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7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诗歌
【9月同题2】勿忘9:18
日期:2018-09-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东来
点击:1722

一、铁轨,铁轨
 
似两根蘸了悲愤的皮鞭,在那个秋夜
使劲儿抽打男人的脊背,让我在梦中流泪
惊醒时目眦尽裂、七窍出血
 
总在高粱红了的时候伸进我的记忆
月光下,闪着紫色的光亮
试图唤醒那个暗夜,不使它沉睡
历史一旦睡去,不会如期醒来
 
钢质的铁轨,血肉之躯一样脆弱
200公斤烈性炸药足以像摔碎翡翠一样
让你四下溃散,即便是花岗岩石柱
 
也阻挡不住欲置你于死地的阴谋
死不瞑目,瞳孔中的影子如两条铁轨
渐行渐远、心有不甘地散了光芒
 
还是那两条铁轨,总在暗夜呈现诡异
秋风呼啸而来,而上面没有第二个大帅
只需将它炸如弯月,即可照见锈蚀的伤疤
其实,趴在铁轨上谛听,应能听到远方的异响
可叹是,东北军并没有从铁轨上听到
 
磨刀霍霍的声音
月黑风高,刻意寻找一个遮羞的屏障
大帅葬身于此,后悔没有读到《田中奏折》
将死的秋夜已经睡去,唤不起应有的警醒
被炸的铁轨仍然麻木地横臥在关东大地
 
设计了太阳旗的扶桑之国,总在黑夜
制造更黑的黑暗,却用光明来做图腾
借着夜幕的掩护,把毒蛇般的铁轨送进夜里
我的鲜血已在被叮咬的瞬间凝固,爬不出
人为制造的黑洞,这尖声呼啸
带来的惊悸,在梦中哭出声来
 
这是两条黑暗的河流。黑暗并非因为
色素沉积,只因饮下太多的鲜血
随着太阳旗的搅拌,变成紫黑的颜色
集结了悲哀与惨烈,和融化不了的死结
 
《满蒙新五路协约》是暗流的河床,之后
血腥与紫黑就沿着它源源不断地输入
并如负营养绿藻四处蔓延,奉天
罹难与肢解就在这个秋夜
导火索似的铁轨早已铺设完毕、悄悄点燃
 
、刺刀,刺刀
 
不愿意提及这件利器,看见它
仿佛看到紫色的头颅和淋漓的鲜血
时常为它游走的刀光颤栗
它时刻刺痛我不堪一击的神经
作为士兵的第二生命,它的锋利
只为防止野兽的侵袭
 
《上起刺刀来》是东北军的军歌
光听歌名,就觉得威风凛凛、热血奔涌
那个秋夜,本应听到它如炸如雷的呐喊
它却“原地待命”、低吟沙哑
哭不出来的歌声是令人窒息的
暗夜里,刀刃卷身睡去
 
谁应该对沉默的刺刀负责,历史
背负沉重的探问。我是军人
如今路过北大营,时常回头张望
总想有刀光从当年的窗户里伸出,或许
还有不甘屈辱的呐喊帖在回音壁上
吼出不让历史失声的阳刚之气
荣誉和尊严于军人意味着什么
用火柴在你的刺刀上借火,我不知道
划着的火光将照亮什么样的颤抖
 
我应该知道,刺刀在烈火中烤灸
最后遍体通红,会使坚韧弯曲
当刺刀穿过一堵堵肉墙,轧在骨头上的钝响
让秋夜无法在悲鸣中沉降,高粱红的时候
手捧的却是沉甸甸的血浆
 
刺刀,锁在仓库里叹气、消蚀
“谁惹事,谁负责任”,谁在传递亡国之音
战士手中握不住自己的命运,要忍受杀戮
被堵在死亡之歌中憋死的呼号
这不是“东北劲旅”的崩溃
而是一个民族存亡的崩盘
 
夜里,蒋公在“永绥号”舱里做着纠结的梦
“永绥”像是“不抵抗”的注脚
船桨划破“九一八”的泥泞踽踽独行
当夜的血腥,足以淹没他的船头
梦魇不断、荒唐的秋夜使他迷航
 
少帅在刺刀丛中起家
骨子里仍不缺少英雄之气,只是
在胭脂堆中不能自拔,秋夜难捱
如果他知道这一夜后将不再归乡,能否
从《宇宙锋》中跳出,挥起随身的佩刀
回击倭寇的杀戮,哪怕戳破笔挺的军服
 
《宇宙锋》西皮二板让他丢掉自己的宇宙
窒息了《上起刺刀来》的军歌
夜半,一匹受惊的黑马被自己扭断了脖子
慌乱的蹄音在黑土地的刀刃上徘徊
暗红色的蹄印从母亲的胸膛踩踏过去,拖出
两道暗槽,至今仍见血印上的锈紫
谁该对今夜负责,羞红了的白山黑水
愧对历史的拷问
 
三,鼓楼,鼓楼
 
这是一个高点,俯视奉天全景的高点
在那个悲风萧飒的秋夜,我不知道
曾经华彩纷呈的琉璃,可曾映照
满城刺眼的狼烟,流弹可曾划烂沧桑的面颊
楼脊的五雀六燕,可看见楼下血舞的刀枪
燕将秦开开辟的侯城、清世祖金戈铁马
妆点的红墙,在秋夜中崩了颜色
数滴红色液体掠过我的额头
滴落杯中,让旋转的咖啡溢出苦涩
 
只想敲起沉寂的钟声,又怕惊醒
或许有知的魂灵,本应摆好祭天的酒盅
无骨的柳条把炮火拂到楼下,谁能
呼吸这没有过滤的硝烟,如今秋夜
我仍见那刀刃淌着鲜血、乍起的魅影
贪婪地啃食皇城根下猝死的浮土
 
鼓楼是个高点,这里观照八荒
凭栏远眺可以通视盛京八景
可是那夜,这样的景致全被硝烟笼罩
日军的炮管张开血口,黑洞洞地瞄向市井
几千年文化在射程之内,瞬间归零
 
刚剪掉辫子的前清遗老
还在秋夜里做着春秋大梦
长袍兜起黄尘,遮住国人羞怯的土脸
没人计算,鼓楼平台能否支撑住火炮的发射
扶起这将溃的江山,震落
五彩的琉璃、锈死的风铃,砸碎
祖宗留下的石碑、石柱,其实
在掠夺面前这一切想法都是多余
 
如果说奉天如此臣服也罢
偏偏有人以卵击石,与强盗打起巷战
除了投降的男人,抵抗有些悲壮
可就这不起眼儿的几枪,却让入侵者知道
“东亚病夫”并不全都软弱
奉天还有黄显声这样血硬的汉子
 
“东北劲旅”被从北大营赶到东大营
刚烈忠勇的东北男人,并非残风败柳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谁能责怪他们
“谁惹事谁负责”让军人成了笼中困兽
 
鼓楼顶上的炮口,似地狱的入口
拥堵着满地乱滚的冤魂。总觉那夜
像光着脚走下布满铁刺的楼梯,躲不过的杀戮
让遍地的鲜血至今不能干涸。手已经擎不住
下滑的夕阳,补不了秋月的残缺
更阻挡不了随硝烟一起升起的“太阳”
当鼓楼的青砖带着遍体鳞伤的爪痕,直视战火
雾晨,奉天的墙头爬满了红眼睛的野兽
 
寻找被扭断了脖子的黑马,知道它
早已经生锈,跨上无头铁马
任由血雨腥风的冲击、默然僵直,我
趟不动这冻死的泥浆,路遇绊马索
每遇这个秋夜都让我跌下马来、死上一会儿
多想托起这喘不气来、沉重的历史
黑太阳压得我不能翻身,痰是黑色的
吐出的血块,染得江山一片暗紫
 
由铁轨融铸的刺刀、火炮、太阳旗
终使中国历史在奉天陷落
土木垒起的古城,哪堪钢铁搅肉机的蹂躏
青砖落下的青灰,炮火拖出的血尘
最后让鼓楼敲响了丧钟。丧钟为谁而鸣?
 
抗战走到1937年的卢沟桥
东北已经打了6年,这不是“巷战”
而是惊天泣地的浴血撕杀
30万抗联将士、5万抛却头颅
消灭18万日伪、牵制迟滞70万野兽铁蹄南下
黑水因血凝而黑、白山因骨碎而白
抗战第一枪,是在“九一八”之夜响起
 
第一枪虽被爆裂的嘈杂声淹没
但如能找到那把枪,定把它挂在城头
由它引领鼓楼每天的暮鼓晨钟
时刻不忘东北义勇的猛烈刚勇
它比《上起刺刀来》更能让人振奋
 
多希望软弱的柳条变得坚硬起来
化成万千的钢鞕,抽断邪如毒蛇的魔爪
斩折涂抹黑沙的屠刀,击烂肮脏如饼的“太阳”
扫落血色如紫的黄昏
 
秋夜,总要经过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车轮时刻提醒脚下路程的颠簸
我企望它重新穿过古城,用刷新的节奏
重新编写《上起刺刀来》的军歌
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用手中的刺刀
寒光退、亡我之心不死的黑暗

【编者按】细腻深邃,跌宕起伏。【沈北风诗歌编辑:李耀忠】
上一篇:佘湖雪霁
下一篇:【9月同题2】勿忘9:18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30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