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9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母亲的布鞋
日期:2018-09-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韩伟
点击:323

近几年,不知怎的,穿什么鞋都觉得捂脚,朋友说买双布底鞋穿吧,会好些。听罢朋友的话,猛然把我的记忆拉回到40多年前,因为快40年没有穿过母亲做的布鞋了。很怀念穿布鞋的日子,很怀念穿母亲做的布鞋那种舒适温暖的感觉。

自打记事儿起,家里就一直非常贫穷。虽然身为兄妹三个的老大,但因为家境穷困,我几乎没有享受过穿新衣的幸福。衣服都是别人给的旧衣服(听妈妈说照的唯一一张百天照衣服都是借来的),母亲把它们缝缝补补,我就穿着这些旧衣服度四季。但是我能穿到母亲做的新鞋子,因为做鞋子的成本很低。母亲把家里一些不能穿的破烂衣服,洗净,撕开,然后用浆糊一层层粘起来,铺平,贴在门房的墙上在太阳底下晾,晾干了再按照每个人脚的尺码大小剪鞋样,把那些晒干的布再用浆糊层层贴起来,照着鞋样把它剪好,就可以纳鞋底了。所谓的千层底,虽然是夸张的说法,或代表着母亲们千针万线的心血,但也可见这种鞋底的结实耐穿。

父亲那时是村里有名的车把式,也许出于“职业”吧,父亲似乎是比较懒惰的人(只是妈妈说),那时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几乎都得母亲一个人忙活,忙完了田里,再忙家里,忙完了孩子再忙鸡鸭猪什么的。所以母亲纳鞋的时间只有在夜里。

七十年代初期,乡下还没有通电,所以没有电灯,只好点煤油灯,说是煤油灯,其实点的不是煤油,是柴油,因为煤油很贵,点不起,只好点最便宜的柴油。房子是土墙垒砌起来的,在靠近炕头的土墙上挖一个四方形的洞,把煤油灯放在里面,一豆灯光,悠悠晃晃(也奇怪,那时没有电灯,人们的视力却非常好)。

依稀记得,秋收过后,粮食归仓了。每到夜晚,母亲就在夜里就着这微弱的灯光纳鞋底。儿时的我究竟穿过了多少双布鞋,我自己已记不清楚了!但我只知道自己穿的布鞋纳的都是千层底,我是穿着母亲手工做的布鞋长大的。做一双布鞋不是很容易的,它有着极为复杂的工序,记忆中我的母亲做布鞋时会拿出一只竹编的簸篮,里面盛放的全是她的针头线脑和布头边角料。然后她把家里破得不能再穿的旧衣服整理出来,剪成几块,涂上浆,然后把上了浆的布块一层层的糊在门板上,用两条凳子架住一块门板,等晾干后揭下来,就成了做布鞋的材料。 

然后,母亲将一块块边角料儿均匀地叠加起来,叠到一寸厚度时,再用崭新的白棉布上下盖面,就拿出一把大剪刀依照纸片鞋样裁剪起来。裁剪时母亲总是铆足了劲用力裁剪,每剪一下,我发现母亲的下颌骨连同肌肉总会蠕动一下很是辛苦。然而更苦的活儿还在后头,针上穿着长长的棉线或麻线,母亲很麻利把针线穿过来,再穿过去,神情是那样专注,柔和,还时不时把针在头发上荡一下,为的是走针时更顺滑,然后用套在中指的铜顶针一顶,那针线就会很快地穿将过去,这个动作使母亲看起来更加柔美慈祥。纳鞋底,针脚要密要紧,不然的话,鞋底是不经磨的,容易烂。母亲需要千针万线才能纳成一双密密的鞋底,那针脚一行行,一排排,十分整齐。可究竟有多少针,我至今都没有办法去弄清楚,因为那针脚实在是太密了!母亲纳鞋底的时间长了,手指酸痛,眼睛发花,也时常会扎着手指。每当看到母亲流着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去吮,我的心也会发紧、发疼。母亲白天要下地干活,做鞋只能在晚上。在昏黄的灯光下,母亲右手中指戴着顶针,引着长长的纳鞋线端坐灯下的身影,成了我儿时最熟悉的一道风景。

等我在学校里学到了孟效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竟十分惊奇地感觉到孟郊的母亲怎么跟我的母亲一样呢?只是我的母亲不是在缝衣服,而是在一针一线的纳鞋、绱鞋。那一双双布鞋,到底纳进了母亲的多少星光,多少鸡鸣,多少慈爱,多少深情呢?从此,母亲纳鞋底,母亲用嘴吮吸手指鲜血的情景,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了。

母亲大约要用上三四天的零碎时间,熬上好几个通宵,一只鞋底才能纳好。母亲纳好的鞋底,看上去线脚既齐整,又硬邦邦,外观漂亮至极。母亲纳好鞋底就会开始做鞋帮的活儿,最后用鞋楦一楦(一般用沙土撑),一双布鞋就做好了。白的千层底纹路错落有致,黑的鞋面鞋帮不事雕琢,黑白相间,充满着个性与灵气,俨然就像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从剪鞋底、纳鞋底到按帮、楦鞋,母亲前后要花费好几天时间。我母亲为我量脚定做的布鞋穿在脚上特别抱脚、软和、舒适、轻便。  

我就是这样穿着母亲做的布鞋走过了童年,走进了少年,也一年年地把母亲熬老了。不比不知道,现在的鞋虽然五花八门,什么材质的都有,但是真正觉得养脚排汗时才感觉到布鞋穿着有多舒服。然而在儿时一年到头只能穿布鞋的日子里,倒没觉出布鞋有多好。相反,穿布鞋都穿腻歪了,能得到一双白球鞋、篮球鞋或跑鞋成了那时的我心中梦寐以求的事。

但在升学离开父母之前,这个愿望一直都是没有实现的梦。那时自己就像傻小子,羡慕地看着同学穿各式各样的鞋子在操场上飞奔玩耍,或迈着轻盈的脚步,行走在充满活力的青葱岁月。但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家境,不容自己去攀比和奢侈。

现在自己似乎有条件买各式各样的鞋子了,鞋子可以随意换,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特别怀念曾经穿腻歪的、母亲亲手缝制的布鞋,怀念那种舒适温暖的感觉。

从小到大,我穿着母亲精心制做的布鞋走过春夏秋冬,一步一个脚印走向成熟,走向社会。 岁月荏苒,转眼工作都30多年了,自己长大,自己的孩子也长大了。而自己的母亲逐渐老去,年近古稀的母亲眼睛早已花的不行了,戴着花镜看东西都显得很吃力,更不用说做针线活了。想着昔日岁月里母亲给我制作的、伴我长大的一双双布鞋(那是没有相机和手机,没有拍下母亲做鞋的身影和母亲做的鞋,甚为遗憾,现在什么都齐全了,却不舍得让母亲再操劳了),那针针线线融入了多少母爱的深情,慈祥的母亲为我付出了多少辛劳,平添了一份我对往日布鞋的爱恋和念想。慈祥的母亲对我的爱温暖着我的心,我穿着带有浓重母爱,寄托着母亲期望的布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了漫长的人生路上,走到了今天,此时的我情不自禁热泪盈眶。

常常梦里会出现母亲夜里专注纳鞋底的情景,醒来时,满心的温情和感动-----

【编者按】鞋子,是母亲给予的最伟大的爱。穿上母亲亲手缝的鞋,每一个人生的足迹,都是伴随爱成长的轨迹!感谢来稿!【匠工文坊编辑:任秋爽】
上一篇:我家的电视机 见证改革历程
下一篇:【奉天城韵·沈阳故事】少年追梦只等闲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716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