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老 雷” 的 故 事 ——记全国道德模范、沈阳市沈北新区黄家街道 大孤家子社区农民 汤秉贵
日期:2018-08-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向春林 郑红敏
点击:245

老雷,可不姓雷,他姓汤,叫汤秉贵。那为啥都管他叫老雷呢?汤秉贵的老伴关玉华是这样说的:“还看不出来呀,他在俺们家,那可就是一个学雷锋的‘老雷’呀!”大孤家子村里的乡亲是这样说的:“老汤这些年在村里,一直在学雷锋做好事,大家都乐意管他叫‘老雷’,他也倒是像雷锋。”
再后来,有人干脆再不提及“汤秉贵”这个名字了,慢慢的大家都习惯叫他为“老雷”了。最后,村子里有许多孩子只要是见了汤秉贵的面,都会高声地喊他为“雷爷爷”……
一、在大冷的三九天里,“老雷”做了一件让人感动的大事……
在齁拉冷的老北风肆虐下,劲头十足的北风烟雪打在脸上麻酥酥地疼。这是三九的第七天,虽说距离杀年猪放鞭炮的庚壬虎年还有那么一段的时间,但性子猴急火燎屁股的孩子们,早已掰着指头算出了再有三天可就要过2010年的阳历新年了。
下午的两点多钟,穿戴好了的汤秉贵用力推开了房门,绕了个弯走到房山头墙外空地里的柴火垛前。头几天下了一场大雪,为了让老伴烧火做饭方便,每天的这个时候,汤秉贵就会来这里抖落掉包米秆子上头的积雪,再在暖阳下晒一晒,然后他再把抖落掉了积雪的包米秆子抱回家……
就在哈腰抖落包米秆子上雪的时候,汤秉贵似乎听到了一阵孩子们的呼喊声,他直起腰向四下踅摸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孩子的身影,就又低头弯腰干起活来。又是一阵孩子们的哭喊声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这回汤秉贵听得清清楚楚,哭喊声里还夹杂着“救命”的呼救声。“不好!”汤秉贵赶紧扔掉了手中的一大捆柴火,顺着风声很快就找到了孩子们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原来,这声音就从隔着道的南大坑里传出来的。“救命啊!……”汤秉贵赶忙踩着一尺来深的积雪,快步穿过马路奔着南大坑就跑了过去……
寒冷的天,捂不住孩子们的快乐天性。这不,在家里玩腻了的王耀吹着口哨来找张欣阳了。“走,我们到南大坑滑冰去!”
说起南大坑,大孤家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早些年间村里人挖土取土时形成的足有十多亩地面积大的一个水坑子,后来被一户养鱼专业户相中租下来用做了养鱼池。
两个六岁大的孩子蹦蹦跳跳地直奔着南大坑就来了,来到了南大坑后他们也没有多留意坑中的变化,还是按照老习惯借着从坑沿下来的速度想在冰面上打个跐溜滑。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狰狞的死神正张着一个血盆大的嘴,在等着他们呢……
庄稼院里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在自然生态下的养鱼过程中,由于冬季里水面上结了冰,水里的氧气存积量不断地减少。为了增加水中的氧气含量,人们在大的湖泊和鱼塘通常都是采用凿冰窟窿的方法来为水增氧,也有人就近利用补水灌注的方法来增加水里的氧气含量。昨天晚上,南大坑的这户养鱼人家就是采用了补水灌注的方法……
借助惯性的速度,王耀第一个滑向了冰面,张欣阳美滋滋地紧跟其后……伴随着冰面瞬间的断裂声,猝不及防的两个孩子傻眼了,他们相继掉进了冰冷刺骨的水里,慌乱之中他们在求生的欲望下乱抓乱喊起来,“救命呀!救命呀……”
循着喊声汤秉贵来到南大坑的坑沿,他看见在坑里大概离着岸边约有七八米的地方,正有两个孩子的身影正在冰水里拼命地挣扎着……
 “不好!有孩子掉在水里了。”被眼前情景惊呆了的汤秉贵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赶紧把自己身上的棉袄脱下来扔在了身后,麻溜地顺着沟沿几大步就下到了沟里,照直奔着孩子们落水的地方就过去了。可当他的一只脚刚刚踩在冰沿上,脚下的冰就“咔嚓”一声塌了,脚上的棉鞋顿时灌满了水,冰冷刺骨的水让他即刻打了一个冷战。原来,经过了昨天晚上给鱼增氧所灌注的井水长时间的浸泡,有些地方的冰面已经被水泡得融化了,还没有融化的冰面也已经变得很薄,根本就经不住人的重量。汤秉贵一看在这里下去不行,他就赶紧顺着沟沿向东绕了约有几十米,想找一个离孩子们最近的距离,想在有一棵小树的地方借着小树来搭把手下水,到处都是水试了几次根本不行,他的另一只鞋里也都灌满了水。汤秉贵抬眼望了望危在旦夕的孩子们,索性“扑通”一声直接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水里。大概是惯性的作用,他竟然把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脚下一跐滑没有站稳,水一下子没到了他的下巴颏。等到汤秉贵站稳脚直起腰后,他发现这个地方的水足有齐腰来深。
汤秉贵紧走几步来到了正在挣扎着的阳阳跟前,他一把把阳阳抱在了怀里,他想把阳阳放在冰面上,好再去救另一个孩子耀耀。就在汤秉贵刚刚把怀里的阳阳放在冰面上的时候,冰面塌了,阳阳又重新掉入了水中,由于冰面太薄他试了几次后都不行。于是汤秉贵再次把阳阳抱起来,他扯开了嗓子高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听到了汤秉贵的呼救声后,正在附近干活的人都赶忙跑了过来。见到有人过来汤秉贵的心里有了底,他又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把自己怀里的阳阳交递到岸上接应人的手里后,回过身来想再去救那个还在水里的耀耀,这时候再看刚才还在挣扎着的耀耀,此时已经头冲下正浸在水面上不动弹了,当把耀耀也弄到岸上后,姜生子伸手摸了摸耀耀的鼻翼后,摇了摇头说:“咳,这个孩子肯定够戗了!”
由于溺水的时间过长,这个时候的王耀四肢僵硬,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面对着蜷曲着身子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的孩子,站在水中的汤秉贵十分的懊悔,他在无声地责备着自己:如果自己能够再早一点听到孩子们的呼救声,如果自己能够再快点紧走上几步,如果自己能够同时抱住两个孩子的话,如果……,汤秉贵想抬起手擦一下从眼眶里溢出来的泪水,这个时候他猛然地发现自己的手早已经被冻僵不听使唤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水里,很快他就感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沉……
大家赶紧想方设法往岸上拽汤秉贵。老黎头拿了根三米来长的棍子递给了汤秉贵,想让他抓住棍子然后大家伙再薅住棍子把他拽上岸来,当棍子的一头递给了汤秉贵后,汤秉贵伸出两只手想抓住棍子,可是不行啊,这个时候他的手除了被冻得麻木以外,沾着水的手在刺骨的寒风里已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根本就无法一下子抓住老黎头递过来打棍子。汤秉贵抓了几次都抓秃噜了,他想用两只手的手腕子夹住棍子,尝试了几次也都不行……
邻居吴硕闻讯赶过来。汤秉贵对他说,“你麻溜地到我们家去,当院里有个大梯子,把它拿过来。”吴硕听了以后撒腿就跑,很快就把梯子拿了过来,汤秉贵趴在梯子上,大家伙一起用力拽着梯子把汤秉贵拽到了岸上。
上了岸以后,经过冷风的一吹,汤秉贵整个人立马哆哆嗦嗦地缩成了一个团……
把汤秉贵救上岸来之后,几个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被冻僵了的汤秉贵身上,有人给他递过来了一间棉大衣,有人要背着他回家。汤秉贵说话了,他嘱咐姜生子:“你先不用管我,赶快喽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可别给耽误了”。他又嘱咐在场的其他人快去找王耀的父母报个信。说罢,他自己绕着大坑找了个豁口的地方向家走去。
刚才可能是救人的心切,汤秉贵把自己得过脑血栓病这个茬口,愣是给忘得一干二净。每一个得过了脑血栓病的病人虽然病灶的位置不同,肢体障碍的轻重程度不同,但有一点应该是相同的,那就是最忌讳突然间的遇冷着凉,寒冷之下的肢体立刻会变得僵直,像个棒子似的不听人的支配使唤。在水里的时候,由于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他一门心思地想着救人,也不知道当时自己肢体是一种啥样的僵直症状?上岸后紧张的情绪一得到了缓解,汤秉贵这才发现自己不光是手麻木的不听使唤了,就连这腿和这脚也是僵直的跟个棒子似的,根本就不像是自己身上长的一样,怪不得自己在托抱孩子往冰上和岸上挪动脚步的过程中,连着滑倒了好几回,压根他也没有往自己的腿和脚上想过……
从南大坑到家只有30多米远的距离,而这一次熟悉的回家路程,汤秉贵在这一生中却走得很漫长、很是费劲,他是用脚掌在地上一步一步地蹭着走的,走了10多分钟的时间,推开房门回到了家的时候,汤秉贵张着个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眼膜前瞅哪儿都是模模糊糊的……
老伴关玉华从儿子家急三火四地赶了回来,进了门见到正裹着被躺在炕头上的汤秉贵后,数落他说:“哎呀我的妈呀,我说老雷,多悬呀!你一个脑血栓的人,也能下去救人?”
听到了老伴关玉华一连串的埋怨声,汤秉贵倒像个小孩似的,他只是嘿嘿地一笑。
埋怨归埋怨,心疼老伴的关玉华过后还是为他下水去救孩子的事感到骄傲。
二、他很骄傲自己是雷锋的战友,他一直都在瞄着雷锋的脚印走……
一九六四年的冬天,新民县罗家房公社新安堡大队二十二岁的青年汤秉贵,成为了沈阳军区某部的一名战士。而就在当时一个声势浩大的学习雷锋的热潮正在席卷着中国大地,也正是在这个火红的年份里,雷锋迅即成为汤秉贵学习的楷模和精神的偶像,由于自己与雷锋同属于一个军区,他更是把雷锋当作为战友。
那一次,未婚妻关玉华到汤秉贵所在的部队探亲,两个人顺着部队驻地附近的一条铁路边的土路边走边说话,恰巧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列火车从远处驶过来。正低头说着话的汤秉贵抬头时猛然发现,此时在铁路的路基之上,正好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快下来,危险!”汤秉贵丢下了关玉华,快步冲到了路基上,他迅速把几个孩子从路基上拽了下来……
一九六九年的春天,汤秉贵从部队复员回到了家乡,他也把自己学雷锋的一股子热情也带回了家乡……
最熟悉汤秉贵的人自然是妻子关玉华,而作为汤秉贵的妻子关玉华知道,丈夫身上的直率和善良,淳朴与憨厚,起初她还真有些个不理解和不适应,她也为此埋怨过丈夫汤秉贵,还跟他干过架。那是早些年在大东区前进乡七家坟承包种蔬菜的时候。那一次,汤秉贵赶着毛驴车与关玉华一起顺着东北大马路,去吉祥市场里卖白菜。在回来的时候,有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姑娘在从身后快速地超车后,忽然摔倒在了毛驴车的前面。汤秉贵停下了毛驴车后,赶忙抱起小姑娘把她送到了附近的骨科医院,经过了大夫的检查以后并未发现有什么事。当小姑娘的母亲赶来了以后,小姑娘在她母亲的一番耳语下,竟然一口咬定自己是被驴车给撞倒的。紧接着小姑娘的母亲冲着汤秉贵夫妇俩说:“没别的,孩子虽然没有啥事儿,但孩子也被吓得够呛,你们总得一次性给点精神上的抚慰吧!”明眼的人一看就清楚了,这分明就是小姑娘的母亲在借着孩子故意想敲诈汤秉贵两口子些个钱。就在关玉华和那个孩子母亲双方为此争执不下的时候,一直在一旁没有吱声的汤秉贵说话了:“快都别争了,论理说孩子没有什么事儿,也不关乎我们的什么事儿,瞧瞧孩子脚上的皮鞋都磨秃噜皮了,老伴你就麻溜地把咱们刚卖白菜的那350块钱都给她们吧!”关玉华白了汤秉贵一眼后,心疼地把350块钱都给了那母女俩。这350块钱搁在今天几乎不算什么,但在那20多年前的九十年代里,这些个钱可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在回家的一路上,关玉华在心里对丈夫这个气呀,一路上她不住嘴地在数落着丈夫:“你瞧你,你是不是傻呀?她们分明是在讹人,你干嘛还叫我把咱卖菜的钱都给了她们?那咱的日子还过不过啊……”
就这样,汤秉贵身上的直率和善良,汤秉贵骨子里的淳朴与憨厚,慢慢地都被妻子关玉华所接受,有的时候她也能悄默声地去帮汤秉贵。在大孤家子村,老汤家的东山墙外不远的地方就是一条乡路,过去,在还没有村村通柏油路的时候,那条乡村的土路一到了春天翻浆和下连雨天的时候,由于道路泥泞陷车轱辘极不好走。每每遇到了陷车轱辘的时候,汤秉贵就会立马帮着车老板们搊车。后来,还是汤秉贵想出了个法子来。在自家的南面过去曾是村里的一所小学校,撤校并校以后在平整土地的时候,清理出来了很多的建筑垃圾。于是,汤秉贵就不声不响地赶着毛驴车,把这些建筑垃圾一车车地运过来垫道。再后来,在汤秉贵的影响下,老伴关玉华和孩子们也都跟着加入到了修道者的行列中。很快,在汤秉贵一家人义务修路的行动感召下,村子里有许多的人也都和他们一起来修路。就为了修村中的这条路,汤秉贵在老伴关玉华的支持下,差不多投入了两万多块钱……
人心齐,泰山移。一条过去泥泞不堪的乡路被大家垫平了,一挂挂马车在平坦的路上撒起了欢儿,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心里头都很敞亮,老雷的故事也越传越远……

【编者按】新时代的雷锋,划时代的楷模。【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山里山外(十九)就是铡了喂驴也不能嫁他
下一篇:【七星杯】双道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376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