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19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烟雨同题65】隔窗听雨
日期:2018-09-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飞沙
点击:574

 

雨试探性地敲打着窗子,由疏渐密、由缓渐急。

我把书放在脚边,抱着膝头,无声哭泣。

 

 

“下雨了耶。”我跑向窗前,看着骤变的天。

“还真是,”同病房的梅走过来,“刚才还蓝天白云的呢。”

风裹挟着雨在窗前徘徊,总感觉它想告诉我些什么,我却猜不透。

“快来,你看,下雨了呢。”我喊出去接电话刚进病房的老公。

“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下雨了。”老公迟迟不肯过来。

“接个电话还跑楼下去了呀。”我有些疑惑,却没问出后半句,“什么电话这么重要?”

“顺便抽颗烟。”老公笑得有些勉强,又像证明给我看一般走了过来。

“你抽几颗呀,这么大烟味。”胃里瞬时翻腾,我一手捂住鼻子、嘴巴,一手驱赶着烟味,“不行,快离我远点。”

老公坐到离我最远的椅子上去了,仿佛对我避之不及。

雨伴着风在楼前的屋顶上徘徊了一阵儿,似有万分不舍地离去了。我依旧站在窗前,望着逐渐明朗的天空。

“出去吃饭吧。”老公喊我,并没走过来。

“这么早?”我转过身,“几点了?”

“快六点了。”老公笑得有点勉强,“反正也没事儿,顺便溜达溜达。”

“你是不是又想把时间往后调了?”我拆穿老公的小把戏,“不是说好了在楼下餐厅吃吗?马上开饭了,吃完饭再出去遛达一样的。”

“出去吃吧,给你改善改善伙食。”老公不容分说,拿起包就要走。

“好吧好吧,等我一下。”我迅速捋了捋头发,抓上手机,跑出病房。

一路上,我叽叽喳喳,老公像往常一样“嗯”“啊”地附和着,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老公,我是不是挺聒噪的?”我转过头。

“没有啊。”老公明显迟疑了一下。

“可你都没在听我说些什么。”我嘟起嘴。

“我在听啊。”老公领着我的手紧了些。

“如果我说的你不想听,咱们可以换话题。”我撞撞老公的胳膊。

“老婆说啥我都喜欢听。”老公宠溺地看着我。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把之前的话题又重复了一次,只是像背一篇不是很熟悉的课文,古板、生硬。

回到病房,老公见我和白、梅聊得甚欢,索性躲了出去。

 

 

我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呜呜咽咽哭出了声,这三个月,我的世界是灰暗的。太多的磨难总是猝不及防地打败我,使我痛不欲生、万念俱灰。我一直哭到眼睛再也睁不开、嗓子嘶哑才精疲力竭地歪倒在床上,始终保持着双手抱膝的姿势。手臂木了,我都懒得动一动。

 

 

“姐,”刚输上液,手机显示单位的电话号码,惠妹温暖、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说你家大叔过世了?”

时间停止了,我的眼前黑漆漆一片,我强忍住悲伤,“我不知道,让你姐夫和你说哈。”

“姐,对不起啊,我太唐突了,”惠妹急急地安慰我,“姐,你别着急,身体要紧。姐,都是我不好……”

我再说不出一个字,老公刚接过我的手机,我就失声痛哭。我没有爸爸了,我甚至没能见爸爸最后一面。病床前的脚步声络绎不绝,医生、护士、病友全都急匆匆跑来了。

我哭着和医生商量,“我可不可以不输液了?我要回家看我爸。”

医生轻轻摇头,“咱们快点输,输完就回去哈。你好好治疗,快点好起来,才是对父亲最大的孝心。”

 

 

车一路往家的方向疾驰,我无力地望着窗外,“爸爸什么时候去世的?”

“昨天傍晚下雨的时候。”

“所以你一直在外面接电话,心里难过还不能让我看出来,就猛劲儿吸烟。”苦涩漫过来,“你可怜我成了没爸的孩子,就用好吃的来哄我。”

“是心疼。”老公声音有些干涩。

“爸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已经有过两次病危了,都没告诉你。”

“两次?”

“是啊,端午节一次,前天一次。”

“端午节那天你出去了好长时间,回来拿了那么多艾草,我还问你哪儿来的,”窗外模糊了,“你告诉我是同学给的。其实,我猜到你回我妈家了,只是我不敢往深里想。”

老公默默地握住我发烫的手。

“我没事儿,好好开车吧。”我想冲老公笑笑,泪却又决堤而落,“一会儿就能见到爸了。”

 

 

我在雨重重敲打玻璃的声音中醒来了,眼前晃动的依然是父亲躺在水晶棺木里的面容,安静、祥和。

我问父亲,你不是说等我爬完所有山、涉完所有溪才走的吗?为啥说话不算话?

父亲狡黠微笑,默不作声。

我问父亲,算命先生不是说,你最后见到的人是我吗?我怕你走,才不敢来看你。是你一直在骗我,还是算命先生骗了你?是你笨还是我笨?还是有其父便有其女?

父亲笑歪了嘴,默不作声。

我问父亲,是不是我生病了,你心疼得受不了了?才提前走掉了?

父亲摇头,默不作声。

我问父亲,若是我好了,你可不可以回来?

父亲意味深长地扬了扬眉毛,默不作声。

我向父亲保证,你放心,不管你回不回来,我都会努力好起来,我会替你照顾好母亲。

父亲欣慰地吐出一口气,默不作声。

 

 

雨水冲走了父亲的面容,窗外的雨声正由急渐缓,由密渐疏,最后试探性地敲打着窗子。

 

2018年9月7日

【编者按】这是一篇伤感而凄美的散文。作者身患重病,还在病窗上听雨,令人感动。而更感动的是她的老公明知岳父已经过世,还陪着一起听雨、吃饭。作者叩问着自己与父亲谈话,传递着浓浓的亲情。祝作者节哀顺变,幸福的生活着。推荐共赏,期盼更多佳作!【烟雨编辑:立冬】
上一篇:承认老但不惧怕老
下一篇:白露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23 21:57:27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0745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