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求学记
日期:2018-09-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辛心
点击:288

当年,在父亲三天两头的软磨硬泡下,我不太情愿的从初中直接奔了去一所毕业便可分配工作的中专院校。

父亲大人给我选的专业是《电子线路》,他哪里知道,这等时髦劳什子对我而言,无异于一大盘发霉难嚼的骨头!

偏生我对它又实在培养不出半点兴趣,于是,面对每学期十几本又大又厚又"带电“的书,倍感吞咽困难。

但你总得参加考试,接受组织检验,合格之后方能得到一份当初人称"铁饭碗"的工作。

可怕的是,上课我看老师们横竖都像一部部天书,正发梦间,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却已汹湧而来。第一年,勉强靠记忆力死记硬背蒙混过了关。岂料第二年,其洋洋洒洒一二十本,深奥如神仙般难测,有关无线电、脉冲、自动控制、电脑等书却让我再也啃不动也咽不下去半分了。就算考试之前恶补也不行,那大堆古怪的符号根本就与我互不相识。

惴惴不安之中,又晃进了考堂。

还好,监考老师是平时爱笑又不太管闲事的杨老师。杨老师故作严肃发下考卷,秒针"滴答,滴答"开始计时。

半小时过去,我的额头不禁冒出几滴冷汗,眼见那试卷白哗哗一片,干净得连一只蝌蚪也未能爬上去,难免一阵急火攻心一一不及格学校是不会给人分配工作的。

好在前方有目标 ! 那李娜乃本班级最强理工脑袋 ! 遂揉一张废纸"啪"打在她脊椎骨上,见没反应,又冒几滴汗。不甘心之余再揉更大纸团扔她脊椎骨,她终于转过身来,我胡乱比划几下告知其意,这同学冲我眨眨眼继之神秘一笑,我自然不曾会意,只得耐性等待。

眼见一小时过去,那李娜竟杳无音讯,似乎把我这头等大事给忘了。

剩下半小时,我仍然没能画下半只蝌蚪。心想,同性相排斥,连忙把目光贼溜溜的转投去邻座的男同学,趁老杨一个转身,猛的抓向临桌试卷,不问青红皂白一囫囵抢将过来,准备依样画葫芦一一照抄了。那同学虽表情惊悚,却也没出声。

老杨听见响动转过身来看到了这一幕,当即以急匆匆之色向我奔来,而深知毕业大于一切的我则兀自还在抄于争分夺秒。 想那老杨也是滑稽,冲至我面前站立两秒居然先就 "咕咄"一笑,他这红尘一笑倒让我放心不少,至少宣告,他不会翻脸了 。

说时迟,那时快,老杨把男同学的试卷拿起来就要物归原主,这哪能?于是,顽劣的我跳出课桌伸手就去抓一一也不知当时哪里来的胆子,万万没想到自已敢为一张考卷和老师激烈抢夺呢。

唉,实在是怕被留级补考 ! 见我如此挥汗并死抓试卷不放,善良的老杨终又"咕咄"一声笑了出来,就此丢开试卷背过身去。恐怕失望之余,他才决定用背影狠狠放我一马。最后几分钟,抄写完毕,汗渍渍的走出考堂。

感谢杨老师 ! 感谢那同学 !

四年时间受尽《电子线路》的折磨,那最古老的苹果电脑蠢蠢的实在讨人嫌。掐指一算,这辈子还要考二十回,十三四,十五回,越数越抓狂。

其实,真正爱学习的没几个,仅一小部分而已。剩下来的就是些混吃等工作的了,也是惭愧 ! 一派风花雪月,有的故做吊儿郎当,有的看电影之余压压马路,再凑去某处挥霍青春,简直不亦乐乎 !

第三年,高年级男同学突然脑洞大开,为应付考试而混进教师队伍 ,并与之打成了一片 。而那专管试卷的老师年青帅气,一直赶着城內最高的时髦,想那工资自是不够潇洒。于是乎,在极为有利的条件下,黑幕就此拉开,据说两百元从他手上可买来一期试卷 。

虽然当年每月生活费只有三五十,但细想之下总比留级和补考划算多了。

考卷一经买下来,请成绩好的一题一题做好,大堆蛀虫即争先传抄。当初,记忆力皆出奇的好,各自照谱子背背,上考场也就妥贴了。

如法炮制,顺顺当当又考过了几回。心下不禁欢呼,有那败类,这工作得定了 !

如今,回忆这青葱岁月,已是哑然失笑,我父亲到底让我读的什么书?分明就是一混世魔王也 !

第四年,快毕业了。反正思想是早已逃之夭夭了一一上课看闲书,下课发梦癫,神魂游离于尘世之外,在学校,分明就是个恍惚的存在。

此时,高年级的同学已敲锣打鼓地奔赴了工作岗位,据说黑幕移交给了本班的宏根。宏根和苏尧是老乡兼好友,而我和苏尧是睡上下铺的姐妹,顺理成章,几个混工作的臭味相投,自然也就越走越近了。

宏根一付公子哥派头,家里给的生活费似乎宽裕得不行,周未时常邀请男男女女看电影。

这电影可不是白看的,不久,苏尧便传话说那宏根很想约我单独出行,被我也是一口回绝。

心想,马上南北西东不知身在何处,又何必自寻烦恼?其实宏根同学长相不赖,又多金,现在想来较后悔,当年应该牵牵手,花前月下孟浪一番。

至那以后,宏根和我陌生到了仿佛就没认识过。友谊没有地久天长。

苏尧却在担心咱俩那试根本没法考,劝我私下找找宏根,这哪可能?人还能没点自尊心?虽然拧着脾气,内心又极恐惧,一一上考堂肯定是白痴。

一天晚自习,美女班主任詹老师站讲台训话间,隔壁工厂一高大职工突然站教室门口大叫我名字,也不知他从何处打听得来,我当即吓红了脸,不知其意,哪敢答应,虽似有谋面,可我连他姓什名谁也未可知。那人见没人答理,三步两步竟跨上讲台,无端地又拿我名字狂吠两声。

詹老师深遂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要出去吗?" 我拼命摇头,脸红心跳,好像自已犯了什么罪似的,头低进了尘埃里去。

詹老师挺仗义," 出去!我们在上课,不然叫保卫科的了" ,那人阿飞般悻悻然而出,可恶的是,虽出了教室,却站走廊处不肯离开。我一阵揪心,不知招惹了谁。

这时传来"呯呯" 一阵响,但见宏根不顾詹老师反对"轰轰" 带领全体男同学冲那走廊去也!他们排成一道长龙,集体把目光齐刷刷斜向那人,双方对峙十来分钟,那人终于离开。

长舒一口气,感动之余,发现男同学们突然可爱起来。

尽管,我和那人连话也未说过半句,可也得要有人信啊!不知这事被谁反应给了绰号笑面虎的教导主任,于是乎,学校数次大小会上我便成了他不点名批评的目标。在笑面虎口中,说是我品行不端,从校外带来了一股不正之风,言语之间就只差没冠以潘金莲的大名了!

奇怪的是,向来恍惚于人丛的我,陡然间成了学校的名人,但凡走到哪里,众多目光如炬便在我身上 "唰唰" 地来回闪过,无可辨驳之间我只得了个又急又气。所幸,也就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其实,学校不知藏了多少对男女朋友,反倒硬生生地把我弄成了此类典型,一时之间,实在没想明白自已牵过手的对象又是谁。

或许是笑面虎见我笨笨地不怎么言语,先就讨了他的嫌,虽入校几年,更从未去他办公室拍过半次马屁,气不平之余拿我开刀罢!

另外一边,苏尧实在恐惧毕不了业,私下找宏根谈过几次。唉!纯属小人之心!居然会猜忌友谊。毕业前夕,一份标准答案经由苏尧转递到面前,照旧背背牢,上得那考堂过了关!

就此收拾行李回家,只等分配工作。自那以后该学校一次也未返回去过,讨厌笑面虎那张肥厚的脸。

未几,管试卷的老师东窗事发被开除公职。而我们这堆蛀虫无罪无责,各自得了工作。

【编者按】问作者好。非常生动耐读的一篇散记。作者语言诙谐,描写奇巧,非常多的心理叙述让人身临其境。文中虽说用灰色内容讲叙,但就故事而言,却有独道的引人入胜的特别处。推荐阅读。谢谢赐稿。期盼佳作。【万泉河编辑:文彧】
上一篇:生如胡杨
下一篇:记忆,中国立春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30 9:56:25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27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