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奉天城韵·沈阳故事]“我与旗袍的故事”征文创作散记
日期:2018-08-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294

今天下午,终于完成“盛京满绣”杯“我和旗袍的故事”征文投稿。两篇风格迵异的稿件,讲述的差不多发生在同一个年代的故事。其中一个触角伸向百年前的“日俄沙河之战”,另一个钩沉改革开放初期的个体经营。

两个故事,都发生在我身边,写起来算是娓娓有序,桥段信手拈来。

一个故事写成小说,那里的人物是多个故事中的聚合体。

另一个也有小说般的情节,但故事是真实的。遗憾的是故事中的裁缝与他的老婆至今无法联络。我想,他们夫妇二人,做旗袍的手艺那么好,尽管在某些层面上讲,社会大众对其需求不是很多,但终归是一门独到的手艺,不论在哪儿经营,定是不错的生意。遥祝顺安。

亲眼见过裁缝老婆做盘肠扣。“蒜木疙瘩”打得圆润精致,粒粒饱满,坚硬有加。如果采用本料制作,缝在旗袍上,更是和谐静美。做盘肠扣,首先选好布料,沿45度裁剪成六分宽布条,一头用针别在自已的裤角上,另一头捊直,借着抻拉的力道,使其布条自然卷曲,单钱偷针,针角匀称,不露线痕。一会儿的工夫,做盘扣的中空带子就完成了。带子粗细一致,软硬适中,长短视其盘扣的样式决定。将带子缠绕在女人的手指间,穿、插、挑、拔,如魔术般捻出精美的“蒜木疙瘩”。三个,五个,甚至十一二个放在一起,均匀一致,小大统一,婉若艺术品般玲珑巧小,别无二样。凭这些,可以独树一帜。少有人能达到如此精细。

有一天,闲来问她,经你手做过的盘扣有多少种。她说:哎哟妈呀,这可记不得。少说也得有二三十种吧。我不敢相信,心说她在吹牛。虽说从没有证实她真的能做出多少种花样,我曾信手画出两种图形,她没费吹灰之力,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如此足可以证明她的手巧达到出神入化。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按着画样做的盘扣,每一种不仅只做了一个实心的,又盘了一个填芯的,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平时我很少穿西服,有一次参加一个客户的房地产广告说明会回来,她看到我的西服,奚落我:这么大的经理,净给人家做纳驳头的西服,自己却穿粘合衬的。你瞧瞧领子上,驳头上,还有前胸,都起泡了,多难看。重新做一套手工扦的吧。开始我还真的感到有些寒酸,久了也没觉得怎么样。后来干脆不穿了。

我在这个故事中,担心篇幅与字数限制,简化了一个中年妇女来改制旗袍的情节,把那个妇女比较刁钻的一面隐藏起来了。事实的真象是:为她改好以后,试穿没问题,她也满意。回家隔了一周又找回来,硬说我们把她右袵腋下的盘扣弄没了。让我们给她赔,而且新的旧的不能搭配。天呀,这就难了。她原来的旗袍是俗称的扫地旗袍,就是下罢过踝的那种。这种旗袍一般都是在较隆重的社交场合里穿,因此是那种高领几乎抵耳,领上有一组三个盘扣的旗袍,能很好地衬托人的气质。仔细看,发现旗袍盘扣都是那种“嵌心花扣”,也就是俗称的“填心扣”。好在不是那种嵌丝硬边花扣。裁缝的老婆细细端详了一番,答应她没问题,两天以后来取吧。两个人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盘了十个嵌心花扣,一针针把原来陈旧的挑下来,新盘的扣再一个个缝上。也许是这件事感动了她,她把她老年合唱队十几个人全都领来,每人不仅做了上台的演出服,先后都选了自己喜欢的料子,做了平时穿着的平摆旗袍。也是因为她们进京演出,同一种款旗袍亮相在舞台上,比赛获得优秀奖,服装给分占了很大的比重。2008年奥运会上中国旗袍抢足了眼球,再加上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旗袍横扫会场,很多演出团体四处寻找加工订制旗袍。辽宁境内就有六七家,外省的有四五家通过这个老年合唱队所展示的祺袍找到裁缝,谈加工,下订单。到了2013年,小小的加工店确因变故,赔了好多钱。投资人把作坊转让给裁缝,一别就是五年。

有一个环节,因篇幅阈限,散记在这里。其实在文稿中,用心的读者会在最后新房主的陈述中,找到他们离开沈阳,千里迢迢去承德开店的缘由。

加工店为十几个中老年妇女做了旗袍,投资人准备了十几个人体模特道具,放在店内的玻璃窗前。那些日子里,窗前天天围满了人。

演唱队从北京捧回来优秀奖,第一天就聚在加工店旁的饺子馆,十几个中老年人请加工店的五六个人吃饭,同时告诉加工店,会有人前来大批量订做演出旗袍。店里的人一边吃一边乐的合不上嘴。

没过几天,加工店接了十几份订单。这其中少不了有人假借来谈加工,暗地里与裁缝谈价,让裁缝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开店。裁缝听了这些或许有些动心,老婆却因此跟他干了几次架。“你这个没良心的,谁给你扶持起来的你不知道?敢动这个心眼,你先问问老娘同意不同意。”

然而,世事难料。前年,国内十省市千名旗袍爱好者,聚集在河北承德,在木兰围场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的七星湖旁,上演了旗袍秀。她们在湖滨栈道上秀旗袍,秀满绣。蓝天白云下,千姿百媚的丽人,婀娜多姿,如影如幻,给人们留下极深的印象。或许就是在那之前,又有人找到裁缝游说,大学毕业的女儿又在那安家,助推他离开沈阳。

我写的另一个故事,采用小说讲了一个跨国婚姻。红线是一个与满绣有关联的物件(关于这个物件,我先在这里卖个关子,此后有机会与大家详聊。没准关于这个物件,我还要有故事讲给大家,当然不是我刚刚投稿的小说。)开篇引出故事写了英雄救美,读起来显得有些俗气,象似嚼他人吃过的馍。接下来,很快把读者的视线引到一个女式手包这个物件上。物件是一个纯粹满绣的老物件,差不多有百年历史。怎么让这个“古董”出现在外国姑娘的手里?想到近百年前发生在沈阳浑河南沙河岸边的“国际大事件”,事件中有外国人出现在沈阳(奉天),这就完成了老物件百年前的“出国”伏笔。经历了近百年后,物件转到将要到沈阳留学的姑娘手中,顺理成章。这种时空跨度与地域表现,使物件不但有了历史源头,更有了满清满绣的属性。百年前发生在沈阳的国际大事件恐怕每个人都会说出一二来,那就是日俄为争夺朝鲜半岛和控制满州,进而霸占统治中国所发生的“沙河之战”。

关于“日俄沙河之战”,在20年前,读到苏家屯区志的时候,就有了了解。这次写满绣与旗袍的故事,刚巧需要这么个情节,就把它掏出来加以润色。故事讲述一个受伤的俄国士兵被中国当地的一个妇女救助,无意中留下这个贯穿在整个故事中的老物件。其实,这个情节是虚构的。主要是为了交待老物件的来由,更是为了从一个侧面说明人民厌恶战争。在残酷战争中,仍有人性从善,视生命高于一切的人文情怀。救治生命不分种族,摆脱垂危是人类求生的本能,既便语言不通,仍可相互帮助,珍视生命。然而依据史料记载不是这样的。战争还未打响,俄国人从奉天集结兵力,汇同从本土调往远东南征的部队,进到奉天城南沙河岸边。一边构筑工事,一边进到村屯里,强拉民工,抢掠财物。结果还没等俄国人准备好,日本炮兵集中火力,倾尽所有的炮弹,对俄国人防御阵地进行远距离轰击。村屯夷为平地,老百姓来不及躲避,死得死,伤得伤,哪里会有中国人抢救俄国人?当时正置隆冬,冰封大地,到处一片白雪皑皑。俄国人、日本人都是帝国列强,来到中国,无恶不做,见物就抢。在村里看到老百姓房屋被炸毁,就直奔倒塌的房内,抢夺财物。主战场在苏家屯魏家楼子的沙河沿上,(现在仍有两处纪念塔,悄然矗立在那里,默记着当年的战火硝烟),炮声一响,人走村空。来不及带走的东西,先是被俄国人洗劫。俄国人溃败,日本人追过来,又被梳了一遍。战事过后,当地百姓回到家园,小小的村落,成为废墟。据说当年这个村落有几户人家比较殷实,有在盛京做官的,有在盛京读书的,还有在十里河铁路上做事的。其中有个何姓家的子女就在盛京官立小学,曾与周恩来为同班同学。

有了这么一个史实,前面提到的跨国婚姻中,俄罗斯美女手里出现清朝晚期的物件就有了故事链。为强调故事性,小说中把俄罗斯美女,写成塞尔维亚美女;把来中国打工成为中国媳妇的女孩,写成留学生姑娘。

回头浏览征文要求,小说体裁字数在8000以内,散文体裁字数在3000以内。我在创作开始时,放开思路去写,结果小说写得臃肿,散文写的拖沓。改写真的很折磨人。抽肋骨,有硬伤,减肥肉,显得干瘪。删掉闲言碎语,担心缺了铺陈。减少故事桥段,人物又丰满不起来。码字码了两天,扒掉“墙头”砖,拆去“脚手架”,用去我一周时间。

写完这篇散记,正值立秋。回想十多天的创作,于盛夏38度高温中,在烧烤与汗蒸的上下夹击里,涅盘重生,体味着艰辛。然而,当我把征文投递出去,重新整理创作提纲时,突然萌生新的创作构想。为此,我又感到欣慰。

沈阳这个历史厚重的城市,有太多的故事要讲。旗袍曾源自满清(尽管还存在着来自不同方向或是学术上的不同声音),她的存在,发展已不单单是民族服饰方面的挖掘与弘扬了,其中统治者的治国意愿与政治需求也可从服饰的演变中摸到其脉动,她的社会属性与符号更加明显,权贵与敬仰融进意识形态中,左右并领引着社会进程与方向。而“满绣”,这个来自于民间,又被封闭在皇家御用的范畴,其所代表的区域性的、局域性的、集团利益驱驶下的定性不可替代与不可模仿性,又限定了她的进程与演变,有多少值得记忆与观瞻,有多少助推了技艺发展与创新,又有多少服务了社会与民众,这就不是满绣本身的传承所能解决的了。

秋,代表着成熟与收获。匡扶吾心,窥视前程,希望变革的四十年,钵盆具满的时候,我们嗅到更多的清新富氧的空气,品尝更多的精神食粮。

【编者按】由征文活动引发的一系列的故事与思考,作者文字功底深厚,注意观察具体事物,并展开合适的想象,这是本文的成功之处,值得学习。感谢文彧社长。【万泉河编辑;张智涛】
上一篇:【盛京满绣】我和旗袍的故事
下一篇:悄悄蒙上你的眼睛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928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