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故事,在时光里轮回
日期:2018-09-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千古幻木
点击:317

 

盛夏的六月显得格外的绚丽多姿,尽管天气开始变得炎热不堪,却依然阻止不了那些旅客们的兴致。

华夏的暮光之城,以华丽的建筑设计与山水风景深得人们的喜爱,一年四季中都会迎来络绎不绝的客人,促使来过这座城市的人都变得十分的留恋与赞美。

在暮光之城的来由与历史记载中,流传着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让人们口口相传,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男男女女都变得十分的羡慕,从而留下无限的幻想。

在很久之前,暮光之城还是一片荒凉从生的大山。有一天,一对落难的的恋人,为了躲避战争烟火的蔓延,逃到了这里。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片荒凉的土地因为这对恋人的到来而变得翻天覆地。

战争在每一个历史的阶段都会以不同的形式上演着,战争促使着历史的发展,也埋藏下数之不清的血和泪。

无处可安的心,更是灵魂无处安放的颤抖。

叶风与般若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因两家世交的关系,长大后,两人你闹我笑,你吟我唱的让人好生羡慕。两人的感情早已变得灵魂交融,就等着来年第一场雪落下时,在两人二十二岁举办婚礼。

奈何世事无常,两国战火的蔓延,打破了所有一切的美好。很快,两人所在的地方便被战火侵袭,无数的人变得家破人亡,只有那一座座破败的房屋,还在不停哽咽咆哮着冒着烟火。

叶风与般若在随着落难的队伍一次次向远方逃去之时,亲眼目睹了无数的人间百态与世态炎凉。随着身旁的亲人一个个倒在疾病与伤痛之中离开人世的时候,两人早已被这世间的种种麻痹的同时,也变得格外的渴望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所有的一切才会变得有希望,只有活着,才能脱离苦海,才能打破人生之中黑暗的牢笼。

某一天,叶风与般若脱离了逃难的队伍。因为,他们决定为了自己更好的活下来。

在半个月之后,叶风与般若来到了一处荒凉丛生的大山,四周之间全是一片崇岭横生的景象。

两人为了生活下去,在这座大山里开始开垦,搭建一个属于两人安身的乐园。饿了,吃野食,渴了露水,过上了真正,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日子。

半年之后,已是深秋之时,叶风与般若在这里搭建了起了两间草木房,在开垦出来的土地上种上了从山间里拾来的各可食用的种子,使这片荒凉的大山有些了烟火的气息。

战争,依然。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来,也有人走。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也许,是一生的牵挂。

  

 

秋去冬来,白雪深深落深山,余生有约,等君归。

这场雪落的那么深,那么的认真,落在了叶风与般若的生辰之时。两人依然记得往年两家两人所约定好的喜事,只是在这国破家亡之际却是没有重提的勇气。

这一天,夜晚,两人秉烛而谈。

 “般若,我要去参军。”叶风对般若郑重的说道。

 “你可知,你这一去,便怕不可回。”

 “我知,但我不能不去,家国之难,匹夫有责,我无法无动于衷。只是,对你却牵挂不下。”

 “若你前去,我便在这等你,你若回,我便为你妻,你若不回,我便等你一世。”

“我此番前去,必定闯出一番成就,若成,我身骑战马来接你,若败,我必将叫人告之于你,无须等我。”

“我等你,凯旋归来,再为你起舞,为你弹奏一曲。记得,你曾说过的承诺,要将之处大山,变成最繁华之地,要将此间草木房,变成世间最漂亮,最舒适的房间,要将我变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未曾忘记,我叶风,以白雪为逝,以余生为逝,若此番前去功成,必将归来,完成此生之约。”

般若与叶风的长谈,直到闪烁的烛火,在风声中悄然息灭。

雪月风深不留梦,一朝别去不知归,问风,不语,送君远去。

雪,依然疯狂如故,任意妄为的飘落着,有些离愁,有些漠然。

夜央未央,叶风悄然地踏上的参军的路程,回首,无言。只有雪地里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仿佛在诉说些什么。

般若,满眼的泪水,躲在窗后,借着雪的微光,目送走叶风最后的背影。痛泣,无言。只有窗外的风,在拼命的吹着,像是在告别。

草木间,白雪飞,送君去,一别归期了无痕。轻抺泪,淡梳妆,候君归,再话西窗言别时。

  

 

秋收冬藏春归来,山间草木润长天。天地万物在春天变得生机勃勃,演示着生命更替复苏的万般奇迹。

般若本为淑女慧娟,脱离苦难隐藏在这大山之中时,尽管衣着清贫,本身的气质容颜却如百花般似娇艳欲绝,可惜却无人可赏,无人可识。

草木间门院上有着般若亲自刻画的门幅,取名为“尘世间”。闻其名,便显得几番脱俗与不同。

离叶风参军而去,已过几月,了无音信。般若除去细心的打理着一切,把房子周围种满了各种野花,便似无所思般,日复一日的凝望着斜阳落下的方向。

般若,在等,等叶风的归来,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只须静静de等待便好。

一年,雪又落,未见归来,未闻其信。

般若也曾出山探询,战争依旧,民不聊生,却未询得叶风之名。

三年,雪又落,般若轻倚门窗,心中细数着再见的时光。伸出手,接住落在手心的雪花,轻语。

“叶风,此若是你,该有多好。”

这三年间,般若只闻得一名为峰夜的将领,带兵征战沙场,肯是英明神勇,收复许多失地,得到了民间的赞讼与传说。

只是,般若依然未曾寻得叶风的些许音讯。

这雪,一年又一年的飘落,思念却一天又一天的堆积。雪,消融了。思念,独放流年。

五年,雪又落。山间已不复来时荒凉,慢慢的,许多人寻得此地,便也在此山间搭建房屋,安然住下。

般若这间“尘世间”的门前多了些来去的邻客。慢慢的,般若也成为了此山间最美最善良的“仙女”。

此去经年,君去未归,门前来客数问,谁家女子,无人相问。

五年,春秋轮打了几个转,般若依旧未等到叶风的消息。

只是,那名英明善战的将领峰夜,却是频频传来捷报,人们开始称之为将军。随着战事的逐渐安稳,许多逃离的人们,又开始回到原来的地方安居。般若的这山间,也迎来了许多在此留守的人,这山间开始变得热闹,变得有些烟火的味道,慢慢地不断有人向远处的山间建造房屋。

般若的这草木间,还是五年前的样子,只是经过修缮之后,变得更经得起风霜雨路的吹打了。

草木三千又何防,念君,君未归,可否把思还。

  

 

容装几度梳,待君归,泪花凋落成相思。

斜阳远近倾君颜,西窗烛,画君容。

又一年春,百花盛放,山间人已沸腾。

 “大家快看,快看,峰将军来了,峰将军来了!”不知是谁的叫喊声,众时掀起一片喧闹。

 “那里,那里,快让让,我看看。”

 “看,就在那里,哎,别挤啊!”

 “啊,真的,真的是峰将军。”

人们的欢呼叫叫喊之声,瞬间让这山间变得热闹不已。

 “般若姑娘,般若姑娘,快出来,峰将军来我们这了。”

“李婶,就是那个英勇善战的将军么?”

 “是啊,快看,峰将军,好像往我们这边来了。”

般若顺着李婶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人群的中央,骑着一匹战马,穿着战服的人带着一群士兵,正往她的方向行驶而来。

人群喧闹不已,各种喜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队伍,般若的眼睛慢慢的湿润,渐渐地闪现出泪花,最后,只见泪已沾湿了面目。

日思夜想的面孔,突然出现在般若的面前,让般若像魔怔了似的,只有无声流淌的泪水在渲泄着这几千个日日夜夜的诉讼。

般若,知道,她等的人,终于回来了。

这位停在了自己面前的人,峰将军,就是自己苦苦等了六年,痴盼了六个春秋的人,叶风。

“我,我回来了,般若。”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说完,般若与叶风便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般若在闯进这个思念了六年的怀抱中时,便像个孩子般痛哭了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时光或许会变得真实,思念才可以肆意的流淌与释放。

一夕君功成而归,意把余生送与君。

  

 

与君别时西窗烛,再见君时烛西窗。

 这一夜,般若与叶风彻夜地谈了一宿,直到朝阳透过窗台照在了两人的脸上。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光,叫做,你若不弃,我定不离。

般若与叶风谈过之后,才知道了叶风这些年的一切。

叶风离去之时,便换了个名字,便是现在人们所知的峰夜。刚开始的时候,叶风出去便去了当时离他最近的军营,因战乱,各地都在招收壮汉,所以叶风轻而易举地便进了军队,开始了他的征战之路。

因为叶风的大胆,英勇果决,便快在军营里立得功劳,随着一步步的上升,叶风的智能善战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呵护,手中的权力便开始越发的强大。

叶风,在这期间也曾想过回来找般若,但叶风知道,家国不稳,相见又如何。再说,叶风当时可是说要功成而归,就只有努力征战沙场了。

叶风知道般若会等她,就像他会回来一样。每当思念般若,般若还在家中等候之时,叶风便变得更加的强悍,带领着手下的士兵,收复一片又一片土地。

六年,雪下了六年,叶风回来了,带着功成与一身的荣耀,站在了般若的面前。

最幸福的等待是,我知道你在等,而你也知道我会来。

“你还记得,我们当时所说的约定吗?”

“记得,要将之处大山,变成最繁华之地,要将此间草木房,变成世间最漂亮,最舒适的房间,要将你变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记得便好,这六年,不枉我苦等。”

“哈哈,你可是说过等我一世的,我怎敢让你等一世。”

“嘻嘻,我等到你了,该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此生,宁负如来,不负卿。”

春去秋来几番寒暑,雪的花,悠悠扬扬地飘落在季节的中央。

叶风搂着般若站在院子静静看着雪花的飘落与消融,此处无声胜有声。叶风,吻向了般若的唇。

余生,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此山间早已不复两初来之时的荒凉,加上近年人群的剧增,此处早已热闹非凡,依山而居,依山而乐。

叶风在第七年雪下的时候,迎取了般若,地方,还是那间“尘世间”,是般若的主意。

房间还是那房间,人还是那人。幸运的是,不管生命有多少苦难,只要陪我到最后的人是你。

  

 

叶风与般若成婚之后,般若还是留在了这山间。因战事还未彻底平息,叶风又披上出征的战袍。临走前,叶风为此大山间取了个名,名为“暮山之城”。

般若又回到了以前等待的时光之中。

看着雪,一年,又一年地下个不停。

庭院里,两人的孩子已经两三岁了,正在满院子里堆积着雪人,是个女孩,刚好也是在冬天出行,所以取名叫,雪莹。

几年后,战事平息,叶风因战绩功劳高,被得到大大的赞赏。被叶风取名叫的“暮山之城”也封给了叶风。

此后,叶风便在暮山之城大量地修建改造,引进了更多的居住民与商业。因地势优美,山水相宜,在往后这里真正的从一片荒凉之地,变成了最繁华的地方。

叶风与般若居住的地方,还是那间“尘世间”。

依般若的话来说:“最初的,才是最舒服与最舒适的”。

而般若,也真正的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她,有叶风,有一间“尘世间”,便足够。

  

 

后来,暮山之城,被人们改称为现在的暮光之城。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历史,暮光却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只是变得更现代化了一些,其风景却依然存留着历史的韵味。

故事,总是让时间过得特别的快。但那些美好的事物,却会在时光中源远流长地传递下去。

“般若,快点,快点走啦。”一个年轻小姑娘不停地催促着落在她后面的姑娘。

“小依,你急什么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必须得慢慢欣赏一番。”那名叫般若的女孩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哎呀,般若,我这不是兴奋嘛,第一来……”小依笑着说完,吐了吐舌头。

 “就因为第一次,才要慢慢地欣赏嘛,小依,这样才不会错过眼前的美景嘛!”般若依然边看边慢悠悠地说着。

“哎呀,停,停,我说不过你,我陪你慢慢地欣赏好不好?!”小依说完就跑过来挽着般若的手,一脸的笑嘻嘻。

 “丑丫头”般若笑着回了声,两从便慢慢地在暮光之城逛了起来。

小依与般若两人也是被暮光之城所吸引而来,这次两人终于来到这个期待已久的地方,都显得格外的开心。

两人一起还没走多久,小依便又跑开了,般若,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般若这一次到这个地方,总感觉像有些东西在向她呼唤,一种模糊又奇特的感觉,让她对这次旅行觉得更加的美妙。

般若刚准备坐下休息会儿,便又听到了小依的呼喊声。

“般若,般若,快来啊,这里有个院子好漂亮啊!”

“好啦,别叫了,我来了。”

当般若走过去一看时候,顿时,人就像痴呆了一样,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那院子的门牌上刻画着三个大字。

 “尘世间!”

般若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唤她,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又感觉很近。她又好像看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画面。

那么的熟悉,却又陌生。

不同的时光里,而故事却悄悄地轮回着。

【编者按】这是一篇缠绵而动人的小说。作者用生动的笔墨描述了叶风和般若的一生一世刻苦铭心的恋情,使人心动,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在战乱中长大,男人不得不去当兵,离别时,并许下互相等待的诺言,等男人功成名就归来时,他们相拥而泣。时光的轮回,验证了所有的一切。整篇小说人物刻画地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感谢赠稿,推荐共赏,期盼更多佳作!【烟雨编辑:立冬】
上一篇:职场风云(精短小说)
下一篇:【蒲河杯】到小户人家落户(十五)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27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