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日期:2018-08-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吕品
点击:239

家乡是一个人的根,心中永远不变的情结。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少小随父离开家乡,至今四十多年了。虽己在他乡娶妻生子,安家落户,恐怕落叶都难归根,俨然他乡人,但我总时不时地想起家乡。尤其现在人到中年,更是如此。过去人到中年万事休,如今人到中年万事忙。老想回家乡看看,总因各种羁绊,不能成行。几天前,终于按捺不住,撇下一切回了趟家乡﹍﹍

我的家乡宛若十八岁闺女,水灵灵的,轻轻一跺脚,都能溢出水来。不信、你先听听她的名字:涌泉乡,泉塘村,河溪畈冯家村;再带上你的朋友来看看,到处是泉水。在这盛夏,路上你不用带水,累了、渴了随时随地可以取一瓢饮。天然纯净、清凉甘甜,保你受用。

村口还是那个村口。右边又粗又大,枝繁叶茂如华盖的樟树依然如故矗立在那里。不知它的年龄,反正比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老。它古朴灵秀,见证了我们村的荣辱兴衰,伴一代又一代村民度过沧桑岁月。村民们对他很有感情。漂泊在外的我也是,一想起家乡,首先想到的就是它。

本来左边也有一棵。比右边:更粗,要三个成人才合抱过来;更老,老得根都裸露在外。记得小时候每当夏日,村民收了工,都喜欢来大樟树下,坐在祖先坐过的已包出了浆的树根上纳凉、拉家常、话农事。孩子们则或在旁边嬉戏,或缠着老爷爷讲故事。平日里,村里有什么事,村民们也喜欢聚到大樟树下商量。好像在大樟树下商量事,事会公平公正、和谐美满一样。

遗憾的是,在我家搬往他乡后的八十年代初,被时任的财迷心窍的生产队长,不顾村民极力反对,强权卖给了一个古树贩子。听说当那大樟树被砍倒、肢解、拉走的那一刻,乡亲们心都碎了,有的还流下了眼泪。我那时虽不谙世事,但当得知大樟树被砍卖的消息,也是心痛不已。就是现如今,看着曾经老祖宗留下的好好一对樟树,只剩下小樟树形单影只地伫立在那里,心中仍怅然若失,不是滋味。

村前,是个大大的打谷场。现在打谷场地面铺上了水泥,过去是黄土。那时雨后天晴,总见村里有个叫喜公的,拿把草锄,不计报酬地填人来人去的脚印。因而、我们打谷场总是那么光滑平整。村民们在这里打谷、麦,晾晒收获的农作物。遇上作风暴,村民在抢收完自己农作物后,如果看到有人,那怕是先前因为抢晾晒场地吵过架,农作物还没抢收完,会毫不犹豫地跑过去帮着收。小孩子们则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有人站在打谷场中央大声呼:“伢啰喽们呐!出来玩哪!”便纷纷从各家各户跑出,来这里玩:跳房子、踢毽子、打弹子、抽陀螺、捉迷藏、丢手绢、抓坏蛋﹍﹍等游戏。

燕子、依然那么忙碌,在上空来来回回。起初我喜欢燕子,因为听妈妈说:“燕子是益鸟,专吃害虫,保护庄稼。有了庄稼,农民就有饭吃、有衣服穿。并且据人讲,燕子来谁家,谁家就会有好运。”后来我不喜欢燕子。因为燕子老去别人家筑巢,不来我家筑巢。我羡慕不行,便叫姐姐,用漂亮纸盒做了个巢,把它放在梁上勾引它们。而它们、居然不为所动。万般无奈,只好用竹篙往家里赶,它们还是宁死不从。弄得我在小伙伴们面前好没面子,也就由爱生恨了。

夜晚,周边草丛上空,萤火虫是否还在那里闪闪烁烁,与天上繁星交相辉映,让人分不清哪是天上、哪是人间?!小时候我总以为:星星就是萤火虫,萤火虫就是星星。因为它和星星:一样的眨呀眨的,一样的星星点点。那时、我总爱拿把蒲扇扑流萤,而后装在瓶子里,等玩倦了,便拿它照回家的路。

打谷场外、是大塘。荷花正在:你盛开、我开犹未开、她含苞待放。惹得:蜜蜂欲罢不能地采花蜜;蝴蝶心猿意马地花间飞;蜻蜓一会儿点碧水,一会儿立荷尖;青蛙朝秦暮楚地这个荷萍跳到那个荷萍上;鱼儿此际则成了演员乙,只能在萍与萍间的波痕里若隐若现。

自小我就不太喜欢吃莲子,因为莲子有些清苦。现在时不时买着吃,那是为了相信人们都说莲子清火。至于孩提时每逢夏季吃莲子,那也不过是为了不忍每当路过荷塘,看莲蓬婷婷玉立水中央,人们可望不可及,只能孤芳自赏,空过美好年华罢了。

大塘外坝外左角下方、是井塘。何谓井塘?因为它是个自然泉水井,因面积大,故谓之塘。自不必说水质很好,村里人吃水用水均取自于此。

过去塘里有很多团鱼。本来不知道,是一次见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外地人,下到塘里用双手把水轰得象打雷,结果蹦出许多团鱼来,那人眼疾手快,一捉一个准,如此反复,不一会儿捉满满一大网袋,才知道的。自然是野生的,因为那时团鱼不入流,上不了餐桌,人们不兴放养它。要放养,也是放养些鲤鱼、鲢鱼、鲫鱼之类。故而、乡亲们只是一旁看热闹,不管也不说,任其扬长而去。现在不知有没有,我想大概是没有。因为现在人只要能吃的、什么吃,而且没有节制,都快把地球啃成一片荒芜了。

村对面,是不怎么高的山,我们称之为面山。山上,少有树木,尽是些灌木、荆棘、杂草。是放牛的好去处。草肥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山上没有庄稼,牛不用牵着放,可以抛着放了。放牛娃们也就放任自流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么摘山楂、刺萢、金樱子、山丁子、胡颓子等野果子吃;要么用树枝作伪装,树棍作枪,玩打仗;要么围坐一起讲故事、猜谜语。

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坐那象极了旧时官轿的天然石轿椅,当官老爷。统辖八荒四野,造福一方。让那一方大人们不为生活发愁,天天有笑脸,不打骂孩子。孩子们常有新衣服穿,好吃的吃,好玩的玩具玩。

山脚下是村公路。村部就坐落在路旁,既而派生出一条微型街。南北不过一里:两家小百货店、一家理发店、一个诊所、一个铁匠铺、一个榨油坊、一个鱼肉蔬菜店、外加四家凑热闹的农家。

我兴趣盎然地在这微型街上逛着。忽而、迎面走来一位妙龄少女。她面容清秀、长发飘逸、身材修长、着装得体、气质清纯乖巧。“谁家好福气,生养了如此美妙的少女?!”我心里感叹道。禁不住想多看几眼,不想、她没到近前就下公路进了路旁一户农家,如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在意犹未尽时,忽然卷起了轴,让人失落不已﹍﹍

面山与村之间,是不怎么辽阔的田野。如其说是田野,倒不如说是荒野更为贴切。因为自古此时本应稻花飘香,而现在却唯有野草芬芳了。这要是过去,有田不种、撂荒,是不可想象的。如今社会发展进步了,农民不种田不种地,照样不愁吃不愁穿,也就没有什么不可想象了。只是可惜再也看不到:满是爬上田埂的乌龟、团鱼、又肥又大品种不一的青蛙;常常游进田沟的鱼;比比皆是钻出泥的黄鳝、泥鳅;多得没人稀罕,吸附在田沟壁的田螺。诗人则更是无从写出:“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美妙诗句。

田野中间、自南向北横贯一条河溪。童年、常光着屁股在河溪里玩水。不禁要问:玩水为什么要光屁股呢?因为不光屁股,弄湿了衣裳,父亲知道玩水了,是要挨打的。光屁股,虽然有时被女孩子碰见,有些羞羞脸,但总比挨打强。挨打的滋味可不好受了:先自已斫根刺条,双手递给父亲,然后脱下裤子,献上屁股,请他打。那挨打的时候,为什么又要光屁股呢?因为不光股,会把裤子打破的。那时穷,衣服金贵,破了、不单是父母,包括自己都会心痛。屁股嘛,打烂了,还可以长,不足惜。不足惜归不足惜,但屁股毕竟是肉长的、痛。痛到什么程度呢?痛到心里开始怀疑是不是父亲亲生的。最难以忍受的是还不让人哭。这也就罢了,更有甚者还要你忍痛保证下次不再玩水。

那哪能保证得了呢!且不说溪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究竟有多长,为什么总流不尽?让人好奇;夏日炎炎,泡在凉水里,多么舒服;也不说鹅卵石色彩斑斓好看极了。捡几个带回家,当犯错时拿它哄弟弟,让他不要告诉父亲,以免皮肉之苦;更不必说蛇没有手脚也会游泳,且快如闪电,十分神奇;折根小竹杆,在多得象蜂窝的螃蟹洞口钓螃蟹,其乐无穷;单是从家里偷来筲箕河里捕鱼就有无穷的乐趣。深水处是捕不着的,只能守在浅水处,让几个小伙伴把鱼从深水处往浅水处赶,才能捕得到。运气好会捕很多。品种不一,有:鲫鱼、鲶鱼、旁边鱼、餐鱼、小麻鱼。分了拿回家让母亲煮给常年过苦日子的家人尝尝鲜,那是不敢的。丢掉吧,又觉可惜。于是小伙伴们商量出这么一个结果来:派两个父母脾性好的小伙伴,回家偷口小锅和一些佐料,大伙七手八脚,在僻静些河坝边沿挖个小土灶,架上锅,拾些柴火,把鱼、螃蟹一股脑儿倒进锅里,自个儿煮了吃。那个香、那个美,简直无法形容。

村后,是个不大不小的竹林。栖息很多鸟,各种各样,有叫出名字的,也有叫不出名字的。这方啼罢,那方鸣,热闹得很。遗憾的是,没有翻译,听不懂它们说些什么。但我肯定,其中不乏异性间相悦的甜言蜜语。听不懂也罢,我一个过了时的人,探听年轻鸟儿的隐私,终究不太好。小时候不懂事,常来这里掏鸟蛋,让鸟失去了很多儿女,现在为人父,才领会那份切肤之痛,内心不免歉疚。竹叶细细,筛落许多斑驳的阳光,因而林里一点不觉阴森。走在儿时走过的林间小道上,回归的童真,飘渺虚无了世间的一切,身心前所未地清新舒畅。

竹子,是大自然对人的恩赐,大人们用它编家用篾器;小孩则用它做各种玩具。到底让我想起:一向威严的父亲,曾经难得慈祥一回,用竹子给我和弟弟各做了一架玩具飞机。受宠若惊的同时,欢喜得不得了,天天拖着玩,直到大了,不好意思玩了,才罢手。后来,那架飞机不知弄到哪里去了。也曾翻箱倒柜找过,终没找见。也许是老搬家,遗失了吧?!

竹林后,是山丘。山丘上尽是旱地。以前种植棉麻、玉米、红薯、小麦之类。如今都栽上了果树,如:桃树、李树、梨树、枣树、桔子树、柿子树、杨梅树、苹果树、葡萄树。这个季节则只有桃子、李子、梨子、杨梅、葡萄了。小时候果树只有少数人家栽有,稀罕。馋嘴、只有乘夜出去偷。现在、满山遍野都是。不管谁家的,想吃就摘,没人管、也没人说。果实累累,树枝都被压弯了。让我弄不明白的是:正值收获季节,怎么没人来收摘呢?!

村里,过去的土砖瓦屋,现在都变成了钢筋混凝土单家独院楼房了。有的家门口,还停着小汽车。路全是水泥的。这么热的天,樟树下不见人乘凉;村道上也不见人提茶壶去泉眼处打泉水了。因为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空调、冰箱。

家乡还是那个家乡,风景依旧,可世事沧桑。就拿村公路上遇见的那个妙龄少女来说,如果她走在城市大街上,谁知她是山村的姑娘呢?还有后山,那满山遍野的水果,儿时的稀罕物,如今、竟无人去摘。都熟透了,掉在地上烂了,村民们都全然不痛惜。烂得好!就让它去告慰往昔的贫穷与悲哀!并令杜甫改诗句:万家酒肉臭,路无冻死骨。

【编者按】详细介绍了家乡的美景与变化,一份浓浓的相思,浓浓的乡愁贯穿全文,对于景色的描写,语言简练而准确,联想则为触景生情,情景自然融合。细节描写颇具匠心。极富功底。问好作者,感谢投稿万泉河文学社。【万泉河编辑:张智涛】
上一篇:高高在上的国度
下一篇:墨染潇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928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