英贵问。

“是的。”秦岚已经没有兴趣再跟他唠嗑,“有时间再唠吧,我妈自己在家,怪不放心的。”秦岚起身要走。

“不急!外面还有枪声。”王英贵挽留着。

“嘭、嘭、嘭!”有人在砸院门,“屋里有人吗?快开门!”

坏了!警察在搜查。秦岚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满洲国规定,夜间是不允许随便串门的,违者按谋反国家罪论处。

王英贵赶忙站起身,示意秦岚不要惊慌,然后出去开门去了。

“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窝藏什么人了吧?”随着说话声,一股蛤蟆癞烟味被开门刮进的寒风带了过来,令人作呕。

里屋门帘一挑,一个手持短枪的家伙走了进来,接着后边跟进来两个小警察。

这家伙满脸连毛胡子,脸上的皮肤疤疤癞癞,满嘴一股臭牙味儿,不知有多少天没刷牙了。

“呀——这还有个漂亮的妞啊!”这家伙一眼盯上了坐在炕沿边儿上的秦岚。

“老总,这是我的同学!”王英贵走过来向连毛胡子解释着。

“呀——还弄出个同学妹!”连毛胡子向上抬抬手里的短枪,用枪管顶了顶帽檐,歪着头,不怀好意地盯着秦岚。

秦岚避开连毛胡子色眯眯的眼神,把脸扭向一旁。

“班长,这姑娘好像是秦股长的妹妹!”身后的小警察插嘴道。

“什么?秦股长的妹妹?”连毛胡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警察。

“是的,我见她曾经到咱们警察署找过秦股长。秦股长跟我说是他的妹妹。”小警察补充道。

“给我搜!”连毛胡子好像没听见小警察的话,挥动着手里的枪,那两个小警察立刻冲进屋里翻了起来。

连毛胡子的眼珠转了转:“你俩的良民证!”

秦岚和王英贵从身上掏出良民证,递到连毛胡子伸过来的手里。

连毛胡子仔细核对着本人和良民证上的照片。

“报告!没有发现疑点。”两个警察从里屋出来,向连毛胡子报告。

连毛胡子没有发现良民证有什么破绽,把它分别还给秦岚和王英贵。

忽然,连毛胡子凶狠的目光落到了王英贵的脸上,“你的良民证地址与这里不符!”

“这是我姑妈家,我来给我姑妈照看房子。”王英贵忙向连毛胡子解释。

“她是你的同学?”连毛胡子盯着王英贵的眼睛,指着秦岚继续问道。

“是啊,这还有假。”王英贵麻溜地回答。

“带走!”连毛胡子喊着,两个警察上来推搡着王英贵。

“把她也带走,做个笔录。如果真是秦股长的妹妹,就放回来!这样咱们也不违反纪律。”连毛胡子看着秦岚,嘟囔着。

“是!”小警察附和着。

连毛胡子把枪掖进跨上的枪库里,背着手走出了屋门。俩警察押着秦岚和王义贵走在后面。

堂子街上,几辆警车忽闪着灯光,映得街巷灯火通明。

警察在挨家挨户搜查,见到可疑人员立即拘捕,带到警察署审问。

秦岚和王英贵被逮到路边的囚车上,车上已经有几个被抓来的人了。

秦岚坐在囚车的角落里,惦念着母亲。母亲一个人在家,刚才的枪声爆炸声一定会让她很惊慌的。

秦岚不想跟连毛胡子提起她的哥哥秦明。她觉得,满洲国的警察没有好东西,甚至包括她的哥哥秦明,提他是一种耻辱。她坐在车上,看到有的人抹着眼泪,在哭。她把脸扭向一边,脸上没有丝毫的怯懦。

“怕吗?”王英贵低头对秦岚耳语着。

秦岚没吱声。不知为什么,此刻的她对王英贵产生了极大的厌恶,不是因为自己被抓抱怨他,而是王英贵的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令人讨厌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秦岚一时还说不清楚。

“车上人满了吧?不行的话先拉回去一批,然后再返回来。”车下有人说话,好像是连毛胡子的声音。

囚车吭叽几声,启动了。出了堂子街,囚车拐到小河沿路上。没多长时间,囚车就开进了警察署大院。

秦岚被关进了院里的女候审室,这里已有几个人。秦岚把手里的布兜放到墙角,坐了下来。候审室很昏暗,墙上有一个不大的铁栅栏窗户,一点光亮从外边泻进来,洒到室内的地上。

秦岚靠着墙,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连毛胡子胆子也够大的了,明明知道我是秦明的妹妹,为什么还敢抓我?

“秦姑娘,出来一下!”一阵喊话,打断了秦岚的思绪。她抬起头,见连毛胡子站在铁栅栏门口,正向她打着招呼。

秦岚忙拎起布兜,走到铁栅栏门前,连毛胡子和两个警察正站在门口。一个岁数大一点儿的警察用钥匙打开铁门,秦岚走了出去。

“署长刚从医院回来,我把你的情况报告了署长,他要见见你。”连毛胡子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引着秦岚来到警署二楼。这里她以前来过两次,找哥哥秦明。

秦岚跟着连毛胡子来到二楼西侧最里边的一个房间门口,门楣上挂着一个木牌:署长办公室。

“报告!”连毛胡子打了个立正,向里面报告道。

“进来!”里面有人搭话,不用说,一定是署长姜天余。

连毛胡子推开门,请秦岚先走进去,他跟在后边。

“坐坐,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哇!”姜天余从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边说着边向秦岚打着招呼,随即又去拿茶几上的水壶,准备给秦岚倒水。

连毛胡子赶忙抢上前去接过姜天余手里的水壶,给秦岚倒水。秦岚坐到靠墙的沙发里,姜天余顺手搬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秦岚的对面。

连毛胡子把倒好的一杯水放到秦岚对面的茶几上。

“没吓着吧?”姜天余关切地问着,他回过头,又冲连毛胡子埋怨道:“我说你们怎么搞的,怎么把咱们警署的家属也抓来了?长脑子没?”

连毛胡子摘下帽子,挠着脑袋,“误会,误会!还真有人提醒我说她是秦股长的妹妹,不过我合计核实一下,没事不是更好嘛!”

“核实核实,核实到自家人身上啦!”姜天余有些不耐烦。

“好了,既然没什么事,秦姑娘你就回去吧。”姜天余笑着说,“回头,我跟你哥解释解释。”他又扬起脸,对连毛胡子说道:“过后,你向秦股长陪个不是!你也是工作嘛!”

“那就谢谢署长啦!谢谢!”秦岚站起身,礼貌地微笑着,刚想迈腿往外走。

“等等!”姜天余忽然喊住了秦岚。

秦岚一楞,莫非他改变主意了?

“我说秦姑娘,你哥哥从新京回来了。”姜天余一字一板地点着头,说道。

“啊!我哥回来了!”秦岚故意装出满怀欣喜的样子。她想,在这种场合,绝不能让外人尤其是姜天余看出他讨厌她的哥哥秦明。

“是的,昨晚回来的。可是快到家的时候遭遇袭击,他受伤了。现在正在盛京施医院病房养伤。”姜天余详细说道。

“他受伤啦?”秦岚很惊讶。她万万没想到昨晚堂子街发生的枪击案,遇袭的竟是哥哥秦明。

“你哥哥只是受了轻伤,没什么大碍。明天就可以回家养伤。”

“哦!”秦岚点着头,“那就好。署长,我想去看看我哥哥。”

“不用了,都这个点儿了,他可能已经休息啦!明天早上我安排车给他送回家。”姜天余说着自己的打算。

“那好吧,谢谢署长,我走了!”

“你,负责把秦姑娘送回家!”姜天余转过身,冲连毛胡子命令着。

“是!署长放心。”连毛胡子敬了个礼,随着秦岚走出了署长办公室。

【编者按】一波三折的故事,震撼人心的情节。【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5)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143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