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1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奉天城韵·沈阳故事]追忆和旗袍的故事
日期:2018-09-2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361

生活中,逸人和旗袍结缘并留下难以忘怀的故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虽只是擦肩,但捡拾起那段慢板,轻轻击拍吟唱起记忆,仍旧如昨日再现。故事发生的那段时间曾亲力亲为,闲时细思量,感叹人生不可思义的经历,究可视其为砥砺心智,鼓舞意志,不畏路漫漫而上下求索之永不懈怠的力量源泉。

上周末,接到逸人上线的邀请,直言问我是否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我们合伙在商业城二楼开设柜台加工西装的事。我说,当然记得,怎么想这桩子事?逸人说,有人出题,写一段我和旗袍的故事,你说,我们那段可不可以当成故事讲出来。我送给逸人一个OK的手势。

“为这事,我昨天顶着三十八度的高温,特意跑了趟下洼子,寻找那个记忆中的旗袍加工点。”我的屏幕上显现着逸人敲过来的字。

那个地方十年前就动迁,现在都盖成了写字楼。找到社区打听有个加工旗袍的搬到哪里了,还真有人回应我。动迁后,两口子应该分得门市房,可要增加面积,难以承担费用,只好把加工点开在六楼家里。抬头望着宽宽的缓步台上的六楼,玻璃窗上真有加工旗袍四个红字。六楼,实际就等于八楼。谁会爬那么高的楼为一件旗袍呀。头几年还见男的搀着女的下楼溜弯,从打去年不见了。

“你写旗袍的故事,一定要找到他们吗?”

“如果了解他们的现在,讲述的这个故事不是更完整?”

是呀,逸人关心这两个人的现状,让我不得不追忆起他在帮助这两个人开办服装加工点时所付出的艰辛。尤其是把西服加工改成旗袍订制更是一波三折,令人刻骨铭心。

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逸人让我帮他凑点钱,在新开业的商业城租个柜台,为人量身订制西服。我反对:你一个搞平面的做什么西服。再说现在西服遍地都是,加工一套,在批发市场能买两套。逸人反驳:你不懂,我新搞到日本版,又找到一个裁缝高手。趁着现在西服热,都喜欢自己买毛料订制,好机会呀。拗不过他,跟他一起去签了租赁合同。

裁缝是一个男的,看上去憨厚。虽说缺少些精致与圆滑,可量尺剪裁不得了。两个月下来,柜台接活堆成小山。交货期从原来的一周增至一个月,顾客仍旧盈门。有对要结婚的小两口,宁可付双倍价钱,就想一周内试穿,十天交货。

晚上逸人拉着我来到一家国营服装厂旁边的小吃部,鸡架啤酒抻面吃到人家要打烊关门。一边听一边聊了两件事,一是盘算把这家国营服装厂的大食堂租下来,临街,开加工间。二是给裁缝加一倍工资。

加薪,我赞成,因为师傅的精湛技引来无数回头客。至于租这么大的加工间,我心里没谱。

逸人威,不同意就退股,同意就再掏钱。我只好乖乖点出好几摞钞票,租房子,买缝纫机。半个月后,柜台接活的交货期又回到一周。

跟裁缝说要加薪,他坚持不要。他提出一个条件,允许把西服纳驳头与扦马毛衬这些手工活拿回家一部分,给他老婆做。逸人觉得有些怪,晚上去他家拜访,亲眼看她的手工活。原来裁缝老婆天生小儿麻痹,行动有些阻碍。逸人拍板,让她去加工车间上班,指导手工扦活。这样一来,逸人把手纳驳头与手扦马毛衬作为亮点,打出特有招牌,又把加工间镶个落地玻璃窗,让手工缝制过程供人观览,这下生意火起来了。

有一天,一位中年妇女推开加工车间的门,拿出一件旗袍,问能不能把它改成短袄。逸人拒绝。裁缝老婆扬起手,“让我试试吧。”

我们有些惊诧。裁缝老婆不紧不慢,量尺、划线、剪裁、拿省、手扦滚边……一会儿的工夫,那件及踝的扫地旗袍改成前后襟圆摆校服式旗袍衫,穿在身上,尤显中年女性的丰膄之韵美。裁缝老婆建议中年妇女,如果不急着穿,把衣服留在加工店几天,用剪下来的布料重新盘几个钮绊,你看你这领上与右衽上的钮绊,上面的“蒜木疙瘩”都快磨没了。

“你会盘花扣?”中年妇女喜出望外。裁缝老婆点点头。“那你会不会做旗袍?”裁缝老波抬起头看看我,又看看中年妇女点点头。没过一周,中年妇女抱着一大包丝锦,领着十多位与她年龄相仿的妇女来找裁缝老婆,专门订制旗袍。她们要在一个月后进京参加老年合唱比赛。

转过年。相继有鞍山,石家庄等地的文艺团体来到加工间,指名要裁缝老婆做演出旗袍。可就在那一年,与商业城的合同到期,商场里不再允许个体服装加工。国营服装厂也因转制收回门市,逸人手攥着订单,找不到落脚点。裁缝把面料暂时放在家里,十二平方三口人已经难寻立锥立地。找到社区,暂时也只能腾出看车棚的小房,不足八平方米。搭起案台要裁剪就不能熨烫,要熨烫就不能裁剪。十几个缝纫工把机器搬回家。逸人的摩托车整天突突突的满城市转,一会儿驮来辅料,一会儿打包成活送到邮局。到了晚上,挨家挨户捎去半成品,带回成品。我跟逸人说,这终不是事,得尽快找到正八经的门市点。“是呀,我也急呢。等这批活弄出去再说。”没几天,几个文艺团体找上门,见到这种加工条件,纷纷提出退单。

逸人在酒店,退给几个文艺团体部分订金,回到车棚的时候,看到社区把租赁到期的幼儿园转租给我们显得很平淡。他把我与裁缝拉到一边。“我要去南方一家媒体工作一段时间。这个加工店我仍想保留。幼儿园我们租下,钱我来付。缝纫工去与留裁缝说了算。”

三个月后,我的银行卡冒出一笔钱,逸人短信说这是红利。告诉我之前那几个文艺团体又回来,而且又带来不少其他客户。旗袍店风声水起,红红火火。

“到年底,我想把店兑给裁缝,你的意见呢?”

“我有什么意见,我只关心我那几摞爬格子心血钱什么时候还给我。”

“一晃真有二十几年了。那年底,我收到裁缝送给我那几摞钱,就再也没去过旗袍店。对了,你说你昨天找过裁缝,现在在沈阳?”我快速的敲击键盘,将屏幕上的字送给逸人。“明天我也刚好回沈阳,咱们一起再去看看?”

六楼,门被敲开,房间已换了主人。说明来意,新主人告诉我们,三年前从裁缝手里买的房子。裁缝的孩子大学毕业,在承德安家了。两口子在那边开了一家旗袍店。

“承德。”逸人自言自语。“去年为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拍摄满绣旗袍,还特别参加了木兰围场大草原千人旗袍秀表演活动。”

“我们要不要去承德找裁缝?”

“不要了。我一直以为从西服转向旗袍,我的内心是强大的。可我感到对旗袍的情感,不如裁缝结实。他的一刀一剪,一针一线看似在为生存而奔波,你不觉这个普普通通的裁缝,正在延续旗袍的故事吗。”

“你和旗袍的故事呢?”

“我已腹稿在胸。”

【编者按】关于旗袍的故事,竟然这么复杂。裁缝师傅手艺不错,但是做西服走明线部分是老婆完成的。裁缝的老婆竟然是身残志坚的女人,有一手好手艺,成就了逸人和“我”,成就了一个家,做旗袍,滚边,盘扣等技术活样样精通。旗袍的故事也水到渠成。谢谢赐稿。推荐阅读。【万泉河编辑:水中明月】
上一篇:家话中秋
下一篇: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0/15 13:30:59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2018/10/15 23:48:12
谢谢盛京文学网,谢谢万泉河文学社。谢谢春江推荐。以此为动力,接续努力。再攀高峰。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1680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