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漂亮的妈妈
日期:2018-08-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张瑞
点击:287

一晃儿,妈走四年了,流逝的时光打磨着岁月的痕迹,模糊了许多往事。然而,我的思念愈加深刻。于今,我躺在妈在家时躺的床上,想起我给妈服药、喂饭时的情景,尽管妈是在病中,但那时妈在。此刻我把自己关在房间,写和妈在一起时的事,妈却只是一张照片了。

妈年轻时漂亮,是非常的漂亮,绝不逊色于画报上的电影明星,家有照片为证。一次,妈到照相馆照相,照相馆的经理背着妈放大了好几张,摆在了相馆橱窗里,被邻居看到告诉了妈,妈到照相馆说,没经过我允许,你们不能摆我的照片。把相片全拿回了家。以致到了老年时,一些和妈见面的人还会说,这老太太长的太漂亮了,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坯子。妈也骄傲地打趣道,“版好!”

那时,妈上班要很早就走出家门。工厂在苏家屯,即使是在交通发达的今天,也是要乘好长时间的车。冬天的时候,妈上班走出家门的时候,天还黑着,妈常常是空着肚子先去挤那四面透风的摩电车,到火车站又去挤那冷冰冰的老绿皮火车,下火车后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工厂。妈下班回到家时,已是满天星斗。

我记事时,当架子工的爸爸就病卧在床,是骨结核,后腰上有一个大窟窿,天天往外流脓。眼看不行了,拉到了离家很远的医院。星期天妈领我去医院看爸时,很早走出家门,到医院看见爸也只能呆很短时间,因为来回坐摩电和走路就得五六个小时。

一年多后,爸出院了,从阎王殿门口爬了回来。可是上班没多长时间,爸又从很高的吊车上摔了下来,摔了个半死,阎王爷还是没收,只是把爸的一个眼球拿走了。再之后,爸得了胃穿孔,两年后又住院做了胃切除**。

一个羸弱的女人,每天要面对五个孩子要吃要喝要穿要花钱买书买本的母亲,一个每天都要面对多病丈夫的妻子,在婆婆的帮助下,以强大的内心承受着经济和精神双重的压力,每天出门时把微笑挂在脸上,把忧愁藏在心底,孤傲的身影在邻里间羡慕的目光中,展现出超然的风釆。

然而,1968年9月来了场上山下山的大潮,使她再也承受不住了,三天里,大儿子二儿子大女儿各奔东西,相继下乡,骨肉分离的痛苦,使妈早就患有的神经官能症骤然升级,达到了分裂的程度。

我仍清晰地记得,那段时间里,我和二姐陪着妈顶着寒风,踩着郭家屯庄稼地旁的积雪,走在通往精神病院的路上。

三年后,下乡的三个儿女回来了,紧接着二女儿又下乡。然后就是面对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谈婚论嫁,妈成了奶奶和姥姥了。那时,妈刚五十岁。

1977年的夏天,我有许多夜晚是陪妈在屋外窗下的台阶上度过的。寂静的夜空下,从不吸烟的妈,开始向我要烟抽,她要用吸烟来排解失眠的困扰。因为,我也要下乡了。

下乡走的那天,当乘坐的汽车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启动那一刻,我看到妈在车后面追赶着,一边跑一边挥着手。滚动的车轮将妈和我的距离越拉越远,妈高扬着的手,就像在瑟瑟寒风中发抖的干树枝,我不知道她在呼喊着什么,只看见若不是被旁边一个人扶住,踉踉跄跄的妈就会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我不由自主地大喊了一声,妈,您保重啊!妈一定是听到了我这句话,妈站住了,没再往前跑。在妈那无助的神情中,我的眼前出现了电影里常见的那一幕:儿子上了车,年迈的母亲在车后撕心裂肺地呼喊着⋯⋯正可谓,有一种欢庆叫悲伤。

三天后的下午,天下着雨,我正在生产队的猪圈里捣粪,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妈和爸突然出现在猪圈旁。激动的我多亏了有雨水在脸上流淌,不然我的泪水真不知该怎么隐藏。看到故作坚强的我,爸妈站在猪圈旁和我唠了一个小时后,放下了给我在家炒的两瓶肉酱,又踏上了来时的十多里山路,赶那最后一辆返城的长途汽车去了。

一年后,为了让我回城,妈办了退休,让我顶替了她的班,她惦念儿子的这颗心才算有了着落。

我结婚后,爸妈腾出住了三十多年的十六平米房子,搬到了工厂给的一间小房里。再之后,爸又得病了,查出是癌症,在做了**之后,大夫给留下了一句话:想吃啥就吃点啥吧。爸从医院回到了家,可啥也吃不下了,在床上躺了半年多后,就再也不在家躺着了。

1993年下第一场雪的那天,爸和妈风风雨雨共同走过了四十七年之后,离开了妈,也离开了我们。

从此,妈守着爸的照片,开始了一个人孤独的生活。

我每次去看妈,碰到邻居时,妈总是要主动兴奋地同人家打招呼,向人家高兴地说:“我老儿子看我来了!”当我接妈回家的时候,妈总是在上车后把车窗摇下来,好让邻居老姐妹们能看见她,她的那份荣耀全都满满地溢在了脸上。

对于老人而言,儿女在身边是最充实快乐的时光,是最值得向别人炫耀的富有时刻,一向吝啬的他们,在这个时刻,却能非常奢侈地向旁人展示儿女对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孝心,也是她们最舍得挥霍的一刻。

如今,我仍会想起妈走时那不堪回首的场景。

在殡仪馆,望着妈化作一堆白花花的骨灰,我心如刀绞,妈辛苦劳累、抠攒了一辈子,把五个儿女养大成人,最后被我们装进了一个小匣子里。

妈,儿子的心真是太难受了呀⋯⋯

【编者按】读了作者的文章,深深被他的母亲这一生的辛劳和坚韧所感动,即使生活一次次要折磨她,她仍然坚强的去面对,但是自己背后的孤独和辛酸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儿子的心里,儿子笔下的母亲就是那样的真实和饱满,让人怜惜。文章写出了对母亲的真情实感,也是对她一生的礼赞。【匠工文坊编辑:孙千慧】
上一篇:猝不及防,说再见。
下一篇:立秋饺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8949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