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山里山外(三十四)送钱
日期:2018-09-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香山枫叶
点击:228

送钱

青杏堵气囊塞的直接就奔着山路去了,青成在后头喊:“姐,咱走大路吧?山路不好走!”

青杏就像没听见一样,趟着没腿肚子深的雪往前走着,她这会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烧得五脏六腑都像要着了一样,她的眼睛里有一团小火苗,耳朵里“嗡嗡”地响着,脑袋里全是耗子的声音:“你爱钱又无情!”她现在已经无泪可流了,周身的怒火烧干了她的泪水,她只想快点儿到小镇,把钱拍在耗子的面前,让他知道她青杏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她爱的是他耗子这个人而不是他的钱。到了山脚下,雪越来越深了,有的地方已经没到了膝盖了,青杏浑然不知,任凭雪灌满了她的棉鞋。

青成只穿了一双夹皮鞋,这会早就被雪灌满了,脚上的热气把鞋里的雪融化了,又湿又冷,青成紧走几步撵上了姐姐,架着她姐的胳膊并排往山上爬,好在刚下完的雪比较松软,还不太滑,只是阳光照得雪地非常的晃眼,姐俩只好虚眯着眼睛往山上爬,好容易到了山梁上,青成已经累得大口的喘着粗气了,他呼哧带喘的对青杏说:“姐,咱歇会儿吧,太累了!”

青杏像刚刚发现弟弟的存在似的,皱着眉头说:“你来干嘛?快回家去,别跟着我!”

青成拉住姐姐的胳膊,在路旁找了一个树桩,把上面的雪用手推掉了,揪了一把干草扫了扫,推着青杏坐下了:“姐,把你鞋脱了把鞋壳里的雪倒一倒吧!”自己也找个树靠着,把鞋脱了使劲的磕着鞋磕里的雪,青成的袜子上呼呼的冒着热气。

青杏瞅着弟弟:“老弟,你鞋都湿了,快回去吧,我自个去就行,这条山道我都走了半辈子了,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快回家吧,要不脚该冻坏了!”她站起来走到弟弟的身边,用手去焐青成那还在冒着热气的脚。

青成咧着嘴笑了笑,赶紧把鞋穿上了:“姐,我的脚可臭着呢,你不嫌啊!我没事的,我这脚是汗脚抗冻的,倒是你个女人灌一鞋坷垃雪会得病的!要不咱俩都回家吧,反正过几天姐夫就回来了,到时候再给他呗!”

青杏使劲的摇了摇头:“不,我就要现在给他送去,让他知道我青杏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姐,你俩这些年开饭馆没少挣吧?能有个四十万五十万的吧?你知道你俩攒多少钱了吗?钱头事是你管还是姐夫管啊?”青成想了一下问他姐。

“都是我管的,平时一两个月就送银行存一次,也就三十多万吧,你知道他花钱大,每年还给你寄个万八千的,哪能攒那么多啊!弟,你快回去吧,姐得快点走,今个高低把这钱给他送回去!”青杏说完,又迈开了步子。青成也麻溜的站了起来,跟在青杏旁边:“姐,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姐,你说那些钱不都是你跟姐夫俩挣的吗?你干嘛还巴巴的给他送钱回去啊!要是你没跟着他干活也就算了,凭啥你拿这点钱他就急眼啊!”

“一码归一码,他着急用钱,家里的钱都在银行存着呢!”青杏心里也很生气,但还是替耗子辩解着。

姐俩在山梁上走起来比较轻松些了,因为茂密的松树枝叶遮挡了一些阳光,雪地也不那么刺眼了,山梁上的积雪也很薄,不用费力从雪坷里往外拔脚了。

姐俩都不说话了,只有山风凛冽的吹着,脚下的雪被他们踏的嘎滋嘎滋的响。

沉默了一会儿,青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姐,有个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青杏只顾着赶路,漫不经心的说:“啥事啊!”

青成稍微停顿了一下:“没办结婚证的夫妻要是不过了是分不到财产的,不受法律保护。”

青杏“嗯”了一声,继续走她的路,对弟弟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青成等了一会儿,以为姐姐在想事情,就抬头看了看姐姐的脸,见他姐面无表情,两眼迷茫的盯着脚下的雪地,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青成又叫了一声:“姐!”

青杏转脸看了看弟弟,满脸的疑惑:“干嘛啊?你要是走不动就回去吧!”

“姐,你可急死我了,合着我刚才说的话你一句也没听见呗!”青成无奈的跺了跺脚,一抬脚把鞋面上的一坨雪踢飞了。

青杏满脸困惑的看着弟弟问:“弟,你又咋啦?你刚才说啥了姐没听到,你再说一遍吧!”

青成无奈的耸了耸肩,大眼睛看着青杏:“姐,你跟我说实话,你觉得和姐夫还能过下去不了?要是能过当然好啦!要是真向那个疯丫头片子说的那样把她妈弄回来了你可咋整啊?你俩又没登记,不受法律保护的,姐夫有多少钱你都得不到,白跟着他起早贪黑的挣了……”

“噢,你说的是这事啊!姐早就想明白了,随他吧,要是他们一家真要一起过我就回来呗!至于钱,我一分都不要!他现在就把我看成这样了,过不过的也没啥意思了!”青杏说得轻描淡写的,可心里却堵得难受,似乎身上的每根神经都被耗子那些苛薄的话伤到了,让她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青成愕然的张大嘴巴看着他姐:“姐,你是真傻了啊?跟耗子过这五年他咋把你弄成缺心眼啦!你凭啥不要啊?你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你忘了你绕山抹岭的采山菜刨药材捡蘑菇挨的那些大累了吗?不就是为了挣俩钱吗!现在你和耗子能不能过还不一定呢,你还巴巴的把这一万五给他送去……姐,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青成索性站住不走了,青杏一直没停下脚步,听着耳边没声音了,她回头瞅了一眼,见弟弟站在那抱着膀子看着她,她轻声说:“弟,你回去吧,姐的事姐知道咋办。这下了坡就到了,你不用担心我了!”

说完又继续往前走,青成紧走了几步撵上她,继续在她耳边鸹噪着,青杏就像没听见一样,往山下走着。

下山的路就不向上山那么容易了,山路是一个陡坡,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根本看不清原来的小毛道,左边是一条深沟,右边是被山民开出来的开荒地,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滑到深沟里,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也绝对不会好受的!青杏凭感觉寻着常走的路面走,结果还是脚下一滑,跌倒了,顺着陡坡滚了下去。身后的青成吓坏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顺着他姐滚过的地方往下出溜,但终究还是撵不上飞快滚动的青杏,眼瞅着他姐滚到了深沟里。

青成吓得尖叫了一声:“姐,姐!”伸手抓住了路边的一颗小树勉强停了下来,站起身像他姐落沟的地方迈开大长腿奔跑着,到了边上,身体被惯力驱使着无法自控,整个人也扑到了沟里,大头朝下栽了下去。

下面的青杏倒在雪地上还没有爬起来,就见弟弟也栽了下来,就在自己不远的沟底的雪堆里打着磨磨,青杏爬了好几次,才从厚厚的雪地上站了起来,可沟底的积雪都抹到大腿根了,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困难,青杏急得边走边喊:“弟弟,成,你咋样啦,没事吧?”

青成把扎到雪里的脑袋拔了出来,整个人变成了雪人,他冲姐姐喊:“姐,我没事,你摔坏了没有?”

听到弟弟的声音,青杏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她的脸被沟畔的树枝挂了好几道口子,正在流血,棉大衣也挂破了好几处,破口的地方露出白花花的棉花,可她浑然不觉,只顾着跟头把式的往青成那边去,手脚并用,好不容易到了青成跟前,她身后的雪地上流下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到了青成跟前的青杏,看着弟弟脸上挂破的伤口,伸手去给弟弟抹血,被青成一把捉住了她的手,看着姐姐满脸的血,青成抱着青杏哭了:“老姐啊,我可怜的老姐,你知道弟弟多心疼你啊!你这是何苦啊!”

青杏也抱着弟弟,一边给她擦着脸上的血,头上的雪,一边掉下了眼泪。

往沟上爬是不可能了,姐弟俩只好顺着沟底手脚并用的往外连走带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出了这条深沟,前面不远就是通往小镇的大路了,姐弟俩互相打扫着身上头上的雪,可青杏脸上的伤口还在渗血,青杏只好用一只手捂着脸,免得被路上的人笑话,饶是如此,姐弟俩也够狼狈的了:青杏是从山坡滚到沟底的,不光是蓬头垢面,头发里也全是雪,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棉大衣挂破的地方破布片被风吹的呼搧着。青成也好不到哪里去,大衣裤子上全是雪,浑身脏兮兮的。过路的人都会很好奇的看他们几眼。

姐弟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像逃跑似的抄近路直奔耗子的饭馆。刚到门口,房门突然打开了,耗子带着一股热气走了出来,一把抓住青杏的手把他们拉进了饭馆,耗子拉着青杏的手,看着她脸上的伤,心疼的说:“杏,你没事吧?要不咱上医院看看去吧?瞧你这脸上的伤口别在感染了!都是我不好,嘴上没个把门的,我忒不是个东西了……”耗子抬头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愧疚的看着青杏。一旁的青成冷笑着,没好气的说:“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要是有那好心就不会让我姐趟着大雪给你送钱了!我问你,那钱是你一个人挣的吗?我姐有没有份?”

“有份有份!是我找不到钱一时着急了犯浑了……杏,你原谅我好不好,都是我这臭脾气,我该打该打,杏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耗子抓起青杏的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搧,青杏用力甩开他的手,声音带着一丝丝寒意:“不用了,我这个在你眼里贪钱又无情的女人哪敢打你啊!我把钱给你送回来了!”从棉大衣的里怀兜里掏出那沓钱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招呼了青成一声:“弟,咱回吧!”

【编者按】为了高尚的情怀,钱算什么?【美丽编辑:运涛】
上一篇:娶我做新娘(韵律小说)
下一篇:无名山夜话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9028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