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情满中秋】征文:中秋救人
日期:2018-09-2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37

1999年9月24日,正逢中秋节。此时,正是亲人团聚欢庆佳节的时刻,也是乡下人忙着秋翻地的时候。

牤牛河两岸宽广无边的田野,遍地都能看到庄稼人忙碌的身影。一挂挂大马车从潮湿的耕地里不停地往外拉苞米秆,一台台拖拉机开足马力在空旷的苞米地里来来回回地翻地。刚翻过的黑土地散发着清新的泥土芳香,拖拉机犁碗子掀起的一坨坨粘稠油黑的泥土块,一片挨着一片贴在地面上,溜明铮亮,像鱼鳞似的,迎着温馨的秋日闪耀着熠熠亮光。

每年,索伦县政府都十分重视秋翻地工作。乡下人都知道,秋翻地有很多好处:一是耕地翻过后,把杂草的草籽全都压在了土层下,第二年地里可少生杂草。二是经过寒冷的冬季,土壤里的虫卵会全部冻死。三是深翻的土壤涵养水分,缓解干旱。所以,秋翻地能改良土壤,加深耕层,蓄水保墒,防旱抗涝,清除杂草,消灭病虫害。

虽然秋翻地有利于农作物生长,提高粮食产量,是旱涝保收的一项有力措施。可是,今年由于秋收前连着下了几场秋雨,导致从泥泞的耕地里往外拉苞米秆十分费劲。耕地里的苞米秆拉不出来,拖拉机就无法翻地。几天来,这个难题像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一天上午,像往常一样,作为分管农业工作的副乡长,我带着农业股长尹长河又去各村检查秋翻地工作。第一站是远在乡政府东面12华里的拉拉屯村。

拉拉屯村是我特意树立的秋翻地工作先进典型,目的是想用这个村带动全乡秋翻地工作。不仅如此,为加快秋翻地进度,今年我还作出一项特别规定:凡是按时完成秋翻地任务的村,奖励村干部500块钱。

上午10点多钟,我和尹长河乘坐北京切诺基吉普车来到了拉拉屯村。听完村支书佟金印的汇报,我很满意。今年,他们村的秋收工作进度又快又好。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了,大部分苞米秆都拉回了村里,眼下拖拉机正在昼夜不停地忙着翻地呢。

佟金印汇报完,我和尹长河去村东一片耕地实地查看。果然不假,他们村2000多亩耕地已经翻完了一大半。我见进度这么快,心里一高兴,笑着对佟金印说:“行啊!佟书记,看来这500块钱奖金你是拿定了。”佟金印心里美滋滋的,神气十足地说:“那是当然。”

看完拉拉屯村,我和尹长河又去石砬子村。

石砬子村离拉拉屯村只有5华里。在去石砬子村的路上,我坐在吉普车里心情格外舒畅,一边隔着车窗观看田野里拉苞米秆的大马车,一边对尹长河说:“照这个进度,今年我们乡不会落在其他乡镇后面。”尹长河看了一眼地里拉苞米秆大马车,高兴地随声附和:“秋翻地的关键是腾地,地一腾出来,翻地进度几天就能撵上去。要我看,今年我们乡的秋翻地工作还能在全县拿第一。”我满不在乎地说:“拿不拿第一倒无所谓,只要不拖县里的后腿我就知足啦。”我和尹长河正在说着秋翻地的事儿,吉普车已经行驶到了石砬子村东头通往采石场的一个丁字路口。突然,司机小马看见有个小伙子正站在路边向我们招手呢。小王一个急刹车把吉普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探出头问小伙子:“有事儿啊?”小伙子站在吉普车门前,神色慌张,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出事儿啦。”小王心里一惊,关切地问:“出什么事儿啦?”“有人被压在车底下了。”“人怎么样?”“只剩一口悠荡气儿了。”小伙子说到这儿, 我急切地问:“咋不抢救呢?”“车石料太沉了,大伙儿也抬不动啊。我们采石场的工人都懵了,一个个大眼儿瞪小眼儿,干着急没办法。这不,姚场长实在没招了,让我上村里找人。我看你们过来了,只好求你们帮忙。”“赶紧救人。”我立刻让小王开车向采石场驶去。

刚到采石场大门口,我们远远地看见,一群人正围在一段下坡路的边沟底下指手画脚地忙活哪。拦车的小伙子第一个跳下车,向站在路边的姚场长说:“场长,我可找着人了。”其实,我跟采石场场长早就认识。没等小伙子介绍完,姚场长脸色刷白,见到我像见到救星一样,来到我面前,大声说:“王乡长,没想到把你拦住了。”我急忙走到边沟底下往车斗子下面查看。此时,那个人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一声不哼,像死人似的一动不动。姚场长急切地向我介绍:“他被扣在车斗子底下后,大伙使足劲儿抬了几次,可车斗子就是纹丝不动,怎么也拽不出来。”原来,被扣在车斗子底下的那个人叫顾庆林,是个体运输户,靠拉脚挣钱。最近正在给一个工地运送石料,这运石料的活儿已经干一个多月了。顾庆林平时拉石料,一切都正常,啥事儿没有。今天,不知是什么原因,他驾驶满载石料的小四轮拖拉机,开出采石场大门刚上公路走了20多米远,经过一段下坡路时一下子翻进了公路旁的边沟里。在拖拉机侧翻的一刹那,毫无反应的顾庆林想跳车已经来不及了。拖拉机侧翻后,装满石料的车斗子将他死死地压在下面。我走到顾庆林跟前,弯下腰,用手试了他鼻孔,还出气儿呢。我心里立刻有了主意,站起身大声对姚场长说:“快把铲车开过来。”不多会儿,姚场长把铲车开到了事故现场。我急着问:“有钢丝绳吗?”“有。”“赶紧拿来。”姚场长和一名工人大步带小跑从采石场仓库抬来一卷钢丝绳。我和姚场长把钢丝绳的一头挂在了小四轮拖拉机车斗的挂钩上,另一头挂在了铲车铲斗的铁齿上。随后让两名工人守候在顾庆林身旁做好拽人准备,等铲车铲斗把小四轮车斗吊起来后,立刻把顾庆林拽出来。

一切准备就绪,我站在小四轮车斗旁边对铲车司机大声喊:“开始!”随着小四轮拖拉机车斗缓缓升起,那两名工人“嗖”的一下子把顾庆林拽了出来。

顾庆林被拽出来后,顿时有了反应,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两声。我一看,人还没死,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就在大伙儿为顾庆林庆幸的时候,我把姚场长叫到跟前,一脸严肃地提醒:“这事儿得赶紧通知他家属和县交通队。”姚场长麻溜派一名工人骑上自行车,去黑土岗子村通知顾庆林的家属。随后,又大步流星朝采石场办公室走去,向县交通队打电话报警。在姚场长打电话期间,我让一名工人把石砬子村的村医付炳贵叫了过来,对顾庆林进行临时抢救。接着又让尹长河到采石场办公室打电话,请“120”急救中心派救护车来接顾庆林。

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一辆救护车疾驶而来。我和姚场长指挥采石场工人,一起把奄奄一息的顾庆林抬上了救护车。半个多钟头后,顾庆林被及时送进了索伦县医院急诊室。此时,顾庆林再一次昏迷不醒,血压急剧下降。经过急诊室医生简单检查,顾庆林伤势严重,生命垂危,需要马上**。“谁是患者家属?”医生问。“患者家属不在,有什么事儿跟我说。”我干脆地回答。“你能做主吗?”“能。”“那好,我介绍一下患者的伤势。”

医生介绍完,我和尹长河、姚场长,还有站在一旁的两名采石场工人,不禁为顾庆林捏了一把冷汗,此时的顾庆林伤势非常严重,已经命悬一线。原来,经过医生初步诊断,顾庆林坐骨粉碎性骨折,腹腔内有大量淤血,如不马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大夫,请你无论如何也得把他救过来呀。”我一听顾庆林的伤势如此严重,立刻请求医生马上救治。医生爽快地说:“你们放心吧,第一步要给患者做腹部导流,将其腹腔内的淤血清除干净;第二部要给患者做**。目前看,根据患者的伤势,需要交住院押金一万块钱。”“大夫,请你先给他做**,住院押金我会派人马上送来。”一听抢救顾庆林要花那么多钱,姚场长有些着急了,连忙跟大夫商量。“你说话能算数吗?”医生显然对姚场长有些不放心。“要不这样,大夫,我把工作证和身份证都押你这儿。你要是不相信姚场长的话,可以到乡政府去找我。”我信誓旦旦地向医生作保证。医生接过我的工作证一看,顿时不好意思地说:“哦!你是牤牛河乡的王乡长啊。那好吧,不用押工作证和身份证了,你先代替患者家属签个字,然后再去给患者挂号,我马上组织医生抢救。”“太好啦!谢谢你。”我立刻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让姚场长去给顾庆林挂号,自己跟着医生去替顾庆林家属签字。

经过医生紧张抢救,三个多小时后,顾庆林终于苏醒了。这时,我和尹长河、姚场长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正在大伙儿为顾庆林死里逃生而高兴时,顾庆林妻子吴凤君急三火四地赶了过来。一看丈夫还活着,“扑通”一声跪在医生脚下,泣不成声地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编者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无不令人动容。【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山里山外(四十九)碰壁了
下一篇:因爱成痴,我无悔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2087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