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爱是那么美无怨无悔
日期:2018-10-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小溪听涛
点击:244

清晨,上了一宿夜班的莫丽华母亲,拖着疲惫的身子下班回来。房门打开,和往常一样,习惯先去女儿房间看上一眼。如果女儿醒了,与她说上几句话。没醒,就喊,“太阳晒屁股了,好起床了!”

当她踏入女儿房间,只见女儿与一个男人赤身裸体酣睡在一起……

这一幕顿时使她惊呆了。血往上涌,怒发冲冠、面色铁青,随手拿起一把痒痒挠,噼里啪啦朝床上胡乱打去,“打死一对狗男女,干这见不得人,不要脸的事……”

女儿被打醒了,睁开惺忪的眼,本能的抓过床上的一块毛巾被单围在自己的身子上。羞怯、恐惧,无奈地软了下来。溜下床,跪在母亲面前,声泪俱下,“妈,女儿错了!原谅女儿不懂事,做出见不得人的荒唐事。”

“床上是谁?” 母亲厉声喝问。

“超前。”

“哦!够超前的,不要脸的狗杂种!将他喊起来,赶紧穿上衣裳,立马给我滚!”

丽华匆忙穿上裙子,向前喊男友,“超前!超前!赶紧起来,我妈回来了!超前……”

躺在床上的男友没有反应。

“天大亮了,别睡了!”

站在床前的丽华妈见状,感觉不对劲,命令女儿,“掐掐他的人中!”

丽华在他人中处猛劲掐压,依然没有任何反映。

丽华妈急了,“闪开!”她靠前用手指分开他的眼皮,见黑眼珠中间的瞳孔变小,顿时大吃一惊,“不好了,他中风了。记得你爹当时脑溢血的时候,黑眼珠就是这个样子的。闺女,你闯大祸了。”

丽华面色灰暗,大脑一片空白。惊慌失措,本能的求助于母亲,“妈,该咋办?”

“咋办,送医院!”丽华妈说完又迟疑了一下,转念一想,“不行!事到如今,也顾不了许多了,赶紧通知他爸妈!”

“我去通知!”

丽华穿上裙子拔腿向外走,丽华妈反而镇定了,“站住!你不能去。想过没有?有一场乱子还在后头。你先维护现场,给他盖上毛巾被单子,保持原样,我派人通知他爸妈。待他爸妈赶到后,让他们看看现场!是死是活,有没有抢救价值就看他的造化了。我来通知医院。”

超前的父母与丽华妈同是锅炉辅机厂的职工。当晚上夜班。儿子一夜未归,他俩根本不知情。下班回家,见儿子不在,以为有事早出门了呢。当同事通知,你儿子在丽华家出事了,还以为儿子与这闺女自幼在一起玩耍,结伴上学,形影不离,身影相随。现在都成年了,高考结束,闲着没事,大男大女整天黏糊在一起,一时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了过分的事,被下班回家后的丽华妈撞着了。丽华妈正在气头上,可能要他老两口过去教训儿子呢?超前爸顿生惬意,心想做儿女亲家是早晚的事,无需大惊小怪。最多就是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了,达成谅解完事。

老俩口美滋滋的,似乎捡了大便宜似的,赶来丽华家。

进门,丽华妈的脸冷嗖嗖的,一言不发,示意他俩进里屋看看。

进了房间,见儿子睡在床上,老两口心里全明白了,儿子真的干了出格的事了。于是超前爸嘴里骂着,“你这畜生!”举手向前就要打儿子。

“住手!”举起的手被丽华妈叫住了。“老范,丢人显眼咱先不讨论,我怀疑你儿子脑中风了。”

“哦!不可能吧?这孩子一直没啥病!”老范不相信,向前使劲推晃深睡状态的儿子。

没任何反应。他震撼了,看来正像丽华妈所说,儿子真的脑中风了。她有经验,老莫就是脑中风死的。老两口顿时瘫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痛心疾首、老泪从横……

超前妈哭着哭着,嘎然止泪,朝站在床边上泪流满面的莫丽华发疯般的咆哮、指责,“你这小妮子,不要脸,真不知羞耻,水性杨花的东西。勾引我儿子。让他都累成啥样子了?你陪我儿子!”

邻居冲进屋里,急忙劝说,“别闹腾了,要怪就怪你儿子。救命要紧!救护车来了!”

超前爸,还是比较理智的,连忙制止妻子,“好了好了,事已至此,少说那些没用的。快!赶紧上救护车!”

经医院CT检查,医生说,“病人属于脑干出血导致深昏迷,病情危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大夫,这病属于啥原因造成的?” 超前爸问医生。

“病人如此年轻,有可能存在先天性脑血管发育畸形的情况。一旦大量饮酒,心情过度兴奋,可诱发畸形的脑血管破裂出血。所幸的是病人脑内破裂的血管出血量还不算大,稍大一些的话,早就没命了。” 医生解释说。

超前爸扭头问丽华,“闺女,他昨晚喝酒了吗?”

“同学聚会,喝了不少酒!”

“医生,那现在我儿子有没有生命危险?”

“刚才不是对你说了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老范听后,拉着医生的手说,“求求您,医疗费不用担心。砸锅卖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想方设法救活我儿子。他刚十八岁,高考后第三天呀。”

“不是医疗费的问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目前的治疗关键就是要想尽千方百计制止大脑的出血病灶,不再让它继续出血。再就是及时预防和解除病人脑水肿,防止脑疝形成。治疗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病情会一直向好的方面转归。当然,一周后看病人恢复情况再说吧!”

重症监护室不允许病人家属随便进入,只能在室外焦急的等待。每时每刻都在引颈顾盼、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医护人员不时的送出病情变化的消息。超前爸妈心情如焚,不吃不喝,持续几天几夜未合眼。丽华也一直在室外昼夜守候等待,陪伴在两位老人身边,以泪洗面,汤水不进……

一周后,病人转入病房,医生告诉家属,离开重症监护室,只能说病情稳定了。但并不是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意识还是不清。治疗护理一刻也不能怠慢。下一步主要就是防治身上起褥疮、坠底性肺炎和尿路感染等并发症。家属必须密切配合医护人员,半小时给病人翻一次身,给全身按摩,预防肌肉萎缩。两至三小时,通过鼻饲管给打一次流质食物,以保证营养需求。

这些工作几乎由莫丽华担当了起来。全天吃住在病房,不离左右,翻身、按摩、护理,鼻饲、端屎倒尿等。人心都是肉长的,一举一动,超前爸妈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被打动和感化了,对她的抵触情绪开始缓和了。终归超前是他们的儿子,骨肉连心。一个与儿子要好的女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为了一个情字,能这样尽心尽意伺候……

一个月后,医生婉转的告知,“就目前病人病情来说,有可能长期处于植物状态。家属一定要有思想准备,不适合老在医院里待着,可出院回家慢慢康复治疗。”

莫丽华一个高中毕业生,没有任何医学知识,迷惑不解的问医生,“处于植物状态是不是已经是植物人了?”

“对!简单说,看上去病人的眼似乎是睁着,但他意识障碍,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某些生理功能,辟如言语、思维、情感、运动和感觉等功能。仅保留着一些植物所具有的功能,如呼吸、新陈代谢等生长和发育功能,这种情况称为植物人。”

“精心治疗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这可是现代医学上的一个未知的迷。当然人与人之间个体差异很大,潜在能力差异也很大,预测难度可想而知。但可喜的是目前已有为数不少的病例报道,处于植物状态数月、数年或若干年,经精心治疗护理被成功唤醒,身体部分康复,生活部分自理。这个病人年轻,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医生安慰她说。

超前出院那天,邮递员送来了丽华与超前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她直接将超前的通知书交给了他爸妈。两位老人没有流露出半点欣慰,反而再次悲痛欲绝伤心落泪,禁不住对天长叹……对卧病在床的儿子说,“超前,十二年寒窗苦,算是白费了,你没有上大学的命呀!爸妈今生今世是看不到你那一天了。”

丽华听后心如刀绞,万箭穿心,悄然离开……

捧着通知书,丽华心神不定,一片茫然。回到家,思绪万千,左右为难,咋办?抛下当初的海誓山盟,发小的情感,刻骨铭心的爱,上大学去?闲言碎语、唾沫星子已经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抬不起头了。社会上被传的沸沸扬扬,同学之间将他俩的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再弃他于不顾,毅然决然上大学去,舆论会咋样?咋看我?若是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苦苦挣扎奋斗十二年的艰辛就会付诸东流,化为泡影。错过了,也许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了。假如不去上大学,对得起拉扯自己成人的母亲吗?几天来,她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表面上与往常一样,但背地里暗暗伤心落泪,夜深人静之时,在床前反复的询问超前,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你给我出出主意,该如何抉择?继续陪着你呢,还是弃你而去?

班主任张浩和同学、好友,以及周围邻居,纷纷过来探望和好言相劝。考上大学不容易,不用多想,赶紧上学去,远走高飞,飞得越远越好,离开这个是非地,离开这件麻烦事,去实现你的人生梦想吧。植物人就这样了,说穿了他就是个累赘,守着他宁无出头之日,还是现实一点,趁机抛下这个包袱一走了之吧!凭良心你已经对得起他了。为了他,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贞操,丢尽了脸面,丢失了做人的尊严,顶着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冷嘲热讽、闲言碎语,在艰难的跋涉。为了他,不辞劳累,昼夜在床前,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换来的是啥?是他一家人的冷漠!好像应该是的,好像你对范家做下了大逆不到的事,要赎罪似的。退一万步说,就是他一家人都理解你,那你图个啥?就图个理解?再说他患有潜在的先天性脑血管畸形,发病是早晚的事。巧了,只不过他是在你身子上找乐子时,兴奋过度造成的,这不是你的错。他的病不是你给的。你算是他的啥人?又不是他的妻子。就是他的妻子,不是还有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吗?你不过就是他热恋中的女友而已。说白了,就是个一夜情。为了一夜情,放弃上大学不值!换个角度看,他植物人了,躺在床上别人说啥他都不知道,你还得伺候他,他比你幸福。你呢?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为他蒙羞,为他遭罪。若有一天,他撒手而去,你现在为了他大学没上成,到后来想上大学机会错过,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后悔莫及?

母亲严肃的对她说,你千万别犯糊涂,超前的病康复起来遥遥无期,你的付出是个无底洞,你没有对不起他,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借这个机会离开,是你惟一的机会,惟一的选择,机会难得。你已经走错了一步,千万不能再错下去了。否则,那可真成千古恨了。你应该明白,上大学就是不为你自己,也要为含辛茹苦拉扯成人的母亲和过世的爸爸。不然的话,九泉之下的爸爸也不会瞑目!何去何从你掂量掂量吧?

超前爸妈也早已看出丽华闷闷不乐的矛盾心里,心想多善良的闺女呀,老范家没这个福分,不要再难为孩子了,她心里苦不堪言呀。两位老人彻底想开了,超前爸劝说,孩子,当老人的不糊涂,心如明镜,你爱超前,超前爱你,而且是真心相爱。看着你俩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结伴上学,从小就要好,青梅竹马。如果超前没这个病,现在是健康的,我想你俩这就要双双准备上大学去了。世事难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偏偏老天不作美,出了这档子事。再说我儿子就是这个命了,命该如此。谁都不怨,要怨就怨他自己。孩子,你一定要上大学去,不能耽搁了美好前途,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呀!难道说,你就守着这么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何时是个头?我们于心不忍。这也是我们的肺腑之言。超前是我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们别无选择。孩子你呢,没结婚还不是超前的媳妇,大可不必去承担这个责任。再说你还年轻,人生才刚刚起步,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前途无量呀!好孩子,听话,赶紧准备上大学去,我们背不起耽误你前途的责任。如果超前有知,他也会这样决定的。

超前父亲的话说到这份上了,丽华更难过了,更为之动情。她没有言语,在静静的思考,左右徘徊……

眼瞅着,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同学陆续离家大学报到去了,她的心在动、在痛……报到的日期越来越近了,丽华妈早已准备好了她去上大学的一切生活用品,也给她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她始终没有对母亲有一个痛快明确的态度,去还是不去。

报到的最后一天了,前来送行的亲戚、邻居、同学都来了,超前爸妈也来了。大家心情愉悦、前呼后拥簇拥着忧心忡忡的丽华一起来到火车站。她妈的老同学在火车站当站长,了解到丽华的这种特殊情况之后,破例大开绿灯给予特殊照顾,让她不必通过检票口检票,提前检票进站,送行的人陪着一起直接绕过车站旁门,到达站台等候上车。

“呜……”一声长鸣,丽华要乘坐的那趟列车缓缓驶进了车站。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儿出远门,母亲免不了不厌其烦絮絮叨叨嘱咐了一堆掏心窝子的话。出门在外,母亲不在身边,学会照顾好自己,注意身体。忘掉过去的一切,从头再来。到校后,早给家里来信,或打个电话……

超前爸妈也向前嘱咐,“超前的事你不用掏心,该放下的一定要放下,一切的一切有我们老两口呢,你专心上学就是对超前,对我们老两口最大的安慰了。”

列车就要启动了,众人一齐帮忙将丽华及随身所带行李物品送上了车。

车轮开始徐徐滚动,车厢门口下的列车乘务员登上了车,车门将要关闭。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丽华拖着行李物品从车厢内突然冲下车,意想不到的举动将列车员撞了个趔趄。站台上前来送行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一下子都被惊呆了。列车一声长鸣,飞驰而去……

丽华妈见状震怒,吼道,“你在气死我!”全身颤抖着愤然离去。

送行的人个个呆滞无言、面面相觑。超前爸妈醒过神来向前问,“丽华,你咋了?不是说得好好的,咋又突然变卦了呢?”

她镇静自若的对超前爸妈和送行的众人说,“伯伯,伯母,叔叔、婶婶、哥哥、嫂子,同学们,你们都不用劝我了,大家都请回吧!让我一个人好好清静清静!”

众人无奈的离去,她独自一人冷冷清清的留在了那长长的站台上,手拖着拉杆行李箱,眺望着远去列车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远方,身后留下了乌黑油亮长长的铁轨弯弯曲曲前后延伸着……

丽华毅然决然放弃上大学,丽华妈无可奈何,一筹莫展,回到家,哭了整一夜。一气之下病倒了,五六天没去上班。两次打击对丽华妈来说是太沉重了,当父母的,养儿养女图什么?女儿使她伤透了心,内心饱受极度痛苦、凄凉、沮丧、失望……身心疲惫,彻底崩溃了。

丽华一回到家里,母亲不正眼看她,还像疯了一样,动轧大发脾气,吼声惊人,吓得丽华赶紧离开,躲进超前家里。

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丽华感觉疲乏无力、头晕、恶心、不思饮食,食后出现呕吐。心想大概是因为心情不好,再加陪床,吃不好,睡不好,累的。人心都是肉长的,超前妈看了,也心痛,自己的亲妈不待见,母女关系紧张,有家不能回,孩子心里苦呀!整天守着一个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植物人,连句话也不能与她说……唉!千万别再将这孩子弄个出个啥病来。就以母亲的身份,带丽华到医院去看病。当看完病,医生笑着说,“大姨,您儿媳妇不是累的,也不是病了,怀孕了,您要抱孙子了。恭喜恭喜!”

“怀孕了?”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惑的再次问医生,“真的假的?没弄错吧?”

“大姨,这种事,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哇!”超前妈惊喜不已,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带着丽华急匆匆返回家中将喜讯立马告诉了老头子。

超前爸妈喜出望外,悲喜交加。这是儿子那一夜播下的种。虽说为范家干了一件丢脸的事,想不到坏事变好事,反而给范家留下了一线生命传承的希望。啊呀!我范家有后了!好呀!但是转念一想,未过门的儿媳妇会通情达理生下这个小生命吗?如果那样,那可是苍天有眼,范家族上八辈子积的德,这可是上帝赐给范家的福音,儿子生命有延续,命不该绝呀!

然而终归是范家一厢情愿的事,心里没底不踏实。就是丽华同意,丽华妈未必同意。丽华妈会让女儿生下这个孩子吗?丽华心善,生下这个孩子估计是不成问题的。关键是她妈。

范家喜忧参半,喜在心里,心为忧犯了愁,老两口私下商量,要想留下这个孩子,还必须先通过丽华妈这一关。本来母女相处就不融洽,如同仇敌。若再向丽华妈挑明她女儿怀了范家的种,让您女儿为老范家生下孩子,岂不火上浇油?又如何启齿呢?丽华妈可能还不知道丽华已经怀上了范家的种吧?如果知道的话,她会没反应?老两口思来想去,觉着丽华肯定不能与她妈说,她妈也还不会知道这事,一定要想方设法告诉她。一旦丽华妈知道了,肯定又要闹腾一番。但是为了范家的孩子,挨奚落,遭挨骂也得挨,值得,顾不了许多了。事不宜迟,必须硬着头皮上。

范家老两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丽华家,一是通知丽华妈,二是与她商量这事。老两口到了丽华家,她妈板着脸不阴不阳的,座都不让,根本不待见。范家老两口满脸堆笑,心想上天难求人难,谁叫咱来求人家,不让座就不让座,随便找个地儿坐下就行了。丽华妈一声不吭,也不问范家老两口来干啥?老范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丽华她妈,知不知道丽华有好事了?”

丽华妈扭头白了一眼老范,不屑一顾的说,“上大学这样天大的好事她都不去上,还能有啥好事?”

“就是有好事了!”

“啥好事?”

老范心想丽华妈的确是不知道丽华已经怀孕了。咱来的目的不就是求人家吗,不将这事挑明也不行,别不好意思,竹筒倒豆子干脆就直说吧!也算通知她了,看她有啥反应。于是超前爸厚着脸皮小心翼翼的说,“丽华她妈,丽华有喜了,你知道吗?”

丽华妈大吃一惊,“哦!丽华有喜了?”

“是的!”

丽华妈反应过来了,问,“你们两口子是怎么知道的?”

“丽华这两天身子不舒服,我领她去医院看病,医生说不是病,丽华怀孕两个月了。” 超前妈说。

“噢!明白了,那你们过来,就是对我说丽华已经怀孕了,是不是?”

“就是!”

“那赶紧让她去医院做人流呀。”

“能不能……”老范吞吞吐吐的说。

丽华妈打断他的话,“你啥意思?”

“我们想…我们想……”

“想啥想?”

“想…想让丽华将这孩子生下来。这可是范家唯一的希望了。”

丽华她妈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吼道,“噢!难怪如此勤快跑到我家里来,嘻皮笑脸对我说,丽华有好事了,就是这么个好事?那是谁家的好事?是我家的好事还是丽华的好事?想得到美,我一个十八岁的黄花大姑娘,被你儿子糟蹋了,人前人后丢尽了脸、抬不起头来。为了你这个半死不活的坏小子,我女儿凭着好好的大学不去上,自己犯贱!她还跑到你家专职伺候你儿子。我老莫家是遭了八辈子血霉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赔大发了!这回又知道我女儿怀上你范家的种,又要求给你们生下这个孽种,你有完没完了?我是该你们的还是欠你们的?做你们的黄粱美梦去吧!我女儿是你们的啥人?嫁给你儿子了还是卖给你范家了?凭啥给你老范家生孩子?笑话!你不觉着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吗?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门都没有!这回就是说上天去,我也不能让我女儿将孩子生下来!”

范家老两口被奚落了一顿,又好说歹说,陪着说了一大堆好话,丽华她妈一口回绝,没有商量的余地。老两口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自讨没趣,无可奈何,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莫家。

丽华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啊呀!这下可热闹了,摁倒葫芦起来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街头巷尾男女老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说俏皮话的人说,“嗨!范超前的枪打的还真准,一枪就打中了!”

有人上门来说一个大姑娘未婚先孕,道德层面是不允许的,在法律上是违法行为。虽说这情况特殊,但也是不行的。尤其是像莫丽华这种情况,几乎全城人都知道,她已经成了“风云人物的风云事”,负面影响太大了。

丽华妈本来就不同意丽华生下这孩子。所以,态度坚决,女儿要想生,除非太阳从西边出。

丽华妈要拉女儿去做人流术,说上天气,丽华怎么也不去。丽华妈变脸了,以死相。丽华只能缓和口气说,“妈,你让我再想想。”

“想啥想?你就是结了婚,一个植物人,常年卧床,需要人伺候。你生下孩子,谁养活?”

丽华一声不吭。

丽华妈又找人给女儿做工作,与她谈话,从她的眼前说到未来,从小处说到大处,从小家说到大家,道理讲了千千万,说透了讲明了。开始丽华态度有所缓解,勉强答应着,说考虑考虑。几天之后,突然变卦,态度反而硬了起来,怎么也说不通了。还露出了她的真实想法,说前后我都想过了,这是她与超前的爱情结晶,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脸也已经丢尽了,人家该说啥也已经说过了,无所谓,就让他们继续说吧!破罐子破摔,就这么着了。主意拿定,铁了心非要将这孩子生下来不可,谁说了都不算。说了这话,她人就不见了。

丽华的强硬态度,使丽华妈心灰意冷,一筹莫展。这死丫头一根筋,真拿她没办法。罢了,女大不由娘,脖子后面留胡子随她的便吧,管不了,干脆就不管了!就是想管,她躲到哪儿都不知道,咋管?

丽华顶着巨大压力,下定决心要将孩子生下来,随了男方老两口的心愿。男方家的要求是有点过,也是可以理解的。社会上的人说啥的都有。但绝大多数人认为这种情况极其特殊,百万分甚至千万分之一。特殊情况应该特殊对待,法律是可以人性化的,社会不提倡但是可以包容,有理性的人不会去攀比,也没有必要去效仿,也效仿不了。女方结婚还有生育的机会,而男方则永远没有了,这是男方生命延续唯一的机会。再说莫丽华不离不弃植物人,这份坚守、这份执着,是常人所不能做到的。在人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的争执中,逃生在外的莫丽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产下一个男婴,据说是给孩子取名‘无悔’。事后有人浪漫的调侃,“爱是那么美,无怨无悔。”

【编者按】问好作者,欣赏您的佳作。这是一篇充满生活和人间俗事的真情文章。小说比较完整的讲述了一个故事,阐述了人间正常,最最容易出现的人情,伦理,道德而引发的价值观,社会观,人生观。小说一波三折,读来颇有深思。不足的是,过于人们对女主人翁的评论部分,过于鳌赘,不够生动。但是,不失为一篇好作品。推荐阅读。感谢对大的支持,山里人家最真诚。【大山社团编辑:昆仑】
上一篇:你为帝位,我只为你(网络小说)
下一篇:我发现没有你,便越来越过不下去了(古风小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2083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