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母亲,让我怀念的捡书人
日期:2018-09-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389

一个晴美的秋日下午,我从城里赶回家乡的小镇。走近院门前的小胡同,忽见母亲挎着竹筐走出院门在往南走,我猜想母亲一定是去二里地外的姥姥家。我赶忙紧走几步,正想喊母亲,可母亲已经走远了••••••我一激灵,梦醒了。

那些年,我在家乡的小镇上中学,后来又到区上读高中。为了让我有个相对不错的学习环境,免得有人打扰,父母把家里的小北屋腾出来,让我在那里学习。就这样,小北屋成了我的一人世界:吃、住、看书、写作业••••••

上学时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无论学习写作业多晚,睡觉之前都要躺在炕(床)上看个八点儿的书。升高中考大学时,这种习惯愈加严重。有时看着看着书,不知不觉睡着了,书掉到地上。

第二天早上,见我醒了,母亲就会轻轻走进来,“昨晚你都睡着了,灯开着,书掉到了地上••••••”母亲有些心疼地冲我说。

我连忙坐起来,“妈,我的书呢?”

“在那呢!”母亲指指我学习用的炕桌。我抬头见昨晚我看的那本书正躺在桌上的书堆里,随即扭头冲母亲笑笑。母亲转身忙着给家人做早饭去了。

母亲一辈子没念过几天书,更不认识几个字;她的一生,饱尝没文化的苦头。所以,她对爱读书的儿子特别喜欢,对儿子学习用的书特别珍爱。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有天晚上我写完作业,躺在小北屋的炕上照例看书。大概是书上的内容深深吸引了我,那天晚上我竟没了睡意。屋里静悄悄的,只有挂在屋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响,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

我翻着书页,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忽然,“吱扭”一声,屋门推开一道缝儿。

我一抬头,“妈,您还没睡啊?”

母亲端着一碗豆浆走到我跟前,“喝了吧!早点儿睡,书不是一天能看完的!”

我接过豆浆喝下,暖暖地睡了。

殊不知第二天放学回来,姐姐跟我说:“你净让咱妈操心!为了你,昨晚咱妈都没睡好觉!一直盯着你房间的灯光。”

“我哪是让咱妈操心?我那是在学习啊!”我有点不服气。

“那你以后别总把书掉在地上,劳咱妈去捡!”姐姐教训着我。

听姐姐这么一说,我无语了。

我知道母亲的辛劳,知道她为家人操劳得不容易。有天吃过晚饭,我跟母亲说,“妈,您一天够辛苦的了,还总帮我捡书,我真对不住您!”

母亲扭头看看我,认真地回答道:“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妈!你学习那么累,我给你捡个书算个啥?书掉到地上,不赶紧捡起来,你起夜时不注意踩了怎么办?看书首先要爱惜书。”

看着母亲的认真劲儿,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

为了不再给母亲添麻烦,我再看书时就躺到炕的里边。这样,即使我看着书睡着了,书也不会再掉到地上了。

母亲上了岁数以后,每天睡觉都比较早,冬天晚七点准时睡觉。所以,母亲和我有个约定,就是住在城里的我和住在小镇上的母亲有事儿没事儿的,每天晚上六点半至七点之间通一次电话,母子俩唠唠嗑;如果错过这段时间,母亲就睡觉了。我呢,当然不能再打电话,以免吵醒母亲。

有天晚上加班,忙碌中我竟错过了和母亲通电话的时间。当我想起时一看表,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我很后悔自己的大意,竟让母亲苦苦守着电话等了半个多钟头。我清楚,平时没什么重要事情,母亲是轻易不会给我打电话的,她不愿意打扰我。

第二天醒来我早早把电话拨了过去,“妈,对不起!昨晚我一疏忽,竟忘了打电话!”我向母亲表示着歉意。

电话里传来母亲的笑声,“我知道你忙,我没什么事!”

“妈,我——”我忽然觉得母亲越不在意,我越不好受。

“妈妈不怪你!是不是昨晚看书看的忘打电话啦?书没掉地上了吧?”

“妈——书没掉地上!”我的眼泪霎时溢满了眼窝。

都说母爱是伟大的,可我说母爱更是细腻的,细腻得能让儿子温暖一生。

2013年初冬的一个下午,我回家看望母亲。那时母亲身体不大好,正在医院打吊瓶。

见我走进来,母亲忙招呼我坐到她身边,拉起我的手,“坐下暖和暖和!”

“妈,我不冷!您好多了吧!”

“好多了,没事儿!”母亲端详着我。

窗外下着小雪,雪花落在窗台上,薄薄的一层,水晶般剔透。

“不是叫你别回来吗?这雪天,道怪滑的。”

“雪不大,我车开得慢。”我解释着。

“我小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天气,最愁的就是担心没柴火烧。”母亲看着窗外,好像在自语。

“妈,您有好些年没回老家了吧?”

“可不是嘛!有时候还真想回去看看。”

“那等您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回去吧!”我起身给母亲倒杯水,放到母亲身边的小桌上。

“好啊!”母亲顿时来了精神头儿,“那就定在这个周日吧!”

“行!”我答应着。

母亲的吊瓶打完了。我和哥哥张罗着送母亲回家。母亲执意不让我送,说天气不好,就不留我了,让我开车早点儿回城里,怕晚上路不好走。

我拗不过母亲,只好在医院门口与母亲话别。可哪成想,母亲这一走,竟成了永别。

当天晚上我又从城里返回小镇上的老家,抢救母亲的医生说母亲已经过去了。看着睡着一样的母亲,我却一直不知道她的病竟如此严重。

哥哥告诉我,母亲弥留之际说的最后一句话:“告诉你弟弟,照顾好自己,看书别看得太晚了••••••”

••••••

昨天晚上我在书房里看书,不知不觉中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一阵秋风从开着的窗口吹来,翻动着案上的书稿。我睁开惺忪的双眼,见刚刚看过的那本书滑落在地板上。我犹豫了一下,起身捡起那本书。

此时,我方懂得母亲临终前没说完的话••••••

【编者按】感谢作者对沈北风文学社的支持与青睐,品读您的佳作,感悟着母亲细腻炽热的深爱,令人动容。为您点赞!【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历史·现实的交织】玻利瓦尔的故乡
下一篇:江南雨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23 21:59:3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8946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