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2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儿时的月饼香
日期:2018-09-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白桦
点击:351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中秋节还未到,各种推销月饼的传单、海报如同雪花般飘向大街小巷,超市的货架上早已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月饼。精美的包装、繁多的口味,看得让人眼馋,但我无法找到儿时的那种月饼。

小时候,整个村子都很穷,我依稀记得那时卖肉、买油还要票,月饼也不例外。我家姊妹多,要想多吃上一点,必须用棉麻(棉花杆上的皮)去换。说起弄棉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记得6岁那年的中秋节,一大早我跟着姐姐后面,屁颠屁颠来到山上,一起去寻找头一天大人扯下的棉杆。“姐姐,你看,哪里有!”姐姐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来到了棉田地里。说起棉麻,就是将棉杆上的那层皮。要想把棉麻剥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棉杆有点干就不好剥,还要找石头或者木棒将它砸破,这样才能将棉麻顺利剥下。我最喜欢就是用木棒砸棉杆,觉得好玩、挺有趣,姐姐怕我砸到手或者脚回家父母骂,不准我砸,就喊我剥,而我又死活不依,在姐姐强势的压力下,只好欣然接受,立坐不安地坐在那里,半天都剥不完一根棉杆,比绣花还恼火。姐姐没把我当回事,心想不我调皮,她就万事大吉了。火辣的太阳一直把我们晒到下午,终于收获了四五斤棉麻。

太阳西下,姐姐拿着棉麻来到大队代销点,首先要将棉麻换成票,再用票去换月饼,得排两次队。此时前来换月饼票的人早已排成长队,姐姐见我不好耍,就允许我和其它的小朋友在代销点门口的坝子上耍。受了一天的“管教”,哪听得姐姐这句话,话音未落地,我就冲进的小伙伴中间,和他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眼见天快黑了,还未看见姐姐来叫我,此时小伙伴走的走、来的来,我们玩的不亦乐乎,早已将月饼这件事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弟弟,走,回家了。”

“有月饼吃咯,有月饼吃咯......”,我高兴得手舞足蹈,眼看着姐姐手上拿着两三个月饼,小手一伸就过去了。

“姐,给我尝点!我看好不好吃?”,姐姐早已看出了我的心思。“不行,回去和爸妈一起吃。”

“不嘛,我就只尝一点点,看看什么味道?”

“不行,就是不行!”

一路上,我就这样跟着姐姐后面嚷着,不管我怎么嚷,也没有尝到月饼的味道。

不一会儿,我们到家了,妈妈看见我们回来了,早就将用票换回的月饼和一块豆腐、两个梨子摆放在放在天井的小桌上准备供奉月亮,祈求家人团圆平安。祭月仪式结束后,我们就可以吃月饼了。母亲拿来菜刀,将月饼切成小块儿,分给每一个人品尝。无论在怎么吃,我心里总是高兴得不得了。在回家的路上闻着那月饼的香气,肚里的馋虫蠢蠢欲动,只能把口水往肚子里咽。一家人坐在院子当中,在皎洁的月光下,或剥玉米,或择花生,听着父亲、母亲讲着嫦娥奔月的神话,不知不觉到了深夜。浓重的雾气和露水,悄悄地浸湿了衣服和头发,中秋节的夜晚就这样在欢声笑语中过去。

四十年过去了,儿时的“月饼”经常在记忆中浮起,如今不管是琳琅满目的月饼,还是风味奇特的月饼,都比不上我儿时吃的月饼,就好比《芋老人传》中记载晋公子重耳在逃亡途中,得一老人煮芋头而吃,觉得美味极了,但等若干年之后,重返旧地品尝当时美味的芋头,却怎么也找不到当时感觉的那种滋味,再也无法回到当时的环境和心情中去了。

也许,自己一直怀念着的儿时月饼,在现在已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但因为那时的贫穷,便是觉得那是最好的美味,也就一辈子再难抹去。 

【编者按】问好作者,欣赏您的佳作。这篇散文详尽的讲述了童年的月饼,与其说是月饼,不如说是对童年,对过去的岁月的深深的回忆。字字句句饱含亲情,乡情,旧日时光。即详细的讲述了买月饼的艰难和吃月饼的甜蜜,也展现了一家人在一起的天伦之乐,表达了对父母的感念。最后也引申了作者今天对生活的感悟。推荐阅读。大山是我们共同的文学家园。【大山社团编辑:昆仑】
上一篇:【烟雨同题65】隔窗听雨
下一篇:古今“秋天”称谓知多少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30 10:00:51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391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