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山花烂漫
日期:2018-08-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林梢客
点击:226

心疲神倦时,婉怡喜欢沿着这条平直的厂路闲闲地走。突然,她又看到了那丛野花,不知何时竟已怒放。薄瘦伶仃,寂寞无主,却年年都会在此绽放出生命中的最美丽。除了婉怡之外,并没有人来关注它、在意它,它却依然无怨无悔地准时向世界奉献出自己的一抹亮色。姹紫嫣红的众香国里,它心平气静、气定神闲地守住灵魂深处的一方清高,默默地来,默默地去,生命弱稚,却能坚韧地延展。年年花开时节,皆能寻得它灵动的影,在清风中开放得那样自由随分、唯我而忘我。

“小小野花,亦有清逸的品格啊!”婉怡喃喃地赞叹。

“婉怡果然本色不改,依然如此诗情画意呵!”婉怡诧然回首,身后站着一个端雅的女子,正笑吟吟地看着她。婉怡困惑地打量着这个并不相熟的不速之客,一时有些茫然。直到看到女子右眼下那颗小小的泪痣,尘封的记忆才终于被唤醒。

“你是……山兰?”婉怡又惊又喜。

山兰指着婉怡左眼下的泪痣笑着说:“虽然是经过别人指点才找到你,但我可是一眼确准,你就是婉怡了。”

婉怡与山兰萍水相逢,因为各自眼下同样位置都有一颗醒目的泪痣而“一见钟情”,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那一年,她们都是十八岁。

山兰是婉怡实习时,房东家的女儿。她外表美丽柔静,内心热烈率真,对自己的喜好追求,有非常倔强的坚持,极象她家乡的山坡上那自生自灭的野花儿,看似弱不禁风,骨子里却积蓄着坚韧顽强、风雨无畏、骄矜无比的力量。

山兰的家乡依山傍水,虽离市区并不远,却民风淳厚、风物古朴,如世外桃源,有远离尘嚣的简单纯净,幽静美好。婉怡一行八人,在那儿滞留了月余,婉怡与山兰因此相识相知,且在那三十几日里朝夕相处,亲如姐妹。

岩是婉怡他们的队长,成熟沉稳,严肃冷漠,也不过二十来岁的人,却老成世故,仿佛已在人间历练了许多年似的,待人接物颇受长辈们的称道。婉怡戏称他是“心上长满皱纹的少年”,而“庸俗、圆滑”则是婉怡在他面前亦直言不讳的评价。岩本人不以为意,一向与婉怡“英雄相见略同”的山兰,却常常极力地维护他。为了他,不止一次在美丽皎洁的夜月下,大煞风景地同婉怡唇枪舌战,而不再是安静地听婉怡诵读唐诗宋词或清妙的散文新章。婉怡常常会深深地审视着她,冷不丁地问上一句:“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是,又怎样,不可以吗?”山兰天真烂漫,坦白直接。婉怡无语,知道这会是一场绝不会开花结果的单相思,却不知如何让山兰明白。岩那样一个风华正茂、踌躇满志的大学生,怎么会喜欢一个山野村姑呢?即便真的动心动情,以他的冷静理智,也绝对会以前途为重,决绝地挥剑斩情丝的。毕竟,在那个年代,农业和非农业,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所以,看着山兰满脸的甜蜜沉痴,婉怡只能摇头暗叹。

山兰用自己的方式向岩示爱:早晨的荷包蛋面,岩碗里的荷包蛋,总是比别人多一个。炎炎午后,山兰熬的绿豆汤,只有岩一个人喊“好甜”。婉怡看到山兰在一个花色特别的碗里加了大颗的冰糖,亲手端给了岩。岩偶尔外出迟归,山兰会将最好的菜留给他,大家抗议起哄,山兰理直气壮地说:“天那么热,他最辛苦嘛!”岩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最高待遇”,却始终不动声色,不置可否。他那样精明的人,对山兰的心思自是心知肚明。婉怡冷眼旁观,却终是看不透他的心思。

终于,到了离开的那一天。

清晨,婉怡他们收拾好行装,跟房东一家告别后出发。山兰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看上去忧伤无比。她挽着婉怡的胳膊,随他们默默地走。婉怡几次劝她回去,她总是不肯,直到离开小村很远很远了,她才终于停下来。

“岩!”她叫。

走在最前面的岩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山兰举起一直提在手里的那个精美小篮,递给岩。那是她用蒲草亲手编织的,里面有十几个熟鸡蛋,有她的一张照片,还有一个绣了一对鸳鸯的小荷包,是当地女孩亲手做来,送给心爱之人的定情物。岩不接,山兰便一直那样举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视着岩,里面是浓浓的离愁别怨。岩依然摇头、摆手,不断后退。大颗的泪慢慢溢出了山兰的眼睛。

婉怡抢过小篮,恨恨地塞进了岩的怀里。

山兰转身跑开去,跌跌撞撞,如一只受伤的白狐。

校园生活平静沉闷,最大的乐趣是收信写信。二十分钟的大课间,婉怡去传达室翻检、寻找,常常会看到山兰的信,有给她的,但大多数是给岩的。婉怡拿回去,起初,岩会看,后来索性接过去后,就不耐烦地丢到一边,拆都不肯拆,更不用说回信了。有一次,婉怡为山兰不平,忍不住当面指责岩心性冷漠,无情无义,岩却恼了:“我已经告诉她我们之间不可能,她还一直纠缠,你让我怎么办?不过是一个山野土妞,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不自量力地想三想四,缠磨不休,我也好烦呢!”

婉怡惊怔无言。

后来,岩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孩,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是市里某长的千金。毕业将近,这自然对岩的前途大有助益。这样的人,爱情只是向上攀爬的台阶而已。婉怡深为自己痴情的朋友不值,并决定将一切明明白白告诉山兰。

山兰没有回信,并且从此再无信来。没有岩的,也没有婉怡的。尽管婉怡又给她写过几封信,但她却仿佛从这个世界上突然消失了一般,再无任何的消息。婉怡知道,山兰是对他们这些所谓的城里人彻底失望了。

十几年间,婉怡常常会想起山兰,却没有料到,今天,她会如此突然地站到自己的面前。

婉怡的心依然沉浸在惊喜之中,她拉着山兰的手高兴地说:“山兰,真的是你啊,真是大变样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屑理会我们了呢!”

山兰爽然而笑:“怎么会呢?我只是想混出个样儿来,给你个惊喜呀!知道吗?我现在有自己的公司了,兰梦工艺品总公司!这呀,想起来还多亏了岩的刺激呢!”

如今的山兰提起岩,已是云淡风轻。

“岩?”婉怡满脸的困惑。

“是啊,当初你把岩的意思明明白白告诉我后,我真的是又羞、又恼、又气,恨恨地想:我就不相信我们乡下人就一定比你们城里人差,我一定要活出个样儿来,给岩、给所有轻视我们的人看看,你们能做的,我们也一样能做好。我一个人跑到城里,自费读了两年大学,又到一个老教授家做了两年保姆。就是在老教授家,我看到了几个蒲草编织的工艺品,做工并不很好,却能卖到百八十元。那样的蒲草,在我们家乡遍地都是,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于是,我回到家乡,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发展蒲编手工艺品,并请老教授帮助推广。没想到一上市就大受欢迎,生意火得不得了。如今,我们已开发出蒲编、柳编、藤编、布艺的工艺品、玩具、床品、家具等,足有几十个品种了。许多城市都有我们的连锁商行。我来F市就是准备再开一家连锁店的,聘你做经理,感兴趣吗?”婉怡看山兰不像开玩笑,忙摇着头说:“我可不行,不是经商的材料。我还是老老实实朝九晚五上我的班,你另请高明。”山兰说:“我是认真的,要不干嘛千里迢迢来找你?放心,薪资绝对丰厚,也不会很累的。”婉怡笑着说:“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可我真的不行。我只想安安静静守着一份简简单单的工作,其他的,还是算了。况且,我还要照顾孩子、顾及家庭,真的做不到的。”

“你呀!”山兰是真的有些失望。

婉怡想了想,突然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他绝对能胜任。”

 “谁?”

 “岩!”

“岩?”山兰讶然。

婉怡忙说:“岩的形象气质好,活动能力强,而且正好赋闲在家,不是很合适的人选吗?”

“赋闲?他怎么会赋闲?”山兰困惑地说。

婉怡叹了一口气:“此一时彼一时呗!他也在F市,现在过得并不好。毕业时,依靠岳父的关系,他进了当时炙手可热的某局。可随着社会的变革,形势的发展,某局已经被市场经济所淘汰,他也成了无业游民。曾经尝试经商,好像也不太成功。凯华偶尔同他联系,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不过,听说他这一阵正好无事可做。”

山兰沉吟片刻,才点点头:“嗯,如果他愿意,倒也可以,我也愿用知根知底的人。只是,他不会误思了我的好意吧?”

婉怡说:“应该没问题!我可以让我们家凯华去问问他的意思。”

“嗯,也好!他要不愿意,咱也别强求。你是对的,他的势利与庸俗,太伤人。只是,当时少不更事的我被爱情蒙住了双眼,根本看不到。现在想来,只觉可笑。”

晚上,山兰请婉怡和凯华小聚。席间,她举止优雅,谈吐不俗,身上竟不存一丝旧日的痕迹。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婉怡心下深叹。人的可塑性太强了,谁能想到当年那个简单纯稚的乡村少女,会脱胎换骨成一个成熟大气、谈笑风生的企业家?

岩犹豫了好久,终于接受了凯华和婉怡的建议,出任兰梦工艺品F市专卖商行的经理。他已经沉寂得太久了,他需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如今,这个机会唾手可得,他为什么要拒绝呢?自尊?颜面?这些早已在老婆日日的指责、嘲骂声中荡然无存了。一个男人,必须有自己的事业,才有资格挺直腰杆谈自尊。已经人近到中年,他还有几多岁月可耗?他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做好积累,以后也许可以攀上更高的峰头。所以,岩克服了心障,换上西服,打好领带,气宇轩昂地上任,做了山兰的下属!

【编者按】整篇文章涵盖了青春年少的初恋,跌宕起伏的创业经历和不同价值观的青年走在一起,共同创业的大结局。写作手法娴熟,情结构思都很引人入胜,只是缺少了闪光点,故事过于戏剧化,程序化,没有意想不到的惊奇性,就不能抓住读者的心弦。文章还是挺精彩,感谢投稿烟雨,理解的有不到之处请见谅,希望读到更多作品。【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雨夜
下一篇:山里山外(十九)就是铡了喂驴也不能嫁他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375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