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父爱,在热泪中流淌
日期:2018-08-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411

记忆中我的小学生时代只照过一张相,时间是一九七四年八月十日。这张相是父亲和我、还有我哥三个人的合影。

照片中,我和哥哥上身都穿着海蓝背心,我穿条蓝色布裤子,哥哥穿条米黄色布裤子;我们俩分别站在父亲的两侧。父亲穿着白衬衫、灰裤子,坐在我们哥俩中间的一把椅子上。那年我十一岁,长得很瘦弱,站着还没父亲坐着高。

我记得当时母亲跟我讲过,说父亲最近总是睡不好觉,上火牙疼。我不大懂母亲说这话的意思,只是一听而过了。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见父亲的左腮帮肿得好高,紫红紫红的,我不禁皱着眉头问道:“爸,你的牙一定很疼吧?”我在心里替父亲感到难受。

父亲走过来摸摸我的头,“不是很疼,没事的。你歇会儿写作业吧!”父亲接过我肩上的书包放到炕上。

那些年,我家住在沈北的一个小镇上。父亲在一家国营仓库上班,母亲在区上的一家木器厂当工人,我的姐姐和哥哥在公社中学读书,我在上小学。全家人属于吃着供应粮的“非农户”。

“爸爸,我放学回来的时候,听着家属院电线杆子上的大喇叭筒子在广播,说今年的中学毕业生要下乡插队去!”我仰头看着父亲。我的姐姐是当年的初中毕业生。

“是啊,看来你姐姐毕业要下乡啦!”父亲若有所思地回答着我。

我虽小,但从父亲的语气中,我明显感觉到父亲对即将下乡插队的姐姐依依不舍。毕竟姐姐刚刚十九岁,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在姐姐下乡前的一段时间里,父亲经常买些猪肉回来,然后家里的饭桌上就多了个肉菜,这可是全家平常日子里少有的事情啊!那时候物资匮乏,买东西都要凭各种票的。

以后的日子,母亲在为姐姐准备下乡时穿的衣裳;父亲忙着从银行取出他和母亲平日里口挪肚攒省下来的钱,他打算要给姐姐买块手表。手表,这在当时可是令人羡慕的家庭“四大件”之一啊!(当时生活困难,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和收音机成了居家过日子的“四大件”,一般普通家庭很难买得起这四样东西。)

记得一个炎热的下午,父亲领着我来到镇上的矿区百货商店,花了一百二十块钱,给姐姐买了一块“北京牌”手表。一百二十块钱,对我们这个普通人家来讲,可是不小的数字啊!

父亲跟我说:“你姐姐到农村后,每天要下地出工,没有手表看时间,这怎么行?”听了父亲的话,一股暖流瞬时涌遍我的全身!我们姐弟几个好幸福!我们有一个多么可爱的父亲啊!他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却对儿女细心呵护,无微不至!

不久,父亲的单位给每个有下乡插队子女的家庭送来了一个木箱,箱子的正面用红铅油写着两行字:“扎根农村干革命,广阔天地练红心”。父亲用湿抹布把箱子里外擦个干净,然后和母亲一起把姐姐下乡带的东西装到里面。

那天傍晚,母亲炒了几个菜,一家人围坐在炕桌旁吃饭。很少喝酒的父亲喝了两杯白酒,他喝多了。父亲仰着红红的脸,对姐姐不断重复着几句话:“到了乡下多向老贫农学习,别耽误工,注意身体。家里有我和你妈呢,不要挂念。”

听着父亲的话,母亲和姐姐默默掉下了眼泪。我和哥哥低着头,眼圈湿润了。父亲放下酒杯,告诉我们不要哭,可我抬头再看父亲时,他的眼里也已盈满了泪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流泪。这是我的那个坚强的父亲吗?我在心里问着自己。

以前听母亲说过,父亲虽然为人本分,“不显山不露水”,但他骨子里有一股犟劲儿,在困难面前从未低过头,流过泪。父亲是抗战结束时参加的人民解放军,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父亲自己曾跟我们几个孩子讲,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炮火连天,子弹横飞,谁不害怕?谁不怕死?但一想到牺牲的战友,一想到身后的父老乡亲,还有什么怕死而言?就是一个字:“上!”消灭对面的敌人!父亲和母亲刚结婚那会儿,母亲没收入,生活窘迫,父亲就领着母亲到离家十几里地远的草甸子开荒种地,滋补家里。邻居谁家的火炕不好烧,父亲听说了,就过去仔细勘察琢磨,一家一家帮着解决,后来经父亲盘修的火炕既好烧又热乎,邻居们都夸父亲盘炕盘得好……

可是,在姐姐下乡插队这个节骨眼儿,父亲这条饱经风霜的硬汉却没了“犟劲儿”。父亲知道,无论他舍得还是不舍得,姐姐都得“走”,“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作为父亲,他只能用这种眼泪中的语言为自己的女儿“送行”。

父亲就姐姐这么一个女儿,父亲对姐姐有着深沉的爱。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姐姐生病了,父亲领着姐姐去沈阳的大医院看病。医院没床位,为了让病中的姐姐舒坦些,父亲抱着姐姐坐了整整一个夜晚。早上母亲去医院看望姐姐的时候,父亲累得都站不起来了。

转眼,姐姐下乡插队的日子到了,一九七四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早上,父亲和母亲抬着姐姐下乡用的那个箱子,来到家属院的大道上。父亲单位的工人把箱子抬到事先等在这里的大汽车上。在一片敲锣打鼓的喧闹声中,父亲和母亲坐上“大解放”,送姐姐下乡插队去了。

姐姐下乡的村子在沈阳的西北,叫茨榆坨村。姐姐下乡走了以后,父亲和母亲整天没着没落的,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有一天我在家里写作业,母亲跟我说:“你爸最近牙疼得厉害,可能上火了。”我清楚,这是父亲惦念着乡下的姐姐。姐姐下乡半个多月了,一直没有音信。那时通讯极不方便。

晚上父亲下班回来,告诉我们小哥俩:“明天爸爸休息,我领你们去沈阳玩儿玩儿吧!”

“好啊!”正在放暑假的我和哥哥在家呆得早已不耐烦了,一听父亲领我们去沈阳,当然高兴得不得了。

第二天父亲领着我们哥俩来到沈阳。记忆中,父亲领我们首先来到中山公园。我们徜徉在公园里的老虎笼、猴山和长颈鹿栅栏等动物园前,高兴地看着各种动物。父亲给我们买来了乡下吃不到的冰果,我和哥哥尽情地吃着,满脸的喜悦。

中午的时候,父亲领着我们来到太原街附近的园路餐厅,这是当时沈阳著名的饭店。父亲点了二斤饺子,除了我们吃的,还给母亲留了一份。

下午父亲领我们来到沈阳太原街生生照相馆,父亲和我们哥俩照了一张我小学生时代唯一的一张照片,也是父亲和我们哥俩唯一的一张合影。

现在这张照片已经发黄了,但照片上父亲的表情却清晰可见。照片中,父亲表情凝重,似有所思。

后来,我稍微大一点儿的时候,母亲告诉我,一九七四年的八月十日是我姐姐十九岁的生日。

我猜,当时父亲一定在想,“要是我的女儿在该多好啊!”

【编者按】父爱,在点点滴滴的生活中,滋润呵护着孩子们。为这个家顶风档雨,忙碌奔波,还要忍者病痛和内心的脆弱,在孩子们的面前,假装轻松。这就是我们的父辈,总是把最好的,最珍贵的东西给孩子们,即便是自己年轻的时候遭过多大得罪,受过多大的累。立过多么大的功劳,父亲在孩子们年前,永远是棵大树,是位慈祥的长辈,除了爱换是爱。感谢分享温馨故事,期待继续支持烟雨!【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我和赵哥的故事
下一篇:走进德辅十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3 14:46:58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 :春江】
    2018/9/4 20:35:45
感谢社团推荐,感谢网站平台支持,由衷感谢分飞燕老师的鼎力帮助和辛苦工作!问好!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9040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