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石头的故事
日期:2018-09-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千古幻木
点击:304

1

 

一颗石头,赤祼裸的躺在马路中央,来往不息的车流,竟也未将它碾碎。谁知道它是有多么的幸运与侥幸,还偶尔从这头跑到那头。

它说,一直想给自己的灵魂找一条出路。没有归宿,但它只能向前。即使,粉身碎骨。

我觉得这颗石头,有些忧伤。便捡起来,把它扔向春天的怀抱。忘却,现在已经花开半夏。于是,又把它去捡起来,石头一脸白痴的看着我。我只是想说,我是善良的啊。

我觉得,秋天不错。跟石头说,这季节不冷不热的,要不我把你扔到秋天。石头不语,一身忧伤的气息,从身上蔓延开来,好像有故事。想想便算了,这季节也不适合,便把石头,在手里抛来抛去,想想怎么处理它好。停下来,发现石头已经晕倒在了手心。我想说,我是无辜的啊。石头,哆嗦了几下,便彻底没了反应。

我觉得这是一颗有灵性的石头,稍加培养,或许也能成灵物。看它这无状的形态,丑陋的外表,一身忧郁的气息,定非凡物。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谁让我遇见它呢。

所有的相遇,都是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世的邂逅。至少,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有那么些道理。

石头,似乎被我的深情所感动。张了张它那眯成缝的眼睛,满目湿润,深情的望着我。我觉得,我实在有点受不了。这么一颗石头,像看一个姑娘似的看着我。这是什么鬼,难道,它喜欢上我了?被我帅气的容貌所征服……?越想越觉得浑身寒气直冒,一身的鸡皮疙瘩开始反抗。

我觉得,作为一颗石头,应该是光明正大,一身正气的。万万没想到,它是这样的一颗石头。

于是,我又把它用力的狠狠扔了出去,挽起裤脚,不回头的就跑。

远远的,似乎听到石头的哭诉声。

 “混蛋,我是被你无耻,不要脸给弄哭的……”

这颗石头似乎,还有许多的抱怨。不管了,我还是做我善良的小良民吧。世界,还等着我去拯救呢。

 

2

 

自从分离,往后的每段时光都是煎熬,每一个闯进生命中的相遇。都像是命中注定,相聚或分离。

即使它只是一颗丑不堪言的石头,它依然有着它的深情与故事。有些人在一起待了一辈子平淡如水,有些人初见了一次面相见恨晚。

我觉得,我和石头还算是聊的上来的吧。至少,没有是非,没有尔虞我诈。

我觉得我不见得有多么善良,至少,我懂得人情世故。知书达理,尚而以诚待人待物。我觉得这颗石头,也是执着的,善良的。我把它扔下跑了,它却还在原地守望。不曾离去,不曾对他人假以言色。

我想石头是生气了,你看它见到我的不为所动就知道了。我觉得,我应该向它道歉。至少说一声抱歉,管它听不听的懂呢。至少,也要让它感受到我的诚意不是。

 “抱歉,让你难过了”

我觉得我是满含深情的,石头依旧沉默着,不言语。斜阳暮色照映在石头的身上,一种不能言说的孤独与忧伤,在石头的身上随着晚风向我袭来,敲痛着我的心扉。至少那一刻我是真的感动过了。没有人愿意孤独,没有人愿意被冷落,只因为太想念,太爱了。如若不能拥有,不如不曾相见。

我有些受不了石头这样的样子,走过去,还是把它捡了起来。隐藏下眼角悄然消散的泪滴,把石头放在手心仔细的端详。突然间觉得它没有那么丑了,在灯火辉煌的城市,它依然用着自己最诚实的面貌,来面对着这世界的繁华与人与物。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向它学习的,依然执着,依然顽强。散发着微热的光芒,感化着这日渐冰冷的世界。

总有些遇见是因为温暖,所以,我向你靠近。总有些温暖是因为依靠,所以,我愿随你去流浪。

 “我和你做个朋友怎么样,石头?”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同意我做你的朋友了。

石头是通晓人性的,至少它没有刚刚那种情绪了。我想它也在心里把我也端详了一番吧。我觉得我的道歉还是不够,哪怕我感觉到石头快原谅了我。

但是,我知道。如果伤害那么容易痊愈,我又何苦那么的爱你呢。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从你叫什么开始,石头”

我对着石头说,尽管我也不知道石头有没有名字,便也只能石头的叫着。掌心传来一阵温热,石头终于喜笑颜开。

 我知道,从这刻开始,石头才算是,真正的原谅了我。

“你好,我是木头人,你就叫我木头吧。”

 “……”

我想石头应该也不知道叫什么。

“我帮你取个名字怎么样”

 “……”

 “你看我叫木头人,你就叫小木木吧”

 “……”

掌心传来的温热越发的温暖,我知道石头应该是喜欢我给它取的名字。从一个名字开始,从此我和你,便在彼此的生命与世界留下烙印。不相望,不相忘。

石头应该是解开忧郁症了,要不然,我又怎么会在它的脸上,看到那种贱贱的表情呢。

但是,我觉得石头还是没有我帅。虽然我觉得它没有那么丑了。算了,还是不打击它了。

 “以后,我带你去看遍这世界的风景,好不好?”

 “……”

我觉得,作为一颗有理想,有梦想的石头。至少是应该礼貌回我话的,我想,是时候开发一下石头的智商了,至少得会说话,保持简单的沟通不是。

 

3

 

石头自从那天跟我走之后,就一直努力的想要表达些什么。奈何,不会说话不是。石头自此就有些闷闷不乐了。

但是,至少我还能体会到它的一些情绪的。人与人沟通靠的是语言,人与物沟通,我觉得需要靠心。毕竟真心的对待过彼此,心里就会留下彼此的印迹。

石头还是热爱生活的,以它自认为的容貌,自带的坚韧属性,和无与伦比的自信,现在每天也学会哼哼哈哈了。

石头的自信我觉是我应该学习的,见到了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毫不羞涩的还露出它自以为迷人的微笑。我开始有点怀疑这货了,它之前的那忧伤,那孤独好像都是装的。

好在,我还是比较正常的。没有被石头给带偏,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是,人与物结合,该怎么区分呢。石头的这猪哥形象,可是一点也不像我啊。

我觉得,石头自信是好的。至少还在道德范围之内,心有善良,表现的再怎么无所谓,都只是为掩盖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心。

我觉得石头应该说话了,这么一颗有灵性的石头,不会说话是悲哀的。要不就是还未渡过九九八十一劫难,开启智慧的灵魂。

所以,每天我都不懈的对它诵读千经,希望它早点脱离苦海。整天的只能看不能说,我怕它长久下去会得抑郁症,万一哪天没注意,就自寻短见可就乐呵了。

那我岂不是成了罪人么,想到此处,我赶紧在内心深处,念了一句。

“阿弥陀佛么么哒,耶稣保佑,阿门。”

我想我还是善良的,至少,我每天都会带着石头,到处去转转。跟它讲讲这人世间的种种,偶尔调戏一下美女,看看电影啥的。

有些人,竟然说我没有追求。我真的很的想问问,所谓的追求是指什么。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是希望过好自已的生活罢了。幸福,快乐,够吃够穿够喝,不就行了么。

我真的想说一句,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唉,我只能为这些人,感到深深的痛彻心扉。可惜,我无法帮你们超渡。所以,施主,还是愿你安好。

难道,我这还不是善良么。我转过头,问躺在床的石头。

 “对不对啊,小木木?”

 “……”

 “我真为你不会说话感到丢人”

 “……”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

 “……”

“哈哈哈,看来你是支持我的”

石头:“这混蛋,是不是疯了,我还是先忍忍,等我破开二督任脉,开启灵台了,看这混蛋还得瑟。”

当我还沉浸在自我的快乐世界中,再回过头时,发现石头已经晕过去了。看来小木木的承受能力还不够强大,心理能力真的太差了啊。

 

4

 

秋来,徐徐清风吹抚过岁月的脸颊,时光在平凡中透露着一股不平凡的气息。

石头变得更刻苦修炼它的功夫了,只是这进展却让人感到十分的羞涩,到现在连个哼哼都不会,我也是感到万分的难过与无力啊。

世间万般情,谁都是逃脱不了这宿命的纠缠。连石头这种生物都蠢蠢欲动,更别说人了。

“小木木,你说她为什么不爱我了。”

深秋的季节,总是透着一股别离忧伤的情绪。爱着的人,随风而去,便再也没有回头。

 “……”石头不语,一脸痴呆呆的望着远方的天空,仿佛在等待什么。

 “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

深秋几片枯黄的落叶在地上翻滚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最后,才发现什么都没有握住,时光悄然无声的从指缝漏过。

石头像傻了似的,深深的沉浸在了一种感伤的模式中。我拿起石头狠狠的招待了一番,石头那小眼神像要冒出火一样,皮肤都变了模样。

揉捏过石头后心情顿感好了许多,爱过就不后悔,深情总会许以时光更多的美好。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有人成佛,有人成魔。

斜阳在地平线上浮现,我与石头坐在屋顶上静静的看着。不知道石头在想些什么,两行泪水悄悄的打湿了这季节吹过来的风。我想石头也有属于它自己的心事吧。

斜阳落尽,两道瘦小的身影变得格外的长,直到夜色将之深深的埋没。

许多的心事,无处安放,无处可诉,便只好深深的埋藏,时光会遗忘一切,也会带着我们走向新的一切。

那一晚,我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她回来了,她还是初见的模样,一笑生花。

石头也终于会说话了,整天乐的像个二傻子似的,叽叽喳喳个不停。

我知道,梦,还是会有醒过来的那一刻……

【编者按】这篇小说,以意识流的写法,以通篇的心灵独白,铺陈着层层叠叠的与石头的心灵沟通。对话石头,懂得了,灵魂的出路,只有向前;懂得了,有些善良,可以拯救世界;懂得了,日渐冰冷的世界,阻碍不了我们散发温暖,即便是浅浅的温暖;懂得了,真心为对方付出过,就会在对方的心上留痕;还懂得了,无处安放的心事,可以交给时光。木石对话,解读世俗,释放内心。结尾意蕴悠长,回味无穷。梦,还是会有醒过来的那一刻,但沉沦的心呢?我想,需要的还是自拔。感谢投稿烟雨,期待佳作连连。【烟雨编辑:宜蓝】
上一篇:【蒲河杯】到小户人家落户(十)
下一篇:城子坦方言·炖鱼(闪小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19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