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山里山外(三十六)耗子的决心
日期:2018-09-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香山枫叶
点击:281

耗子嗔怪的看着他女儿说:“你这孩子说话没大没小的!快进屋把衣服穿上,爸带你进城里买衣服去!”

小雅高兴的打了个响指,蹦蹦跳跳的进后院穿衣服去了。

耗子哀求着青杏:“媳妇,求求你了别走了,炉子我都生着了,咱屋可暖乎了,你回屋睡一觉,把脏衣服换了,等我回来给你洗,我领着小雅和青成去城里买完衣服就回来,好不好媳妇?”

青成坐到板凳上把鞋脱了,湿透了的袜子还在冒着热气:“我可不去,呆会儿鞋干了我得回家呢,老爸老妈不知道急成啥样了呢!”

“没事的,我给爸妈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你穿我的鞋呗,反正咱俩的脚差不多大!去吧,老弟,我这就给你找鞋找衣服去!”耗子一边说着,生拉硬拽的扯着青杏的胳膊就奔后院去了。

后院有一排小平房,隔成了三个房间,耗子和青杏住在东屋,西屋也有一铺炕,青成在这的时候就跟宝儿住着,平时的时候宝儿自己住,现在耗子的女儿回来了,就住了西屋。

耗子直接把青杏拉到他们的屋子,上炕把被褥铺上,不容分说,就把青杏湿漉漉的衣服脱了,等到脱到青杏的鞋袜,看到青杏的鞋都湿透了,袜子也湿透了,耗子一边给她脱着冰凉的袜子,一边心疼的说:“媳妇,你哪都好,就是这个犟脾气不知道随谁,你咋就不让我把话说完了呢!瞧瞧你摔的,这要是有个一差二错的你让我还怎么活啊!看你这脚都赶上冰块了,你女人家要是坐下病根了将来谁替你遭罪啊!麻溜的进被窝里去,我不回来不许起来!饿了就先吃点蛋糕垫巴垫巴,等我回来了给你们做好吃的!”耗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把被给青杏蒙头盖脸的捂上了,又上外屋取了几片姜,给青杏泡了一杯姜水放在她头上,拿了一袋蛋糕和几个桔子搁在青杏旁边:“媳妇,呆会别忘了把姜水喝了去去寒气,凉了就不管用了,我带他俩走了啊!”给青成把鞋袜找到了,又给他拿了一件自己的大棉袄,正好小雅也出来了,看着她爸抱着一堆衣服笑着说:“爸,你干嘛不在屋里换好了啊!”

耗子冲他女儿笑了笑:“这是给你舅舅穿的,他也跟我们去。”

“啥?他去干嘛?烦人劲的!你再别让我跟他叫舅舅,我有亲舅,他算老几啊!”小雅满脸的不高兴撅着嘴说。

耗子停下了脚步,摸着小雅的头说:“姑娘,你知道你和你妈走了之后老爸是咋活过来的吗?爸到处找你们找不到,爸都没心思活着了,是你青杏姨鼓励我安慰我,说你一定会回来的,让我好好活着好好挣钱等着你回来……还有你这个舅舅,至从我和你姨在一起以后,饭馆的活人家可没少帮着干,要不就我和你姨两个人咋忙活过来啊!人家可是大学生啊,往后你得跟着他学着点!”

小雅撇着嘴说:“屁!我跟他学?大学生有啥了不起的,本姑娘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自已为是的人了!”

“姑娘,你啥时候学得满嘴的粗话了!一个大姑娘可不兴这样!快走吧,天不早了,咱早去早回!”耗子爱抚的拍着他女儿的头,爷俩朝外屋走去。

青成还是不想去,被耗子硬着换了鞋袜换了棉袄,三个人进城去了。

青杏把耗子给泡的姜水喝了,倒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睡了一觉,醒来都快两点了,她从衣柜里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穿上,到饭馆的厨房看了看,见耗子爷俩吃过的碗筷还在水池里泡着呢,就把碗筷洗了,把灶台上的灰尘仔细的擦了一遍,把炉子添上煤,把自己和青成脱下的脏衣服都洗了,又上小雅那屋看了看,见炕上堆着被子,地上到处是瓜子皮小食品袋,青杏把被叠了,炕上地上打扫完了,看看时间都快三点了,心里有些焦急,这三人咋到现在还没回来哪!

在饭馆的大厅坐了一会儿,青杏到厨房把饭先闷上了,看看保鲜柜里还有不少的菜,青杏拿些蒜苗豆角坐在大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摘着菜,不停的望着对面的街上。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耗子他们还没有回来,青杏急得一遍遍跑到门外张望着,直门后悔自己没把手机带回来,要是有手机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好了,省着自个这样惦记着。

眼瞅着天都黑透了,小镇上的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火,耗子他们总算回来了,青杏着急的迎了上去:“你们咋才回来啊?这么晚还有车吗?饿了吧?”

耗子笑呵呵的把一堆东西放到桌子上:“媳妇,着急了吧?是不是还等着我们回来吃饭呢?饿坏了吧?小雅说饿了,我们三就在外面吃了,不过我给你买了现成的,在我怀里捂着呢,你快点吃吧,还热乎着呢!”

耗子从怀里掏出来一袋东西,打开一看,是青杏从没见过的东西:“这啥呀?是面条吗?”

小雅瘪着嘴说:“乡巴佬,你家面条长这样啊!这叫米线好不好!”

“快吃吧媳妇,看看我给你买的羽绒大衣你喜欢不!”耗子打开桌子上的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玫瑰红的中长身羽绒大衣在青杏面前抖开了让青杏看。

青杏一边吃着米线,一边看着原来这三个人都换上了新衣服:小雅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羽绒棉袄,青成也穿了一件蓝色的羽绒棉袄,耗子身上却还是走的时候青成穿的那件,只是脚上多了双棉皮鞋。

耗子把桌上的袋子一样一样的打开给青杏看:“这是给咱爸的,这是给咱妈的,还有小弟的裤子和鞋,这双棉皮鞋是给你买的,过年了,大伙都换身新衣裳咱也鲜亮鲜亮!”

青杏一边往嘴里突噜着米线一边说:“大伙都买了,你咋不买一身呢?就差你那几个钱啊!”

耗子嘻嘻的笑着把脚伸到青杏面前:“我咋没买,皮鞋!好看不媳妇?”

小雅撇着嘴说:“你也就糊弄糊弄她吧,还皮鞋呢,革的好不好,才三十块钱!不过你的那双和他的那双可都是皮鞋!”用下巴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的青成。

“我喜欢这样的,经济实惠,泥了水了的随便造!衣裳我有得是,买多了也没用还占地方。再说了我都半大老头子了,穿啥不一样啊?小弟和我闺女年轻人理当打扮得漂亮点,还有媳妇你,好好打扮打扮就更带劲了!”

“她也叫好看啊?土的都掉渣了!我妈比她好看一千倍!爸你是不是眼瘸了啊!”小雅依旧撇嘴说。

青杏冲小雅笑了笑:“别听你爸胡说,我和你妈没法比!”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走啦,试衣服去喽!”小雅拎着几个袋子蹦蹦跳跳的上后院去了。

耗子凑到青杏跟前,嘻着一张脸说:“媳妇,我把钱都花光了,你不会儿生气吧?”

“我有啥好生气的,你又没胡花钱,净给大伙买了,自己都没舍得往自个身上花!”青杏吃完了,耗子赶紧颠颠的把桌子收拾了。

一直坐着没说话的青成凑到耗子和他姐跟前,小声问:“姐夫,小雅这回不走了吧?你问没问她妈的事啊?你要是真心在乎我姐就把你和她妈的事弄利索了,别像现在这样弄得我姐跟犯人似的!”

耗子点了点头,轻声说:“你放心吧小弟,我会和孩子说的,只是她刚回来我就提这事怕这丫头炸了再走了,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跟她说。她妈的事我也试着问了几句,好像真跟那人过黄铺了,她妈现在在一家饭店打工呢,详细的她也不肯说,这丫头鬼着呢,对她妈不好的话一个字都不露!”

“那她就没再提让她妈回来的话吗?”青成把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小雅出来听见了。

耗子点头说:“提了,不过我也跟她说了,她妈当初抛下我也就算了,还把他偷着带走了,这一走就是五年多,给我造成的伤害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我是坚决不可能再要她了!她吓唬我说要是不让她妈回来她就作得让我们没法过,我也说了,你要是不想让你爸好好活着你就作吧!她气得一撅搭回那屋睡觉去了!”

“看她今天的表现好像对我姐没那么恨了。”

“她恨得着吗?我把前前后后的事都跟她说了,她还有啥可恨的!不过媳妇,我求你件事行吗?”耗子眼睛看着青杏说:“要是我姑娘不走了,她这脾气让她妈给惯成了,肯定会变着法的找你的别扭,你为了我别往心里去行吗?我也会好好的管教她的!你是不知道,自从她妈跟那个男的黄了以后,她俩的日子并不好过,她本来刚初中毕业,就说啥也不肯继续念书了,整天东一头西一头的,一个女孩子要是学坏了就遭了,我想把她留在这,先找她妈把记登了,把户口给她上了,让她继续念书,然后再和她妈办离婚……媳妇,我知道孩子在这你肯定会受委屈的,为了我们俩能一辈子在一起你就先忍忍,我慢慢的说她,她会明白的!”

“就你姑娘那泼辣劲还不得把我姐熊死啊!我姐又不能打她骂她,岂不是干受她的气啊!”青成有些愤愤然的说。

“没事的,还有我呢!我怎会由着她任性胡来啊!”耗子像青成拍着胸脯说。

“你可拉倒吧,我早看到你那点能耐了,要是你姑娘一犯浑,你连辙都没有,还在这吹呢!我看这样吧,还是让我姐跟我回家吧,等你啥时候把你闺女工作做好了再啥时候让她回来,我们家可不想让自己的亲人受一个黄毛丫头的气,你不心疼我们还心疼呢!”

“别别呀,老弟,你这样不是把我们两口子给分开了吗?你得让她俩呆一块相处才能处出感情来啊……”

“你可别在那自说自话了姐夫,就你姑娘那个性那么好处啊?再说了,她一心巴望着要把她亲妈弄回来,巴不得早点把我姐欺负走呢!再咋处,后妈也不可能有亲妈亲吧!”

耗子被青成的话噎住了,一时竟语塞了,因为他明白,青成说的话都是实在的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让小雅死了那颗让她妈回来的心,不然的话她是不会和青杏好好相处的。

这会儿青杏说话了:“说实话,我倒是挺喜欢小雅这孩子的,她虽然说话苛薄些,总归还是个孩子,我倒是愿意担待她的。只是永豪,以前孩子没回来的时候,咱俩稀里糊涂的也就过了,我们山里人也不咋重视结婚手续这事,现在你闺女回来了,她妈又是一个人了,要是我俩还继续呆一堆我总觉得不是个事,自个都觉得心虚……”

耗子着急的望着青杏的眼睛说:“媳妇,你说这话啥意思啊?该不会你真要听小弟的话跟我分开吧?不带这样的,我们在一起五年半了吧?你真忍下心扔下我啊!”耗子说着话眼圈都红了。

青成不忍心看耗子的眼睛,看了他姐一眼,把脸转向了窗外。

【编者按】青杏为了消除误会,冒着大雪把钱送了回来。耗子发次内心的关心感动了青杏。一家人暂时其乐融融。感谢投稿美丽文学社。【美丽编辑:阳光】
上一篇:山里山外(三十七)耗子的风流史
下一篇:病在何处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282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