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追忆评书大师单田芳
日期:2018-09-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贾光良
点击:282

9月11日,我的生活和正常一样的有规律,上班、工作、下班。本以为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但当我按照‘惯例’饭后看新闻的时候,有一条新闻被顶置,著名的评书大师单田芳老先生于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去世,我怀着敬仰和悲伤的心情看了这条新闻。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我的生日、出生地都和他一样,这也是一种缘。对于他的记忆真的太多太多,在我还没上学的时候就在爷爷的熏陶下迷上了评书。那时候最爱听的是《西游记》,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西游记》,念紧箍咒的唐僧,七十二变的孙悟空,好吃懒惰总想着分家回高老庄的猪八戒,永远是他抗行李的沙僧,小白龙变得白龙马,还有想吃唐僧的白骨精……上小学后,我有了自己的随身听,我用它除了听歌就是听单田芳的评书了。后来上了初中,我最爱听“白眉大侠”,那句“我是山西人徐良”,到了高中我才知道那是山西话,那时的我还立志着也要成为白眉大侠那样侠肝义胆打抱不平的人。再后来,我上了大学,每天晚上室友们都在听着就流行小说名人语录小众段子之类的东西而我却在听单老的辽沈战役,总被他们嘲笑说我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但我一直在坚持。“卫立煌临危受命”“毛泽东的重大决策”“林彪的出其不意”“新中国的成立有多艰难”。

单田芳的声音,真的无处不,在田间、车里、市井……听书的人从孩童到老人、从出租车师傅到大学老师,谁都能听懂,谁都会评价,通俗易懂。

随着惊堂木的一声“巨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单田芳,书接上回,它是这么这么怎么怎么地……”他的评书开始了,那种有磁性带着沙哑的声音是多么的深入人心,曾经有一期“中国好声音”一个学员以模仿单田芳完成了晋级,就是这个声音,是多么的深入人心,有的时候还有人模仿一下他的声音来自黑一下,那时候的他还在人世,而从这个时刻开始,他不在人世,或许以后他会像黄家驹那样当人们在听到他的作品会落泪,在他去世后出生的人听到这个声音会不假思索的说这是单田芳,那是一种对他的一种认可和敬仰。

小时候,中午在树下的吊床上睡觉时听一段他的评书,夏天的傍晚太热大家也会听一段他的评书然后回家睡觉,现在那种环境没有了,人也不见了,但我却一直在坚持着,《隋唐演义》听了一遍又一遍,乱世枭雄几乎能倒背如流。有时候也觉得听评书太low,那都是老年人才听的,喝着茶水,坐在马扎上,听着他的评书,那种情形挺搞笑的,但没想到工作以后的我,也开始饭后喝茶水听评书了,嘲笑就嘲笑吧,应了那句话“他人笑我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因为那是一种记忆,小时候的记忆!

从幕前到幕后,再到评书的没落,虽然我没经历过单田芳在三尺讲台上说书的时代,但我能感受到那种气氛,就像一个生产队的人聚在学校操场看电影那样,多么有气氛。在信息科技不发达的年代,长辈都是用收音机在电台听书,就像在电视是看电视剧一样,到了时间点大家都会调到那个电台听单田芳说书,我想那种情形不会亚于世界杯期间的收视率,到了现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手机替代了收音机,想听什么书就听什么书,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但不变的是大家听的永远是评书,听的永远是单田芳。

打开微信朋友圈,很多好友发的都是悼念单田芳的,是如何让他们想起小时候的回忆,纸短情长,单田芳老先生的一生走完了,等待着我们的路还有很长,这一路让我们互助、共勉。

愿天堂也有电台,也能让单老讲评书!

【编者按】耳濡目染,时间久了,自己也喜欢听单田芳的评书,有时自己也独自一个人听,后来再看能借到的书来看。我想这对自己后来是有影响的,对读书的兴趣大概由此而来。也因为他的评书,让我的童年多了份乐趣。他曾留给我们的美好回忆及艺术熏陶,是永不会忘却的。愿单老一路走好!致敬作者。感谢来稿!【匠工文坊编辑:任秋爽】
上一篇:【情系中秋】中秋感怀
下一篇:【情系中秋】中秋随笔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30 10:05:29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2052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